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归藏。

发表日期:2008-09-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动身去拉姆拉措,这是内心的约定,我必须履行。

 

西藏是很多人心中圣地,而拉姆拉措是我心中的圣地。去年临时提前回京,未及去成,今年此时,自知到了兑现的时候。

 

翌日。从拉萨去泽当,转去加查。拉萨到泽当沿途风光,个人觉得是全西藏最好的。贞静的拉萨河突变辽阔,浩荡且不失柔媚。近处密树成林。树叶大半已泛黄,却不显老态。于大片铺开的温暖色中,又跳跃着绿,新绿和老绿交集,颜色层层叠叠,是画笔画不出的美妙和谐。那业已由金泛红的部分,让我想起北京的香山,但这一闪而过的树群,却比香山漫山红叶的肆狂昭彰,简约而值得回味。

 

沿途江水浩荡,有时出现两片寥落河洲,上有蒹葭苍苍,有时只是一块小小河洲,周边是茫茫白水,让我想起枯山水的妙处;也有水色青碧,细沙宛宛。有一群暖暖的树守护一条细流,不知其来处,不知其归处。只爱这情意深长,一时唏嘘,似归江南。

 

河对岸的山初看荒芜,它的不变却与这水的多变交相辉映。而那山亦不是寡然的,它自有如黛的青蓝色,上有白云写意渲染。而那山形灵峻,各有意相。我看见猴子,熊,大象。有几处我观之默然,因为在光影的作用下,我看见了最美妙的水墨画。留白与着墨如此的恰到好处,以至于,我觉得以前所看过的山水画,不过是对它意境的重复和模仿,人造的气韵,无论怎样强大都不能和自然造化相比。

 

这样一路到了山南。在泽当,神使鬼差去了当地人才去的月光宾馆,准备投宿,第二天找人拼车去加查。遇到司机扎西,他在拉客,遂改变主意下午直接去加查,加查路险有名,藏民知我欲独自前往拉姆拉措,都摇头不可置信。因为除了前往加查的路艰险之外,由加查到神湖的路,也很难行。再来,到了山下,仍需步行一段不短的石阶上山,大家认为我的身体情况,难以如愿。

 

而我打定主意,随缘而行,行止而止,若当真高山隔断,望湖兴叹,就此作罢也是另一种完成,但若没有尝试过就因为人言而畏惧放弃,我是绝对不肯的。

 

很顺利行至曲松,却被阻在山上,警察告知限行,选择似乎只剩下回曲松找个招待所住下等明天早上出发,或是直接宿在车里。

 

我们选择等待,这一路小有波折。我暗自相信这是我去朝湖所必须经历的考验,没有焦躁,只是祈祷让一切顺利。

 

坚持等待起了成效,由下午四点多等到晚上八点多,警察终于放行。扎西肯定是要连夜返回加查的,我也愿意跟他走,连夜到加查,第二天去观湖。这样安排,是最合理的。

 

唯一的冒险是走加查的夜路。加查的路险难行远在我的意料之外,这段路简直是人间极品。连续急弯,山体滑坡,泥石流,冰雪路段,深坑泥泞,白天飞土扬尘,一辆车过去之后,半天看不见路。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凡你所能想象的路面险情,这条路通通具备。

 

 

我没有恐高症,且在云南多时,但这路仍让我领教。云南的路虽险,多半已是成熟公路,悬崖急弯都有路障。但这路什么都没有,是崎岖土路,旁边是万丈悬崖。无尽深渊。错车时,车是呈45度挂在悬崖边的。晚上走这段路。感觉是进入了巨兽的肠胃中,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把你吞噬了,很多时候,只要一个石块咯一下,或者司机一个失神,就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此时,生死毫厘。只能将生死置之度外,付诸天命。

 

当我看到一辆翻毁的吉普车时,我很后悔没有写好遗嘱再出来。我们都希望自己寿命久长,但也许死亡已经迫在眉睫。

 

对于生死的言及,并不意味着轻率,畏惧,或者毫不畏惧的坦荡,而是一种必须的心理预期和担当。

 

我不后悔这样的经历,我知道这是我必须要有的经历,心里有这样的笃定。我只是不知道结果。

 

所以趁着偶尔有信号的地方,我留了一个短信给一个人,我想过留给父母,但我觉得徒然使他们担心。不如不说,但我发给他,告知我现在的处境,如我有不测,他至少知道我彼时在想什么,也会帮我料理好一切,安顿我的父母。

 

但不管是谁,都不能取代你去体验和感受,生死的庞杂和豁大,需要独立承担。

 

扎西问我有没有高反,我说没有,他问怕不怕,我说,我相信你,你不怕我就不怕,你怕的话,我怕也没用了。

 

我们说笑唱歌,12点左右平安到加查,寻旅馆住下。翌日起行,包扎西的车前往拉姆拉措。

 

路远的好像都不止七八十公里,娇娆的是沿途的景致,我惊觉我对江南风光的体味,竟是在西藏得以升华。

 

离湖还有15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半荒废的古寺,是二世班禅的修行之地“琼杰果寺”,这荒废的寺庙还有几个人在照料,我入内参拜。殿堂幽暗,他们跟随在侧,也不说话,打开入小小的阁室,供奉密修的愤怒明王。

 

曾几何时,我已不畏惧明王的狰狞法相,对狭小阴暗的空间也不再抵触,默立,祈愿,出。离开时,并不惋惜悲戚,这荒弃寺院给予我的,是胜于香火繁盛地的清净庄严。

 

存在于世的每一种法相,都有其必然和合理。

 

寺边是前往神湖的检查所售票登记处。寺中的小僧人疾跑过来,告诉管理员我腿不好,管理员又给予了免票的优待。

 

那天,前往神湖的只有我一个,没有其他的客人,这样真好,我不愿夹杂在一堆游客中,以观光的姿态来朝湖。

 

我要一个人,一步一步走上去,而我深信此行,所需要的方便,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譬如,遇见扎西。

 

石阶并不难爬,因为我没有高反的缘故。而且我知道自己一定能抵达,这样坚决的期望,也是令我能坚定前行的原因。

 

半路下起雪珠,扎西感慨天气不好,担心雪下大了,我看不到湖,我说,我们一定能看到。

 

我自知,阴天与我是有好处的,艳阳暴晒,我才可能体力不支。

 

到了山顶。望见拉姆拉措在群山环绕之中,它果不负我。这片形似头骨的湖,是秘而不宣的,有别于声名在外的三大圣湖。

 

我,千山万水的奔波,只为了到此来看它,它,会给我昭示,而我小说的男主角,也会在此地得道。

 

现在,我只是遥遥地看它,而明年,我要和藏民一起骑马到达湖边,再次,靠近它,那湖中的幻影会更清晰吗?

 

    下山的时候,雪下大了。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归藏。》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