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桃花青团

发表日期:2010-03-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桃花开放的时候。我又吃到了青团。

 

这清明的食物,在多雨的江南吃到,别有情味。

 

那天在东栅。街上正游荡,闻到一阵食物的香味,看到街边一家店,正端出一笼青团。圆圆的,乖乖地样子。冒着腾腾热气,像是在对我微笑招手,我就走不动道了,眼巴巴瞧着。

 

企图太明显了。朋友说,你刚吃过饭,我执着地摇头。我似乎能感觉到饱满的青团里面活泼的豆沙馅在欢快流动。它们正召唤着我的亲吻。

 

他说。好吧,我去给你买。要几个?

我伸出一根手指,喜笑颜开的说,一个。

一个,一个就可以了,一个小小青团,一口咬下就能牵连起我童年所有的温暖。我不是要吃,我要的,只是回忆的味道。

 

我的外婆是个厨艺很拙的人。她做家常菜很好吃,可是做点心就基本不会。为此我很失意,因为得不到,益发坚定了点心比主食好吃的信念,馋嘴的习惯,对美食的贪恋,大约就是那时孕育的吧。我的记忆中,她米糕做得好吃,和面的时候往里面加了甜酒。蒸出来,撒上一小撮桂花,还没出锅就闻到甜香四溢。好幸福的味道。

 

再有就是青团。早上从河边摘来嫩艾草。那时候没有榨汁机,就放在锅里蒸,加入一点石灰水,直到蒸烂了。小时候没有耐心,长大了才懂得,等待和被等待都是很奢侈的事情。无论是人,食物,还是物件。你等待它起变化,最终成为你要的那个样子的过程是很悠长的。缓慢变化的过程中,你的心也在悄悄起伏,微妙的起了感应。

 

蒸好之后,要拿细白的纱布小心包起来,仔细的过滤掉叶渣,我对这种安静的仪式特别着迷。看清汁一滴滴流进碗里,凝聚成一小碗精华。那被包裹丢弃在一旁的艾草,又让我觉得难过,惋惜。它就好像是为我牺牲了,而这一小碗绿水,就是它一生全部的眼泪,人的眼泪是透明的,植物的眼泪是有颜色的,藏着它还没来得及对我说的秘密。

 

外婆在忙碌着,做青团要准备馅料。猪油的,豆沙的,芝麻的,山楂的。馅料的香味,变化多端的白色水气迅速转移了我对不幸的艾草的悼念。我喜欢吃豆沙和山楂馅的,这两种味道都浓郁清淡,游刃有余。猪油就太油腻了些,芝麻又稍显浓稠,霸占着味蕾,好似不让你记得不罢休,我喜欢情深却不那么痴缠的东西。

 

要洗干净手。手心残存一点湿意,糯米温柔地覆盖过来,将馅料安放在里面,像安抚它们睡去那样温柔地掩藏起来,温存的搓揉。我最喜欢这个过程,一个年少时的我,被允许踊跃参与的部分。

 

看似轻松,却要用心。不可放多,不可放少。也不可急躁。

 

生死之间的奥秘,人的一生都在参悟着。艾草借着和糯米豆沙的媾和重生了。当它经历了水和火的洗礼,重生为碧绿如玉,芳香柔软的青团。

 

来年外公的忌日,我要为他亲手做一碟青团。也许就用桂花吧,我亲手种下的桂花。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桃花青团》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