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小说《欲望碎片》连载之一

发表日期:2007-09-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事、这样的人,会在这样的一个时间被我遇到。
    大概所有鸳鸯蝴蝶的传奇也就是通过这种突然到来的契机演绎而成的。
    从窗户看出去,对面写字楼里那些鱼贯而出的人也不约而同地把整洁的衬衫袖子卷过了胳膊肘,他们好象非常不适应似的揉着被正午的阳光刺痛了的眼睛。
    是一个炎热的日子。
    我庆幸我能在这个时候刚刚起床。像我这种别人的中午才只相当于我的清晨的人,通常是不容易适应不期而至的冷和热的。
    我的主要生活场所就是这套一室一厅的楼房。一台空调把季节轻而易举地固定在清爽的秋季。我是一只秋天的蝈蝈,摇着手中的笔,一以贯之地在稿纸上鸣叫。
    秋虫鸣叫的结果是生命的终止,我写在稿纸上的字变成铅字就可以卖钱。
    这是我谋生的手段。
    我应该算是作家,或者就是坐家。
    把简单的早午餐端到阳台边那张有四条钢腿的玻璃桌子上的时候,我发现插在磨砂花瓶里那一束被我频繁剪枝剪到和玫瑰一样长短的白色剑兰正在枯萎。
    我决定去花卉市场。
    随便穿好了一条纯棉老土布的格子长裤和一件白色的麻布上衣。
    蜗居的动物,外表总不是森林的和谐色,走在街上一眼就会被人认出来,所谓洞中一日,世上千年。
    花卉市场就在我家住的楼房不远处。安步当车足矣。
    或许天气真的是说热就热了,一进花卉市场的大门,扑面而来是一片写着减价的招贴。就连平时倨傲的新加坡兰、百合、睡莲和天堂鸟之类的贵族花也全部被少则几枝、多则十几枝绑成“扎”出售,大有王谢堂前燕子一头扎进百姓窝棚之势。
    平民价格,贵族享受,是我最感到心意大快的时候。逡巡花束间,不买,只是看,只是问问价格,心情也是好的。
    我停在了以往每次都是看一看就走过的那家专卖红玫瑰的摊位前面。红色依旧如血一样,在各式各样的花器里,洋溢得仿佛满坑满谷。
    店主人不招呼我,她知道我不买。每个星期总要来一次花卉市场,每次必来看她的红玫瑰,但我从不买。
    世间的花原本是自生自灭、各自表达着自己的活命方式的,但是人偏偏赋予这些漂亮的植物以人类的语言,红玫瑰因此就承担了表达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的使命。我不买,因为我的日子里没有一个人需要我借花来说话。而我周围的无论男人、女人,要跟我说什么,也从不借助鲜花。
    曾经有一次,店主人劝我买下一束“赤色火焰”,说:“自己给自己买,只要自己高兴。”我想了想,还是没有买。我爱红玫瑰,但是我爱自己到那个份儿上了吗?
    我不知道。
    “老板,我要999朵红玫瑰,麻烦你做成一个花篮。”
    我的身边突然就有了这样一个男人的声音。店主人立即眉开眼笑地把目光绕过了我。
    身边的人竟然穿着一件米色的亚麻西装,灰色长裤。我侧目看他,他一如没有我这个人存在。
    老板的声音已经充满了欢快和阿谀:“先生,您真有眼力,我的红玫瑰是这个市场最好的,全部从昆明空运过来,保证能开一个星期以上……”
    男人似笑非笑地说:“快点儿,行吗?我赶时间。”
    “十枝是一扎,一扎是40块钱,您先看看花。”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满市场的玫瑰都5毛钱一枝还生怕卖不出去,这个店主人就敢给她的花价一下子乘以8。
    男人还是刚才的表情,有些懒洋洋的,又有些心不在焉:“也太贵了点儿,我要这么多……”
    “我的花好啊。花朵大,花期也长,送礼最拿得出手。要不,您再转转?”店主人开始上演每个小贩都会的“忍痛割爱”。
    男人微笑了:“两块钱一枝,不能再高,我现在就要。”
    店主人显然是高兴的,但是偏偏不动声色,表情好似非常无奈:“得啦,谁让我碰上识货的人了呢。要不是因为天热,这样的花,5块钱一枝您都买不到。不信,您问问这位小姐……”
    男人终于把目光移向我,略略点了一下头。
    他真是可以算英俊呢。棱角分明的脸,很健康的肤色。眼睛似乎是出于习惯地半眯着看人,狡黠却又镇定自若。
    我也点了一下头。
    “老板,你先给小姐拿,我可以等一下。”男人吩咐下来。
    “我不买。”我立即解释,“看看就走。”
    “这么好的花,怎么不买呢?”
    “不买,我没地方用。”顺口说了这么一句,才发现这个男人已经整个转过身来,正正地面对我,好像还非常好奇地盯住我的衣服。
    我们的上衣质地是一样的。
    “买一把放在家里也是好的……”他好似自言自语,但眼光不离我的左右。
    买一束红玫瑰放在我的家里?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我从没有做过有关白马王子的梦,也没有奢望过有一天我也能像电影里的那些莺莺燕燕的女孩子一样,走进办公室突然看到满屋子的玫瑰令自己大吃一惊。然后在还没有回过神儿来的时候马上接到一个求婚的电话,就从楼下打来。我从没这样想过。但是,我坚持认为玫瑰特别是红玫瑰这种花,是要由一个男人送给我的,而且必须是一个我时时放在心里、一摸胸口就可以触摸到的男人。我觉得这个要求不高,只是需要我耐心等这个人来。
    可是,这个男人,他买这么多红玫瑰,是要把电影里才有的惊喜送给谁呢?
    肯定是一个女人。
 
未完待续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小说《欲望碎片》连载之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