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爱情中的勇者未必得胜

发表日期:2007-06-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女人的一生,到底是勇敢好,还是圆满好?——

 
     第一次看《荆棘鸟》还是上高中的时候,一下子就相信了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种鸟儿,一生只唱一次歌。它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寻找一根最漂亮、最茁壮的荆棘,找到了,就把自己重重地压上去,让荆棘刺穿它的胸膛,然后放声歌唱,一边滴着鲜血一边唱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据说,那是从未有过的动听声音。
    高中生的脑子里偶尔会有一点儿朦朦胧胧的对某种感情的向往,仅仅一点点,一闪即逝。更多地感觉这个漫长的爱情故事其实是在说一个人一辈子追寻的执著,不管追寻什么,可能是感情,也可能是某种事业。后来听大人说,感情有时候会是一个女性一生需要苦心经营的一项事业,于是,感情和事业,就统一了,一块儿追吧。
    有机会看到电视连续剧《荆棘鸟》,我已经是大人了。也经历了自己的感情,最终还是觉得把感情和事业混在一起“经营”不是个路数。感情成功了,还能有事业的一般成功加上去,当然好。如若感情不成功,则必须要有事业的不一般成功,才能平衡。来了的人又走了,这个是人所不能控制的,而事业永远在自己的手中,更有劳动法做保障——劳动者得食,这个还是比较牢靠的。在和我“沆瀣一气”的女伴当中,我被认为是“个人感情粗糙”的人,而且“自我中心”,更不“好听”的说法就是“感情上的悲观主义者”。
    这个是改不了了。我坚定地相信,事业是自己做出来的,而感情则是一件必须要与人合作成就的事情。只要一合作,变数天然就增加了。你能让自己忠贞不渝,但是你能保证合作中的另一方也忠贞不渝吗?我相信没人敢说能。没人敢说能,其实就是不能。不能,就不靠谱了。
    有意思的是,我这样一个相信劳动胜过相信机遇的、现实的人,这次被选中了“代写情书”。之前要恶补《荆棘鸟》。这是“客户”的要求。这个“客户”,是一个典型的“荆棘鸟”式的女人——她49岁的生命中只有一次放声歌唱着礼赞了爱情,她为一个所谓事业有成的男人生下来一个孩子,却一生不曾把自己嫁掉过。她默默承受了半辈子恶名,现在,她要我替她写信,趁着中秋节送到那人的坟头上。
    我们是在网络上认识的。她按照我留在报纸上的联系方式找到我,说如果我愿意替她完成这个心愿,她给我1000美金做报酬。我知道在这么凄美的故事氛围中说出这个价钱很煞风景,但还是忍不住不说,对一个普通劳动者来说,这是一个诱惑。
    这个女人的故事,和《荆棘鸟》的故事异曲同工。
    一个把事业成功当成毕生目标的男人,看着一个女孩子长大,并且深为这个女孩子所打动。他知道只要他愿意,这将是一幢美满的、令人羡慕的爱情。但是他不能。燕雀焉知鸿鹄之志?男人一辈子向往和追求的绝对不仅仅是爱情。就像人们说的宝马车,BMW,男人的三件宝贝,竞争、金钱和女人,少了一样,也看不出是完美人生。
    这个男人走了,远渡重洋,淘金或者镀金,反正发誓要镶上金边(或镶上金牙)再回来,当然是衣锦还乡。男人走的时候,女人还是情窦初开,距离开到荼蘼尚早。
    一场依依惜别。
    你一定要回来,记得我在等。我一定会回来,但你不一定要等……差不多就是这类的对话了,闭着眼睛也能想出来个八九不离十,要多文艺就有多文艺。都是大好的文艺青年。
    男人回来了,不是一个人,老婆、孩子、大批礼物,说是还要走,已经在异乡落地生根。女人没说:“那我白等了?”这话不能说,因为人家早就交待好了不要等,约等于“不让你等你偏要等,等了当然是白等”。男人用深邃的眼光看女人,看了又看,就把女人的一生看完了——注定走不出那目光了,她竟然觉得她看见的这个人不是近视眼或者眼大无神,而是满眼伤痛,为她。
    男人又走了。过了几年,女人也到了那个国家。不是巧合,是刻意的,摊开地图看一看,真想出国,什么地方不好去,一定要去到那个人现在的家门前?女人在那里住了四年,四年当中完成了两件事,得到了学位,怀上了这个男人的孩子。这个过程可能比较复杂,因为两个人都知道内情,所以不需要代写情书的人了解,也不需要在这封信里体现,所以,很遗憾,我不知道。
    女人回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也有不错的收入,唯一不能解释的,就是自己的婚姻状况。不过好在有在国外生活和学习的经历,比一直在国内的人民群众眼皮底下的人们要容易蒙混过关。
    母子二人相依为命,直到这个男人再度归来,女人淡淡地说了:“你看他是不是很像你认识的一个人?”男人惊恐万状地照镜子,仿佛在镜子里见到“老爸”——老爸当年看见他长大成一个棒小伙子就是这种表情。
    这个男人还不错,从此老老实实供养着这对母子,说好了就是出钱,决不收编,女人也没有反对。
    就是他们“谈判”的那一次,女人讲了《荆棘鸟》的故事,她说那个男人就是那根荆棘,刺穿了她的胸膛,让她得以纵情歌唱——唱着歌儿回到祖国,并且又当爹又当娘。
    这样又过了很多年,男人死了。没有人通知她,这个男人已经死了。她谁也不是,通知她没有用。因为忽然收到一笔钱,她才知道,那个男人死之前对老婆交待了一切——国内还有一个儿子已经长大成人。
    那个原配也是有情有义的人,生生把老公的骨灰分了一半给我的“客户”,说老夫老妻一辈子了,并不算是忍痛割爱。那原配说:“你比我勇敢,你做的这些我做不来,可是爱情之中未必是勇者胜,我不勇敢,我圆满。”
    就是这么一个故事,不圆满的爱情,她要让我给她写上一个圆满的结尾——她是一只荆棘鸟,做了一辈子,唱了一辈子,苦与乐都不说了,现在不想继续做也不成。
    我最终没有能挣到1000美金——这封情书我也写不来,因为我越听下去越觉得恐怖,为什么我就是觉得那个原配说的对呢?女人的一生,到底是勇敢好,还是圆满好?想来想去,我想要的也是圆满,为一生安宁计,圆满看起来还是好过勇敢。
    我惭愧,重看《荆棘鸟》,越发惭愧。那终于披上红袍的拉尔夫神甫,他做到了红衣主教,直到他最爱的那个孩子死掉,他才从母亲的悲伤中得知他就是那个父亲。两个人的梦想都破灭了,漫漫人生,竟然只有彼此示爱的那几个晨昏是浑然忘我的,之前是折磨人的试探和相思,之后是足以杀死人的牵肠挂肚和追悔,好比那鸟儿被荆棘刺中,之前是苦苦寻觅,之后是肝胆俱碎,真的那么值得、那么美吗?我存疑。
    《荆棘鸟》的小说很美,电视剧更美,可是退回到现实中,如果一定要做鸟儿,我比较喜欢每天唱歌,然后平静地寿终正寝。

 

 

2005年4月15日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爱情中的勇者未必得胜》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