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发表日期:2008-06-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本文将收入《一百个中国人的梦》(之二)。此处有删节。

 

    采访/安顿
    访时间:2008年5月20日
    采访地点:北京世贸天阶星巴克咖啡
    苏仕峰,1962年生于河南,1978年赴深圳,后在深圳工作。2000年起在深圳参加志愿者服务,2001年加入深圳市禁毒宣传大队,2003年被评为“深圳市五星级义工”。2003年,来到北京工作,担任欧码斯特北京艺术壁材装饰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同年,成为北京市奥运城市志愿者和北京禁毒志愿者,2007年,成立了“成瘾者家庭热线”义务帮助成瘾者戒毒,并积极从事防治艾滋病的宣传,认养了三名艾滋病孤儿。自2000年至今,在深圳和北京两地坚持无偿献血,献血总量超过5000毫升。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自费印刷了10000册《汶川512大地震心理辅导手册》,并于5月26日亲自送往灾区。

 

    苏仕峰口述:做志愿者让我看到自己的价值
    我最早做志愿者是在深圳。你了解深圳那个城市吗?我在那儿生活了20多年,那是个非常年轻、非常有朝气也非常现代的城市,移民来自各个地方,那个城市成长的非常快。我的爱人是深圳本地人,我们的家在深圳,女儿生在那里长在那里,我的事业也在那里,那里是我的第二故乡,也是个让我伤心的地方。2002年,我离婚了,因为我和孩子的妈妈实在无法相处,女儿留在了深圳,我一个人来了北京。我想离开那个城市,真的从新开始规划我的生活。
    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是如何成为一名志愿者的。我不想说我自己有多高尚,我只想实实在在地让你感觉到,成为一名志愿者让我的人生变得非常美好,也让我的精神世界得到了升华,让我有了寄托,也让我觉得自己除了养家糊口之外对社会、对别人都是一个有用的人。
    2000年之前,在深圳,我的工作和生活都是一种非常稳定的状态,一切就绪,时间充裕。那时候做生意的人好像就是那么几种娱乐,打麻将、喝酒、泡歌厅,我没兴趣,但是业余时间那么多,我觉得闲着也没意思。那时候我和我爱人的关系也不能说好,所以我就想,要给自己寻找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去做。
    我属于脾气特别好的人,自己认为心地还是很善良。那时候我研究了很多城市义工们在做的事,深圳很多人在做义工,比如照顾孤寡老人、环保等等,我一边尝试一边选择,最后,我觉得我适合也特别想去做的,是加入禁毒宣传并且去做一对一的禁毒帮教,也就是和吸毒者做朋友,帮助他们戒毒。
    你见过吸毒的人吗?我一直觉得,没有人是从心里真的就是要吸毒的,都是被动地走上了这条路,然后缺少意志力或者缺少来自外界的帮助、被歧视,总是戒不了。很多吸毒的人,在清醒的时候是非常痛苦的,他们也想做一个没有不良嗜好的好人,可是你知道,戒毒最难的是戒除心瘾,这是需要有一个他信得过的人陪伴着他、鼓励着他一起慢慢才能做到的。如果一个禁毒志愿者能做到帮助一个人真正从根本上戒除毒瘾,那就是在救人命。而且,每一个有吸毒者的家庭中,亲人都非常痛苦,一个人吸毒,全家都不得安宁,那些看着孩子吸毒、走上犯罪道路却无能为力的父母,你如果看到他们,听到他们诉说他们是如何和毒品搏斗、如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毒品吞噬的时候,你就会明白,当一名志愿者帮助一个人戒毒之后,那就是真正挽救了一个家庭。我觉得这是一件实在的事,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充满了挑战,不仅需要爱心,更需要耐心,需要掌握心理学知识、谈话和交流的技巧,还需要一种发自内心的平等待人的观念。
    这样想了,我就主动参加了深圳的禁毒志愿者队伍。那是我的一段非常珍贵的经历。很难忘。
    很多人都知道,吸毒的人,非常容易感染艾滋病,因此他们会被大部分人躲避,也会给人带来恐惧感,觉得和他们接触是危险的。实际上,这也是因为不了解艾滋病的传播方式造成的误解。实际上,单纯吸毒的人,未必就一定是艾滋病的带菌者,我们在宣传防治艾滋病的时候,也很强调去讲解这一点。不过,在我第一次进行志愿服务的时候,尽管心里明白,但还是本能地担忧了一下。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庆幸,我没有让被我帮助和辅导的对象感觉到我的这“一下”,如果他感觉到了,可能就会对他造成很大的心理刺激,甚至会让他因为悲观而自暴自弃。我这么说一点也不夸张。这些年的经历,让我非常清楚地了解到,吸毒的人,他们的内心非常敏感,精神也非常脆弱,他们是真正的弱势,他们对别人的期待也特别多。这种期待里面包括希望被主流人群接纳,希望不被另眼看待,希望得到信任和支持,希望能有人帮助他们从毒品依赖中走出来。
    我在深圳做的是一对一的帮教。这就意味着我必须把我的服务对象当成一个朋友,一个随时随地可能都会需要我的人,他遇到不愉快了,他的感情上出问题了,他和别人有矛盾了,甚至他不敢一个人上街了……所有生活上的琐碎的事情,只要他需要,我都会帮助他去处理,更要不断地和他交谈,了解他的想法,我们就像生活中的一对伙伴。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感慨,那种被一个人需要的、真实的感觉真好。我帮助的那个人,特别信任我,他会在很多时候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拉住我,每当这样的时候我就想,对于一个渴望戒毒、渴望回归正常人群的人来说,如果不是出于特别的信任,他一定不会这样做,那么,他拉住的就不仅仅是一名志愿者的一只手,而是他重归主流社会的一份希望。谁能拒绝这样的信赖呢?在这份信赖中,我也找到自己的价值。
    2003年来到北京,突然离开了我过去认为非常充实的生活,顿时觉得心里很空。落脚的第二天,我就在网上找到了北京的志愿者协会,到处打听有没有专门的组织禁毒志愿者的机构,成为了禁毒志愿者。和深圳不同,北京当时暂时没有类似深圳的那种一对一的帮教。我能参与的就是禁毒宣传和艾滋病防治的宣传。在这些宣传活动中,作为一个才来到北京不久的外地人,我感到了这个城市人们的亲和力和宽容精神。我们曾经在地坛举办过一个活动,让志愿者戴上面具,手拿鲜花,举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我是一名吸毒成瘾者,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如果过路的人看到这些并且能真诚拥抱他们,就会得到一枝鲜花。我当时真的很感动,年轻的女孩子、被家长带来的小朋友、大学生等等,都毫无戒备地拥抱了这些人。有一个小女孩,她不太明白“吸毒成瘾者”是怎么回事,我就给她解释,她听完了,笑了,说“没问题啊,她能戒毒就好了啊”说着就拥抱了其中的一名志愿者。那天和我们在一起的也有正在实施戒毒的真正的成瘾者,我们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们,社会并没有抛弃他们,而是在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回归。
    这样的宣传活动多了,我们慢慢也有了经验,我们志愿者队伍也越来越大。2007年,我们成立了“成瘾者家庭热线”,这个热线还有一个名字,叫做“一线希望”。这个名字来源于我们多年的帮教感受。作为吸毒者的亲人,他们的心情总是非常焦虑也非常急迫的,他们就像那种连救命的稻草都会紧紧抓住的人一样,他们总是担心被人歧视、被人嘲讽和伤害,所以,他们宁愿向陌生人求助,他们会拨打一个陌生的救助电话,把希望寄托在这些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的陌生人身上。我深深地理解他们的这种心情。对他们来说,这条热线,就是一线希望,也许,这里的志愿者就能成为真心帮助他们的人。说到这儿我就想说说在我们这里值班接热线的志愿者,他们当中有的人就是成功戒毒的人,他们亲身经历过生死挣扎,体验过这个与毒品诱惑战斗的过程,他们的经验和体会往往对成瘾者和家属更有说服力。我们定期组织渴望戒毒的成瘾者参加小组活动,谈自己的心情、生活状态、解毒过程中的反复和心理困境,我们的那些已经摆脱了毒品的志愿者也对这些人讲述自己的经验和自我心理治疗的方式。事实证明这种效果非常好。大多数自愿戒毒的人都是有上进心的,他们通过参与这样的活动,会更有信心,会相信别人能做到的事情,自己也能做到。
    每当有成功戒毒的人成为我们这里的禁毒志愿者时,我都会特别自豪,那种感觉就是看到了一个人的新生。
    禁毒宣传永远和艾滋病的防治紧密相连。因为做禁毒志愿者,我有机会接触到很多关于艾滋病孤儿的材料。2007年,我认养了两名艾滋病孤儿,是一对兄弟,今年,我给我女儿也认养了一名被艾滋病夺去双亲的小女孩。他们都来自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
    最初,我是在参加艾滋病防治宣传的时候了解到凉山这个地方,是艾滋病的高发地区。当时我特别惊讶,那不是一个富裕的地方,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在吸毒呢?后来看了很多资料,又亲自去考察了,才知道,在那个地方,虽然经济落后,但是毒品太便宜了,也有很多就是当地人自己种植加工的。人们没有什么精神生活,缺少娱乐,很多人开始吸毒并且很快上瘾。毒品的确便宜,但是注射器这类东西却并不便宜,低收入的人买得起毒品却买不起注射器,只好很多人多次共用,形成了交叉传染,很多艾滋病患者就是这样产生的。有些艾滋病患者死掉了,留下了他们的孩子,成了没有人抚养的孤儿。我了解了这些之后,心里特别难受。我自己是做了父亲的人,很多事情就是怕换位去想,想想自己的孩子,正在受着良好的教育,过着很好的生活,那些孩子却常常不能得到温饱,更不要说上学……我知道,一年,只要1800块钱,就能让一个小孩子吃饱穿暖受教育,对我们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大的数字,有时候就是朋友聚会时的一餐饭钱啊!
    想到这些,我就联络了当地的志愿者,我说请你们帮我照顾我认养的孩子吧,我希望我的这点钱,能真正用在他们身上,让他们的生活有一点改变。我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能真正让孩子受益,而且,他们对这些钱的支配,要在当地志愿者的监督之下,我不想他们成为好吃懒做的人,靠别人的捐助生活,然后也走上他们父母的、吸毒的路。当地的志愿者也非常好,他们很负责任,定期去看望这些孩子,定期报告他们的生活和学习情况。每次他们告诉我,孩子有了什么进步,我都会挺高兴的。这两个孩子很可怜,他们的父亲是吸毒过量去世的,他们的妈妈也吸毒,并且感染了艾滋病,后来有一天,妈妈突然失踪了,据说是沿着公路走了,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像她那样的身体状况,应该也是早就不在人世了。兄弟俩跟着奶奶生活,奶奶已经没有了劳动能力,他们两个还小,如果没有人帮助,真不知道要怎样生活。一想到这些,我真的觉得这点儿钱不算什么,少吃一顿饭、少抽一条烟,就能让一个孩子过上健康的生活,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啊!
    我女儿在深圳上大学,我们经常打电话,前段时间,我给她讲了这兄弟俩的故事,她默默地听完了,跟我说,爸爸你也帮我认养一名小女孩吧,我愿意从我的生活费中分一部分出来资助她,和他们相比,我们真是太奢侈了!这样,我女儿也成了一个小姑娘的捐助人。他们定期通信,现在已经相处得非常好了。
    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像我女儿这样成长在不算太清贫的家庭中的孩子们,有时候需要这样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别人的事情,他们应该从这个过程中学会无私、学会体谅和关爱他人,也学会和别人分享生活中的幸福。我希望我女儿能因此更加了解社会,知道自己是多么幸运同时懂得回报社会。这是我这些年做志愿者的体会,我希望能言传身教给我自己的孩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以前,我和我前妻离婚的时候,我常常觉得对不起我女儿。那时候我们吵架,女儿不是没有感觉,孩子也不小了,心里特别有压力。单亲的孩子会比较敏感,我女儿当时也是,她质问我为什么要和妈妈离婚,我说不清楚,我没法给她解释成年人之间的感情问题,我觉得作为男人,如果不是因为实在很难共同生活,我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在我和我前妻分手之后很久了,有一天,她听到我已经有了女朋友的消息,自杀了。那天我接女儿,送孩子到外婆家,路上,女儿说,妈妈刚刚吃了很多药,一瓶都吃掉了。我一下明白了,赶快掉头回到原来的家,她已经昏过去了。她比较胖,我也不知道当时哪儿来的力气,抱起她就往楼下跑,紧急送到医院抢救,算是把她救回来了。那时候我特别痛苦,我想这是何苦啊,为什么要这样互相伤害,伤害到孩子呢?大约就是那个时候,我决定离开深圳。
    我前妻不太支持我去做志愿者,我们因为这个也闹过别扭。加上生活上的种种不和谐,我对以后的日子也没什么期待。来到北京之后,我一个人住。很偶然,我的腰坏了,那段时间真的很惨,我疼得站不起来,身边也没有人,要去倒一杯水都走不动,最后我就趴在地上,一点点爬到厨房。有一天,才认识不久的一个四川女孩来送东西,看到我正趴着呢,就主动来照顾我,每天来看我,帮我做点儿东西吃。十几天下来,我们越来越熟悉,谈得也越来越多,她和我一样,都是从乡下出来的,比较纯朴,也没什么是非。那时候我也给她讲我做志愿者的一些故事。后来,她就成了我现在的爱人。她对我做志愿者这件事是特别支持的,她说,我能对别人无条件地好,对自己的亲人就会更好。现在,我们的女儿已经五个月了。
    有时候我觉得人就是将心比心,我对她、对她家人都特别好,所以,她也会同样地回报给我。我女儿曾经来北京和我一起生活了两年,那两年当中,她对我女儿特别好,她们成了亲密的朋友,一点儿也不像继母和继女的关系。更有意思的是,我前妻的姐姐也和她成了好朋友,经常从国外打电话找她,说一些平时跟我也不会说的私房话。我女儿考上大学之后,曾经跟我说过,她以前恨过我,因为我离开了她妈妈,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她开始理解了每个人对幸福生活的追求,而且,她亲眼看到了爸爸在做什么,她觉得很自豪,因为自己的爸爸是一个善良的人。听她这样说,我也觉得特别欣慰,女儿真的长大了。
如果说做志愿者改变了我的生活,这也算是改变之一吧!

 

    安顿采访手记:志愿者不是一种身份,而是一种精神
    采访苏仕峰那天太阳出奇地好,远远地看着高大的他坐在阳光下,觉得这个穿白色志愿者T恤的人真是体现了四个字:身心健康!
    有两件事,让我觉得苏仕峰是一个可交的朋友,而不仅仅是一个接受我采访的工作对象。
    2002年,也就是苏仕峰离开深圳的前一年,他全职照顾老岳父将近一年,直到把老人送走。那时候他和前妻早已经离婚了。医院的医护人员跟他岳母聊天,说您这个儿子真是个大孝子,老太太听着心里就难受了,小声跟人家说:“不是啊,他是我女婿,还是离了婚的女婿。”这让苏仕峰在那家医院很出名。问他图什么,他说,老人对他好,不管他和他们的女儿怎么样了,跟老人没有关系,以前,自己的父母不在身边,他们曾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来对待,在离婚的问题上也不袒护女儿,有多少老人能做到?再说,他和前妻离婚后,两位老人为了让孩子能有舒适的环境、减少心理的阴影,一直坚持把孩子带在身边,孩子姓苏,难道他苏仕峰不应该感激和报答两位老人吗?就冲这一点,他愿意给老人养老送终。
    2003年来到北京之后,苏仕峰为了锻炼身体,每个星期天坚持去爬香山。几次往返,他发现那里的垃圾真多,很多有人不拘小节,随手乱扔垃圾。再去的时候,他自己准备了黑色垃圾袋,一边爬山一边捡垃圾,捡了满满一袋子背上山扔掉,下山的时候,再捡,又是同样多。他说那时候他挺心疼香山的,作为外地人,香山是北京的著名景区,这么糟蹋,谁也不能视而不见。他自己出钱做了300多个小提示牌,提醒游人不要乱丢垃圾。牌子挂上了,有效果,但是他每次爬山还是要带着垃圾袋子,有漏网的垃圾还是要捡起来背下山,“能锻炼身体,又能保护环境,多好啊!”
    这两件事他讲得轻描淡写,算是采访的插曲,但我印象很深,我因此觉得他是个合格的志愿者的同时,还是一个厚道的人。
    我们聊天的这天正好是为纪念汶川地震的遇难者而设的哀悼日。他带来了一本打印的小册子,《汶川512大地震心理辅导手册》。他和他的一些志愿者朋友拿出了一笔钱,正在把这部书稿印刷成一本真正的口袋书,他们要印10000册,由他亲自送到灾区。问他花了多少钱,他很含糊地说:“没多少钱,多少钱也要花的,那边的人现在需要这个……”然后他就把话题转移了,说遇到了愿意免费排版、免费提供印刷的好人,人家一听说是支援灾区的,马上就不说钱的事。“在我看来,志愿者不是一种身份,而是一种精神,只要你有了帮助别人、服务社会、回报社会的心,作了这样的事,你就是志愿者,就是值得尊重的。”这话是他在整个采访过程中说得最能称得上“豪言壮语”的一句。
    5月27日早晨,给苏仕峰打电话,他说他已经在四川省团委了,放下了才五个月的女儿,带着紧急印刷完成的心理辅导手册,接着,他准备亲自到受灾最严重的几个地方去,“把书送到,看看还能做什么。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欢迎阅读安顿论坛最新小说《蔓殊莎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