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小说《欲望碎片》连载之二

发表日期:2007-10-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是一个故事。
    想到这里,我就没有说“再见”,相反,我说:“一个人的家里,是承受不住这么艳的颜色的。先生买花,也不是为了自己在家里摆着看的吧?”
    男人不为人知地皱了一下眉头,我看见了。
    “我也是替别人买的,不是我送人。”他淡淡地说,有几分意兴阑珊。
    “你不会是礼品公司专门代人送礼的吧?!”
    闲人就是这样的,多么小的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也喜欢打听,打听到了,就是一个也许今后能用得到的故事线索。
    男人笑了:“你想知道?”
    我点头。
    “我是替一位女士买花,她丈夫今天过生日,下午从香港回来。我把花送到我们已经订好的酒店,晚上大家一起庆祝。她丈夫是我大哥。”他一边微笑地看着我一边说,“知道这么多,行了吗?”
    “如果是这样,应该她自己来买花才对。”
    “天气太热。”男人看住我,好像告诉我说,这就是你想知道的,现在你已经知道了。
    我说我要去买剑兰。
    他说如果我愿意,他可以陪我在这个市场里转一转:“当然,是你陪我。我从没来过。”
    店主人似乎巴不得我们快些离开,立即插嘴:“就是,等在这儿也没意思,一会儿你们转回来,花篮就做好了。”
    我还是第一次和一个认识不到半小时的异性一起漫步在这样一个浪漫或者专门生产浪漫的地方。我们都似乎出于无意地保持着大约一步的距离。
    每周卖给我白色剑兰的那个矮个儿小伙子隔着密密匝匝的花丛冲我招手:“林小姐,今天的花都打折了!”
    我喜欢剑兰。长长的枝条可以每天剪掉1寸,一根枝条上开着5、6朵花,照样开得饱满、旺盛。没有骄矜之气。
    我花平日里一半的价钱,买到了与以往一样的12枝剑兰。
    “今天的花都打折了,你的玫瑰还是买贵了。”我抱住包着报纸的花,对跟在一旁的人说。
    他很自然地伸出双手,示意我把花交给他:“本来也是贵的。”
    “你为什么不买玫瑰?”
    我踮起脚拂去落在一枝剑兰花苞上的一丝不知什么人的头发:“买红玫瑰的女人应该是那种丰腴、艳丽的,而且是成熟女人,要在30岁以上。而且,红玫瑰要盛开在幽暗的客厅里,餐桌上摆着红酒,等一位神秘的客人……这些我都没有。”
    他抱着我的剑兰,跟在我身边,走过一个又一个鲜花盛开的摊位。
    “你倒是有意思,说得跟真的似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们好像已经是熟人了,居然可以半开玩笑地说话,在这样一个嘈杂而且夹杂着潮湿的植物气息的地方。
    我忽然觉得可能我本来就是一个容易跟人熟悉的人,或者就是因为我们即使过了今天还是陌生的?
    花篮基本上已经做好了。高耸着立在满是剪下来的花枝和脏脏的绿叶子的地上。我第一次看到那么脏的花枝。没有看到过全过程的人不会想到,一个浓艳美丽的花篮原来是用这么脏甚至带着一段、一段的腐败的花束做成的。
    店主人还在表现着她的精益求精,指挥着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两个女孩子,修剪着、整理着,直到我们站在花篮前面。
    花篮的确很漂亮。那些含苞待放的玫瑰把枝条纠缠在一起,由于亲密而分外妖娆。然而那种浓重的红色也的确是十分张扬的,好似铺陈着的一种不作稍加抑制的情绪。
    “喜欢吗?”
    是问我的。
    我点头:“很美。但是……”
    “不是属于你的。”男人笑起来,“其实也不属于我。”
    他说得对。这样的花篮,或者属于豪门贵妇,或者属于风尘女子。
    店主人依然是阿谀的:“先生,满意吗?一共999朵,加上制作费用,一共给2200块钱吧。”
    男人从他的西装内袋里拿出一叠显然是预先准备好的现金,很快地数出一部分,递给店主人:“你们帮我抬到外面的车上。”
    他转过脸来看着我:“一起走吧,我可以送你一段。”
    店主人已经在用一种充满了讶异还略带轻视的目光上下打量我,我也毫不避讳地死死盯住她。
    “先生,刚才做花篮的时候,有十几枝剪了没用上,要不您多给10块钱,一起拿走得了。反正也卖不出去了。”店主人眼光闪烁地看看我、看看那个面对花篮注视的男人。
    男人面无表情地再次取出钱夹,抽出10块钱。
    店主人笑眯眯地把一束短枝玫瑰双手奉上:“其实,送给这位小姐正合适。”
    两个女孩子正在小心翼翼地把花篮往外搬,我追上去:“我帮你们吧。”
    跟在她们身后,我走出了花卉市场。
    门外停的是一辆“面的”,车门大开,司机显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到我们出来,才从他乘凉的墙角边托着一个装着半杯茶水的大罐头瓶子慢腾腾地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冲着我说:“小姐,我这一中午就伺候您二位了,等了一个多钟头,这活儿可比我在街上跑苦多了。怎么着也不能就给50块钱……”
    我还没反应过来,我的身后传出了那个男人的声音:“麻烦你跟在我的车后面,把花篮送到京瑞大厦。不会让你吃亏的。”
    抱着一束红玫瑰的人已经站在我身边。浓浓的红色和他衣服的颜色相互映衬和呼应着,我忽然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此刻,这个陌生的男人好像正在与一个形象重合,那是我曾经在很多别人的婚礼上看到过的角色,一个俊逸的、喜气洋洋的新郎?
    “走吧。先送花,后送你。”男人用那束挤挤挨挨的玫瑰轻轻碰了一下我的胳膊。
    我才从那个千千万万人恨不能表演成一个样子的婚礼上回到花卉市场门外的大太阳底下。“不用了,我就住在旁边,很近,走路就到了。”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林肯轿车幽然停在我们面前。
    “上车吧,我送你。”男人为我开了车门,“你不想知道我把花送到什么地方?”
    把花送到什么地方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我无法抗拒这个跟我穿相同质地衣服的人,好像从一开始,我就无法让自己不去关心他的那些玫瑰们。有一种东西正在吸引我走近他,甚至我在潜意识里已经在期待着越近越好了。
    我上了车。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小说《欲望碎片》连载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