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当你掀开网上华丽的面纱

发表日期:2008-04-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访/安顿

    采访时间:2008年3月15日

    采访地点:北京嘉里中心

    冯如,女,45岁,北京人,护士学校毕业,在北京某医院从事护理工作至今。

 

    从发现了我丈夫的秘密那天开始,我看世界、看人、看感情的眼光彻底被改变了。我希望有人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人们都说要了解生活的真相,可我觉得有时候一个人的痛苦就是从看到真相那天开始的。

    我的同事介绍我和你认识。从咱们约好那天我一直在想,我要说的主题是什么。刚才在路上堵车,忽然想出来了,我想说的大概是,从发现了我丈夫的秘密那天开始,我的、看世界、看人、看感情的眼光彻底被改变了。我希望有人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我丈夫比我大两岁,在一家企业担任副总经理,我们有一个女儿,上高中二年级。

    我是这几年才不用上夜班的,以前,医院改革之前,我每个星期都要上夜班。所以我女儿从上幼儿园开始就是整托,后来上学也很自然地寄宿。我丈夫的收入不错,我很一般,一个月2000多块钱,好的时候也不到3000。我家买房子、买车都靠他,我的钱只够交水电费。我的车也是他买的,他用公司的车。他挣的钱都交给我,工资卡在我这里,家庭一切开销听我安排,他没有不良嗜好,抽烟喝酒有度,在别人眼里,我们过得不错

    现在回想起来,我上夜班那些年,我们之间的感情反而更好,一个星期总有我不在家的日子,下夜班要连上休息,我给他做几顿好饭,晚上陪他看电视,没有孩子打扰,仍然是两人世界。因为不总在一起,有距离,就有激情吧,也许。这些年我不上夜班了,生活变得很有规律,每天做好晚饭等他回来,大多数时候他不回来,回来要打发一个漫长的晚上,天天如此,很无聊吧。可说的话越来越少,有时候互相看着,好不容易找到个话题,说了几句,进行不下去了,在一个人那儿,这个话停住了,另一个人还等着听,说的人把说的什么都忘了,那样子真是好尴尬。然后他就去弄电脑,我坐在客厅看电视连续剧,那些剧都很长,我也不爱看,看到差不多该睡觉了,这一天就算过完了。

    我属于没太多激情的人,也许,我觉得平静生活就很好,一对好夫妻,相敬如宾,共同抚育一个孩子,把她培养成能自食其力最好有一技之长的人,看着她出嫁,生儿育女,就很好。我的女儿,我也不希望太出色,太出色的女孩子不容易幸福,我一直这么想。

    是不是因为和我在一起太乏味,我丈夫才会有外遇呢?我也不知道。

    大约在去年秋天,我发现他要么晚回来,要么回来吃过晚饭就扎进书房上网,我问他在忙什么,他说没什么,在看股票分析。他一直做股票,业绩还是不错,去年股市最好的时候,他说挣的钱已经够给我换一辆好车了。我不打扰他,他给家里挣钱呢。我时不时给他换茶水、送水果、天晚了催他睡觉,看到他的电脑上开着好多个窗口,样子也很认真,那时我还想,干什么都不容易,哪怕是炒股,也真辛苦啊!

    我很傻。相信人的人都傻,但这跟智商没关系,跟品德有关。

    我偶尔在他身后站一会儿,他总轰我走,让我去看电视,别捣乱。我注意到在电脑屏幕的最下面总有一个橘黄色的小条一闪一闪,我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一般小条闪起来就是他最希望我走的时候。我问他那是什么,他说是聊天工具,做股票的朋友,在网上交流。

    我知道做妻子的应该尊重丈夫的个人空间,这是很多情感专家说保护婚姻的方法,他们都有道理,但我内心深处反对这个,我认为夫妻间不该有秘密,如果有,说明这两个人隔着心呢。隐瞒的下一步就是欺骗,和你共同生活的人不能把心里话对你说,说明他不信任你,这样的婚姻基础不好。也可能我太理想化。

    上星期,我女儿的一句话让我意识到那橘黄色小条形迹可疑。女儿周末回家问我平时都干什么,我说看电视睡大觉。她说那爸爸干什么,我说他上网聊天。女儿张大嘴巴说,妈妈,可要小心,我们班某某他老爸闹中年危机,上网聊天找女人约会,跟他妈妈离婚了,他们娘儿俩好可怜……我心里别扭了一下,但是,在女儿面前,我要维护她爸爸。我说,胡说,爸爸不是那种人,他只是和人交流股票,给我们挣钱买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女儿说,他用什么聊天?我说我不知道。大概描述了一下,女儿说,哦,MSN,妈妈,哪天你打开爸爸的MSN看看他们都在说什么吧,我可不希望你们变成某某的老爸老妈……那天我教育女儿不要被社会上的坏风气影响,要相信父母,不要受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影响,小小年纪,不要什么都乱讲……女儿很不服气,说,妈妈我不是小孩子,我们女人要学会保护自己。你看,才高二的孩子,已经这么说话了……

    女儿回学校之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老想着她说的话。也很巧,赶上我丈夫要到欧洲去一个月,家里剩下我一个人。也是鬼神差使,他走的那天晚上,我胡乱吃了一点饭,就打开家里的电脑。机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还有点儿慌,好像在做一件多么不光明的事。我对电脑不太熟,但我觉得我还不算太笨。这中间我给我弟弟打了个电话,问他,在电脑里,怎么找到MSN?他一边拿着电话指挥我,一边问我要干什么。我说没什么,就是玩儿。弟弟忽然说,姐,你和姐夫没事儿吧?我觉得好奇怪。我说,你为什么这么问我?弟弟说,没事儿就好,现在五个离婚的夫妻有三个是因为一方在网上胡闹出乱子,没事儿最好。他的话又让我心里不舒服了一下。

    我顺利地找到了我丈夫的MSN,窗口弹出来,有用户名,没有密码。我想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他会用什么密码呢?我按照家里的存折密码、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之类的去试,几次,就试出来了——他还是用了他最常用的密码,也是我最熟悉的。

    阿里巴巴的宝藏被打开,那感觉我不会形容,我坐在椅子里,双腿直发抖。我看到了一批人名,还有分组,有家人、朋友、同事,在家人那一组里,有三个人,其中两个上面有个小图标,后来经过学习,我明白了,那是被阻止的联系人,也就是说,那些人不能看到我丈夫是否在线。另一个人,叫“海伦”。我还没反应过来,海伦说话了,亲爱的,你不是去欧洲了吗?你不是在巴黎和我说话吧?我一下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看着不说话。这个人紧接着发过来一个很大的红嘴唇,说,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再带我去吃红鳟鱼?我还是不说话。我完全被镇住了,脑子却清楚无比,虽然不熟悉网络,但毕竟生活在这个社会和这个所谓网络时代,我马上就明白了我面对的是什么。我的腿都不会动了,真的。

    也许我这样让对方也觉得异常,对方马上就不在线了。我又给弟弟打电话,问他,如果我想知道一个人在网上说了什么,该怎么办。弟弟可能觉得真出事儿了,特别紧张,说,姐,不管你看见什么,都不要着急,网上那种逢场作戏的事情多着呢,千万别轻易怀疑姐夫,我马上就过来。

    弟弟来的时候,我觉得我差不多已经死了。我的腿脚不听使唤,从书房走到大门的时候,跌了一跤,跌得很重,半天才爬起来。我和弟弟很小的时候,妈妈就去世了,父亲再婚,继母也有孩子带来,我俩相依为命,感情好得不得了。我开了门,弟弟把我搂住,我哭不出声,眼泪哗哗地流。

    我弟弟说,其实在婚姻里应该看主流,这些小事儿,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但是,我说,我必须知道。这个过程很长,就不多说了,虽然不情愿,但是,弟弟还是替我打开了我丈夫的信箱。我第一次知道他有那么好的习惯,他给那个海伦写的信,同时都还抄送一份给自己,所以,我能看到我的这位顾家、体面、温文尔雅、精明强干的好丈夫是怎样在网上骗女孩子的。在给海伦的信中,他是一名离婚男人,因为他的前妻凶悍、刁钻、不孝顺、出轨,他的感情备受摧残。他多么希望,有一个与他有共同语言的女孩子能和他共度余生。他对海伦说,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他的职业也变成了某外贸公司的业务经理,因此经常要出差到国外。弟弟坐在一旁,不看这些信,只是陪伴着我。我把每一封信都打开,他们之间的往来,清清楚楚。从当时的信来看,他们只有一次约会,是在北京郊区,时间地点都写在信里,那天应该正好是他告诉我要到郊区开会的日子。似乎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到了互相打电话的程度,两个人同时在信中互相承诺,但求一时拥有,不求天长地久。海伦还说,不要问你我是谁,如果第一次感觉好,说明我们有缘还能继续,如果不好,就让我们相忘于江湖。这就是人们说的所谓一夜情了,对吗?我真不敢相信。

    这是我丈夫吗?肯定是的。即使我不想承认,即使我想逃避,也没有办法,因为我亲眼看到了他给这个海伦发的照片,那张照片我见过,是侧面的,比较好的掩盖了他的缺点,他的右眼比左眼要小一点儿,这是他一直对自己长相不满意的地方。

    坦白说,那天晚上对我是一场浩劫。在我的意识里,我丈夫的形象完全被颠覆了,我知道我们的婚姻里可能有各式各样的问题,我可能有各式各样的缺点让他不满,但是,我怎么也想不到,在互联网上,我的丈夫,一个每天被上百名部下尊敬的好领导会是一个搞一夜情的骗子。

    所有的信,我都没让我弟弟看,即使我们是手足,我也丢不起这个人。快到半夜了,我让他走,说没事儿了。他说,真的没事儿?我说真的,是个误会,是我多心了。我弟弟半信半疑地走了,嘱咐我有任何事情一定要想开点儿。

    我不知道那一夜我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我慢慢平静了。我甚至想到,那个海伦也很可怜,她怎么能想象,这个挡住了大半张脸的、痛骂前妻的男人,根本就是在骗她。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我又想到我丈夫,他这样骗人,难道海伦说的都是真话吗?谁能保证那不是一个骗子呢?也许她也在骗他……这样的胡思乱想让我陷入了恐惧,我觉得互联网究竟是什么啊?而这些人都怎么了,怎么能和一个网上认识的人见面第一次就上床……

    第二天我请假了。我开着车,去了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我要了一间房,180块钱,房间很小,一张很大的床,正对面是一面巨大的镜子,而房间中的洗手间是透明的,也就是说,如果你在里面洗澡,外面的人可以观看……我坐在那张床上,哭不出来。我心里明白,也许他们各自都隐瞒了身份,但他们一起过的那一夜是真的。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回家的。每天晚上,我坐在电脑前,不敢开机。我甚至非常后悔,为什么要知道这些呢?人们都说要了解生活的真相,可我觉得有时候一个人的痛苦就是从看到真相那天开始的。

    我想过离婚,但我真的做不到。凭我的能力,不能独立抚养女儿,我的经济条件不能让她去上那么好的学校,给她优越的家庭环境,而一旦离婚,我又舍不得让女儿离开我去跟着她爸爸……

    过了清明节,我丈夫要回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我觉得我的世界完全被打碎了。我该怎么办呢?我现在最恨的,就是互联网!

 

    相关故事:那个曾带来希望的网络空间,从此荒芜

 

    如果是道听途说,我会以为陈雅琪给我讲的仅仅是个故事——富有想象力的故事。但偏偏,她给我看了所有能证明这是真实经历的证据——她带来了保存着全部聊天纪录的笔记本电脑,保存了全部短消息的手机,还有那个险些成了她的恋人拿走她的积蓄的男人自拍的照片。

    这的确是真的。因为是真的,让人不免唏嘘——都2008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都2008了,如果什么都能发生,我们还有什么安全感?

    陈雅琪是一家德国公司的会计,公司名字听起来很大很牛,实际上正相反,做化工材料出口,只有6个人,一名首席代表就是最主要的业务员,所有的进货渠道都是他的,一名行政经理总揽一切,一名出纳,一名司机,加上她和一名“总经理秘书”。陈雅琪每个月有6000多块的收入,对于32岁的单身女人来说,还算不错。她的父母都是外交官,她住着他们多出来的一套两居室,在市中心。不需要供楼,这让她比别人少了很大的一个经济负担。与很多有良好出身和学历的北京姑娘一样,陈雅琪在婚姻上有些挑剔,但她也有个遗憾和偶尔会让她自卑的“软肋”,她不漂亮,容貌平常而且太平常,于是这些年,高不成低不就,拖拖拉拉就到了2007年的初冬。

    那时候她被朋友介绍到一个号称涵盖全球的国际交友网,朋友口若悬河,说这个网站非常正规,征婚的成功率很高,很多钟情跨国婚姻的人顺利找到了另一半实现了越洋梦,“你一定要试试”。陈雅琪当场拒绝,说“从不相信网上征婚”。但回到家里,上网闲逛,她还是忍不住到那个网站去看看,果然很热闹,还有人写博客、发照片说成功经验,每个注册的人都有个人空间,每个空间也都经营得有声有色……鬼使神差的,陈雅琪也注册了,挂了一张小时候的照片,填写了最基本的个人信息,拥有了自己的空间,在“自我描述”一栏,她写下了简单的几个字——但求有缘人。

    这是陈雅琪的秘密,她不想给任何人知道。一想到要到网上去碰运气寻找结婚对象,她有点儿悲伤,毕竟年龄不饶人,而且,为了这6000块钱的工资,她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缺少了这个基本条件,她的生活除了闭塞还是闭塞。这也是逼不得以吧!

    每天,陈雅琪到自己的空间去看看有没有人在关注她。有,但不是外地人就是年龄不合适,还有同性恋,都不满意。大约一个星期之后,他来了。陈雅琪叫他“老乔”。老乔是访客,有自己的空间,但很简陋,他给陈雅琪留言,说无意去设计和经营那个空间,他就是为了她来的。因为偶然看到了她小时候的照片,赶快注册给她留言,这个照片上的孩子,他觉得很多年前就认识。

    他们就这样聊起来了,从彼此留言,辗转到了MSN。老乔详细地介绍了自己,38岁,未婚,移民新西兰已经8年了,在北京和惠灵顿两地做生意,有自己的公司。陈雅琪也介绍了自己,北京人,大学毕业,独生女,未婚,父母从她很小就不停地在国外常驻,她在外婆家长大,到了初中一年级,才第一次有了和父母共同的家……老乔说得多,陈雅琪说得少,但是,他们显然谁也不是谁的故人,于是,老乔说:“那只能说明我们有缘分,就是彼此要找的人。”老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发展到每天从早到晚挂在MSN上长达两个星期。这两个星期,陈雅琪隐约有了幸福的感觉,好似在恋爱,早晨一上班就上网找老乔,而老乔从来都是等在那里的。有老乔的陪伴,一天总是过得很快,到了下班的时间,陈雅琪舍不得走,找个理由再磨蹭一两个小时,老乔也总是“坚守岗位”。

    到了这个程度,不见面,谁都不好过,网上的话已渐渐说得暧昧起来,老乔时不时发一张自己的照片过来,说“这是此刻想念你的我”。还差三天就是平安夜,陈雅琪终于写下了“你来接我下班吧”。

    那天的见面让陈雅琪很开心,老乔是个周到体面的男人,他们一起吃晚饭,席间幽默不断,老乔谈笑风生。有一瞬间,陈雅琪觉得自己晕了,这么好的运气,就从网上来!夜风吹着他们,从吃饭的酒楼走到她家,整整两个半小时,她不觉得累。在家门口,她依依不舍——这是她要找的人,她想。

    接下来是平安夜,老乔极有创意地带她去了一座在郊区的教堂,有点儿破旧简陋,却不嘈杂,都是真正的信徒,仪式纯粹俭朴,原汁原味。那天老乔开了一辆“捷达”,说是公司的车,自己的“大奔”送去保养了,司机没开回来。凭良心说,陈雅琪没好好听这些,车的牌子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她此刻沉浸在美好的感觉之中,即使是拖拉机,也暂时无关紧要。

    那天他们住在郊区的一户人家,两个人躺在一张土炕上,深情相拥,却未越雷池一步,老乔说:“我不想在这儿,我们应该在更好的地方。”陈雅琪因为感动和感激,暗中落泪,心中暗想如果此刻老乔要求,她定会以身相许。

    一切的发展都顺理成章,一个从网络中走入现实的美丽爱情故事完全拉开序幕,接着,开始有了跌宕起伏。

    圣诞节之后,老乔从MSN上消失了,手机关机。陈雅琪开始失魂落魄,她担心老乔,担心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担心。元旦浑浑噩噩地过去,上班第一天,走到办公楼的大转门,陈雅琪一眼看到老乔站在门边上靠着玻璃墙抽烟,神色黯然,憔悴非常。陈雅琪径直走过去,抱住老乔,说:“真以为你永远不会出现了……”老乔也抱住她:“出了意外,你能不能请假,我慢慢跟你说。”

    陈雅琪请假带着老乔回到自己的家。

    老乔告诉她,他的公司资金上出了问题,被起诉了,他的财产都被法院冻结起来,如果官司输了,他就要破产……

    陈雅琪和很多自食其力对财富没有奢望的好女人一样,并不觉得这是特别可怕的消息,相反,她觉得自己可以有机会证明感情了,于是她说:“不要紧,我的收入足够两个人生活了……”说完了,她感到一丝悲壮的成就感。老乔紧紧地拥抱她说:“我一定要东山再起,你能不能先借些钱给我,我很快就能缓过来,加倍还给你。”陈雅琪说自己这些年的积蓄算下来也有十几万,等明天取出来就是了。

    也许冥冥之中有神灵在保护陈雅琪,第二天,她想处理好手边的工作就去银行取钱,已经跟银行预约了取款十万。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小秘书高声叫起来,说有个电话找她,不肯说自己是谁,女孩子,问她接不接。

    为什么不接呢,既然是点名找自己。

    “您是陈雅琪吗?我是老乔的女朋友……”这是她听到的第一句话,无比震惊。她本能地看了看手表,还差三个小时,就到了和老乔约好见面的时间,她要给这个人十万现金。

    陈雅琪不知道说什么好,憋了半天,才说了半句话:“你找我是为了……”

    对方不客气,霸住电话兀自说起来:“我是来帮助你的,别把我当坏人……”

    下面的故事让陈雅琪心惊胆战。女孩子说,老乔和她在网上认识,老乔说看见她觉得是遇见了初恋女友,慢慢的,他们谈得越来越好,就像和陈雅琪一样,发展到见面、上床、确定恋爱关系,甚至谈婚论嫁。但是,进行到这个程度,情节就无法推动了,原因是老乔的公司突然遇到了麻烦,要跟她借一笔钱,而她不愿意,两个人的关系陷入僵局……然而就在今天早晨,峰回路转,老乔走时把笔记本电脑留下了,她趁机看了,苍天有眼,让她发现了老乔的秘密——在网上,在他的MSN里,至少还有5名女孩子正在同时经历着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切,陈雅琪只是其中之一,也是唯一能找到电话号码的当事人。

    “你真以为他移民新西兰、有自己的公司、有大奔?我告诉你,这些可能都不是真的,最大的可能是我们遇到了骗子……”女孩子言语间的真诚和她所说的那些足以刺痛陈雅琪的细节,让她不能不相信这一切都正在真实地发生。

    “我们该怎么办呢?他让我借给他十万,一会儿要来取……”

    “他说好了中午晚一点儿和我一起吃饭,之前先要去见一个朋友……”

    “那我们怎么办呢?”

    这时候,陈雅琪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那天中午,陈雅琪见到了打电话给她的女孩子,31岁未婚的北京女子,相貌平常,同样在一家外资公司工作,有不错的收入。她带来了老乔的笔记本电脑,“足智多谋”的老乔的MSN竟然是自动登陆的,而且,也许是为了省事,老乔保存了和每个人交谈时的聊天纪录——相同的话他只要复制、粘贴就好,根本不用重新写一遍。这让陈雅琪亲眼看到了那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情话——说给她不认识的、好几个女人听。

    陈雅琪告诉我,她带来给我看的就是那个老乔的笔记本电脑。那天,她和这个赶来揭穿真相的女子一起坐在写字楼的大堂等老乔,结果,这个人再也没出现。到现在,她们谁也没再见过这个人,他彻底消失了,连自己的电脑也不要了。

    这件事之后,陈雅琪的生活回到了原来的状态。不久前的一天,她告诉我,老乔的笔记本电脑她让那个女孩子拿走了,她不想留下任何关于这个人的记忆。我去看过她在那个交友网站的个人空间,挂在那里的童年照片已经被她一举删除,那个曾给她带来希望的网络空间,从此荒芜。

 

    采访手记:

 

    陈雅琪的故事发生在去年,当我听完了她的叙述之后,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不报警?她说了三个理由,第一,她无法给公安机关提供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和一切与真实身份有关的线索,姓名可能是假的,手机号码是神州行,没有机主的个人资料,家庭住址、户口所在地等等一概不知;第二,她觉得在整个事件中她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好像是一个失意的、饥不择食的女人,非常失败;第三,在最关键的时候给了她提示的那个女孩子其实比她还倒霉,她和这个人的关系更深,她不希望把这件事闹大,她告诉陈雅琪,反正也没有什么经济损失,不要闹吧,以后还要嫁人……

    这些理由让陈雅琪反复嘱咐我不要用口述的形式来写她的“故事”,她只希望我能把这件事描述出来,“给那些真心实意在网上寻找另一半的姐妹们提个醒,不要轻易相信人,更不要轻易付出自己”。

    过了一段时间,朋友辗转的介绍,让我认识了冯如。我把陈雅琪的故事讲给冯如,她苦笑,说,也许我丈夫就是一个老乔,只是他不要钱。冯如说她很想感谢陈雅琪,因为她“贡献”的这段经历足以让她日后拿来教育她的女儿,“让她知道世事险恶,人心难测”。说完了这些话,她又安慰和开导自己,其实也没什么,人到了中年,眼看要到更年期了,夫妻也做了快20年,他要出去“飞翔”一番,又有什么?工资卡不是在我手里吗?他不过是说谎骗一些不自重的女人,那些人其实也活该……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觉得冯如心里特别矛盾,她不平衡,却要强行让自己平衡起来,因为生活很具体,孩子需要钱抚养,而她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不想改变。那么就要藏污纳垢了,拎一床缎子绣花被,一古脑儿把不好看的东西都盖上,躺在上面仍然天地一家春,然而要做到连自己的心情也一起掩盖了,毕竟是很疼痛的,也需要时间。

    采访完了这两位,有一阵子,我也回不过神来。我每天都要上网,我的MSN里一度有上百人,有家人、朋友、同事、合作伙伴等等,也有不认识的人,为着各种理由闯进来。那时候我也在想,网络给我们带来了诸多方便之外,是不是也带来了同样多的危险?善与恶常常互为表里,而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中,哪个是表哪个又是里?网海中人与人的相遇,好似一场豪华的假面舞会,每个人的真实面孔都暂时被遮蔽,那么在可以看到的一个个ID后面,那个真实的人是什么样?……但愿,他是个诚实的人吧!

 

欢迎访问安顿论坛

谢谢大家支持旦旦的小生意

欢迎阅读安顿论坛最新小说《无痛的人流》

欢迎阅读安顿论坛最新小说《蔓殊莎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当你掀开网上华丽的面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