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昨夜东风——《天堂雨》之二

发表日期:2007-07-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雅雅是我的好朋友。她是个哑女。
  但是雅雅会写字,能写一手漂亮的柳体。我们常常是靠文字来交流的,从好几年以前就是这样。
  雅雅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除了不能说话,雅雅具备了一个带有古典气息的才女所应该具备的一切资质。
  雅雅和我们一起成长,一起经历了每一个青天白日的青春日子,但她一直没有恋爱。为了这个,我也写过纸条:“想过要和一个异性相恋吗?”她还是在我的问话下面写上她的答案:“看书、看电影的时候会想,那应该很美好。看自己的时候就不会想。谁愿意和一个不能说话的人过一辈子?没有结果的事情,不做也好。不过,如果有一天遇到喜欢的人,会第一个告诉你。”写完了,雅雅还是那么平静,表情里没有我预想过的失落和感伤。
  那年夏季的一天,雅雅写信约我见面。我们还是用笔交谈:
  ——有什么变化发生了,对吗?
  ——对。我要第一个告诉你。先猜猜看。
  ——遇到喜欢的男人了?
  ——聪明!
  ——是谁?
  ——和我一样年纪的男孩子,有一只耳朵失聪,能说话。学美术出身,在广告公司做设计。长相标致。这么形容男人,你认为我可笑吗?
  ——不。你们怎么交流?
  ——写字和手语。
  ——他会手语?
  ——原来不会。为了我,正在学。
  ——你会嫁给他吗?
  ——也许会。他说他要娶我。我只是喜欢他,还不敢想太多。慢慢来。
  ——我为你高兴!
  那天我们在纸上谈了很久。从雅雅的介绍里,我知道了关于这个男人的种种,也第一次知道了沉默的雅雅内心有多少期待和伴随着期待而来的忧虑。她反复地告诉我,她喜欢和这个人接触,喜欢那种即使不说话、不做任何表达也存在的互相关注和欣赏,她愿意长久地坐在这个人身边,什么也不想,“就那样坐着,可以坐到天荒地老”。但是,雅雅害怕。怕什么呢?她怕“太多的美丽和顺畅会让老天也心生嫉妒,于是终于不能长久”;怕“太多的付出终于会带来比之更多的失望”;怕“开屏的孔雀一不小心转身露出丑陋的屁股”……总之,雅雅担心着一切也许明天就会发生、也许永远不会发生的变故,“不过就是一个从来不知道恋爱是怎么一回事的哑巴女人啊”!雅雅患得患失,恨不能马上有某个神明给她看上一眼未来的样子,哪怕只看一眼,她也会放心地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然而,人生的一切憧憬和追悔、奋争和落寞似乎都在于每个人只能耐心地经历过程、听从心的指引,没有人能预见结果,更没有一个可以真正指点迷津的神明。像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在面对选择的时候尚且会徘徊复徘徊,更何况是内心敏感、从生下来就被命运亏负了的雅雅?
  但是,我没有想到,雅雅的徘徊一下子就持续了五年。
  有时候,我和雅雅也会上网聊天:
  ——我不知道能不能对这样一个人托付终身。我没办法知道今后他会不会改变。
  ——我也没办法知道,所以,你要自己经历了才知道。变,不可怕;不变,当然最好。
  ——可是,如果注定是一段惨痛的经历,我爱的人最后还是要和我分开,我已经不能回到从前了。那时我该怎么办?
  ——没到那一天,谁也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注定是惨痛呢?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
  ——有。但我能有那么好的运气吗?
  ——你努力了没有?你做到了,不会没有回报。你的命运还不够好吗?多少和你一样的人,连谋生的能力都没有呢。
  ——可是,我怎么才能信任他?
  ——告诉你自己:此时此刻,珍惜幸福、快乐;彼时彼刻,期待这种感觉永存。尽人力,听天命,无怨无悔。这些话说到你自己感觉是从心里说出来了,就可以信任他。
  ——我没那么潇洒。
  ——那就分开,省得天天提心吊胆。
  ——你不负责任。
  ——我不愿意把明天的急拿来今天着。明天怎么样,我自己能承受就可以了。你是这样吗,负责任的人?
  我们的很多次谈话终于这样无疾而终,而雅雅的生活也照老样子继续。直到有一天,雅雅的妈妈打来电话,说:“你来看看雅雅吧,我不知道该怎样让她活下去。”
  那是一个冬季的下午。
  门无声地在我面前悄然打开。我很惊讶,雅雅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苍白、瘦弱地蜷缩在自己的小床上,一双眼睛没有神采,眼神空洞、黯淡。
  雅雅只是对我仰了仰下巴,示意我看放在床边写字台上的稿纸,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那是雅雅的日记。
  那个人离开她了。不是因为对她不满意,怎么可能不满意呢?他的收入不高,工作很忙,但是雅雅占据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他在每一个忙碌的白天结束之后都给雅雅写信——雅雅不能说话只能看字啊。他们相识五年,他的信一写就是五年。他没有间断过,即使这一天实在太平淡,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可以“汇报”,他也会抄一首自己喜欢的流行歌曲的歌词或者某一本书中一段有意思的话送给雅雅,他说:“男人是女人的消息树,男人在外面丰富了自己,回到家里才有能力丰富自己的女人和两个人的生活。”他为了雅雅一直不敢对他托付终身而苦恼,他说:“信我吧,雅雅。要是以后的生活才能告诉你,相信我是对的,你为什么就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到那个‘以后’呢?你不走,‘以后’不会来啊。”雅雅犹豫了五年,他这样苦等了五年。终于,雅雅不犹豫了,雅雅想好了要跟他一起走到那个“以后”,他开心了。他说:“即使全世界的爱情都只能是此时此刻而没有未来,雅雅,我也愿意亲手为你造一个未来。”他们开始筹备结婚。他们反复地讨论,想设计一个有音乐和鲜花、有朋友和祝福的、与众不同的婚礼,为他们漫长的爱情旅行做一个新的起点。他们多幸福啊!两个人像小鸟衔来泥巴和树枝建筑自己的小巢一样,今天买一盏灯,明天买一只碗。他穿着袖口开了线的毛衣对雅雅说:“我们的钱不多,一切都以家和你为主,然后才是我。”雅雅一声不响地拉着他的手,让他在床边坐下,然后一针一线地替他把袖口缝得整整齐齐……新生活就在眼前,那个“以后”已经迫不及待地露出了笑脸,这时候,他离开她了。
  雅雅是最后一个知道他的死讯的人。在此之前,雅雅和平时一样做好了晚饭,自己和妈妈先吃,把留给他的饭菜小心地用大碗扣起来放在厨房,等他回来,吃饱了饭,两人聊一会儿天再送他回自己的家——也是以后他们两个人的家。那时他的手语已经非常熟练了。可是,到子夜了,他没有来,也没有像往常加班的时候那样给雅雅的传呼机留言——他是一个细心的人,两个人在一起不久,他就买了一只小巧的传呼机送给雅雅,为了能在任何时候告诉她一些他想说的话、他的消息,让她随时和自己保持联络、随时惊喜也随时放心。
  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雅雅不能睡。先是担心他出事,接下来就变成了自怜。那些伴随着温暖的增多而越来越少出现的忧虑再一次占据了雅雅敏感的心。她忍不住哭泣,她想,他一定不会回来了,在她决定要把自己的一生交托给这个人的时刻,他后悔了。这样想着,雅雅没有找他,她觉得一个人如果存心要离开你,找是找不回来的,而且,他什么也不说,大概是怕让自己更伤心。
  伤心的事情还是来了。雅雅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见了他最后一面。他的脸很硬,苍白中泛着青色,眼睛闭得很紧,手是冰凉的。他的头发有些长,雅雅提醒过他该去理发了,他一直忙,没工夫去,现在,那些头发有些理不顺。他的遗物只是一个旧皮包,里面有几张未完成的设计稿、一个工商银行的存折、一些现金、几张买家具的发票、一张雅雅的照片和一张新买的迪克牛仔的CD——《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雅雅抚摸着他冰凉的手,自己不能回答。他是为了抄近路回家不小心跌进了建筑工地的大坑,很深的坑啊,他的头撞在钢筋上……被发现的时候,他停止呼吸已经很久了。雅雅听说他还有一样遗物,发现他的人没办法整理回来。是一个摔碎了的水晶花瓶,雅雅看好了让他去买的。他照办了。
  雅雅不能参加他的葬礼,因为见他最后一面那天,雅雅握着他的手昏倒在他身旁的水泥地上,然后,就一直住在医院里。雅雅让妈妈带去了30支白色的百合花给他。雅雅想,如果自己能活到60岁,那么,和他一起度过的时间应该还有30年,这30年,她要陪伴他。
  雅雅一直在回忆那个他没有回家吃饭的晚上:她煮饭的时候,他应该是在买花瓶;她等他的时候,他应该是在加班;她开始担心他出事的时候,他应该正在心急如焚地往回赶;她开始忧虑并且责备他的时候,他应该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为什么要责备他呢?我怎么会在这样的时候还要责备他呢?难道我从来就没有信任过他吗?”这是雅雅问自己最多的问题,也是她最难以回答的问题。
  有多少次?雅雅用不同的方式把这些问题告诉我,告诉我她是那么的后悔。一个那么爱她的人,到死也没有能够让她完全信任。
  那天,雅雅在纸上写了一段话:
  我们不能相信世界上的美好,是因为我们自己内心的阴暗和不自信。如果只有死亡或者彻底失去才能让一个人感觉到另一个人的真心,这个代价是不是太大?昨夜东风来的时候,人不会感觉到清爽和惬意,而从今天开始,我们却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念“昨夜东风”这个词了。
  那样的时间和地点,注定我和雅雅无法交流。我流着眼泪离开雅雅的家,心里非常确定,那眼泪一定不仅仅是为了和雅雅在一起五年而我从未谋面的男孩子。
选自安顿散文集《天堂雨》之《昨夜东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昨夜东风——《天堂雨》之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