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天下有“贼”还是心中有“鬼”?

发表日期:2007-07-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访/安顿
    采访时间:2007年7月21日
    采访地点:北京华腾大厦上岛咖啡
              姜然,女,31岁,北京人。高中毕业。曾在某购物中心做售货员,现在该购物中心财务部工作。

 

    六年的空白,足够他折磨自己一辈子
    按照一般人的看法,现在应该是我非常幸福的时候,正在采购东西、拍婚纱照、装修房子、联系旅行社……正准备做新娘子呢。而且,我还是大家眼里一段佳话的女主角,我是在离婚六年之后和我前夫复婚,人家说我们这叫破镜重圆,有情人终成眷属,有缘千里来相会。
    我也是这么觉得,两个人分开了这么长时间,最后还能走回来,就是有缘分,这说明还是这两个人最合适。一年前我们俩重新见面,我就是这种感觉。当时我想,要是我们俩能重新在一起,那就太神了,到时候我好好到白云观烧一次香。
    你说这是幼稚吗?是不成熟吗?我从来没想过这六年的空白会成为我说不清楚的一段,他用这段空白折磨我也折磨他自己。
    我们俩认识的时候,我还不到20岁,他比我大7岁,我在商场当售货员,他来买东西,给他女朋友买手表,97年的时候,那种手表还算贵的,他站在柜台边上挑,犹豫不决,左一块右一块,决定不了,当时就他一个顾客,已经快下班了,最后他说,你看看你喜欢哪块,我就买哪块得了,我女朋友跟你差不多,也这么瘦、这么高。我也够实在的,他这么说,我就真挑了一块,红色的、很小巧的,我说这个现在最适合年轻女孩。他毫不犹豫就买下了,好像是500多块钱,或者就是700多,我记不住了,反正在当时是贵的,是我买不起的,那时候我一个月才挣不到800块钱。
    过了大概不到一个月,他又来了,还是快下班的时候,手表这边就我一个人。我一眼就认出他来了,说老实话,他是挺与众不同的,不是因为他长得好,而是因为确实不能说好,不能说难看,但是也确实不好看,不过男人好像无所谓好看不好看吧。后来我们同事跟我说,你别在乎男人的长相,你要是有钱人,你还有资格挑小白脸,就你这收入水平,能找到一个月收入5000多的就不错了。1997年,他一个月的收入是5000多,不包括灰色收入,确实挺好的,是我扒着城墙往上爬都够不着的。
    他来了,说你好,我又来了。我说你还真行,又买手表?他说不是,他想问问我,这手表能不能给退了。我说都这么长时间了,不能退了,是有毛病吗?他说不是,人家给退回来了,吹了。他拿出那手表来,还是新的,包装完好、根本没用过。我说那也不能退了,时间太长了。他说那无所谓,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退了,真丢人。
    我到点下班。他就在商场后门外面停车场,那时候他开一辆夏利,白色的。他看见我,说我送送你吧,反正我也没事儿。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我没问过他,我不想问,我宁愿认为他就是故意的,就是那时候看上我了。10年之前,还不像现在这么有风险意识,不能跟陌生人说话,大概我也不觉得他是坏人,就上车了。他送我回家。路上聊天,我知道了他和他女朋友的一个大概。他们是别人介绍认识的,才交往两个多月,赶上女孩过生日,他就买了这块手表,人家说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能要,因为正想说不同意继续交往没想好怎么说呢。我跟他开玩笑,说人家为什么不跟你好啊,你出手这么大方?他说可能是对方没眼光。
    那天晚上到了我家楼下,他问我,以后还能找你去吗?我说有什么不能的,我一个售货员,商店开门我就在那儿。他忽然把那块手表拿出来,说给你得了,当时也是你挑的,人家根本没拿就说吹了。我说那可不成,这么贵的东西,我又不是你女朋友,不能要。他说,你做我的女朋友,不就能拿着了吗?
    我们俩就是这样开始谈恋爱的。我那时候被人羡慕死了,谁都觉得我运气好。我们俩谈恋爱两年多,他买了一套房子,准备结婚。
    要说有矛盾,是从结婚之前开始的。有一次他接我下班,有一个人买手表送给老婆。让我帮着挑,还让我试戴给他看,后来买了,特别满意就走了。这个过程他都看见了。那天我们俩出去吃饭,他忽然特别不高兴,气呼呼的,什么都不说,也不吃东西。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他一这样,我也特别不高兴,有什么话你说呀,这叫什么?那时候我已经跟他同居了,回到家里,他生闷气。我是个憋不住事儿的人,还是追问他到底为什么这样。他忽然问了我一句话,你会对不起我吗?我当时愣了,这从哪儿说起?他说他看见那个买手表的了,一下就想起当年我们俩认识的时候,这个人没准儿就是第二个他!天哪,你说这叫什么联想?一般人都联想不到这儿。那天的事儿我不想说了,真没意思。但是那时候我年轻,跟着他也好长时间了,正好也准备结婚了,不像因为这个闹什么分手。结果,整整一晚上,就是他问我答,他要求我发誓忠实于他,我就发誓,他要求我以后不跟陌生人交往,我觉得这是无理要求,也是无理取闹,但还是答应了。当时就想,把他哄好了,不就没事儿了吗?
    现在看来当时我们结婚的时候就是有问题的,他心里就存着毛病,只是不像后来那么严重。我们还是结婚了,都挺高兴的,那段时间也过的不错。我24岁那年的圣诞节,我以前的一个男同学从国外回来了,发起了一个聚会,我们好多人都参加了。那天他来接我回家,正好看见我们一大帮人站在歌厅外面告别,那个男同学把我们女生一个个都拥抱了一下,说眼看着小时候的美女都嫁人了,自己真伤心。其实就是开一个玩笑,这算什么?就因为这个,他回家以后大闹了一场,整夜的审问我,把我的手机也砸了,说我给他“戴了绿帽子”。
    我们就是为了这个离婚的。我实在受不了了,整整一个多星期,他不让我上班,他也不上班,我们俩就在家里谈心,天天谈心,说他对我多好,我对他多不好。我们把家里的东西都吃光了,最后没什么可吃了,他说咱俩一起饿死吧,我也不想这么丢人地活着,你也别想再跟别人。我觉得他疯了。
    我们俩是到法院离婚的,我把他告了。那时候我也快疯了,我就觉得这种人不能跟着他了。
    离婚之后我搬回了娘家,我父母始终不理解为什么,他们还说我不知道珍惜好日子,他们觉得他是个好女婿,至少能给我带来很舒服的日子。我的不舒服他们一点儿也不知道。我也说不出口。
    离婚之后我们俩不再联系了。我开始上学,学了一个自学高考的财务专业。这中间也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也见过,可是真的不成。有时候我觉得女人离婚之后什么都变了,看起来跟别人一样,也是没有婚姻、等着嫁人,可是跟人家那些女孩子就是不同,好像你就再也没资格选择了,没结婚的男人不行,怕以后不平等受欺负,有孩子的男人不行,怕以后再有了自己的孩子一碗水端不平……反正怎么都不行。这么着,就耽误下来了,这一耽误,就第二次遇见了他。
    知道我们俩这段事的人说我们有缘分,我们后来重新见到还是在我们商场。我后来当会计了,那天正好是有一笔钱不清楚,我去男装部找经理,正好他在那儿,跟着一个什么人挑衣服。他没什么变化,就是没有原来那么精神了,可能也是因为岁数大了。他问我,你怎么还在这儿呢?我说对呀,我能上哪儿?没说什么,东拉西扯了几句,我就走了。当时我心里动了一下,我想,也不知道他现在生活得怎么样。
    过了不到一个星期,他给我打电话了。他说想请我吃饭。我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可是心里又想答应,他是我的前夫,也是我第一个男人,我还是很好奇他的生活。而且,离婚好几年了,以前的伤害也都淡漠了,留下的也不是一点好回忆都没有。他不说话,拿着电话等我答应。我真答应了。后来他跟我说,他就知道我会答应的。
    那顿饭吃了很长时间,他给我讲了他离婚之后的生活。他很诚实,他说别人给他介绍过一些女朋友,最后他跟一个同样离过婚的女人在一起生活了不到一年,还是分手了。他说他不能适应,那个人是个外科医生。我说你不能适应什么呢?他说说不清楚,就是不能适应。然后他问我的情况,我也如实告诉他了,我觉得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这之后又过了两个多星期,他又给我打电话,说还是出去吃饭。老实说那次吃饭之后我心里也有过朦胧的念头,就是我们俩都单身,我们俩有没有可能重新走到一起呢?如果能,那不是很好吗?而且也省事,谁是什么人都了解了,不用磨合。
    你说这是不是幼稚?还是不成熟吧?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样呢,他一打电话,我就没拒绝。就是那天,他跟我说,他还是很牵挂我。他说,后来的人都不如我。我说是什么不如,他说不如我体贴他。我当时哭了,我想要是当年离婚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这个,我们现在早就有孩子了!我说你那时候不是觉得我对不起你吗?他说那是因为他太在乎我了,太在乎了就怕失去,而且,我比他小那么多,他又不好看,才特别担心。我说那你现在不这么想了吗?他说离婚这些年他进步了,不会再那么想。
    回头的路总比往前走容易,以前我这么觉得,现在我认为在感情上,回头的路是最难走的。
    他开始重新追求我,就像谈恋爱的时候那样。我也很享受这个过程,以为从此就是真的幸福了。我们开始同居。这时候他已经有了更大、更好的房子和更好的车。他确实也比过去好了,我要干什么去、跟谁出去玩儿,他都不问。人就是贱骨头,有时候我回来晚了,他也不追问,我还问他,你怎么不问问我跟谁出去了?他说你跟谁出去都行,只要你高兴,你高兴了我就高兴了。我想我是真幸福了!
    我们俩开始操持复婚,他说复婚也是结婚,两个人互相把对方丢了那么好多年,现在重新找回来了,更要隆重。我觉得我的运气太好了,这下算是苦尽甜酒来了。他说要重新装修房子、买我喜欢我的家具,我说算了吧,都是新的,挺好的,他说不行,一定要全新的,彻底重新开始。
    就在我们为了结婚忙碌的时候,我发现了他的一个秘密,他请了调查公司。调查什么呢?当然是调查我!
    这个发现是个偶然。我们不是装修吗?这事儿特别累人,只要有时间,我们俩就在工地。那天来了安装整体厨房的,橱柜出毛病了,死活安不上,说需要一个什么特别的零件,他想赶快安上,工人说那只能一起到公司去取零件。他开车带工人走了,手机放在大纸箱子上没拿。我在家等着,等着等着他的手机信息就来了,连续三条。我怕有人找他有急事,我想要不我就看看吧,跟人家说一声,省得着急。我就看了。看完了我就傻了。信息告诉他一个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这个人我认识,是当年我离婚之后别人给我介绍的男朋友之一,和我交往过不到一个月。紧接着,另一条信息来了,说“您的调查费是否续交?”我一下明白了,这个调查与我有关。
    那种感觉太恐怖了。我一屁股坐在大纸箱子上,拿着他的手机,感觉又回到了当年坐在椅子上按照他的要求发誓的时候,我说“我一定会终于老公的,绝对不做对不起老公的事”,我这么说了他就满意了,有机次因为我不说,他喝完了一瓶杰克丹尼……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就是有一次我跟几个同事去后海那边的酒吧,居然碰见他了,看来不是巧遇,是他在跟着我……怪不得他不再追问我什么,原来他花了钱有人替他看着我呢……我拿着这个手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过了好长时间,我听见楼下有人按对讲机,是他回来了,我赶紧把那三条信息都删除了,肯定不能留着,留着他就会发现我看到了,这样就当是他没收到吧!
    他回来了,高高兴兴地安橱柜。我跟在他身后,干什么都走神。他还特别体贴我,说你要是累了就找地方歇会儿,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是从那天开始的,我总是活在恐惧里,我总觉得他在看我的时候,眼镜片后面还有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是阴森森的,比过去审问我的时候那种直目瞪眼更可怕。
    你说这婚还能结吗?可是,不结婚,又怎么样呢?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不想结婚了,可是我真的害怕跟他结婚了,我不知道以后我们俩会怎么样。我忽然明白了,他没变,真的没变,以前他因为捕风捉影那样对待我,还是因为他把他看见的事情胡乱联想造成的,现在,我们俩分开了六年,这六年谁也不知道谁干过什么、遇见过什么人,这六年当中发生的事情足够他联想一辈子。这六年是空白,我不在他眼皮底下,跟他之间没有婚姻关系的约束,他没法判断我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儿,这要是审问起来,可就比过去那种审问要艰苦多了。六年的空白,足够他折磨自己一辈子,这一辈子也把我搭进去了。

 

    你的对手是谁
    “你想了解你的对手是谁吗?你想知道此刻你最爱的人正在和谁情话绵绵吗?你想知道是谁正对你的生活垂涎三尺磨刀霍霍吗?……手机追踪窃听器将帮你对敌人的言行一览无余,保护你的生活不受侵犯!”
    这是晓风在网上徘徊了大半夜看到的最令她心动的广告。她想,网络真好,只要有耐心寻找,总能找到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她几乎已经能想象,深夜,悄悄地起来,把这个神奇的小家伙神不知鬼不觉地安装在丈夫的手机上,还有什么不能知道?还有什么能瞒得住她?哈哈!晓风有点儿兴奋起来,抑制着激动的心情,几乎是小心翼翼地点击“样品图片”,她看到了一个精巧的、像芯片一样的东西,旁边的说明令人信服:“高科技数码产品,军民两用”。晓风脑子里闪过在电影中看到过的那些妖艳动人的女间谍形象。
    站起身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冰水,晓风步履轻盈地走回书房,经过满是落地大镜子的小回廊,她停下来,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有多久没这样轻松地看看自己了?两个月、半年?恐怕都不止……自从鬓角上有了那道伤疤,晓风总是把头发梳到一边,仔细地把伤痕盖好了,再不看镜子里的自己。人生真是无常,曾经的美人,如今有了破碎的容颜,她想起丈夫抬起手抚摸到那条伤痕时有些尴尬、有些故作轻松的样子:“你现在是一只有裂纹的花瓶……”那天晓风哭了,说丈夫是在打击她。做古董生意的丈夫很明显话里有话,那么多古瓷瓶从他手中来去,他难道不明白对于瓷瓶来说“缺边少沿、裂口起纹则一钱不值”吗?那天她哭,跟丈夫闹,说“还不如让我死了”,直到丈夫认真地道歉,说“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因为心疼”,才慢慢平静下来。以后,她经常想起那天的情景,总觉得丈夫的道歉并不真诚,隐隐约约中有不耐烦,只是掩藏得好……
    生活中所有的改变都从这次受伤开始。在此之前,晓风是人人羡慕的全职妻子,每天的生活极悠闲,偶尔和丈夫一起参加古董拍卖会,她是优雅的夫人、阔绰的买主。是谁说的,一个人得益于什么往往也会失意于什么,好比喜欢临水照花的美人最终会淹死在自己最爱的那片湖水中。那天,晓风突发奇想要打扫一下一直是丈夫擦拭的古董架,放在最上面的一只并不值钱的捷克水晶花盘莫名其妙地裂开了,轻轻一碰,哗啦啦砸下来,一块薄盘子碎片沿着她的鬓发划下来,尖锐的疼痛一划而过,她却因此破了相。
    丈夫表现很好,急匆匆带她去医院,消毒、缝合,回家路上一味安慰,不要紧,可以用头发挡上,再不行以后找好的整容医生来想办法就是了,最后,丈夫还开玩笑说:“我们老夫老妻早不在乎脸蛋了,你还想那么漂亮出去给谁看,你破相,我放心……”
    话是这么说的,日子也还是原来的样子过,晓风却渐渐发现了丈夫的变化。他不像原来那样动不动赖在家里不走,不像原来那样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坐在她对面看她,不像原来那样催促她去美容院、去练瑜珈,不再关心她有没有最新的换季衣服,甚至,也不像原来那样热衷于带她出席各种活动了……这些,都是因为这道伤疤。晓风总是恨恨地这样想,最后,她会想到那个意外碎裂的盘子,那么结实的水晶怎么会突然碎了?碎了却还貌似完好地摆在那么显眼的位置,难道就是在等她去碰才掉下来划伤她?联想到丈夫的变化,晓风越来越觉得这是一个阴谋,一场谋杀……
    再然后,晓风发现丈夫在回家之后总是把手机调成无声,放在视线之内,手机不响,有信息有电话却会亮一下,丈夫的眼光不离开,总能发现,粗心的旁人却不容易发觉。晓风的心里有了新的恨——哼哼,那应该就是外遇新欢了。曾经有很多个深夜,晓风起床假装到厨房取水喝,想看看丈夫的手机中到底都是些什么人的号码和信息,每次都成功,特别是有时候丈夫喝了酒睡得很沉,手机随便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晓风不用战战兢兢,可以大模大样地看个够也不会被发现。一条条看了,没有可疑的人。小回廊的大镜子里映出穿着飘逸睡衣的长发女子,晓风觉得自己眼看要被逼成了鬼。
    必须要知道那个藏在暗处的女人是谁。晓风想来想去,认定丈夫无论做什么,总要通过手机联络,那么,只要了解了他每次的通话内容,不就一切尽在掌握了吗?晓风想到了在无数间谍电影中出现过的窃听器。
    “百度”了大半夜,终于找到了这个小家伙,晓风揉着手指,暗自感慨功夫不负苦心人。她一边按图索骥地填写订单,一边想,要是真的能抓获那个隐蔽的敌人,就把这样东西好好地推荐给身边的女朋友们。这个东西还不贵嘛,那么尖端,才300块钱……
    这夜,晓风睡得很安稳,临睡之前,她看看已经不省人事的丈夫,微微一笑。
    窃听器是在第二天中午送来的,晓风正在边吃饭边看电视,送快递的人站在门外,好奇地往屋里张望,晓风没验货,付了钱急急打发了送货人,结结实实把门撞上,心想,每个买这种东西的女人,都是能引起别人的窥视欲望的吧?偏不给你看!
    盒子很轻,晓风仔细地打开一层层包装,这个过程似乎很长,时间也好像停止了。
    接下来的事情让她啼笑皆非——盒子里面套着盒子,层层叠叠的一共九个,打开最深层的一个,里面是一只普通的纽扣电池和一张蓝色的小纸条,上面歪歪斜斜写着一行字:“你的对手是谁?”

 

    天下有“贼”还是心中有“鬼”?
    姜然是和她大表姐一起来的。她们俩的精神状态正好截然相反。姜然看起来憔悴、疲惫,有点儿神经质。大表姐看上去是一副和气生财的富态相,红光满面,双眼有神。大表姐说:“看见她了吧?多少年前我也这样过。后来我自己治疗成功了,我痊愈了。”
    大表姐为了让我有一个“正确的心里导向”,在姜然讲到她离婚的过程时插入了一段自己的经历:
    那是在我儿子4岁那年,我发现我病了,是生殖系统的炎症,那是10年前,我不像现在这么开化,那时候也不明白,感冒吃多了抗生素都会造成身体的菌群紊乱出现这种症状,我当时跟我一个朋友说了这件事,她说肯定是孩子他爹有毛病了。我回去问他都去过哪儿,他特别老实,说前些日子跟一帮朋友去歌厅唱歌了。我那时候傻,又跟我的朋友汇报,她听了,说完了,肯定是找小姐了,小姐有病传染给他,他又传染给你。
    就这么一句话,差点儿把我的生活全毁掉。就从那时候开始,我看孩子他爹的眼光就变了,我总觉得他有问题。我们家是我厉害,他爹是老实人,我就跟他说了,你必须到医院去检查,你有病,要不咱们可就过不到一块儿了。他爹好欺负,人善良也心疼儿子,去了,什么毛病都没有,身体很棒。我到医院看了,用了几天药,也好了。
    可是你知道吗?我心里有鬼了。那阵子我老是想,你说,他去了歌厅,到底找没找小姐?到底找没找呢?有时候我觉得他肯定没有,他不是那种人,有时候我又觉得他可能找了,侥幸没得传染病……我就这么折腾,一会儿觉得找了一会儿觉得没找,觉得找了,我就折磨他,不给他好脸、冷嘲热讽,觉得他没找,又觉得他是个好人,真对不起他,赶紧对他好,给他买啤酒喝。后来还是我这个朋友,她说我看着你这么难受也替你着急,要不你找个人帮忙盯他几回,他要是外面真有人,肯定不能马上就断了,断不了就能抓住!
    我犹豫了特长时间,最后,我没找任何人,也没继续折磨我孩子他爹。为什么呢?因为我妹妹的一句话,她说,姐你要是这样还不如离婚呢,我看不是姐夫有毛病,是你心里有毛病,你心里有鬼,看谁都不像人。你这样下去最痛苦的还是自己,好生活也让你亲手砸碎了。
    现在10年过去了,我儿子都快初中毕业了,我们俩人过中年,反而相处的越来越好,要不是姜然遇到她前夫这件事,我根本想不起来当年还有那么一回。
    所以我说姜然,两个人能过到一起的前提是互相对彼此的人品有肯定,有了这种肯定,才能互相信任,才谈得上互相尊重。没有这个,根本不可能有幸福的生活。我要是姜然,我就离开这个人,不计代价,他骨子里是自卑的,跟谁也好不了,问题就出在他不自信,他就不相信凭他那两下子能找着这么一个好姑娘,他一辈子都会疑神疑鬼的,他自己不好受,谁跟着他谁也舒服不了,除非有一个女人,能自愿让他拿铁链子锁在家里,可是这种女人,他又看不上,他心里矛盾着呢!

    大表姐的这段经历让我想起前段时间写的采访笔记,就是这篇《你的对手是谁》。当时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拿着她从网上买回来的“手机追踪窃听器”,特别困惑地坐在我对面:“你说我这是跟谁过不去呢?”那片小小的钮扣电池明晃晃地夹在她的手指之间,看起来很刺眼。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调查公司这种专业机构派专人为那些对爱人心存疑虑的人寻找所谓感情背后的秘密、婚姻的真相?什么人得风气之先“专业”销售类似“窃听器”这种能帮助在家庭中处于心理弱势的人实现掌控对方愿望的“高科技产品”?不可否认这里有巨大的商机,但是,找到了调查公司、买了窃听器真的能让那些焦虑的、患得患失的人在越来越动荡的感情生活中高枕无忧吗?花了大笔的钱,我们能买来自信心和忠贞不渝吗?每天我们都能从不同的渠道看到一些失败的感情事件,看到关于欺骗、出轨、背叛,天下有贼是一定的,当我们把目光转回来,看定了自己千挑万选、一往情深要共度一生的这个人,也会有眼光迷离、内心不坚定的时候,可是,难道这意味着我们和我们遇到的人有一天一定会成为这个贼吗?所有这些问题,我一个个提给姜然,也许她因此能看到她的爱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而一个人面对天下有贼的环境终于输给心中的鬼,也许就是一场婚姻悲剧的开始。姜然说这些问题她很难回答。我知道她一定会这样告诉我,就像我心里也有一个愿望,我想他们好,希望他们能成就一段佳话,而她告诉我的一切,让我无论如何说不出口——谁知道以后呢?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天下有“贼”还是心中有“鬼”?》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