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夏一年。

发表日期:2008-08-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如此长的跋涉终于要到达尽头。

 

没有人知道我的感觉,深夜,我的父亲仍在客厅里看着一场一场的奥运赛事,兴致勃勃。他一个星期前来探我,同时来看奥运。我们之间并不粘腻,仍有绵密深长的牵系。

 

我在他的面前是骄纵的,我能感觉到我在他身边时和在别的男人身边的微妙不同。连骄纵都是有别的。我的情绪完全松弛打开,它们像汩汩的泉水,不会在意流露的姿态和方向,是喷薄而出的,如他是完全接纳我的,包括我的暴戾和急躁,他一一容忍。

 

父亲在我的心里越来越像我的孩子。这可能是女孩到了一定的年龄以后对这个与自己最亲的男人,最直接的感受。虽然他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身体健康,神采奕奕。但我知道他真的老了,不可挽回的老了。

 

他自己也知道,年轻的时候,如果没有卧铺是可以做硬座的,而现在,我给他买了软卧,他也觉得很好。

 

他渐渐地在同年龄屈服,和解。这是一件好事。

 

我希望他开心的,所以答应他的每一件事都做到,他的要求我尽量满足,如我幼时他对我一样。我自知这是一种自然的补偿和回报。不计代价的,永远的。当我要对他好,我只能这么做。

 

他是8月13号的生日,那时他在内蒙的草原上骑马。我没有发短信给他,我与他是感情清淡的人,在意精神上沟通,但过于密切的表达会让觉得不适,羞怯。而我母亲恰恰相反,她是个感情和脾气都浓烈的人,终生盛放,同时需要获得密切回应才能够满足。

 

有一次我对母亲说,我觉得我爸不像狮子座的男人,然后我跟她仔细描述了狮子座的性格特征,母亲说,不,他是你说的很典型的狮子座的男人。只是你不知道。

 

我很惊异。即使是面对同一个男人,我们站在不同的位置上,所感觉到的仍是如此不同。父亲在我的心里一直是温和的。他很少同我发脾气,即使是和我激烈争执也会转眼就和好。我们之间很融洽。

 

他的生日提醒我,一夏在举国沸腾中悄然走失大半。怎么回望一夏,已生惘然之念。几秒之间的天翻地覆,生离与死别这对孪生兄弟游戏人间,苍凉肆意蔓延,肆意蔓延。

 

然后在一个吉利的日子里,开始一场历时半个月全球性的盛大体育赛事,大家又集体陷入兴奋癫狂。

 

一夜之间,人的心荒草丛生,我们累积了那么多悲伤要消化,似乎又在转眼间,我们又有了那么多快乐可供挥霍。极乐和极悲交集地如此迫切的年景。一切如此混乱,有序。我们需要多么神奇的承受力才可以对一切处之泰然?

 

这一年,我在动荡和平静的交替中写我的新书。时而欢悦,时而悲辛。内心的冲撞,将我剥落一层一层,体无完肤。写了近一半又推翻,血肉模糊的辛苦。

 

对自己好,是我擅长的,对自己残忍,是我擅长中最擅长的。走在半路上,比走到目标更辛苦。

 

而今终于要到终点了,怎么内心酸涩?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如我每一次意识到父母正在我身边老去时暗自涌起的凛然和酸涩。因为不能表达,只能显得漠然。难道疼惜的真正滋味是酸涩?

 

想到三个字,足以清洗内心,足以担当。但我没想好是否用来做书名。原谅我,如此蹒跚,艰缓地跋涉。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一夏一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