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零五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爸爸给我买了挺身而出多营养品,但总是忘记喝。”

“怎能忘记呢,一定要记得喝的。”

“好的,我记得了。“倩 倩一直较听这个堂哥的话。

“现在成绩还和以前一样吧?”宇关切地问。

“唉,”倩倩又唉了一口气,口气有点低沉地卞,“不知道这段时间里越花得多精力的科目反而倒退了,原来成绩是全班第一的,但这段时间下降到四五名,甚至七领先名,挺身而出让人担心的。”

“这不用担心,”宇宽慰着她说,“每一个人在考前都有会出现一些情况的,现在这段时间比的不是谁投入时间的多少,而且看谁的心态好,你现在最需要的不仅仅是你的学习投入,而是调节你的心态,把心态放坚定,目光短浅放阔些。”

“这个道理我也懂,但是总是安喧不下来,特别是晚上一想到高考,心里就‘扑腾’‘扑腾’地跳,神经也随之紧张起来,这就列始失眠了,搞得白天也是恍恍惚惚的,益发学不进去,”这个被即将来到的一次人生考验折磨着的大姑娘幽幽地说。

“我说大妹,”宇习惯地听着大堂妹,“你必须要认清高考的性质,价钱不要总是忧这个那个的,那只是你平日学到的知识的一种手段,只要你平日把知识打牢了,到时候再充分发挥一下,价钱就成功了,在这段时间里你得总结你考试时出现在什么问题上,若果是因为知识不牢固。,那你就专门找课本,找教师把这类问题解决了,不要有着丝毫的侥幸心理,以为那些出现的问题不会考。若果是心理问题,你就和同学们讨论一下,应该如何把心情平静下来,并且在这段时间性里注意休息,在晚饭之后出校外走一走,或者看一些杂志,这样会让你劳逸结合,会对你高考的准备有好处。”

那边的倩倩听了大哥的一席话沉默了好一会儿后说:“那你当年的高考有什么感觉啊?”她的话顿时让宇又再一次品味到那场没有硝烟战场所带来的涩涩感觉,不过宇在挤了一下他那深陷的双眼以抑住那苦郁的怅然。此时他从她的说话中发现她的心情开阔了许多。

“这个得让我想一想,”宇有点从提起那有意躲避的记忆。

“那个这个问题就不要说了,现在难得你给我打一下电话,就说一些高兴的事情,”细心的倩倩忙说。

“哦,我想起来了,或许我的经验或者说是教训对你可以借鉴一下。”宇马上打断她的话。“考试不要太钻牛角尖,该不要的就不要,我当年失败在这点。当年状元其实在当时考英语时,有半的单项选择没有做,150分的试题做得134分,有人说他是天才,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报谓的天才是指会运用时间,在单项选择不能做完的情况下果敢地把时间放到多分的阅读理解里,正是这样他的阅读理解获得满分。其实平时我也是用这个策略,但高考时就是放不开,希望这对你这种同是尖子生的人来说有点用处。”宇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哥,我此时有一种蓦然开朗的感觉。”倩倩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由此宇的确猜出了她的问题所在。但紧接听到她的口气又压低来,“哥,我最近又遇到了一件比较烦心的事。”

“什么事?”宇感觉 到妹妹的口气不对。

“是,”一下子倩倩又停住了,让宇不禁有点惊慌时,倩倩这才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前几天里有一个男生给我写了一封情信,怎么办呢?”可以感觉到这大姑娘的脸腾地红了。

“哦,”这顿时让宇来了兴趣,“是什么样的情书,对方是怎么样的人?”边问边感觉到有点莞顽,没想到这个仿佛刚刚长大起来的妹妹居然有人给她写情书了。

“是这样的,对方是一我班男生中的尖子,不对年龄只有十五岁而已,比我还小三岁呢,以前我一直把他当小弟弟看待,他来问我问题时我都有尽量帮他解答,但没想到在这次他要我解答的资料中竟有一封他给我的情信,现在在点复杂呢。”

“才十五岁,的确是小了一点呢,是不是,”宇越想越好笑,嘴角都有点歪了。

“哥,这可不是开玩笑呢,”倩倩有点急了。“他说他高一时就喜欢我了,慢慢想那时他就经常问我问题了呢,他说他一定我给他一个答案,否则他就不高考了。”

“哈哈哈,”宇再也忍不住大声地笑了出来,“哈哈哈,那岂是他十二岁就开始开始喜欢姑娘了,看来他不止是个天才,并且是个天生情种,我倒是很欣赏这家伙,那你干脆答应他得了,这样的人真的很难找呢。哈哈哈。”宇再忍不住狂笑了一会儿。引得望着他的秀秀也不禁为他这么天来第一次难得这样笑就笑得这样狂放,她也不觉莞然地用赤脚步踢了踢宇。宇这才记得放你声音。

“哥,你怎么能这样,”倩倩在那边抱怨着,待宇停了下来才低低地说,“我真的怕拒绝他会影响他,但现在我根本没有想过这种问题,毕竟感情这种问题不是随便的。我怕他会和你一样呢。”

“什么跟跟我一样?”狂笑的宇一下子转不过脑根。

“他和你真的有点相像呢,一样是个情种,我怕他又会像你一样为女朋友而两次远走西部。”

“哦,”宇这才意识到堂妹这是在讽刺自己,顿时被呛了一下。又进入了沉默。

“哥,怎么样啦?”倩倩有点急地问。

“没什么,其实哥哥可能真的是个混蛋,”宇有点气短。

“没有,哥,虽然他们不会欣赏你,但很多女生是很为你这种情种所感动的。前几天还有我一个旧日朋友托我母亲问你的消息。”倩倩安慰着宇。

“大学再说吧。”宇好久才说了一句话,接着他们聊了一会后倩倩说她还要到教室里去复习一会儿,于宇就把电话挂上了。但宇还是久久地盯着电话,没发一言,或许爱情根本没有什么的错或对。

“刚才和谁打电话号码了,”秀秀边嚼着零食边问,静时连这豪爽的女孩子也爱嘴巴从不停。

“跟我那即将高考的堂妹,”宇还有点怔怔地说。

“哦,是喔,”曾秀秀马上把搭在面前矮椅上的脚步收了回来盘坐着坐正了腰说,“快到七月份了,有十多天了,当年我哥高考时我爸和我还专程到城里去看他呢。”

“你当年高考考得怎么样?”宇边从包里拿来出那本《意大利语速成法》边问。

“我没你们幸运能参加过高考,只不经过中考而已。”她边说边赤着脚走过来看着宇那本厚厚的歌谱边说。

“中考考得怎么样?”宇望了眼她那发白的脚板。

“发烧考砸了。”秀秀也没有解释太多。接着看着那压在宇手下手稿上的“西部浪漫曲”。

“你觉得你浪漫么?”秀秀刀奇地问。

“不浪漫,”宇简洁地回答着。

“你不浪漫,但冲动,”或许是发现自己有点影响着宇,并且还要备课,秀秀赤着脚走了出去,并微微地回过头低低地说,“而冲动并敢去付出就是最高境界的浪漫。”可惜沉浸在音乐中的宇并没有听到。仍是额头有点皱地用笔在纸上画着蝌蚪。

 

第二天,宇和曾逢营俩在早晨7点多就赶到学校了。因为715开始早读了,到735分孩子分辩率就要早操。现在在这个学期快要期中考试了,宇就当作是实习期,负责任四年级的班主任,上读时宇带着防们读了十分钟的中文(尽管宇的普通话很糟但他还是尽量读得标谁一些),剩下的十分钟读英文。孩子们在这个新来的教师带动下非常卖力地读着,有的声音还超过了宇。此时的早晨这个小学因为孩子们的读书声音而充满着生机。

接着是做早操,先是排队后散开,做的是第七套早操,这套操在五年前宇曾经做过,而现在几乎会忘记了,只得跟着孩子们一起做。让宇感受到吃惊的是这个学校没有录音播放器,节奏是由老校长曾逢营用着一个又旧又烂的播放器叫着,由于已近退休的年龄,曾逢营边叫着边伴着喘气声音和咳嗽声音,显得有点不伦不类。望着这个寺上斑博的青砖,宇心里不禁感叹。

上午有三节正课,率一节是英语,第二节是数学,第三节是语文,第一节及第三节都有是由宇来上,第二节是由宇第一天到校时所看到的胖教师上。

刚上课按照这所小学的习惯点了名,徐了英其旺豪其它小孩子都全到了,宇问这是怎么会事,班上的一个小男同学说凶又诈病了,平时创始都有是这样找借口不上课的。宇听了不禁皱了皱额头,这孩子昨天还好好地说一定会努力改过,但第二天说故病重犯了。

小学四年级的英语书里都有是一些日常问候用语,比如“GOODMORNING”“GOODBYE”等,但宇觉得照着书本念没多大意思,于是冰用自己的方法来上英语。并且宇上课不喜欢是摆着老师的架子故作深沉他把大学的那种教学方法也用到小学来,宇从不制止孩子们的主动发言,并把每个孩子都有和自己交流一两句。孩子们刚开始有点不适应宇这种上课方式,但随着他那没有架子率真渐渐感染,都有开口大声地说起来,尽管有时候说错了,但宇也没有责骂或矫正他们,因为宇从自己读书的经历知道若果马上矫正他们会容易挫伤孩子们的积极性,并且读过一段时间后在老师的示范下孩子偿还是会把口音逐渐矫正过来的,至少宇以着有过这样的经历。

上完第一节课,但宇一点也不觉得累,或许是自己的投入,或许是孩子们的感染,宇此时的情绪很是愉快,下课后宇径直朝小学里寄读生的宿舍走去,他想看看那个“淘气包”英其旺豪到底是怎么会事,尽管其他同学说不用管他的。

寄读生宿舍在校外的一个居民家,这全校的寄诚生有十二个,全由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照料,宇和那个老保姆打了声音招呼,在她的引带下走进了防们的卧室,看着这间杂乱的卧室

里排着十几张床,是平排着放地,在这十几块大板构成的大床里,孩子们是不用担心掉下去地,只是由于高低不等到,显得不是很平。房间里很暗,光线只能从木做成的窗扇缝隙里照进来,墙壁上石灰泥已经掉了一大块,露出青红相间的砖头来。棉被显然是经过折叠过的,但上面的补丁一大块一大块地显得是如此的刺目,整齐的折叠掩饰不住那棉被的陈旧。

只是最里头即最贴近窗口的床上的棉被没有折,里面躺着一个人,连头发也蒙住了,听到宇他们的谈话声。那棉被动了动,小头从棉被上往上钻了一点,宇从窄窄的过道貌岸然走过支叫了声“英其旺豪”。

走近坐在床边,用手猛地把棉被拉开,露出小旺豪弯曲的身躯一动也不动,宇感到有点不对,赶紧把那两扇关着的林板窗打开,这时卧室内的光线顿时明亮起来,宇坐近小旺豪蓦然见他的脸蛋上淌着泪水,嘴唇因为痛苦而打着罗嗦,小脸上一片青紫。用手在个额头上摸了一下,没有烫。

“怎么啦,哪儿不舒服,告诉老师好么?”宇边柔声地问边试图把他的身子扳过来让他躺直,但马上让小旺豪“哎呀”地呻吟了一声,显得很是虚弱,但很是痛苦,这绝对是装不出来的。望着他用两只小手抱着肚子,宇轻轻地按了一下他的肚子以让他舒服一下。

“想喝水么?”宇轻轻地摸索着他的头关切地问。小旺豪只是含着眼泪轻轻地摇了摇头,宇几步走出去问那个妇女:“旺豪病了多久了,怎么不给学校通报一声?”

但那妇女只是盯着宇,显然是听不懂。宇皱着眉头无奈地摇了摇头,冲进了学校,走进办公室里,办公室只有秀秀坐在那里看着过期的报纸,宇紧张地问:“校长呢?”

“好像是上课了吧,”秀秀望着有点喘气的宇说。

“你知道那里有诊所吗?”宇急急地问。

“怎么啦?”秀秀忙站起来。

“我班有一个学生病了,病得挺厉害。”

“快,快,带我去看看,”秀秀把报纸扔在桌子上面和宇冲出了门口,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那间又暗又小的寄读生宿舍,只见小旺豪正静静地躺在那儿,脸色显得更是青蓝。秀秀叫他张张舌头让她看皱了皱眉头说:“看来又是肾结石。”

“怎么这么小就有了肾结石?”宇很是吃惊地问/

“快,快先他背起来再说,”秀秀催促提醒着。这回宇才明白过来,在秀秀和那中年妇女的帮助下把小旺豪背了起来,想不到这个小家伙还是挺身而出重的。宇三脚步两脚步地溃出了宿舍门口。秀秀啊宇先背着小旺豪华往她家里赶后,她就转身往学校跑去。当宇刚好跑到曾家门前时,秀秀和老校长逢营已气喘吁吁地赶到了。

老校长叫小旺豪张了张嘴,用手压了压他的小肚子各个部位确定地说:“这肯定又是肾结石了。”

“校长您学过医么?”宇有点欣喜地问。

“没有,”逢营摇着他那半白的头发说,“这年来已经发现四例这样的病情了。”说着连家门也没有进就朝着拖拉机走去,一会儿随市面上一阵马达起动声音

,那架老式拖拉机在他的架驶下倒退着驶了出来,秀秀催促宇把小孩子背上后厢,就推门走了进去,此时正好被拖拉机响声音惊动的校长夫人走了出来疑惑地问发生了什么事,但秀秀没应她就冲了进去,半分钟表后就拿着一块厚厚似是毯子的东西扔上了后厢,叫宇铺平,接着她把孩子平躺在上面。

宇用手捂着小旺豪的肚子问着正做着同样运作的秀秀卫生站远不远?“

“不远,大概几公里吧,不过去卫生所也没用,那里的医学水平和医学素质太低”,秀秀头也不抬把目光望着小旺豪,用着方言关切地问着一些话,可能是问他是否舒服了一点的话。

“怎么不说话了,”或许是太久的沉默,秀秀抬起了头望了眼忧郁的宇。宇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又是孩子的病。

“老师,用不用开刀?”小旺豪忽然转过脸来,两个大眼里充满着惊恐,他的目光正好投在宇的脸上,看来他对宇这个初来的老师还是挺信任的。

宇腾出一个手来边帮他把脸上的汗水擦去边微笑地安慰着说:“不会疼的,他们会给你打麻醉针的,到时你会一觉睡去,当你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好了。”

“但是我有点怕,”“小旺豪的脸上依旧苍白。

“不用怕,老师们都有在你身边呢,“秀秀也用普通话安慰着他。

“不,我怕这次病好以后再也不能见到你们了,”说着他把目光短浅投向另一侧,望着天边的浮云。

“不用担心,你的医药老师会帮你付的,到时你依旧可以和我们在一起快乐乐的。”秀秀接过话题,这让宇才明白小旺豪的担心。

“我家里穷,我知道的,”一颗豆大的泪水从他的小脸蛋上滑落,声音几近嗫嚅,顿时秀秀也沉入了沉默。

“到时你们告诉一声小芙梅说真不好意思,本来是要请她喝酒的,但没想到酒差点全让我喝完了,并且喝出最病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请她喝酒。”这时沉默了一会儿的小旺豪忽然蛮成人般口气地说。

“你竟偷偷喝酒了?”这时秀秀顿时吃惊地问。

“什么偷偷,宇老师也同意的,”没想到病中的小旺豪还嘴硬地应着。

“你居然同意学生喝酒!”这时秀秀把严厉的目光投到宇的脸上。

“我,”望着她那严厉的目光宇有点不知道怎样回答,的确小旺豪是曾经和自己提过要请小芙梅喝酒的事,但那时自己也没有表示反对,他以为在这里,不管是大人小孩子都是批准喝酒的,但没想到自己的一句默认竟造成了这小男子汉的肾炎。

“叫我怎样说你。”秀秀生气地把头拧向另一边,“你知道没有,在我们这里小孩子喝酒都是要有人监督的,前三个孩子也是因为偷偷喝酒得的肾炎,没想到你还怂恿他喝,并让他也像你一样情种地请女孩子去喝酒,看来你真的是有一套昵。”

作者:何生

《一零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