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用金钱为灵魂铺一张失眠的床

发表日期:2007-06-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访/安顿
    “欲望碎片”,女,生于吉林省某县级市,大学毕业后留在上海工作生活至今。

 

    2007年6月10日“欲望碎片”的留言
    安顿你好,你知道我为什么叫“欲望碎片”吗?不知道你看见我的留言是不是会联系我,我不知道该爱你还是恨你。
    我是北方女人,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上海,工作两年后和一个上海人结婚了,当时上海的房子很贵,我和我丈夫没有钱买房子,只能和他的家人一起合住。对于出生在北方小镇的女人来说,能在上海落脚已经很好了。那时我一直在一家小公司打工,钱也挣得不多。和他们家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不免会出现一些矛盾,就产生了想自己买房子的愿望。当时上海的房价在全国可能是最高的,对于我和我丈夫这样收入的人,买房子实在太难了。于是我们两个都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多挣钱,就凭我们两个刚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短时间挣到大钱很不容易。
    说到这里这就要感谢你了,一个偶然的机会在同事那里我看见了你的一本小说《欲望碎片》,读过这本书我觉得你是一个天才的小说家,也是我的救星,这个故事太妙了,一定能帮着我实现买房子的愿望。我曾经在心里特别地感谢你。当然这也要感谢我的父母给了我漂亮的容貌和优美的身材。看完你的小说我好像找到了致富的秘籍,那天我特意到新华书店买了这本书,拿回来让我丈夫看。从那天开始我辞掉了小公司的工作,开始出去应聘,专门找那些有实力的外企,专门应聘管理和总经理秘书之类的岗位,是为了能见到公司最高层的老板。原来曾经听说一些女人每天坐在酒吧里是为了认识外国人或有钱的男人,也有的女人专门到高级饭店等着有钱人出来故意摔跤或者崴脚来引起这些有钱男人的注意。说心里话我看不起那些女人,我觉得他们没文化,这样的行为也不高级,都是小把戏。我凭的是文化和在上海生活这几年里学会的精明来实现我的梦想。我成功了,我成了一家跨国公司在上海分公司的经理,我还顺利地成了这家公司老板的情人,中间我的婚姻解除了三年,我不仅有了很高档的房子还有了很多钱。和你的小说《欲望碎片》不同的是,我和我丈夫不是像于亚兰和于涛一样约定好了,更像是不谋而和。我傍大款的三年中我丈夫没有找任何女人,后来我们复婚了。现在我们住在我傍大款挣来的房子,花着我傍大款挣来的钱。如果我们不说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的优越生活是怎么来的。
    我现在的生活很好,有房子有钱,但是好像缺少了一些什么。我总在想当时我丈夫看完你小说时候的感觉是不是和我一样,他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心里一定会有一种感觉,或者有一笔帐。前几天我发现怀孕了,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我特别想知道他当时是什么感觉,为什么那么顺利地接受了我的离婚要求,他的帐是怎么算的。我现在来北京出差,见到了以前的同学,他们都不如我过的好。我不缺钱,但是我知道我比别人缺的东西多。我现在住在酒店里,这里写东西太累,总不让我写那么多的文字,并且早孕反应总在提醒我该早点休息了。过几天我要回上海了,希望你看到我的留言联系我。《欲望碎片》成就了我的金钱梦,也打碎了我很多其他的梦想,我不知道现在应该感谢你还是恨你。
    请你联系我heian-15@hotmail.com

 

    2007年6月20日来自安顿
    你好!
    很抱歉现在才给你写信。好几天以前看到你在我的博客中的留言,几条留言连起来看完时心里有了一种恐惧,真的是恐惧,我不知道我在八年前出版的那本薄薄的小说给你带来了什么,如果说那是一种命运的逆转,绝对出乎我的意料,我有些承担不起。接下来我开始问我自己,检视这些年的经历,有没有一本书,能让我像你对待我这样去找到它的作者,告诉他,你改变了我,你成全了我,你影响了我,你害了我,有没有这样一本书呢?
    带着这种恐惧,我重读了我自己的小说。很多当年创作过程中的细节,重新在眼前上演。那是1999年的夏天,和这个夏天一样热、一样闷,我坐在以前的家中很小的卧室里,床头就是我的电脑,面对这台机器,我感觉就像一个小上帝在操控着某些人的生死爱恨和悲欢离合。写的过程中,有几次,我掉眼泪,为了那里面小人物生活的悲凉和无奈。写到结局那天,正是下午,窗外阴云密布,屋里只有电脑屏幕亮着,这个时候我让那个曾经为了脱贫而不惜出卖自己的女人以残酷的方式摧毁一个女孩子的梦想来捍卫自己的爱情,我写她的不动声色的阴损和恶毒,那后面是无尽的青春和欲望的缤纷碎片……此刻那种凄厉的感觉阵阵袭来,我眼前有她的样子,那样子可是与曾经的你吻合?
    我能见到你吗?你会给我机会吗?你怀孕了,为什么会独自在北京?
    我希望能了解你,更感谢你告诉我你和我的渊源来自何处,这是对一个写字的人多么大的奖赏!谢谢你!
    留下我的手机号码,随时可以联系我。
    祝你一切顺利。
                                                                 安顿

 

    2007年6月22日来自“欲望碎片”
    安顿你好!
    在北京的那些天我经常想你会不会联系我。我几乎要失望了。接着我特别后悔,在你的博客留言里面我写得太多了,我要是少写一些,你还会好奇。但是实际上和我的经历比起来,写的并不多,连一个故事梗概都算不上。
    那几天我住富力城附近,距离北京的经济和商务中心地区特别近,晚上我一个人到国际贸易中心一带去散步,在一个灯红酒绿、欲望勃发的地方,那么多高楼大厦里面会不会也有和我一样的女人?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用一副好皮囊和一个灵活的脑子来换稳定的生活,说白了就是换取以后能过好日子的钱。我觉得肯定有,只不过她们没勇气说出来。一想到这些我会想起你,特别想知道你是怎么写出那本小说的。
    收到你的邮件很开心,可惜我已经回上海了。现在我一个人在家,因为一点儿小伤,需要休息几天。正好可以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在北京那些天我一心想见到你,可是看到你的邮件我觉得还是没见面比较好,你在小说里没描写于亚兰的长相,你只是给读者一个轮廓,让大家觉得她是一个集合了善良、勇敢、卑鄙、恶毒的可怜又可恨的女人,她肯定特别漂亮,比我漂亮。我怕你看见我会失望,以前别人都说我很漂亮,现在我已经不漂亮了,从我有钱了之后我就不觉得漂亮还有什么用,都不在乎了。还有,就是我想要是真的面对你了,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勇气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可能还不如这样给你写信说的清楚,这个故事不复杂,讲起来也不困难,可毕竟是我一步步走过来的,每一步都不轻松,我还能轻松地说吗?
    让我想联系你的一个最重要原因是我怀孕了,我不知道该不该要这个孩子,别误会,孩子是我和我丈夫的,也是我一直很盼望的,可是有了以前的那么多事情,再加上我们俩现在的生活状态,我犹豫,不知道真的把他生下来之后该怎么面对他,该怎么告诉他我们是如何拥有目前的生活的。
    我这么说你会觉得突然,还是让我把我的一些生活片断告诉你吧,这样你也可以更明白一些。时间你来约定好了,白天我都可以。
    如果你没有意见,我想和你用msn的语音聊天,你可以听到我的声音,然后请你凭着对我的了解代我写下这个故事,你也可以在发表我的故事的时候留下我的电子信箱,如果有人对我的事情有什么感想希望告诉我,我会很欢迎。

 

    2007年6月22日来自安顿:
    你好!谢谢你的信任,只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在了解了你之后变成“你”,我怕我不能很好地复述这个故事。不过,我还是想试试看。6月23日上午10 点,我准时等你。
                                                           安顿

 

    2007年6月23日:欲望碎片
    我生在一个清贫的家庭,东北的一个小城市,父母都是工人。我是我父母的骄傲,因为我刻苦读书考上了上海的大学,而且大家公认我长得好看,对我家来说,是鸡窝里飞出了金凤凰。我父母只能给我很少的钱上大学,上海的消费并不便宜,很多人劝我父母不要让我考上海的大学,我父母还是坚持供我,我想他们也不甘心让我一辈子窝囊在一个小地方,找一个平庸的人当贤妻良母度过一生。我上大学离开家的时候,我妈暗示过我,女孩子是要嫁人的,既然第一步已经走出去了,就不要回头,如果能嫁到上海,怎么也比回老家要好。我丈夫是我大学毕业之前遇到的,那年他已经工作了,在市政府一个机关当小职员。我为了留在上海可以说想尽了办法,他是别人介绍给我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收入也不高,以他当时的状况要找上海本地女孩还是大学毕业生很困难,上海女孩子都很实际。但是对我来说他的条件有富余,我不是本地人,上海人很排斥外地人,特别是排斥北方人,我能嫁给他就意味着能在上海落脚,不用回到我家在的那个小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我毕业顺利留在上海,进了一家小公司,挣钱不多,但是比较轻松。那时候的我还比较老实的,虽然觉得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两年当中我很想存一些钱把我的父母接来上海看看,让一辈子老老实实的他们也感受一下大都市的生活,可惜我没有能力,我挣钱很少,我丈夫也没有那么多钱来操办我们结婚的事。工作了两年,我们结婚了,和他们一家人住在一起,房子很小,还有他妹妹和父母,非常不方便,经常有矛盾。他们是典型的上海人家,对人很精明也很势力,我觉得他们其实是看不起我的,我一个外来女子,没结婚就住进了他们家。我们结婚的时候,他们以节约开支为理由,没有邀请我的父母,他妹妹说,这个婚礼办不办也就那么回事,反正我早就是他们家人了。公平地说,我丈夫对我还是很好的,只是他很懦弱,没有什么本事,没有自己的住房,成家了还寄人篱下,也没什么好争辩的。那时候我们下班了就在地铁车站互相等着,等到了一起回家,回家吃过饭,出来散步到他家人都洗完澡才回去洗澡睡觉。这样也是为了少和他家人起矛盾。我们来在街上走,看看商店,看看夜景,偌大的上海,没有我们俩的一个独立空间,那么多高楼大厦,没有一扇窗属于我们俩,真的很伤感。那时候我最渴望的就是有一间自己的屋子,能容的下一对穷夫妻。我们最渴望的就是能买得起一套房子,二手房也行,多小都行,只要那上面写着我们的名字,不用和家人合住。
    和他家人真正闹的特别不愉快只有一次,因为他妹妹的男朋友来我家。我不敢说上海女孩都是虚荣的,但他妹妹是有虚荣心的。他妹妹说不想让男朋友觉得自己家很穷,连女孩的闺房都没有,想让我们俩先把房子让出来一天,把我们的房间整理成她自己的房间那样给她男朋友看。我丈夫同意,我也只能勉强同意。这样我就必须把我们俩的东西都收起来,把她妹妹的照片、化妆品之类的东西摆好。其实从结婚我们就没有什么,可那天收拾屋子我还是发现我们的东西怎么那么多的收拾不完,她妹妹很不高兴,说没想到一个北方女人也这么多穷讲究,买那么多东西给谁用,这么小的屋子白占空间。我很不高兴,也说了她几句,我说她没有必要这样做,假的就是假的,男朋友以后常来常往迟早要被发现。她妹妹哭闹起来,说本来那就应该是她的房间,只是因为哥哥娶了一个娘家在小地方的人才被霸占了,要是哥哥找个上海的独生女,说不定现在就住在石库门里面。我丈夫很疼爱他妹妹,说了我几句,说我不理解人,我记得特别清楚,他说我和他妹妹的“情况不一样”,像他妹妹这样的上海小姐是很在乎面子的……站在现在的我的位置来看当年这场吵嘴,我觉得他们都很可笑,还“上海小姐”呢,亏他说的出口。可是到退回到当年,我觉得特别悲哀,我连他妹妹都不如,我什么都没有,还举目无亲。
    他妹妹的男朋友来家里那天,我和我丈夫回家和他们一起吃饭,吃完饭,我丈夫很客气地说让他多坐一会儿,我们要回家了,就带着我走了。出了家门我就哭了,我们哪里有一个自己的家可以回呀?!
    这件是我和我丈夫至今没有交流过彼此的感受,那时候不交流我想是因为说什么都会很伤心,后来我们不交流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再也不会是那个样子了,不想说起来扫兴。
    大概就是这段时间,我被买房子的欲望折磨着,都快疯了。那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有机会,一定要不择手段地挣钱,一定要搬出他们家。
    安顿,就是在这个时候,上天让我遇到了你。真的,当我对着镜子把我自己打扮起来走向一个有钱男人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是多么感谢你,可是等我真的有钱了,过上了有钱的日子有了自己的房子,我想我要是没有遇见你,是不是还是一个挣扎在贫困线上的纯洁的女人呢?这就是命运吧!我在同事的桌子上发现了你的小说《欲望碎片》。我牢牢记得那个封面,一条揉皱了的丝绸裙子。上班的时候我翻看这本书,下班之后我去了新华书店,买了两本,一本给我丈夫。我反复看于亚兰告诉于涛她决定把自己嫁给香港富翁然后再离婚分走他的财产那一段,我觉得那就是我致富的教科书。上海太大了,挣钱太难了,我们太穷了,要想改变生活,只有这样做了。
    仔细想一想其实我也没有完全想好一个所谓周密的计划,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寻找一些机会,而不是在一个小公司里面凑合过日子,那怎么对得起父母给我的容貌和这些年我心里的苦呢?我背着我丈夫到处去应聘,我选择的都是东南亚和港台公司,应聘总经理秘书这样的职位。我想这才是一个高起点,只有和这些人接触上,才能有机会。这个过程有好几个月,我也犹豫过,也想过是不是应该放弃这样的念头,日子虽然窘迫,但是灵魂干净,可是一回到我们的家,我马上就咬牙坚持,我必须坚持,我不能过这样的日子了,干净的灵魂有什么用呢?我宁肯带着肮脏的灵魂享受有钱的快乐。
    我终于成功地进入了一家跨国公司的上海公司,也成功地遇见了我想遇见的人,一个口袋里装满了美金的小个子,他妻子留在国外,他一个人在上海。他比我的个子还矮,肤色很黑,要是选择情人,我绝对不会看上他的,但那时候我很愿意讨好他、做他的情人,因为他很有钱,他的钱让他能买最好的名牌来打扮自己,能出入上海最豪华的地方,钱让他有风度、有魅力。他很喜欢我,舍得给我钱,我是他的助手,他的工资都是我来领,说是要汇给他国外的妻子,其实都是给我。
    用现在的话说我就是被人包养了,条件还很优厚。这一切开始之后,我的婚姻成了我挣钱的障碍。前面告诉你了,我买了两本《欲望碎片》,一本陪伴着我,另一本我在搬进这个人的公寓之前留在了我丈夫的枕边。
    安顿,我特别想问问你,你采访了那么多人,你见过能平静地面对妻子这样去挣钱而无动于衷的男人吗?你笔下的于涛在于亚兰嫁给有钱的老头之后等待心爱的人离婚带着钱回来和自己结婚,那是一种什么心情啊?原来我怀疑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男人,觉得你是在写小说,可是我自己的经历这么真实地告诉我了,我丈夫就是这样的人!我不知道应该失望还是应该庆幸!
    我早就告诉我这个情人我离婚了,他很信任我。我搬走了大约一个多星期之后,给我丈夫打电话提出离婚,他立即答应了。那个人离开上海回国探亲的时候,我们俩去办手续,我丈夫说,我不会有别人的,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
    我和这个人在一起三年,他越来越喜欢我,最后,他给我买了房子。房子非常好,190多平米,有特别大的露台和豪华的装修,而且,最重要的是,房产证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我的名字。你能理解我激动的心情吗?我有自己的存款,三位数,有自己的车,又有了房子,还有了一份很好的工作简历,到任合同等公司去应聘,我都能成功。
    我是一个卑鄙的人,我也想过,这个情人对我是不是有真感情,我还想过我自己很幸运,很多傍大款的女孩并不像我这么幸运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很多人最后伤害了自己什么都没得到。我觉得我是生活的投机分子,这样的投机一生只能做一次。
    我在这个人回国的时候辞职了,在他的公寓里给他留下了一张纸条,说我们不能在一起了,感谢他这些年对我的好。也许我遇见的是真正有风度的有钱人,他没有追究我,当然也没办法追究我,谁能证明我名下的东西都是他买的?而且,对他来说,两三百万算什么?这几年,我不是也付出了吗?当然,我后来还是从别的渠道知道了他的反应,据说他特别愤怒,拍着桌子说不出话来。
    离开这个人之后我回老家住了半年,半年以后回上海,找到了我丈夫。我带他到我的大房子来看,终于在上海有了自己的落脚之处。那天他留宿在我家,他说他也在等这一天。我问他是哪一天,他想了想说是等我回来这天。
    安顿,我说不下去了,我想告诉你,我对我自己的经历没有什么后悔,我找你最想说的是我丈夫,所有这些事情他都应该知道,他没问过我,但是他能想象出来,像我这么一个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没有实际本领的人靠什么换来这些东西,他也读过为他留下的那本书,你说他是怎么想的,他怎么会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和我复婚呢?他是什么人啊?!
    我们现在生活很平静,两个人就像一对好朋友,只是我觉得我们俩永远也不会有当年的那种心心相印了。我始终忘不了你小说里的一句话,我们两个人一起变成了鬼,现在谁也别想先变成人。

 

    采访手记:用金钱为灵魂铺一张失眠的床
    “欲望碎片”在我开在新浪的博客留言,坦然地讲了她的故事梗概,她没选择悄悄话功能,而是从容不迫地留下她的故事和联系方式。看到的时候,我想,会不会有人对她有兴趣,已经给她写过邮件了?其实吸引我的也是她的坦白,还有就是她带给我的恐惧感——如果她不提起,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曾经写过一本小说叫做《欲望碎片》。那是一个有些残酷的故事,并不以爱情为主,其中有一个情节,一对男女在贫穷中相爱,他们想出了一个脱贫的方法,让女孩子去和一名富商结婚,然后再离婚以获得一部分财产,在女孩子的这段婚姻中,这对同谋的恋人以堂兄妹相称……这本书写在1999年,八年当中我几乎没有在完整地重新读过。现在,看到这样的留言,再重读当年的文字,有恍惚的感觉。
    我们先是通过电子邮件联系,而后,在约定的时间里,她准时来和我“聊天”。MSN的语音聊天有时候会断断续续,而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充满磁性。依着这种特别适合在电话里听的声音,我能想象,她没骗我,她一定很漂亮,这漂亮在几年中给她带来了一个普通女孩子在同样长的时间里根本不可能获得的金钱,当然,她一定还很聪明,如果没有聪明只有漂亮,也很难有今天。
    我们谈了很久,她讲得很乱。6月23日晚上,我把我替她写下的这些文字通过MSN发给她,她说:“谢谢你,这正是我想说的。”她问我写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说并不惊心动魄,却越写越觉得凄凉,当时的一切并不可怕,总觉得日后的生活步步艰难,一个人用金钱给灵魂铺了一张床,可灵魂却不能在上面安睡,得与失究竟该怎么衡量?我不知道是我的哪句话触动了她,她沉默了好一会儿。
    沉默之后我知道了这个故事眼下的结局。她在北京的那些天,到医院做了手术,孩子没有了。那天她去医院之前犹豫了一整夜,最后还是决定不要这个孩子,因为只要想起她丈夫对她的一切那么了解却那么沉默地纵容,会特别难过。她说她真的不敢要孩子,尤其害怕这个孩子是漂亮的小女生——谁知道她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样子呢?女人的命运里面有多少男人推动的因素?她回答不了这些问题。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用金钱为灵魂铺一张失眠的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