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不是你的天使——《绝无禁忌》之三(下)

发表日期:2007-06-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向云突兀地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我坐着坐累了。”这个动作把她整个人拉得很长。她的确有很好的身材,苗条但不瘦削。她好像陡然轻松了,竟然扭着胯骨做了几个伸展的动作,姿态分外轻佻。
    “你为什么没有把这段经历告诉你父母?”
    她停下来,从高处看着坐在对面的我,表情回复到一进门时那种天真无邪:“有必要吗?你以为他们能理解吗?他们会心疼我、会安慰我?不会的。他们都是很传统、很保守的人,我要是告诉他们我因为迷恋性而跟一个男人做过那些事情,他们会认为我丢了他们的脸,会打死我的。我永远不会让他们知道。”
    说完了这些话,她坚决而孩子气地对我挥了一下拳头。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可以直接给我讲暗恋的故事。”她太高大,我不得不站起来跟她说话。
    “这两件事其实是一件事,我这么认为。没有这个男人,就没有后来我做的那个决定。没有他,我不会知道什么叫做仇恨和报复,更不会真的去报复一个男人。是这个人让我长大了。”她开始走动,边走边活动自己的肩膀。走到窗户边上,她转身面对我。下午的阳光从窗口斜进来很弱的一缕,打在她的头发上,形成一个逆光的轮廓。“告诉你是因为我想让你全面地了解我。我想让你从我的故事里弄明白,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仇恨男人的女人,为什么有的女人做的事情比男人还恶毒,因为她们受到了太多的伤害,这些伤害都是男人造成的。女人有权利报复,只要她有这个能力。”
    凝视向云,我第一次知道书里写的那种所谓“写满了仇恨的脸”是什么样子。她在逆光里直挺挺地站着,我不能想象这具玲珑有致的、极具女人气的身体里究竟包藏了多么巨大的破坏力量。的确,那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被天真无邪和美丽可人的外表隐蔽着,一旦有人触动并且令她感觉到哪怕一丝疼痛的时候,她就会有惊人的爆发,就会令触动她的人比她更疼痛一千倍。虽然我不能确知接下来的故事将是什么样子,但我能够感觉到,那将是一场复仇,对两个男人的报复作用在一个男人身上。一定是这样,也只能是这样。
    “有一个词,你说过很多遍,就是‘第一次’。你对你生活中的每一个第一次经历都有很深刻的印象吗?”我转移了话题。
    “是啊。”她双臂抱在胸前,背靠着窗台,“一个女人一生中有些第一次经历是很重要的,我这么认为。如果第一次不成功,到第二次的时候,你就会有好多顾虑,人不会像过去那么纯粹。我就是这种人。一个女人一辈子只能做一次天使,第二次做,就只剩下一半了。”
    “这些话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还是从什么地方看来的?”
    “是我的经历告诉我的。”她忽然笑起来,“安顿,你不信任我。你觉得我是一个可怕的女孩子,你还担心我是在你面前表演,对吗?”
    “也许吧。你的年龄和你的表现让我感觉有些对不上号。你想站着给我讲后面的事情,是吗?”我把斟满茶水的茶杯转移到她身边的办公桌上。
    天真无邪和怨毒激烈,古典的语言和时尚的装扮,轻佻的动作和内心的羞怯,如花的年纪和老练甚至颓废的思想,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可以啊。站着说话比坐着说舒服一点儿。”她端起茶杯,用双手环住,好像在取暖似的。
    来找你之前,我想过,也许你不会信任我,你不会相信一个才22岁的女孩子能有多少复杂的经历。可是,我想告诉你,我一个字都没有说谎。我过去说过很多谎话,但我没骗你。这个社会和这个社会上的人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一个人经历事情的多少和她的年纪不一定成正比。
    我还是慢慢告诉你后来的事情吧。
    我在咸阳上的高中。高一没有什么。我是外来的,对环境不熟悉,北方的生活也不习惯。而且,我还不能从第一个男人的阴影里走出来,所以,这一年比较平静。
    我的第二次恋爱是从高二下半学期开始的,那个人是我的体育老师。
    我在e-mail里说过,是一场暗恋。开始是这样的,是我暗恋他。那时候他31岁,长相很好。教体育的,身材也很好。同样,他比我大很多。
    高二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发育成熟的女孩子了。而且,从重庆那个人那里,我也学会了所有在那个时候应该和不应该学会的性知识。我们同学之间从不交流这些,但我觉得我比同龄人懂得多。
    我一定是一个非常喜欢和男人亲近的人,这么说,我不觉得丢脸。男人多情、女人可爱,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律,女人没必要压抑自己。我喜欢看这个人,他的动作和气质都非常吸引我。上体育课,偶尔做一些运动,他伸手扶一下我的腰或者拉我一把,我都会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很容易让我想起和第一个男人在一起的情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解到我的内心感受的,总之,他很快就开始注意我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回想起来我还是必须要承认一点,首先是我主动表示的。我实在憋不住不说。那时我暗恋他,很苦,到了浑浑噩噩的程度。他去过的地方,我也要去一次,就因为他去过;他摸过的运动器材,我也要摸一摸,就因为他摸过。只要下课,我就趴在窗户边上往操场看,看见他就特别开心。暗恋一个人可能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就是被这个人的某种气息吸引。我对他就是这样。
    这个过程我不想多说了,跟那些言情小说里写的师生恋也没什么太大区别。如果说以前那个男人并不是我真心爱上的人,那么这个老师是我第一次从心里爱一个人。这种感情折磨着我,让我终于下决心去告诉他。当时,我不知道他有个未婚妻在西安,他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他的宿舍也是我经常出没的地方,暗恋的时候我经常悄悄地去看看他,无论他在干什么,只要看见了,我就很高兴、很踏实。
    我写了一封很短的信,告诉他我很喜欢他,他是我梦想遇到的那个人。我揣着信去找他,在他宿舍门口犹豫了很长时间不敢进去。想来想去终于要敲门时,他突然在我身后出现了,问我:“你找我有事?”他就站在我身后,我们俩都面对着门,我连头都不敢回,就那么傻站着。
    我不知道是怎么进的他的房间。一个很小的房间,除了一张单人床、一张桌子、一个书架和两把椅子就没有别的家具了。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单身男人的房间,很凌乱。他让我坐下,我不敢。站在桌子边上,看着他自己在床沿上坐下。他说:“怎么了?”这么简单的三个字,让我觉得自己无限委屈。我哭了。手里攥着那封信。他伸手要信,我用力攥着不肯给他。他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一下子抱住我,在我耳朵边说:“不用给我看,我都知道了。”
    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你爱的一个人,你不敢爱又舍不得不去爱的一个人,他告诉你他和你一样,那是什么感觉?我当时就想,这一辈子为了这句话也值得了。
    从那天起,我们开始悄悄地在一起,我把他的宿舍当成了我们的家,虽然我们只是偶尔才在一起,还要躲过其他住在旁边的老师。我的第一次也是跟他。就在他的宿舍。别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两个人好的时候,细节都差不多,到了不好的时候,故事和故事才会有差别。
    我要说的内容仍然跟性和欺骗有关。我和他在一起,特别和谐。他是一个很有力量的男人,他能让我有那种非常沉醉的感觉。我又开始迷恋男人。不过,跟小时候不一样。从我们开始有性关系,我在心里把他当成了我未来的丈夫。我跟他说过,我会考一个在本地的大学,一边上学一边跟他同居,一毕业就嫁给他。我不是情不自禁才这么说的,我真这么想。其实,那时候他已经跟他的未婚妻订婚了,而且,他一直背着我在办调动到西安的手续。他完全可以告诉我,他不能跟我结婚,他有未婚妻,但是,他就是没有说。当我憧憬着两个人的未来的时候,他也应和我,说他也特别愿意等我,也像我离不开他一样离不开我。他的话,我全信了。
    为了他,我开始一次又一次对父母撒谎。我从家里骗钱说买复习资料,然后拿着骗来的钱给他买烟。我跟父母说学校要上晚自修课,为了能多陪他一会儿,跟他多亲热一会儿。我们在一起的第5个月,就是高二和高三之间的那个暑假,我怀过一次孩子。他特别害怕。我知道他怕别人知道了他跟自己的学生有这种关系会影响到他,我主动告诉他,不需要他陪我去医院,咸阳这地方太小,到处是他的熟人,不用他出头露面。我不敢让父母看出有什么异样,撒谎说要跟同学到平遥去旅游,骗了一些钱,到医院去打胎。我那么小,要伪装成一个已婚女人,谁也不会相信。做手术的医生一直对我特别轻蔑,好像我丢了她的脸似的。我越是害怕,医生就越是把手术器材弄得叮当响。我实在太疼了,忍不住呻吟,医生越发放慢了动作,说:“疼了吧?疼点儿好,要不还不长记性。”做完了手术,我在医院的椅子上躺了很长时间才走。但是,你知道吗?我一滴眼泪都没掉,相反,还觉得自己很勇敢、很幸福。我并没有比初三的时候变得更聪明。
    做完流产手术之后,我们第一次在一起,他哭了。他抱着我说:“你为我吃了那么多苦,要是我有什么对不起你,老天都不会饶过我。”如果放在今天,我一听见这话就能知道他心里有鬼,可那时候,我感动。我感动得为他去死都没有怨言。
    我们之间的变化发生在他回西安探亲回来之后。我知道他的父母都在西安,平时过年、过节他也回家,我已经习惯了,所以,什么也没多想。那时候已经是高三的下半学期开学了,我也要好好复习功课准备高考。
    向云停住了。我发现她的双腿开始微微发抖,手中的一次性茶杯被捏得有些变形。她身后那一缕阳光已经走远了,从我的角度只能看见高楼掩映的一片灰白天空。
    “我有点儿说不下去。”她把茶杯放在身边的桌子上,慢慢向沙发走过来。不知是因为鞋跟太尖细令她不能控制好步伐,还是她已经没有力气注意保持形象。她几乎有些蹒跚地走过来,坐下,两只手放在腿上,本能地抓住裙子并且用力攥住。
    “你要休息吗?”我有些心疼这个作我妹妹都嫌太小的姑娘。她把最勇敢和无所谓的一面给我看了这么久,花了多少精力和体力?她的心里其实是有创伤的啊,只是她想保持一个自尊的面貌给所有的人看,她想让了解她和不了解她的人都能认为她是那么潇洒,所以,她本能地拒绝了一切帮助和安慰。她明明是羊,却要戴上一副狼的面具。可是,一旦走进狼群里,她还是一只羊啊。
    她摇摇头,第一次非常温顺地看着我,轻声问道:“安顿,你相信命运吗?”
    “有时候相信。更多的时候,相信性格决定命运。”
    我也是。我的性格就是我的命运。
    他回到咸阳,赶上中秋节。我骗父母说学校组织晚会,带了几块月饼去找他。
    他看见我,没有表现出高兴,很平淡的样子。我的直觉告诉我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试着去抱他,他躲开了。我给他月饼,他说吃过饭了。我问他愿意不愿意出去走走、看看月亮,他说他很累。最后,我问他:“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吗?”
    他想了半天,说“咱们分手吧”。我脱口而出地问他为什么。他说:“没有什么为什么,你太小,咱俩不合适。”他的话一下子就把我扔回几千里之外的重庆。我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事情总是在我身上发生。我觉得自己已经站不住了,扶着桌子才能勉强稳定身体。我问他:“你有别人了?”他犹豫了一下,说:“我马上要调回西安了,我会和别人结婚。”
    大概这就叫做晴天霹雳。我想哭,可是没有眼泪。我觉得有很多双手一起伸过来抓我的脸,怎么也躲不开。但是,那天我特别理智。我坐下来,让他也坐下,坐在我对面。我问,他答。“你是这次回去才决定的?”“不是。”“有多久了?”“我们好了四年。她在西安教书。”
    “为什么早没有告诉我?”“我喜欢你,不想失去你。”“现在你想失去我了?”“我没有别的办法。”这就是那天我们的对话,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离开他的宿舍。月亮特别圆、特别亮,我踩着一地的月光走回家。我被打懵了。那天,我一夜没睡,坐在自己的床上从头至尾回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我明白了,这又是一个骗局。我以为我爱上了一个应该爱、值得爱的人,可我还是错了。
    我从那个中秋节的夜晚开始真的疯狂起来。我设计了一个个报复的方案,比如杀掉他,然后自杀;比如骗他跟我最后一次做爱,然后切掉他的生殖器。种种最疯狂的办法都被我细细地想了不知多少遍。我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这些,我的心被仇恨填得满满的,如果不对他做些什么,我可能会亲手杀了我自己。我要毁掉他,一定要毁掉他。我心里非常明白,毁掉一个人是不能成全我的爱情的,可是,我还是本能地想毁掉那个险些毁掉我或者已经毁掉了我的一个局部的男人。那种破坏的欲望怎么也忍不住。我反复想着从电影里、书里看来的复仇的故事和那些从爱到恨到亲手去破坏的女人。我想,在破坏的过程中,人是有快感的。那也是一种女人的成就。
    我每天都这样想,一直到完全想好了。我决定去实施。
    那是一个大家都在上课的时间。上午,10点钟。教师宿舍是一排平房,他的房间在从左边数第三间。我站在他门口,站了差不多有十分钟。我想起很多事情,那封写给他的信,那些偷偷摸摸地做爱、穿上衣服来不及说什么就走的午休时间,还有那个让我疼得要昏过去的孩子……很多,很多。最后,我想,如果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爱到像我爱他这样,最后还是要遭到欺骗和背叛,那么这个男人就该死。
    这时候,下课铃声响了,我知道他在这个时刻应该收拾运动器材,然后回教研室。我掏出打火机,把一件事先蘸好汽油的运动衣点着了,从他那扇半开的窗户扔进去。那件衣服是他的,有一天下雨,他让我穿上,怕我冷,那时候,我才做完流产手术不久。那扇窗户曾经是我们约会的暗号,开着,说明没有别人在;关着,正好相反。现在,什么都用不着了。我站在窗户外面看着火苗窜起来,知道已经大功告成,才离开。
    我直接去了体育教研室,他在。我请他出来,说有事请教。那是他对我说过分手之后我第一次见他。他很吃惊,不过还是出来了。从他的表情里,我甚至看到了厌恶。我距离他很近站着,我问他:“你很讨厌我,很看不起我,是吗?”他瞪着我不说话。我接着说:“我把你的房子点着了,你现在赶快去救火,不然,别的老师的房子也会着火。你如果敢报警,说是我干的,我就把你和我的关系说出来,我可以告你诱奸女学生。”说完这些话,我转身就走。我不想看他的表情。我已经这么做了,不计较后果如何,什么后果我都愿意承担,什么后果都不会比被他欺骗和抛弃要好一些。
    我直接回到家,给我父母打电话,说我有事和他们谈。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在父母眼中,我是一个很规矩、不爱说话、喜欢自己想事情的孩子,突然这么严肃地叫他们回家,都觉得不正常。
    中午,他们回来了。我说,从此我不上学了,因为我成了一名纵火犯,我把体育老师的宿舍点着了,因为我恨他,恨不能烧死他。我妈顿时慌了,问我谁知道这件事。我说我已经通知他回家救火了。我妈着急得哭起来,说老师要报案,我就会被抓去坐牢。我咬牙切齿地告诉我妈“他不敢”。
    从那天开始,我父母轮流审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咬紧了牙什么也不告诉他们。我只说我恨这个人,因为他毁了我的一生。别的,什么也不说。我是我们家的灾难,而这个灾难是他一手造成的。这样僵持了一个多星期,我父母决定让我退学,送我到北京的外婆家。
    我离开咸阳是在放火之后的第三个星期,没有人来找我,说明他确实没敢报警。
    在北京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讲了。我插班、复读,发愤读书。
    我想去学法律,我觉得法律很有意思。在还不懂什么法律知识的时候,我已经懂得运用法律之外的手段来保护自己了。而且,从法律的角度来讲,这两个男人对我做的一切都是不能构成犯罪的,因为没有强奸发生、没有犯罪事实的认定、也没有原告,我不可能去告他们,我丢不起那个人,而且,我能告他们什么呢?我只能运用我心里的法律来给他们定罪,运用我自己的方式来报仇。
    1999年,我回咸阳参加高考,没见到这个人。据说,着火之后不久,他就调回西安了。没有人把着火的事情和我退学联系起来。那场火至今还是一个谜。
    握着手腕上的镯子,向云靠在沙发靠背上。深陷在柔软之中,整个人仿佛都变小了。她不再说话,面无表情地对着我。
    向云真年轻。她说了那么多充满沧桑感的话,面容却仍然带着青春气息,尽管那青春历程多少有些残酷的味道。她让我想起当我自己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偶然听到最好的朋友告诉我,她爱上了英俊的语文老师。她让我看她每天的日记。在语文课上,我捧着一个浅粉红色的本子,对照神采飞扬的老师,看她的暗恋。可是,在我们的少女时代,那也不过就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而已。10年的岁月,让向云和我们的观念完全不同。
    “你看过琼瑶写的小说〈窗外〉吗?也是一个师生恋的故事,不过,结果比你告诉我的这个故事要美好一些。女孩子自己明白了,爱上小河是因为没有见过大海,当年让她欲罢不能的老师最后也免不了成为一个猥琐的老男人,当然这也很凄凉。”就是这个故事,在18年以前,曾经让我们这些小初中生悄悄地掉眼泪,也给今天的小初中生留下了嘲笑我们肤浅和少见多怪的话柄。
    不知道是因为听到琼瑶这个名字还是因为我概括的小说内容,向云撇着嘴笑了一下:“看过。当我和体育老师在一起的时候,知道这本书是写男老师和女学生的爱情,我就找来看了。不过,看完了我就觉得挺没劲的。爱一个人,忍着不说,把自己弄得跟林黛玉似的,就差吐血这一个情节,是不是太古典了?我认为没有必要。爱他,你就大声告诉他,怎么了?不光我这么认为,我的同学们也这么说。她们比我更糟糕,根本就看不下去!”
    “当你还是一个高二学生的时候就和老师断断续续地同居,还怀了老师的孩子,你不觉得这是违禁的吗?”
    “我不觉得。”向云回答得斩钉截铁,“我不认为我们是什么师生恋,虽然当时他的身份是老师、我的身份是学生。我认为我们首先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跟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没有关系。他要是真心对我,我就是不上学也愿意跟他。我们俩之间的问题不是出在他是老师、我是学生这点,而是他根本就是在欺骗我,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不管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骗人感情、骗人身体总是不对的吧?所以,即使他是老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做了缺德的事情,也应该受到惩罚。这是一个公理。”
    “退一步说,如果他真心爱你,也愿意跟你结婚,但是,他年纪比你大,不可能等你到大学毕业,你怎么办?”
    “那就不上大学了。我真这么想过,可惜,我遇见的不是好人。”
    “会后悔吗?”
    “不知道。两个人不好了,可能会后悔,如果一直好下去,不就没有时间后悔了吗?”向云轻松地说。
    “只有你这么想,还是你的同龄人中大多数人都这么想?”
    “差不多都是这样吧。”向云歪着头看我。这时的她才和我最初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个悦耳声音吻合起来,“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你觉得咱们不一样,是吧?你们比我们更关心做一件事情会得到什么结果、是不是好结果,没有好结果的事你们不会去做。我们不一样,我们关心过程,这个过程如果能让我们感觉到幸福、开心,我们就会去做,结果怎么样无所谓。有好结果,当然皆大欢喜;没有也没关系,反正已经享受过程了。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我遇到的这种情况。结果坏并不可怕,让人恨的是过程就不纯粹,这种人就该死。比如说这个老师,他当初要是告诉我他的真实情况,让我自己判断跟不跟他,我想我还是会跟他的,毕竟当时我那么爱他,完全可以不在乎没有天长地久。可他太自作聪明,从一开始就骗我,给我承诺,又不能兑现,我恨他是因为这个。其实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并不在乎什么名分啊、是不是男人的惟一啊这些东西,我们要的就是一个坦诚。”
    “所以,师生恋可以,给有妻子的男人做情人也可以,把爱情当借口抢别人的老公也可以,还有其它违禁的恋爱关系,都可以,对吗?”
    “什么叫违禁啊?那个‘禁’是什么人定出来的?合理吗?每个人对违禁的判断标准也不一样啊。”向云含笑瞪大了眼睛,“你们就是每天为了那个‘禁’活着,到最后也没弄懂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太辛苦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只要真心相爱,没有功利和利益交换,纯粹为了爱情,我觉得做什么都可以。没有这个前提,做什么都不可以。我就是因为这个前提失去了,才采取极端措施的。”
    “你来找我,是希望我把这个故事写出来的,对吗?”看着这个用“凄凉”和“壮烈”来形容自己的恋爱的女孩子,我心里充满了矛盾。难道爱情真的就是那么不管不顾的一种自我的情绪吗?难道因为有了爱情就可以无视一切社会行为规范吗?向云和我接触过的很多这个年纪的男孩、女孩一样喜欢用“你们”和“我们”来说明时代进步了、人们的观念革新了、人的个性已经解放了,可是,即便是这样,难道一个人就不应该去讲一讲责任和道德吗?然而,在向云的故事里,那两个比他年纪大、阅历多、受教育程度高的男人,他们的道德和责任心又在哪里?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我都不可能支持纵火这种疯狂的报复行为,可是,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我同样不能认为那两个曾经伤害过她的男人不应该受到惩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纵火是不对的,难道欺骗和引诱一个女孩子,然后再无情地抛弃她就是对的吗?显然也不是。那么,该怎么去判断呢?如果有一天,羊可以变成狼,我们要不要追问:那是为什么?
    “是啊。我是想让你写出来的。”向云重新坐直了身子,“我想用我的故事告诉所有的男人,年轻不是我的罪,更不是男人可以对我为所欲为的理由。我要让他们知道年轻的力量。”
    这句话让我们都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我先开口问她:“刚才来送你的人,是你的男朋友吗?”
    向云愣了一下,笑了:“你偷看我。”
    接着,她自然地恢复到初见面时那幅天真无邪的表情:“是啊。不过,他什么也不知道。我的事情,除了你,谁也不知道。我不会告诉他的。他现在还把我当成天使,其实我根本早就做不成天使了。他也比我大很多。我知道他也说谎,只是我不愿意戳穿他。因为他还没有伤害到我。”
    向云临出门之前,提醒我:“别忘了今天是中秋节,耽误了一个下午,也该放你回家了。”
    是啊,今天是中秋节。三年前的这一天,一个女孩子改写了自己的命运——她再也不做天使了。
 

本文节选自安顿2002年出版的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四《绝无禁忌》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我不是你的天使——《绝无禁忌》之三(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