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清蒸鳜鱼——欢迎回家

发表日期:2008-01-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感谢所有在我和宝宝住院期间仍然不忘来这里逛的朋友,感谢所有给了我们祝福的朋友,谢谢你们的慷慨和友善。

 

    本月4日中午,宝宝和我一起回家了。出院前一天宝宝已经和所有医生护士阿姨们告别过,她姥姥嘱咐说:“不要说再见,要说谢谢阿姨。”

    这一个月,宝宝给我带来很多惊险,她的生病考验了我的心理承受力和体力。医院只允许一名女家长陪住,必须也只能是我。35天当中有三分之二以上是夜不能寐的日子,我和她挤在窄小的床上,她时时刻刻在我怀抱里,即使在她熟睡的时候,我也经常摸摸她的额头、小手、脚丫——我要随时关注她的体温,关注她是不是口渴,有没有腹泻……我们的夜晚总是亮着灯。在宝宝的病情开始逐渐平稳的时候,我开始间断性地发烧,一天当中总在37度5以上,到了晚上,发展到38度多,早晨自动退下来,这样的日子持续到宝宝可以出院,才有些好转。可怕的是,前天夜里,我觉得特别冷,冷到牙齿打战,一试表,39度8!深夜家人都睡了,宝宝在我身边,睡得又美又香,我不敢动,也没有药,真正是“死扛”。缩在被子里,头昏眼花,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把自己团成更小的一团才能抵御那种彻骨的冷——这时候我的意识还很清晰,居然还能笑,因为想到了小外甥旦旦说过的一句话,莫不是要在如此高龄发一场高烧,“创造出人生的第一段抽疯史”?昨天早晨,体温到了38度5左右,也不知道是怎么退下来的。老爸给了一些中药,凑合着吃了,到今天,居然回到37度5。我想大概这是因为焦虑和疲惫吧。想起在医院的时候,一位一直关注宝宝病情的好朋友也是大姐姐给我发短信夸我是“铁打的”,不禁苦笑。不是铁打的,又能怎么样?在医院的最后一个晚上,我让姐姐带来一瓶家庭用染发霜,紧急把头发将就着染了一下。我这次真地相信京剧里唱的伍子胥在昭关一夜白头,我头顶上有了一缕明显的白发,想想这是宝宝给妈妈的礼物和教训了——对于宝宝的生病,我一直很自责,孩子病是因为大人照顾不周和生活上的无知粗陋。我们出院之后要回姥姥家,以保证宝宝能得到更周全的照顾。那天临睡之前宝宝照例给姥姥打电话,我的妈妈在电话里嘱咐了一切出院事宜,最后她说:“明天你们回来吃饱了就睡觉,你都一个月没睡过好觉了……”听老妈这么说我也觉得有点儿难过,心里说老妈是想象不出来,她最小的孩子这回急得生出大把白头发了……

    好了,忆苦到此结束,那些苦不堪言的苦留着以后慢慢给宝宝讲,让她长大成人后迫切要离开老妈独自闯江湖时能软下心来放慢脚步或带上老妈一块儿去看看那时节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吧!现在要思甜,我总觉得生活中人要不断地思甜才能比较开心,比较开心了才能去创造更多的甜,日子才能越过越甜。

    此刻的思甜,从清蒸鳜鱼开始。

    说清蒸鳜鱼,从说我妈妈开始。

    我的妈妈非常会做好吃的,她的家族有这个吃的传统,祖上多少辈都是老饕,一路吃到1986年我姥爷上天堂、他的最后一任夫人远走香港,算是坐食山崩到了最后的最后。陈家门最后这位老爷子没了宣告了这个大家族的彻底解体,我妈妈的兄弟姐妹们好几十人分散在地球村的不同小队部里,他们之间到了年节还互通音问,距离近的也还不时走动。在北京的这拨儿人在电话里、在聚会时有两个话题,其一是你有多少退休费,能吃得起什么,在哪儿吃,怎么吃,其二是这一辈人中的谁又没了,没了就没有退休费了,什么也吃不上了……这中间他们还经常感慨,比如如今北京那些老字号都不灵了,想吃一口正宗的烧羊肉怕是要自己动手,点心铺改成烘焙房净卖洋面包,想吃一块自来红只能上超市买,跑细了腿买回来一尝,“全是哈喇味儿还不如不吃”等等。然后他们共同回忆当年吃的那些正宗的东西,再然后他们要感谢政府,让他们都有退休费有医疗保险冬天也能吃上鲜黄瓜嫩芦笋还能时不时“吃大饭店”,然后他们突然话题一转:“那个什么,那个清蒸鳜鱼,你说是用蘑菇火腿提味儿还是干脆学西来顺儿使螃蟹?”

    宝宝回家那天,我妈妈和我姐姐——老饕的嫡亲传人——就这样坐在桌子边上看着电视戏曲频道展开了关于“清蒸鳜鱼用什么提味儿”的讨论——她们决计要给宝宝来一个实惠的欢迎仪式,让她吃上地道的清蒸鳜鱼。而且,她们算计好了时间,鳜鱼要在上锅前两小时杀,预计上锅时间是六点钟,所以,如果不想自己杀鱼就要姐姐在四点出发去买鱼,四点半到市场,挑选、杀鱼需要半小时,五点往回走,从南三环走近路躲过周末大塞车,五点半,鱼准时进入自家水池子,清洗、抹盐、备料等等,我老妈半小时搞定,六点,准时上锅。同时开始做别的菜,六点半到七点之间,宝宝要按规律开饭。这么计划妥了,她们俩很开心,话题又一转:“宝宝还是爱听京剧,好像听见别的地方戏就说‘播’,这是她妈妈在医院教的吧?”……

    回到清蒸鳜鱼。

    我老妈说,鳜鱼好,温补的,对肺好,补气血,她小时候老人告诉她鳜鱼能治“痨病”,也就是帮助肺结核的病人恢复,而且,鳜鱼一条大刺之外没什么小杂刺,给宝宝吃比较安全,肉也鲜嫩丰腴。我老妈平时说话随意,唯有说到吃,用词大方得惊人,比如说此时此刻这个……这个……丰腴!然后她又说了,不管是生长在哪儿的鱼,吃荤的往往比吃素的肉质好,厉害的鱼、能折腾的鱼、常常能在弱肉强食里避免成为“弱肉”的鱼,通常自己也特别的好吃——这是对人来说的。

    我不懂做菜,下决心学,是为了宝宝,决心下了很多次,也有过实践,收效甚微,慢慢就不愿意实践了。我姐姐告诉我,这个清蒸鳜鱼有好多种做法,我妈妈的做法,到底是属于哪一派还真不好说,但是我们很愿意相信,我妈做吃食好比那些武林高手最终臻于化境而自成一格——管他什么派,好吃就成!

    这里不能不对读者说对不起,就是这个做法,刚刚,我姐姐打电话说了,不能写进去,要给她留着。顺便替她做一句广告,她正在写一本小说,其中有一段写到清蒸鳜鱼,和这道菜相连的有一段传奇故事,因此不许我这个吃的外行霸占她的资源。那么好,就不说做法了,想像我妈妈那样做的好吃者不要着急,到时候从姐姐小说里找就是了——截止到我看过的原稿,我认为,那本故事里最好看的部分首先就是吃,独门菜谱很多,不止清蒸鳜鱼。

    话说宝宝一觉睡到五点半,睁开双眼就笑了:“妈妈,叫舀舀……”我对着房门大叫“妈——”,宝宝也眉开眼笑地对着刚刚走进来的我老妈拉着长声叫了一声“妈——”。老妈一边给孩子喂水一边通报:“一会儿宝宝吃胡萝卜粥和清蒸鳜鱼”,然后看看我,“你有葱烧海参、黄瓜拌鸡丝、白灼虾。”我按照老习惯在老妈说完了主要的菜之后追问:“还有呢?”这是我们俩的快乐。老妈乐呵呵的:“还有好多凉菜,正做呢。”

    等着好东西上桌的当儿,宝宝坐在我的怀里学习念歌谣——

    西塞山前白鹭飞——

    不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渠肥——

    青箬笠,绿蓑衣——

    多衣——妈妈有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须堆——宝宝没有衣……

    最近这段时间,宝宝的语言表达能力有了进步,成了这个样子啦!

    六点半,准时开饭。姐姐抱着宝宝,妈妈端着好几个小碗给她“上饭上菜”,姐姐拿了米粒大的一小块鱼:“来,宝宝,香一口!”宝宝瞪大眼睛看了看,吃到嘴里,像磨牙一样磨了几下,很满意地说:“香……”这时老妈趁机盛了一小勺胡萝卜粥递到宝宝嘴边,宝宝很客气地抬起手推开了,大声说:“不要粥——要鱼!”

   这是欢迎回家仪式的真正高潮——宝宝把“鱼”字说得非常清楚!

 

   遵照医生的嘱咐,在3月15号以前,也就是真正的春季到来之前,宝宝都不适合户外活动,并且要减少运动尽量静养,同时调理肠胃,还有一条就是少接触人,特别是每天总在外面工作出入不同公共场合的人。这样,在欢迎仪式结束之后,全家人一齐动手把位于CBD中心的一套已经好几年没有人住的小房子重新“建设”起来,一周之后,老妈亲自带队,率领着我和宝宝到这里重新开始了新一轮的“隔离”,其他人想看宝宝,则提前“预约”。老妈对此决不含糊,就差给每个进门的人都“消毒”了。就这样,在北京最繁华的CBD的“心脏”里,一座不久前才被粉刷一新的老居民楼中“埋伏”了我们这样特别的一家人,我很荣幸地继续担任全职护工,老妈则是宝宝的“御用厨师”,而宝宝的所有亲人组成了运输大队,轮流值班、跑腿,以保证老妈手边能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蔬菜、水果、鱼虾、“沃沃”(宝宝的口头语:肉肉)。但愿接下来这段“全心全意”的日子,能让我从妈妈那里学到更多的独门厨艺,当然也希望经历过这段,到春暖花开,宝宝能彻底强壮起来!

 

欢迎访问安顿论坛

谢谢大家支持旦旦的小生意

欢迎阅读安顿论坛最新小说《无痛的人流》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清蒸鳜鱼——欢迎回家》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