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可以人来疯,可以洒狗血。”

发表日期:2010-03-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似乎是梅婷自己在某篇访问里面说的。当然还有她在演出照上面惊为天人的美,让我好奇她如何人来疯,如何洒狗血,还有她用什么办法干掉了她的眼袋。

南京的《我爱桃花》演出时间弄得扑朔迷离了好一阵子,临了,到底我还是没耐心等了。

于是开场之前20分钟我还坐在人民大会堂旁边的某张长凳上等待没有到手的票。长江路的路灯出奇地昏黄,使得每个票贩子的脸上好像都写着暧昧。

南京观众极给面子地给了梅婷很多很多的掌声,而且几乎是逢南京话必出现捧场的笑声。每一次的笑声都让我重新认识时空:这并不是某年夏天一区一楼某间教室的中国话剧史课(好吧其实我清楚记得那是08年5月,是我神经兮兮看什么都哭的5月,其时我正在读桑塔格,有日志为记),更不是当初在教室投影上看的人艺版本(最初邹静之就是把本子写给人艺的),我偶尔看看身边的文思,最怀念的竟然是我们一边骂一边写课堂作业的时光,交了作业站起来走人什么也不烦,顶多下次用念力把老师拒之门外嘛(有典故滴)。

说回梅婷。其实我也真心为她的表现叫好,在舞台上,人来疯是必须的、狗血是必须的、当然南京人给的感情分也是必须的。我们宽容的“大萝卜”们容忍了不下三次舞台上出现的低级错误,最明显的一次,张婴上台忘了道具又龇牙咧嘴地跑回去拿——好吧,就让我们假装这是个不怎么成功的间离吧……

在演出结束之前早早离场已经成为了习惯,可这是为了避开人流还是避开自己呢;刀还是巾帻,怎么问题总是大同小异而答案永远殊途同归。

-----------------------------------------------------------------------------------------------------------

你离开以后,在做重大选择时,只剩我一个人跟那些层出不穷的可能性单打独斗了。

我其实并没有你了解我,这是最让我难过的

 

作者:帚木

《“可以人来疯,可以洒狗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帚木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