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八月西安以及两个男人(一)

发表日期:2006-12-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的生活,总是会和疲倦,以至厌倦,联系在一起。
即使行走,孤单的旅程,整个飘着云彩的天空,也不能改变。

八月末,从川西和青海回来,在西安转车。0.10分,列车抵达西安。我知道,在站台上,那个严肃的、英俊的、腰杆挺得象标枪一样直的男人,会来接我。我们在网络上相识四年,谈过天气,聊过家常,还一起打过牌。互相发过几张照片,互相恭维过几句。而今夜,他会在站台等我。他叫我蔷薇。我叫他三哥。

午夜时分,疲倦的无以复加。初见新友的兴奋,在苍白的双颊上染了红晕。背着肩包出站,我看到两个笔直地站立的男人。神色间有警服也掩饰不住的温和平易。站在他面前,对他笑。他却十分拘谨。那一程,见了很多论坛的朋友,最聪慧的才女,最明艳的美人,最端庄的闺秀,最美满的神仙眷属,最传奇的浪子。无一不是千中挑一,万里选一的人物。在想:即将见到的三哥,又是何等样人呢?

却原来是这样。

拿着我的包,风风火火地钻进车子,说:“我帮你定好宾馆了。”司机是个酒糟鼻的愣头青。憨直得可以。到了酒店,把房卡交给我,司机问:“要送你回家吗?”他说:“太晚了,我睡办公室吧。”说着,转身就走。

没有一丁点邪念的男人。没有一丁点,和女人相处经验的男人。

我说:“你怎么可以不问我,有没有吃饭?”
憨厚的笑。

小秋发来短信:“今夜要不要和你三哥连床夜话?”
笑,说:“小秋说......”
“小秋是谁?”
“绝世好虫啊。”
“你先告诉我,是电影名还是书名?”

狂晕。本来想对他说灯下,说寻眉,说草儿,可是他一脸严肃的茫然。

我闷头吃东西,三哥开讲了。他对我说下乡,党性,原则,单位。我匆匆啃了几根羊肉串,说:“真不好吃。”端起啤酒,一饮而尽。

西安的夜色,粗糙和粗旷。有零星的灯,闪烁在宽阔的街道。穿过马路回酒店。三哥说:“不要违反交通规则。”


是市中心临街的酒店,早晨,拉开窗帘,整座钟楼一览无余。



白色纱窗垂下来,这古老的城市,也似乎有了烟笼雾裹的浪漫:





上午的时候,三哥过来看我,我已经洗了澡,洗了衣服,换下风尘仆仆的T恤仔裤旅游鞋,穿黑色蕾丝吊带上衣,白色嵌珠片中裤,橙色系带高跟凉鞋。

三哥在窗口打电话:




桌子上胡乱堆着的,是我的零食,钱包,以及备用早餐:





作者:何生

《八月西安以及两个男人(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