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小说《欲望碎片》连载之五

发表日期:2008-01-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找不到话说,但是从于涛的脸上,我看到了与那天他送我回家的路上接电话时同样的表情。我断定打电话的是同一个人。一个女人。
    我说龙虾真好吃,我是一辈子第一次吃生的东西。
    “你怎么不问我是谁打电话?”
    于涛点燃一支烟,看着我吃。
    “我为什么要问?”我被他看得不自在起来。
    “你们女孩子在跟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都要独占对方的时间吗?”
    “你又不是我的男朋友。”
    “你有男朋友吗?我是说,那种要越走越深的。”
    我凝视那伸着长长的触须卧在晶莹的船型容器里的龙虾。有非常微弱的音乐声从不知什么地方传来,好像是《人鬼情未了》的主题歌。这样的环境和气氛是适合聊天的,可是我们才刚刚认识了一天。然而,不知为什么,从我第一次看清楚于涛的长相,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而且,对这个人,我有一种预感,我和他之间可能会一起度过很长时间,这才仅仅是一个开始。
    于涛举起青花瓷的小酒盅:“不好意思就别说了。来,喝一杯,庆祝咱们认识。”
    他一饮而尽。
    酒还很热。我喝了一小口,有点儿辣,也有点儿甜。
    穿和服的小姐送来最后一道菜,说了声“请慢用”,门在她身后轻轻地关上。
    我们没有话题。
    夏天的酒也凉下来。于涛只是看着我吃,自己很少动筷子。
    “你为什么不吃?”
    “看你吃东西真香。跟我这么大的时候一样,一个馒头都能吃得有滋有味。”
    “这比馒头可好吃多了。你到底多大?”
    他捻灭了烟蒂,从手包里拿出居民身份证:“看看吧,验明正身,就不用害怕我是坏人了。”
    我暗暗吃了一惊,他居然已经39岁了,整整比我大出15岁。
    “我该叫你叔叔了。”
    “可不是吗?我要是和你爸爸一个单位工作,你就得叫叔叔。”
    “39岁。那你儿子都应该上初中了吧?”
    于涛收起身份证,认真地看着我:“我没结婚。”
    我又吃了一惊。不过马上就和他开起玩笑来:“那你是钻石王老五,追你的人还不得数以万计?!”
    他仍然认真地看着我:“我没有女朋友。追我的人有,还没有我看上的。要是你,你追我吗?”
    我娱乐不起来了。
    筷子在我的手里,放下不是,继续吃也不是。只能一味地在手里把玩着。
    “我们才刚刚认识……谈不上……”
    “好了,逗你玩儿呢。吃吧。”于涛把龙虾肉放到我的盘子里,好像安慰我似的,“不过,你是应该告诉我一点儿关于你自己,要不,我也会觉得自己是遇到坏人了。”
    这时音乐已经换成了《加州酒店》,木吉他的声音在这样一个小包房里听起来显得越发空灵。
    从何说起呢?
    “我也没有男朋友。上大学的时候,有过一个同学,他对我挺好的。他是外地人,家在一个小县城,父亲是教师,母亲是农民。我们好了一个学期。放寒假的时候,他回家过春节,回来以后就跟我说不行了。他爸不许他找一个父母离婚的女孩子,说这样的女孩子心理不健康……后来我就工作了,然后又辞职,辞职以后跟人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一直到现在……”
    于涛给我的酒盅斟满了酒,对我举了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你现在是一个人住?”
    我点点头:“我妈在我上大四的时候结婚了,搬到了我继父家。我爸在跟我妈离婚之后一个月就结婚了。一个人住挺好的,自由自在。”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跟这个人说这些。而且,我惊异地发现,在我的所谓初恋结束之后,还是第一次把我们分手的真正原因告诉给一个不相干的人。也是第一次回过头来看那个一直对我非常好、突然就告诉我“咱们分开吧”的男生,他是长子也是独子,他的后代是他们家的香烟。我发现原来这么多年以来我的父母的感情其实一直是我在潜意识里认为难以启齿的一个小秘密,就因为曾经有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感情的专一与不专一,也是有遗传的。”
    我拿起了酒盅,我要跟过去告个别。
    于涛和我碰了碰杯:“为了过去。”
    眼睛忽然有些潮湿起来,我立即低下头:“为了过去。”
    酒在喉咙里发热,眼泪乘机流了下来。
    于涛歪着头点烟,好像没有看见我狼狈的样子:“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你很奇特,你不觉得自己是个很冷的人吗?你说你不买玫瑰,因为一个人的家里,承受不住那么艳的颜色。你不说话,是个小女孩,一开口,就不一样了……我对你有一种好奇……”
    好奇。人和人的了解,是不是都从好奇开始的?
    “你该回家了。”
    于涛结了帐,900多块钱。差不多是我半个月的收入。
    走出餐厅,初夏的夜风吹来,我觉得有些头晕。脚下被么东西绊了一下,摇晃的一刹那,于涛抓住了我的胳膊。很重也很用力的一抓,我的眼泪无缘无故地再次涌上来。他在瞬间放开我,我别过头去。
    车上,我不能说话,酒气一阵一阵地往上涌,我怕一开口就会呕吐。想起当年父母在一起的时候,我是那么爱说话的一个人,我妈总是在说“话过千言,不损自伤”,今晚恐怕就是这样。而我的的确确已经有太久没这样认真地说过话了。
    我们在我家楼下告别。
    黑暗中我看着于涛和他手中一明一灭的烟头,竟然有几分不舍。
    “回家吧,我再给你打电话。”
    我点头。
    “找一个时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不会为自己难过了。”
    我还是点头。
    “你不是想写小说吗?我可以给你一个素材。”
    他在黑暗之中不为人知地微笑着,但是我看见了,因为我们已经距离那么近。
    “上楼吧。我看着你开了灯就走。”
    他拍拍我的肩膀。
    “再见。”我转身上楼。
    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林玲!”
    钥匙串哗地掉在地上。
    刘超弯下腰帮我捡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我吃了一吓,清醒了许多。
    “我等了你好长时间了。打几次电话你都不在家,不放心,就过来了。你喝酒了?”刘超关切地伸出手来摸我的额头,我一闪身,避开了。
    “没什么,一个老朋友,一起吃饭,聊高兴了,喝了一点儿啤酒。”
    “咱们不是说好了一起吃晚饭吗?是什么朋友啊?”
    “说了你也不认识。”
    楼道里的灯非常昏暗,但我仍然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刘超脸上的失望和伴随而来的狐疑。我懒得解释。我迫切地想回到我的房间,然后把屋子里的灯全部打开,于涛还在楼下等我的信号呢。
    “你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刘超帮我开了门,把钥匙拔下来递给我,之后转身半跑着下楼。
    我恍恍惚惚地反锁了门,立即把客厅和卧室里的吸顶灯、落地灯和台灯全部逐一打开。然后我站到敞开着的窗户边上,把脸贴在纱窗上看向黑洞洞的楼下。
    一辆黑乎乎的大吉普车轰然启动的同时,一个黑色的人影沿着弯路向楼后走去。
    我站在窗户边上不动,旁边是那束开在简陋的玻璃瓶子中的红玫瑰。


未完待续 

欢迎访问安顿论坛

谢谢大家支持旦旦的小生意

欢迎阅读安顿论坛最新小说《无痛的人流》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小说《欲望碎片》连载之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