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道 茶

发表日期:2009-09-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把水烧开, 放入茶叶,在温度合适的时候享受这种饮料独有的味道。或冷或热,难免使人产生这样或那样的联想。加糖,加奶还是加盐,各有各的强处,可左右不过是饮料而已。能把一种饮料上升为一种“道”,这个民族一定具有一种极端化的天分。剑道、空手道、合气道无不如此。最能代表日本民族的的极端化天才的无疑是茶道。撇开“茶道”精神对日本民族审美心理的巨大影响,茶道无疑为日本中世和近世的人们提供了一种假娱乐进入宗教的独特途径。这是我个人的观点。正是这种尝试,形成了日本民族独特的精神内质。

 

谈茶道不能不提荣西,他的《吃茶养生记》第一次完整地向日本人揭示了茶作为饮料的药用保健价值,可请注意,这时的日本人是在“吃茶”。

 

按照丹波天心的观点,即使是中国,在宋以前“煎粉茶”也是烹茶的主流,所以当时的茶具大多是以青色厚壁的瓷器为佳,今日流行之泡茶,是在元明以后才流行起来的。所以茶具就转化为白色薄壁为佳。天心认为,当时的宋僧已经开始将饮茶和参禅结合起来,如果按这种概念推理的话,所谓的“茶禅一味”这个概念起源于中国是无疑的。可在为什么这种“茶禅一味”的努力苗头却没有在中国开出相应的花朵呢?天心的观点是:元寇入侵。野蛮的蒙古人彻底地摧毁了南宋的文化,茶事的阳春白雪在中国停止了。元以后,中国文化出现在了不可逆转的庸俗化平民化趋势。茶也被普及为一种日常饮料。或许还会有“茶禅一味”的提法,但那也已经对“昨日黄花“的缅怀而已。真正的“茶禅一味”的精神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们可以尝试着想象一下,宋的高僧们围成一圈,一边轮流传喝一碗茶一边讨论着禅理,这是一种何等动人的情景?而这种情景也只能出现在我们的想象中了。与中国不同,“茶禅一味”的尝试传入日本后,历经几代人的努力终于发展成今日茶道的雏形。讲茶道的起源,就必须讲田村珠光、武野绍鸥、千利休这三个人,正是这三个人的传承和努力构成了日本茶道的主流和基础。

 

回过头来说茶道,茶是种饮料,她何德和能可以称道呢?是假茶入道吧。如果这样理解的话许多困惑都能得到解释。喝茶也好、插花也好,都是途径,不是目的。途径成千上万,目的只有一个,入道!入什么道,各种人有各种追求。就茶道而言,笼统地说,是追求禅宗的开悟。虽然禅有顿渐之分,茶道的初衷无疑是秉承着顿的精神,虽然就其程序而言将他理解为渐也不能算错,可总是有点朦胧吧。顿也好渐也好,能入道就好。从这点上说,茶道应该是宽容的。所以我们可以片面地认为,茶道的审美,很大程度上是禅宗的审美。

 

不妨把田村珠光、武野绍鸥、千利休三人称为茶道的先行三人,其中田村珠光是作为启发者的伟大存在,他奠定了茶道之所以为茶道的基本信条。武野绍鸥是作为田村珠光和千利休之间的承上启下者,他继续和发展了珠光奠定的基本信条,千利休是伟大的集大成者,宗师。他所整理和制定的程序和制度流传至今。珠光也好,绍鸥也好,利休也好都曾经出家,他们所倡导的茶道被称为“草庵茶”,是被武家接受和推崇的茶道,有别于此前的“斗茶”和“淋汗茶”之类。如果说“斗茶”和“淋汗茶”还停留在“吃茶”的阶段,那么草庵茶的崛起无疑意味着“茶禅一味”的思想已经成为茶道的主流。千利休弟子中杰出者有“千利七哲”,古田重然、织田有乐等都出自其中。利休的三个曾孙分别延续了利休的思想和技巧,形成了“表、里、武者小路”这“三千家”。其后又有小(山屈)远洲等杰出者陆续将茶道的精神和审美观加以发扬并渗透到各个领域。其审美观念在建筑上的杰出体现既是“桂离宫”。企求入道的手段,最终形成了道的实质,从假茶入道发展成了具有独特内质的茶道.

 

本文的初衷是让未接触茶道的各位大概了解下,茶道之所以为茶道的原因,至于如何为茶道,田村珠光、武野绍鸥、千利休及其后继者的贡献和轶事那是另一篇文章的内容了。

 

茶道之深,我辈即使穷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得其中万一,然而体会是自己的,我愿意和大家分享体会。哪怕是幼稚的体会。

关键词:其他

作者:深森申

《道 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深森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