×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停止了跳动

发表日期:2009-09-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半路夫妻


大哥的人格值得称颂,但是他的行为我不能恭维。

大哥宝灵长我24岁,兄妹8个他最大,我最小。宝灵是我们家的第一个男丁。爹妈特别器重,好在大哥学习成绩优异,父母吞糠咽菜忍饥挨饿把大哥供得54年灵石初中毕业。做了张家庄矿的干部。当时村里和矿上的姑娘挣着嫁他,可是他云里拣花拣浑了眼。一直到他28岁父亲过世,32岁62压回村还是单身一人。在我们这样的穷苦又多子的家庭里如果他能够开个好头,后面的嫁娶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可是他没有成家导致我们家兄弟4个4条光棍。后来先是老三入赘,老四才娶,老二娶了个又傻又哑的,老大54岁才娶了老婆。

大哥回村以后也有几次差点成功的娶老婆机会,其中又一次是让母亲和大姐给阻拦了。从此宝灵大哥自暴自弃。他不是圣贤,他也有两起爱情故事。一个是村里的教师,小他10岁,村里当时只有他们两个有文化,所以谈得拢。但是直到女老师走也没有谈成,当然女的虽然有心可是谁愿到我们家这个孤儿寡母光棍成堆的火坑里跳?我们这些人拖累大哥也是罪不可赦。大哥给女教师挑了80斤的行李50里相送缠缠绵绵、痛哭流涕、挥泪送别的凄惨场面是可想而知的,给当时的村里人留下了许多的话柄。

因为大哥有文化,后来又到村里的一个初中毕业的媳妇家串门子(不正当男女关系),男人不管,这女人和大哥的婚外恋不是十分纯洁,就是为了捞钱捞东西。这种关系一直持续了20年,这女人甚至阻挠大哥另娶。小时候实在苦了我这个小弟,那时我正在村小学读书,我们在学校院子里做游戏的时候,同学们看见大哥爬到女人家,就高喊:“上去了”看见出来往下走就喊:“下来了”我当时羞愧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大哥还经常把人家的孩子抱回我家,给好吃的,买好玩具。这个女人经常找我母亲给他裁剪衣服做棉袄,甚至让我母亲给她家做鞋、补袜、看孩子、磨面,到了我家看见什么值钱的东西就理直气壮拿走。这种现象一直延续的我娶了老婆。我妻子进了我们家门,这女人还是经常让母亲给她家做活。妻子告诉我妈说:“妈妈您不能去给人家做事情,如果她嫁给大哥,你给她拾鞋递帽子都行。可她是人家的老婆,我们凭什么给她做呢?”后来母亲就不再给那女人做事情了。85年在我和妻子的主持操办下,大哥娶了现在的老婆丽爱。

85年宝灵大哥娶了丽爱嫂子以后,两人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这样一个美好和谐的家庭就建立起来了。大嫂家的三女儿招了我大姐家的三儿子入赘做女婿,改名换姓顶门立户。大嫂的小女儿写在我大哥名下。大嫂家的出嫁的没出嫁的和干女儿共8个,逢年过节宾客盈门、高朋满座。大哥对第三代接班人非常亲,看见两个孙子眼睛就发亮,要星星不敢给月亮。经常背着儿子媳妇给孙子钱,父母训孩子他还护短。好在两个孙子有出息如今在灵石高中读书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交口学生去灵石上高中没有花过1毛借读费。说起来大哥比大嫂整整大一轮排,都属狗。我们都认为大嫂一定能够把大哥伺候到年老死亡。大嫂平时对大哥好的没法说,每天给大哥洗脚,大哥不愿洗,大嫂把大哥的双脚泡在水盆里,有说有笑给大哥把脚洗干净。大哥身体还硬朗,大嫂总是给大哥做美味可口的饭菜,二十年如一日每天早上给大哥冲两个鸡蛋喝。大哥有了病爱哼哼,大嫂总是不厌其烦地守护在大哥身边喂水喂饭端屎送尿。所有这些都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做不到的。我们小兄妹4个在一起总是说,大哥的生活太幸福了,根本不用我们操心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今年正月十五那天,我大嫂在灵石女儿家里突然得了脑溢血,儿女赶紧把她送往医院。从此我们亲爱的大嫂就再也没有醒过来。尽管大哥和儿女竭尽全力给治疗,但是一直没有能够醒来。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并且要求出院。但是大哥不肯,他要求给大嫂做了手术。在灵石人民医院和大嫂同一病房的一个78岁的老人昏迷了17天才醒过来,我去医院看望大嫂,大哥对我说:“人家昏迷了17天,也许你大嫂20天左右能醒过来!”20天以后大嫂还是没有醒来,只好把她拉回村里。回到村里一直就是给大嫂用胃管喂流食,经常输氧输液吃中药,这样大嫂在亲人的精心护理下比医院的预料整整多活了6个月。这六个月大哥一直在四处奔走寻找治疗脑溢血的良方秘籍,他说:“宁可碰了,不要耽误了!”大哥甚至求神拜佛给大嫂治病。后来长期使用胃管,大嫂消化出了问题,上下不通了。大哥对我说:“能不能把胃管拔了,每天一汤匙一汤匙给你大嫂喂吃的呢?或许慢慢会好起来!”我们都知道无可救药但还是让满足大哥的心愿说不妨试试,后来试了两天自然于事无补。

今年7月,大嫂的病出现回光复照,大嫂的眼睛能够睁开了,有时还在流泪,虽然不能说话,但能看出来神情里对大哥还是放心不下、依依不舍。大哥欣喜若狂,逢人就说:“丽爱的病有了好转的迹象,也许过几天就能说话,说不定还能下地走动送了屎尿呢!”可惜好景不长,8月9日晚上22点20分,大嫂的五脏六腑已经腐烂了,嘴里和鼻子里开始流黑水,大哥含着眼泪给大嫂轻轻拭擦干净。大嫂的头突然耷拉了下来,等儿女们去摸的时候,大嫂的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

丽爱大嫂出殡前后,我一直在大哥身边,一边开导,一边陪伴,灵柩抬出了门,我看见大哥的手在发抖,眼里流出两行浑浊的泪。大哥强装笑脸对我说:“今天的天气真好,明天这个时候,咱这事就利索了!”大哥大嫂的8对子女,20多个孙子外孙,时不时地来关照大哥。我们这些弟妹也不离左右,还有一些亲戚朋友经常来问候。遇到一些知心贴近的人,宝灵大哥就含着眼泪说:“丽爱实在是太凄惶了,半年了,不能吃饭,不能喝水,不能说话,她跟了我24年,没有过多少舒心日子就走了!”说着说着三行鼻涕两行泪就流了下来。

好在宝灵大哥的儿女都十分孝顺,尤其是两个大孙子他们对妈妈说:“如果你不好好对待爷爷,我们兄弟两就不上学了,我们回来伺候爷爷!”儿子和媳妇说:“孩子们,你们安心读书吧,你爷爷的事情我们会做到让你们和所有人满意的。”

人常说“半路夫妻搁驾牛,各自心里有小九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独自飞。”其实并不是这样。在大哥宝灵和丽爱大嫂的婚姻关系正应验了“国乱思良将,家贫思贤妻。穿破才是衣,到老才是妻。儿女满堂,不如半路夫妻。”的古训。



文章来源: 304不锈钢管
关键词:老师

作者:陶陶

《停止了跳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陶陶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