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23

发表日期:2006-1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的宾馆,并且重敏发现就只有彼此两个人,故她走在大厅就停下了脚步,肖远走了一会儿不见重敏跟上来,转过头来见重敏站在大厅里只得苦笑地解释着:

“我约了其他六个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商量大事,就在三楼,快走吧。”

“你怎么不早说。”这两个都不愿意说废话的年轻人说主知永远都是那样的简洁,重敏发牢骚也不会说太多的话。

上了三楼,果然见六个形态各异的人早全都聚在那儿聊着天,见肖远进来他们马都静了下来,表情有点不自然,看来今天可不是仅仅吃饭而已,这房间洋溢着淡淡的紧张的气氛。

“肖总怎么不早说呢,要是早说我们也会带上一两个漂亮的处女来助雅兴呢,毕竟像这样女朋友我们无法挑剔。”一个重敏记得是鞍六建的老总打趣着招呼着。不过可见他说话还是相当不客气的。重敏也一下子羞红了脸,想转身就去。

“尹总,你说话很没个性,我鄙视你。你毕竟和你的文化素质程度很不成比例。”肖远见他讽刺着重敏,脸也一下子变得微微发青地直盯着着这个胖家伙的双眼说着,不经意中散发出的霸气让尹总也有点怕。

“肖总,那实在对不起,”那尹总闭嘴笑了笑,“恕我眼直口快,不,是口臭,我自罚一杯,毕竟彼此都是坦诚相待,说话爽直了一点儿,请原谅。”

“尹总过意了,”肖远这时也买了他的一点面子举起了一杯自己斟的酒,“在此我们以暗无天日诚相待相干为敬,干!”说着一杯威士忌就这样灌了下去。

“够海量!哎,怎么小姐不喝啊。”一个和肖远年龄差不多的青年人故作惊讶地望着重敏。

“她现在还是大学生,我们都是过来人,所以她不喝,我更不能代她喝,我们大家做生意的人,要讲一些原则,各位老总你们说是吧,她来这儿是扶我回去的。”肖远给那个年青人挟了一块鲍鱼,他的话永远都是滴水不漏,让这些本来想用酒来为难着重敏来间接为难肖远的人一句话就被他堵得够严密。重敏也暗暗感激着肖远为自己下的空间。于是今晚重就可以轻松地以茶代酒了。

“今晚我们来这儿虽然不是纯为好喝酒作乐,但大家也不必过于把心放在生意上。”肖远好像知道着他们要说什么似的,反倒为他们提前说出了心声。

“对对对。”“先让我们把这杯酒干了再说。”众建筑公司老总都把杯子举了起来,“砰砰砰”地碰着杯。

喝过几杯以后,肖远把随意聊天的语气一转:“今天我来这里是希望大家能团结一致地搞城建,我希望大家以大局为重,赚钱为辅,在这三年里把整个城建的任务完成,这样我们就可以到时候把我们的事业推向全吉林省,以至全国,到零八点的奥运会时能施展我们的手脚,不要把目光只是放到脚拇头上,毕竟走出去才是我们的唯一出路,毫无疑问,我是要借你们的力量来走出去,但我何尝不也是在帮助你们呢。”

“这个当然。”那尹总打了个哈哈密瓜,在铜鞍众多建筑公司里,他的鞍六建实力仅逊于鞍三建,要不是肖远对之扶持,说不定他的实力早就超过了鞍三建了。但显然他们在霸气十足,指点江山般的肖远面前有点底气不足。

“当然,我们拼命地竞标着城建,一份是我们为了铜鞍服务,但另一份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为了赚钱,因为只有赚钱才能得以发展,所以这个说穿了大家无伤大雅兴,你们也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吧。”肖远夹了块特肥的猪肉塞进了嘴里,微笑地环视了一眼这周围的老总们。

“肖远兄,我们懂得你的意思,”刚才那个年青人笑了笑,“你们鞍三建现在实力最强,并且还因为您的关系而得到了上面国家的支持,这个我们无法否认,我想我们也没有什么权利不辅助你们公司,但我总觉得这样子搞不对头。毕竟现在不兴着大锅饭了,我们现在已经能在这个时代里竞争了这么多年了,我们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子靠着上面的帮助来撑着一些不必要的施舍。”

重敏听了这话顿时有点紧张地把戏目光投到了肖远脸上,怕他被这种含沙射映的说话所刺激,不过正在喝羹的肖远手也不抖一下,脸上依旧是那略带文人式的平静微微地把它喝了下去,在这过程中整个宴席都陷入了沉静,几个老总尽管是有点打哈哈的模样,但他们还是用目光微微地投到了肖远身上,尽管希望肖远就此发火而闹翻,但是他们又不知道这个脸色有点冷漠的青年发火又会是怎么样的,发火后他们公司的结果又会是怎么样的, 毕竟他们对肖远的后盾有多深一概不知。

肖远把碗放在桌子上,皮笑肉不笑地环视了他们一眼:“大家喝酒,吃菜。”接着他微微地把头侧向另一边不紧不慢地说,“其实我知道你们的确不知道我的后盾有多深,但我却知道着你们的后盾,毕竟我很多年前就开始和你们的公司做过生意,这个我不怕告诉你们,你们的很多东西我是很了解的,你们要是想散火的就散火吧,不用怕,我想我足够来把这个城建全搞成,真的,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我想叫你们一同来参加着,只不过是不想让人说我这个崇洋媚外罢,而你们不懂,我还是不太喜欢打太极拳的。你们明白么?我知道你们会自己也能在外地去做你们的建筑,但由此至终还是会同我有着建筑关系的,我可以撤手不管,但能么?不能,为什么不能,你们在竞标过程中就知道了。”肖远再也没有求着他们地直插进了话题,重敏也不禁暗暗惊心着,原来肖远真的是很多东西自己也是不能明白的。

“肖远兄的努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我们有一个提议,肖远兄,我是说希望而已,你不要太介意。”那尹总永远都是一脸微笑,而肖远正好想听他会有什么想法。

“是这样的,”那尹总微微地坐正,“目前你们鞍三建是总城建公司,但其实即使在整个铜鞍建筑公司都是在付出自己的努力,我想不如就把这个分工分得更彻底一些,你们鞍三建分三分之一的城建,而其它三分之二为我们这几个公司来搞,我们又肯定会付出一定的资金来给鞍总建的,这样的话你们能赚钱,并且赚的是大钱,我们赚的是小钱,这样又能提高着我们的竞争力,到时候我们的测理局测量就更能分明地得知谁建设得更好,毕竟我们也是想挑战一下哈总建,话说得不好听,但这何尝不是一种市场刺激呢,怎么样?”

重敏听了他的话也觉得的确有点道理,因为经过城建设计的重敏知道城建绝对是个庞大的工程,它涉及的东西需要的人力,财力鞍三建这个最有实力的建筑公司来应付,绝对需要十年以上,但若果要这么长的时间,那城建还有着什么意义。

“尹总说得不也全对,”肖远平静地说,“首先上面叫我们各公司来来竞标,当着城建的建筑公司,肯定有着上面的道理,因为其它城市里正是因为没有这种条件而造成了很多豆腐渣工程,当然我不是指你们,你们的工程至许码在这十几年来还不见有何异状。现在我说上面的这种条例下来是响应着朱容基总理的号召来清理我们的建筑界,毕竟建筑界现在已经成为了各大腐败的头号。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我觉得这种方法相信会更完善一点儿,这样会更能进行完善的统筹和运算,材料可以统一来营算,并且绝对可以保证这些材料的合格,若果没有一定统一的确良规定,各公司虽然有着全心建设的决心,但你们能保证着你们公司里面的人就一定就按照你们的意思去做么?”缺乏着各种商业应酬的重敏这才发觉自己的想法有很多时候都不够肖远想得提前。

“肖锭兄过虑了,我们公司的这次竞竞标的促进下,已经达到了最律于严已的优良公司,若不是当时准备的时间没有贵公司的那样提前,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们公司也没有肖远兄那样子灵通,渠道广泛,我们说不定也能和贵公司相差无几呢。”他还是暗射着肖远那种背景。这些在酒场里打滚了多年的老商即使是五六杯的烈酒威士忌的激力也也难损他们的一丝一落千丈毫的智力。

“尹总看来还是有些问题看得过透了一点儿,其实在竞标前大家都知道着彼此的实力也是相当的,彼此明白着鞍三建的决心都比旁人要强一些,我们竞标也经过了千艰万苦的,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了,不要说那些了,”这时肖远环视了一眼众人,单眼皮里的双眼并不像他嘴角微笑那样温暖,“并且现在我做一个假设,就纯粹地作一个假设,因为我们现在的建筑都准备着要投入了国际的竞争中,大家却不愿受着上面的统筹,那以此类推你们各公司里各个部门是不是也会各分各的搞,那这样又何能达到以建的统一城建的统一风格,你们说是中以?”重敏这才发现肖远早就设了一个圈子让他们以为很谨慎的情况下但还是被搂紧了。

“其实你们可以把一分城建总图给我们,我们就能够确保城建的风格统一了。”那黄晓见大家都沉默突然开了口。

“好,你们就等一些时间吧。”肖远举起了杯,“毕竟你们的决心也是很强的,我就给你们一些时间试一下。”肖远忽然松了口,这让那些众老总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三个小时后,肖远和重敏站在桌边目送着他们的离去,肖锭信卓丝毫醉意都没有,倒是那几位老总是在他们的手下扶着走的,肖远坐着结了帐。

“重敏,快来扶一下我。”肖远站了起来,右腿一软,连忙伸手,原本是想搭在重敏的肩膀上的,但一瞬间他改为了搭在桌子上了,重敏忙转过身赤只见肖远的脸在瞬间全红了,满脸都是醉意,重敏这才发觉肖远不是不醉,而是拼命地抑制着酒意以绝快的思路以面对这商业的压力,难怪他刚才没有站起来。

“你没事吧?‘重敏赶紧扶正他那沉重的身躯。

“没事,平日总是不习惯喝酒,每次和别人应酬都会出现这种情况。”肖远喘着气眼因为酒精的原因而充满着血红,仿佛瞬间就变了另个人。

“那怎么不请个人来帮中晚,我看电视上总是有人来陪着喝酒的,”重敏边为肖远倒着茶水边关切地摸阒他的额头,她还是第一次见肖远这种在谈正事时没事,但之后就垮的人。

“电视上演的都是女秘书帮老板来喝,你现一不是我的秘书,二不能喝酒,并且我也不想你唱,现在谁能帮我撑场?”肖远口吻中似乎有点开玩笑的成分,但这种口吻相信即使是脸皮很薄的重敏也是能承受得住的。

“你这人开玩笑都是这么淡,其实你若真的要我喝,相信我还是能撑得几杯的。”重敏关切地说,现在她才知道商场的的应酬绝不能和家庭宴会同日而语的。

“多谢。”肖远头仰在椅子上,“你走远一点儿,最后转过头去。”重敏不明所以,但还是把头转了过去,只听身后“喔”地一声,重敏知道肖远呕了,自己顿时转过头来,也忍不住连忙冲进了卫生间,好像她喝得比肖远还要多似的,几乎把胃里的所有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待重敏记得外边还有一个“醉鬼”需要自己去照顾时,才自民党自己的胃已经空空而也。

走到外边,只见服务员已经帮肖远全扫干净了,肖远也好像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似的略带丝微笑地望着自己。

“叫你不要回头的嘛。”肖远稳稳地站了起来伸手示意着走着,“学到了什么?”

“什么?”重敏一愣显然一下子难以明白着肖远所指。

“比如说从大家的应酬说话中学到了什么?”肖远解释着。

“勾心斗角。”重敏很简洁地回答着。

“商场本身就是勾心斗角。没有什么友情可言。所以你也不要怨我对你爸不够好,我一直都很抱歉。”

“日子长着呢,今天你叫我一这儿就是为学这些么?”重敏淡淡地问。

“嗯,日子长着呢,你要继承着你父亲的公司,我的路还更高更长,所以我现在必须要帮你一些吧,这话或许你会觉得是违心,但我是个男人,说话时有什么说什么。”肖远这话不知是假,但的确可以看出他对重敏真的很关心。

“谢谢。”此刻重敏除了能说这两个字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

“我得为你树立威信,故希望你能在某可商量的地方迁就一些我,好么?”尽管语气依旧有点冷,但语气还有点诚恳和坦然。

作者:何生

《22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