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连载之七

发表日期:2007-09-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拿着一张一寸免冠照片的底片走出家门,迦亮的心里隐隐有几分自责。难道晴川的力量真的大到如此难以抗拒吗?如果自己咬紧牙关坚决不去想起这个名字,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人,不是一切都会好起来吗?
    可是,迦亮做不到。他一边往影搂的方向走,一边用最难听的词汇来骂自己,一边绝望地发现,少年时代的痛苦岁月又一次回来了,他做不到不去理会那个“有些忧郁、有些神经质的温柔男孩儿”,他需要他,需要凝视他,需要在那凝视中了解他和被他了解,需要通过他来重新回到他的家乡桐镇,回到亲爱的陈老师身边,回到那些假装睡着的夜晚,回到他灵魂的起点。
    连续几天,迦亮拿着这张一寸免冠照片的底片到影搂来找晴川,他像一个孤独游荡在陌生城市的观光客一样在影搂对面的马路边徘徊,偶尔往那巨大、通透的玻璃窗里面张望。如果看到晴川,他就会过去,假装要把手中的照片放大几张或者加印几张。这是一个借口,一个能被精明的晴川一眼看透的拙劣的借口。但同时,这也是一个信号,一个只有他和晴川两个人能明白的、表示渴望交流的信号。这一切如同当年迦亮拿着一本书站在陈老师宿舍门口,如果陈老师出来,那么他就会告诉老师自己是来还书的,离开时,他还会带走另外一本书,每一本书都既是一个借口也是一个信号,保证着他们能在世人的眼中正常地交往和约会而不会因此被视为异类。
    晴川始终没有出现在玻璃窗的那一边。他难道没有上班吗?他说过他总是在店里的。那脆生生的纸片上写着晴川的呼机号,只要把手伸进裤子口袋就可以摸到,但迦亮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敢呼他。
    迦亮只是在影搂对面徘徊,他慢慢地走来走去,每走一步都距离他的家乡桐镇更近一步,距离他的陈老师更近一步。和陈老师一起度过的日子是那么令人难以忘怀,那些夜晚清澈如水,荡漾在迦亮的灵魂深处,像一片片散碎的金箔一般漂浮在水乡灰绿色的背景之上,连缀成一幅色调伤感的水墨画。
    曾经,迦亮渴望和陈老师永远不分离,那就是他所能够想象和理解的人与人之间的天长地久。
    迦亮的天长地久的梦想不是对一个女人,而是对一个男人来说的。
    路边是一排小店,有的卖日用杂货,有的卖各式布料。一家卖文具的店铺橱窗玻璃上贴着一幅已经装裱过的中堂。迦亮惊恐地走近了,站在窗玻璃前面认真看起来。
    陌生的作者。同是草书,不同的是这一幅缺少了曾经打动过自己的潇洒和狂放。
    一个人形映在玻璃上,迦亮发现他在不经意之中竟然把自己嵌进了这幅中堂的字里行间。他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地背诵出那上面十分熟悉的诗句: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未完待续

节选自安顿小说《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

欢迎访问安顿论坛

谢谢大家支持旦旦的小生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焚心之恋》之〈孤单单的身影后〉连载之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