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醒时分

发表日期:2008-10-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访/安顿

    采访时间:2004年5月7日——2008年9月25日

    采访地点:广西桂林市微笑堂商业大厦五楼

              北京世贸天阶恒河印度餐厅

    刘小丽,女,30岁,广西桂林市人,广西某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广西南宁市、桂林市担任中学语文教师至今。

 

人总是在做梦,难免会被梦境误导,你要能亲眼看着你的梦破了,才会明白醒着其实是好的  

    我这次来北京,是进修的,一个月的时间。在我们学校我已经是资深语文教师了,负责毕业班的语文教学。我很喜欢我的学生们,在那些大孩子身上,我能看到当年我自己的样子,那么单纯和勇敢,好像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好东西都是为我准备的。每当从他们身上看到这些,我就会想起我自己经历的一切、我母亲经历的一切,也许他们走出校园走上社会也会经历一次次幻灭,亲眼看着自己少年时代的梦想变成美丽的肥皂泡。大概这就是书里常常说的“人生的真相”吧?不过我觉得在看到人生的真相之前,能有一段被梦想浸泡的日子还是很甜蜜的,有时候人生需要这种美梦去滋养,不然,这一辈子就真的太苦了。

    我一直没结婚。也没谈恋爱。咱俩有四年没见面了,我还是单身,还是认为自己是个离婚女人,在离婚的时候迫不得已放弃了自己的孩子。现在回想当年,我觉得放弃那个孩子是我人生的最大损失。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今天,我真的不会那样做,我会把孩子留下,做一个单身母亲,我有经济能力,即使没有当年他给我的那笔钱,我靠劳动去养活一个自己的孩子也并不困难。

    你会鄙视我吗?我心里仍然惦记那个人,明明知道他是人家的丈夫,还对他念念不忘,还想有一个他的孩子。如果你鄙视我这样痴迷一个人,请别说出来,我说的是真话,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然是我对婚姻和家庭的向往中最完美的爱人。

    我在桂林工作之后,有不少好心人给我介绍男朋友,有些个人条件还是不错的,但我都不感兴趣,每到这种时候,我就特别怀念他,真想回到南宁,告诉他,我不在乎名分和身份,我还是愿意和他在一起。

    我真的曾经为了看看他而回到南宁。仅仅是为了看看他。远远地看,不靠近,如果靠近的话,我怕我没有力气再回到桂林来。

    那是个暑假。我妈妈去世之后,姐姐经常回家照顾爸爸,我住在学校宿舍里。没有了妈妈之后,我和爸爸之间忽然也变得没什么话说了,特别是了解了他们的经历之后,我更觉得,爸爸妈妈为了我们姐妹俩做出了很大的牺牲,他们都是好人,负责任的人,但是,我也总觉得,那不是我能认可的一种生活方式。也许我年轻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爸爸,在他面前,我不敢提起妈妈。姐姐也是。我们好像都在心里藏着属于自己的秘密,谁也不想说出来和别人分享。那个暑假,这种感觉特别强烈,我开始觉得,也许我错了,我不想像妈妈那样生活一辈子,面对着一个男人,和他生儿育女,却不爱他。亲情也许比爱情更能牢固和持久,但是,我还是觉得爱情更美好更诱人。

    我特别怀念那个曾经给了我婚姻的感觉和一个没能出生的孩子的男人,特别是在见过了别人介绍的、我并不中意的男人之后。

    我想,我要去找他,我要看看他,是不是还是一个人。

    我去了南宁,去了他说过给我留着的、我们曾经的家。我到的时候,是中午了。我躲在楼道里,我想好了,如果他突然出现,我就赶快退到楼梯间。他不会发现我的。我一直在那儿站着,门一直没开。以前的邻居看见我了,很暧昧地说,你回来了?你家里没有人。我说我从这儿路过。那个邻居是个很好的大姐姐,以前和我的关系一直很好。她说,你丈夫这个人真好,肯定特别爱你,你和他离婚之后,他一直是一个人,没个高兴劲儿。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说,您别告诉他我回来过。邻居说,你们年轻人真是的,既然互相舍不得,为什么要离婚呢?回来吧,多好的日子!邻居问我,是不是结婚了?我说没有。我说我回老家了,我妈妈去世了,我要照顾我爸爸。邻居很疑惑,说,照顾爸爸也用不着离婚啊?!我说,是啊,可是我没办法……

    那天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跟邻居说话的时候就哭了,特别伤心。我是哭着走的,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他我回来过。

    我在南宁吃了午饭,也不能说是午饭,都下午了,我去了我们第一次一起去过的那个地方。一切都是老样子,我们俩却不一样了。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除了我们自己、他太太和你,没有人知道,谁又能了解那种感觉呢?那天我真地想到了你,我想给你打个电话,但还是放弃了,我在网上看到你有了女儿,做了妈妈,我想你没有时间和精力听我这种缠缠绵绵的故事了。

    坐上离开南宁的车,我心里慢慢平静下来了。女人可能就是这样,即使离开了自己的男人,不管为什么分手的,都会有一个很自私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是对方的最后一个女人,一旦听到对方恋爱或者结婚的消息,还是会很难过,我听邻居说他仍然是一个人,心里就很踏实,甚至还有了幸福的感觉,我想,他还是爱我,他是真心的。你说,我是不是很傻?就是很傻吧!

    回到桂林之后,我的生活还是老样子。磨磨蹭蹭就到了今年的四月。我开始教毕业班了,要准备高考。

    那是个周末,我给学生们补课,放学的时候,都很晚了。我走出校门,想去吃一点东西,一眼就看见他了,他站在学校大门口的老桂花树下,看着我。

    我眼前立即有了过去的画面,他在我们学校门口等我,远远地看见他,我都是一溜小跑着跑过去,跑过去他就会抱抱我。但是这次我没跑,我站住了,眼睛里都是眼泪。他朝我走过来,我站着等他,他站在我面前,说,你回来了,怎么不开门?你有钥匙……我说,我的钥匙丢了……

    没有结果的事情,明知道没有结果的事情,还是不要做吧!我在心里这样跟我自己说。我努力让我自己很矜持,不要一下子被他拉回过去。我说,你来干什么?他说,来找你,告诉你我要离开广西了,我要到北京去了。我说,恭喜你,北京比广西好。他说,我给你留下地址,还有钥匙,你愿意的话,来北京,找我。他真地给了我一个很大的信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不应该接受,但还是接过来了。他拉着我的手,说,这个戒指,你还戴着呢……我看见他手上的戒指,和我的一样。

    我多想留下他,可我不能。那天晚上我们在学校门口的小餐馆吃东西,我脑子里想得最多的是我妈妈,我想到她和那个得到了她的一半骨灰的人在书店里重逢。我不想重复我妈妈的命运,我想我还会有爱人,一定会有一个人,我真心爱他,我会和他一起生养孩子,一起过完后半生,我不想一颗心分两头。我就让自己不要感动,不要回忆,不要怀旧,不要被他的温情所包围,我要让他走。

    我们在学校门口分手,我都没问,他是不是马上回南宁,还是在桂林住下来。我说你走吧,太晚了,明天我要回家照顾我爸爸……他用力抱住我,说,不要骗我,也不要骗你自己,我们剩下的时间很短了。我说,我们没有时间了。

    他走了,那个晚上,我特别难过,有一种疼痛,无法形容,但是钻心地疼,疼得都不会哭出来。

    他留下的口袋里,是在北京的地址,家门钥匙,另外,还有一张写着我的名字的存折,上面写了密码,是我的生日。也是数目不小的一笔钱。存折里面夹着一张纸,说,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不要委屈自己,拿着这些钱,去做你喜欢做的事,我就会高兴。

    转眼到了高考结束,我带的毕业班,成绩不错。学校推荐我到北京来进修,这个学期,我可以不用在桂林教书了。

    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派我到北京学习,他一说出北京这两个字,我的眼前马上就是他的样子。我说我不想去。校长说,这是很好的机会,很多青年教师梦寐以求的,你为什么?我说,我舍不得我的学生。校长笑了,说,你刚刚把你的这批学生送走,等你学好了,会有新一批的学生等着你培养。

    我没说真话,我想到北京来,一想到能距离他这么近,我还是很激动,但是我害怕,我怕我自己不能控制,还要回到他身边。

    我还是来了北京,我心里明白,我不是来进修的,我就是来找我丢掉的一个梦,一个我必须要舍弃却怎么也舍不得的人。我想即使就是一个故事、一个梦,也需要一个结尾,我30岁了,我要给我的这段感情画上个句号,才能开始新的生活。

    上个周末,我想好了,我想我要见两个人,一个是他,一个是你。先见他,然后,把这个结尾交给你。

    我在上个星期天的早晨直接去了他的家。出发之前,我认真确认了路线,确认自己带了钥匙。我想我要拿这把钥匙开门。那是个陌生的房子,是个我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我却有钥匙,像主人一样,能打开那扇门。一想到这个,我的手都颤抖了,真的,我很慌乱,我不知道我将看到什么。

    也许是老天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认识我自己,重新找回属于我的人生。没等到去打开那扇门,我就明白我手中的这把钥匙其实并不仅仅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我在快走到大楼门口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我爱的那个人,衣着休闲,正在把一些皮箱从一辆车上卸下来,一个女人站在他身边指手划脚地说着什么,我认识她,是他太太。

    总是这样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每当我幻想着我将收获爱情的时候,她就会突然出现,提醒我,这个男人不是我的,只是她借给我的,她随时可以收回去,她之所以不急于这样做,就是因为她明白,他永远不会跳出她的手心。他跳不出去,不是因为他不能,而是因为他不愿意。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感恩也好,念旧也好,利益也罢,反正,他不会离开她。

    那么我还等什么呢?你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亲爱的,我不等你了》,你在里面提了一个问题,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要等他多久?我觉得你就是在说我。对我来说,他,就是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即使我们能暂且在一起一段时间,他还是会记得回家的路。那我算什么呢?

    我就那么愣着,站在那儿,他太太说完了什么转身进了大楼,他拎起两只箱子也要走,就在这一刹那,他看见我了。他也愣住了。他放下箱子,正要朝我走过来,我赶快转身跑起来,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会追我,也不知道我身后发生了什么,就像是逃命一样,我越跑越快,一直跑到小区外的马路上。

    那天我也是来了这里,世贸天阶。来北京之前,我在网上查地址,就知道这个地方,广告说,全北京,向上看,就是说这个天阶。我喜欢这名字,天阶,天堂的阶梯。我想给自己找点儿吃的,人家告诉我,好吃的都在地下一层,我就下来了。我找了半天,发现了这家印度菜。我喜欢印度,虽然我没去过,但我看过很多印度的电影,我喜欢那个载歌载舞的民族,即使在最苦的生活里,那里的女人还能唱歌跳舞,苦中作乐,也是一种人生的境界吧?

    我自己吃了一顿印度餐,真辣,辣得我掉眼泪,也可能,我是因为刚刚的一切而掉的眼泪。

    我再也没有去见他的念头了,我觉得,这辈子都不会有了。但是我觉得挺好的,人总是在做梦,难免会被梦境误导,你要能亲眼看着你的梦破了,才会明白醒着其实是好的,睁大了眼睛,去找你该找的人,过你该过的日子,也许才是健康的生活。

 

采访手记:辣咖喱,热眼泪 

    2004年5月7日在广西第一次见到刘小丽,她带着电影《玻璃之城》的影碟和她妈妈的相册来讲两个故事——关于妈妈、关于自己。那天我们分手的时候,她说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我了,因为“一看见你就会忍不住回忆”。

    所以,我从来就没期待,有一天,这个故事还会继续,我还会是被她选中的那个听者。然而四年之后,她还是来了,就像一个惊喜。我们约会的地点从桂林变成北京。

    9月25号那天的北京刚刚开始有秋意,刘小丽衣着单薄,站在世贸天阶的大屏幕下面,她显得格外瘦小。她和我在广西见到的那个美丽忧伤的女子不一样了,眉目间多了些硬朗,笑容也比那时自然了很多。

    我们拥抱的时候,她哭了。

    刘小丽请我吃印度餐,要了最辣的一种咖喱。她说:“你觉得有什么伤心的事情想哭又不愿意让人知道你在为这个哭吗?那你就吃这个吧,因为辣而哭出来,不丢人。”

    那天我们眼泪汪汪地互相看着、说着、吃着,那感觉,就像两个受伤的人在舔舐伤口。其间我们说到我女儿。刘小丽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女儿,甚至,她都不在乎孩子的父亲是谁。她要把这三分之一人生用青春和鲜血交了学费才懂得的一切告诉这个孩子,让她学会呵护自己,学会照料自己,学会让自己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是健康的、抗击打的。她说这是她的母亲不曾教给她的,所以,她在某种程度上,仍然不可避免地重复了她母亲的一部分。她们两代女人都因为曾经被梦想浸泡着而迷失过自己,值得庆幸的是,她现在走出来了,从那个深埋在心底的梦境中,因此她不用把一辈子都交给一个看不见结局的期待。

    四年后,刘小丽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对于女孩子来说,关于感情这件事,越现实的人越容易幸福,而那些做梦的小女子,总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明白,爱情有时候并不可靠,只可远观,近看,都是禁不住凝视的。

    一个30岁的女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她要走过什么样的路,从刘小丽的故事,我都看见了。

 

2004年讲的故事: 

    妈妈的故事是刘小丽讲的,直到老太太去世,女儿才算是了解她。  

    妈妈一辈子没离开过桂林,年轻时,是药厂的检验工。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另一家工厂的司机,两个人悄悄地相爱。

    妈妈的妈妈希望女儿嫁入一个小康之家,司机是鳏夫男人家的长子,下面三个弟弟,一家人清苦度日,显然不符合老人的要求。

    司机的理想是当作家,妈妈对他有信心也愿意等,但终于被自己的母亲以上吊威胁着结束了这段初恋。

    多年后,妈妈在书店与初恋情人重逢,此人成了作家,并且一直没有成家。

    从此,妈妈有了另一个家,她常常悄悄地去照顾这个人的生活,就像他的妻子一样。

    妈妈去世之前,爸爸把这个人叫到了病床前,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完成了最后的告别。

    刘小丽遵照爸爸的意愿,把妈妈的一半骨灰送给了这个人。

  

    刘小丽自己的感情经历,从来没告诉过妈妈。

    大学四年级的时候,刘小丽遇到了比她大9岁的外籍华裔男人,他们很快相爱并且同居。大学毕业,刘小丽留在南宁做了中学语文教师。然后,她怀孕了,他们准备结婚,结婚之前,未婚夫要回国“公干”。半个月后,这个人回来了,绝口不提结婚的事。再然后,刘小丽的家里来了一名温文尔雅的台湾女客人,自称是这个人的太太。

    “太太”带来的是另一个故事。在这个男人还不是成功男士的时候,她和她的家已经有些地位了,她离婚带着女儿,看上了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依靠她的力量,小伙子的父母、妹妹都到了海外并且各得其所,小伙子也从初生牛犊成了商界精英。他们成了夫妻。“太太”只有唯一的要求,决不离婚,除此之外,一切随他。甚至这“太太”能接纳刘小丽和她腹中的孩子,当然,她拒绝了这个人提出的离婚。

    刘小丽选择了离开,在孩子5个月大的时候,她放弃了。分手的那天,这个人告诉她,会用以后的时间去争取离婚,但不需要她等待,这个房子的钥匙永远属于她,只要她愿意,可以随时回来。

    失去了爱人和孩子的刘小丽回到了桂林,依然做中学语文教师。她收到了一笔钱,数目很大,她没拒绝。这段发生在南宁的故事,除了当事人,没有别人知道。

 

注:原文篇幅较长,为便于阅读此处有删节。

 

日记随手写

我的姐姐张小满
欢迎访问安顿论坛
谢谢支持旦旦的小生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梦醒时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