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幸福婚姻等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发表日期:2007-05-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访/安顿
    采访时间:2007年5月19日
    陈元,男,46岁,大学毕业,曾任某国有大型企业计划处长、该企业子公司总经理,1998年开始经营自己的广告公司,2006年定居重庆至今。

 

    结婚三次才明白,婚姻里的事儿,认真是应该的,较真就大错特错
    我结了三次婚,第三次是在去年的圣诞节,我不知道这么说你敢不敢写出来,结婚也和很多事情一样,越是经历得多,越有经验。不过我还是要说一下,像我这样的人不能也不应该是大多数,谁都希望天长地久、从一而终,这不只是女人的愿望,生活认真的男人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我何尝不希望能好好地用一辈子的时间把一次婚姻经营完美呢?很遗憾,现在我只能说,年轻的时候,我不懂得该怎么经营,现在懂了,回头这二十年,也千疮百孔了。
    现在的我,还算幸福吧,我觉得结婚三次才明白,婚姻里的事儿,认真是应该的,较真就是大错特错。有时候我也琢磨,一天24小时,你总想着不愉快的事儿,忧心忡忡,也是一天,想着开心的事儿,快快乐乐也是一天,为什么要自寻烦恼呢?所以,人就要尽量把事情往好处想,让自己高兴,自己高兴了,好心情也能影响别人,把别人也哄高兴了,大家都高兴了,这一天就高兴了,每天都高兴了,这辈子就高兴了。反过来,你成天愁眉苦脸、半死不活,别人看着你难受,慢慢的谁也不爱看你,谁也不搭理你,你就更难受,越来越难受,最后死了算了,这辈子多不值!结婚也是这样,一个人生活很辛苦,两个人组成家庭,为的是能活得更好,如果天天互相给对方不高兴,何必要在一起呢?所以,既然结婚了,就要让对方和自己都能更开心才好。
    我第一次结婚是26岁,前妻是我的同事,那时候我们都是大学毕业生,在一个老国营单位里这种人并不多。那时候社交也没有现在这么多渠道,一个单位的同事最后成了一家子的人很多。当时我们单位到了结婚年龄的小伙子比大姑娘多,我前妻还是非常引人注目的,好几个人都追求她,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那时我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一心一意只想着玩儿。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不想说我们俩是谁主动的,没有意义。反正后来她是跟我好上了,恋爱一年,就结婚了。又过了一年,有了孩子。二十年前,人们没有现在这么浮躁,我们的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们这种单位挣钱不多,但是福利很好,登记结婚之前,分到了一套一居室。挺好的。在那个年代,我们算条件很好的,和那些挤在父母家的年轻夫妻比起来,简直是过着好日子呢。这么说起来,应该是幸福的。
    自由恋爱结婚的两个人一定是因为互相喜欢,不喜欢为什么要结婚呢?也没有人逼迫。所以说,我们是相爱的,至少在出现问题之前是这样。
    我们在结婚第七年离婚,孩子当时六岁。离婚的原因让现在的年轻人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因为“疑似出轨”。我说疑似,是因为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前妻是不是那时真的有了别人。当时,不管是不是真的,我就是过不去这个坎儿。
    90年代初期有不少人因为提前下海发财了,和我一起毕业的同学当中有的人出国,有的人经商,我属于容易满足的,大学毕业没想过出国,有了老婆孩子就更不想了,经商呢,感觉风险太大,我也不是那块料。这种心态让我前妻特别不满意,她总是批评我没出息。这种批评多了,我也很烦,跟她吵过一次,之后她改变战术,不再批评我,而是表扬别人。她经常回来告诉我,某某的丈夫发财了,某某现在经常请病假,根本不指着那点儿工资了……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时候我弄不清这些人到底都是什么人、跟她什么关系。
    我始终无动于衷,一副死不改悔的样子,慢慢的,她也懒得说了。就是这时候,她得到了一个改行的机会。本来她是做行政的,在办公室。那时候不是都在搞什么机构改革吗?也刚刚有了一个时髦的词叫“公关”,稍微漂亮点儿的女孩子都觉得“公关小姐”是个好活儿,还有一个电视剧就叫这个名字。现在说起来也挺可笑的,这个词听着不像好人是吧?我前妻荣幸地成为了这种人,到业务部门去工作了。
    改行之后,她的作息时间不像原来那么有规律了,经常和领导一起参加各式各样的应酬。那段时间她特别兴奋,好像马上就能发财一样,有时候喝了酒回来跟我说,以后,你就好好坐办公室等着升官,我去挣钱,女人做生意就是比男人容易……刚开始她说这些我觉得挺可笑,还轻蔑她,说她傻,连她都觉得遍地是黄金的时候,黄金就变成狗屎了。那时候我就想,让她折腾吧,折腾不动了,这一轮发财梦也就过去了。可是不料想她还真的挣到钱了。当了公关小姐半年多,有一天晚上她回来,一进门就特别兴奋,神秘地递给我一个报纸包,然后踌躇满志地往床上一躺,说,你看看吧,咱们也发财了。那年月,两万块钱真不少,她一次就拿回来这么多,我还真是特别吃惊。她说那是因为她给一家合资企业牵线买设备,人家给她的劳务费。当年,有一万块钱就光荣地成为万元户,两万,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简单说吧,这两万块钱给她带来了特别大的变化,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她挣钱越来越多,第一笔钱到手的那种兴奋已经没有了,她拿着钱,交到我手上,说,麻烦你明天存了吧,那感觉特平常。可是,我的日子不好过了。我们单位开始有各式各样的闲言碎语。你说别人是嫉妒也好,是缺德也好,反正那些话特别不好听,综合起来就是说,她为了挣钱什么都敢干。人家不当着我说,这话也很快就传到我耳朵里。那时我已经是副处长了,听着心里不舒服。听多了,也开始慢慢地疑惑,会不会,她真的用了什么不正当手段?这种念头不能有,一旦有了,怎么也不能去掉。我被这种念头折磨着,开始特别在意她的言行。
    实事求是地说,我没有从她的言行中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她的确是有了很多变化,特别是说话的口气也蛮大的,有点儿财大气粗的架势。我们最终闹起来,是有一天她没回家。那天很晚了,她还没回来,也没打电话。第二天上午,她给我办公室打电话说对不起,昨天晚上喝酒太多了,路远,司机也喝酒了,不敢开车,就没回来。我当时不高兴,说一个女人不应该这么喝酒,不像话。她还嘻嘻哈哈地说,以后不喝了,晚上回家带好东西来。好东西是什么呢?就是钱!她就这么说话。
    中午我到食堂吃饭,碰见跟他们一起出去的那个司机了,正在跟一帮人说什么,看见我,就不说话了,大家也散了。我觉得特别别扭。那天下午,我要出去,要用车,办公室说车都出去了,就剩下业务部那一辆车,正好就是那个司机。
    我和我前妻分手之后,想过不止一次,人的舌头是坏东西,而语言是有毒的。那司机说了一些话,让我心里结下了一大块阴影。他说他挺羡慕我的,老婆漂亮自己聪明,正好一个发财一个升官。他说我老婆是个很能干的人,还豁得出去。我听着不痛快,就不说话,他来劲了,说现在这个社会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目的是挣钱,别的都是假的,生意场上逢场作戏都难免,那些做公关的,不管在外面怎么样,回家还是贤妻良母……听着这些话,我能好受吗?还没回家已经憋了一肚子气。
    那天我老婆先回家,我回家看见她已经把饭菜做好了,说真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补偿一下。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脾气,一抬手就把酒瓶子扔地下了。那天是我们结婚以来吵架最凶的一次,我打了她。我问她在外面都干了什么,她特别坦然地说就是千方百计把别人的钱拿到自己口袋里,给单位挣了,自己的也有了。我说人家都在议论她的钱挣得不干净,她愤怒了,她说她没有一分钱不是血汗钱,没有一分钱是出卖人格挣来的。我至今记得她当时的样子,像一头小老虎似的,她说,人家说我什么你都相信,你自己的脑子呢?你自己的眼睛呢?人家说我不好,你听人家的,你可以跟我离婚呀!
    离婚是个很刺激的词,我当时愣住了。我没想过离婚,真的没想过。
    这一次之后,我们俩都变得小心翼翼了。我想那段时间我们俩肯定都在刻意保护家庭,谁也不想贸然地做出什么决定。但是,最后还是我激化了矛盾,最终造成了她果绝地离开我。我通过关系把她调离了业务部,重新回到办公室。
    怎么说呢?实在是我的心理承受力非常差,我只要想起那司机说的话就不舒服,我会顺着那些话一路想下去,直到想出很不堪的画面才想不下去,一想到这些,我恨不能马上离婚,马上离开她以证明我的清白。我不想说太多这一段,很受伤,前妻和我,都很受伤。我始终忘不了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话,她很自然地端着水果坐到我身边,我本能地站起来走开了。当我意识到我所做的一切,她已经哭了。就是那天,她说离婚吧,这样大家都好受些,所有解释的话都不说了,谁心里的病谁自己医治吧!
    我和前妻是协议离婚的。我们从街道办事处出来,我说要不一起吃一顿饭吧,她说不想吃,只想问我一个问题,是不是真的从心里认定她不干净。我不知道说什么。她又说,没关系,怎么认为都不重要了,反正咱们也不会走到一起了,以后你要再结婚,记住不要这样对人家,你自己心里的鬼,你要自己打。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这位前妻没有联系,但是她最后说的话,我始终记得。而且,也是她刺激了我,让我最终也去经商了。
    第二次结婚,我已经34岁了。也许世界上真有因果报应这一说,这次造成离婚的人不是我,而是她。令人悲伤的是,她得了和我一样的心病。
    和她结婚的时候,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广告公司,业务也基本稳定。我算做一行相对早的,那时候广告公司还不像现在这么满街都是。我过上了我第一任前妻当所谓公关小姐时那种日子。从我自己给自己发工资那天起,我算彻底理解了她,理解了她动不动就喝酒、24小时都接电话,谁家的事儿都往前冲……我都理解了,你要是想从人家手里挣钱,你就要有这样一种死不要脸、无孔不入的精神。
    我挣钱不少。有时候我带回家的钱交给老婆,她随手就往我家床垫子下面一塞,越塞越多,我们俩开玩笑说,睡在钱上面,心里真踏实。她其实不踏实。她是一个特别纯情的人,也可以说不是很懂得人情世故,从小顺利,被家里人惯着,恋爱也没怎么谈过,又遇见我这么一个离婚半中年男人,死宠着她,她就更加任性。有时候躺在钱上面,她也问我,你不会为了钱跟人家有钱女人怎么样吧?你们那么多客户都是女人当家……我说我好像不至于,要那样不如干脆直接干“那一行”呢,直来直去比曲意逢迎要省事。她说,那你每天接触那么多人,你不会爱上某个女强人吧?她一说这些话我就安慰她,我想那些安慰的话,所有的好丈夫都会对妻子说,除非他不爱她了。但是我隐隐约约地觉得她心里不踏实。
    有一件事刺激了她,怪我,真的怪我。她现在已经结婚好几年了,生了一个儿子,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像当年我们婚姻的最后阶段那样神经质、缺少安全感,如果还有一点那种心态,都是我的错,我都觉得愧疚。我们俩也是因为我喝多了,喝多了没回家,也没告诉她。第二天早晨醒过来,我发现我的手机上全是未接电话,都是她一个人的。我往家里打电话,没有人,打她的手机,响了半天,居然是我哥接的,我哥破口大骂,说在我办公室呢,我老婆天不亮就把大家伙儿都叫醒了,现在全家在我办公室集合呢,她接不了电话,哭了半夜,现在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用一个半小时赶到办公室,你说北京的交通怎么这么差劲?你越有事儿就越要堵车!我被那个场面弄得哭笑不得。我老婆躺在沙发上,枕着我嫂子的腿,我爸我妈也都在呢。她一看见我,一下子就爬起来扑过来,号啕大哭。我特别尴尬。接下来是批判大会,大家七嘴八舌说我老婆吓坏了,以为我出车祸了。怎么不盼我点儿好啊?
    安抚了大家伙儿,一个个送走,我带她回家。她一路上就是哭。我也觉得很愧疚。那天我没上班,脑袋也晕乎乎的,我说睡觉吧,睡醒了带她出去吃饭赔不是。那天我们谁也没睡觉,我老婆一边哭一边审问我,到底跟什么人在一起。我如实汇报了,她不相信。就是从这天开始的,我们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她不定时、不定点、无预告、无先兆地动不动突然袭击我一次,逼着我把那天的事情重新回顾一遍。我知道她病了,因为我一下子想起了我的第一次离婚,那年那月,我对我前妻,就是这么一种病态。我知道她会特别难过,每次问我,都是在折磨她自己,每次问的结果,都会产生新的疑问,每一次的疑问联系在一起,都让她觉得她想象中最恶心的事情都是真的……任凭我说什么,任凭我怎么强调我们好几年的夫妻感情,任凭我怎么给她讲相互信任之类的道理,都没有用,什么都不能阻止她无边无际细想下去!
    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也忍受不了了。我给她讲了我的第一次婚姻为什么解体,我告诉她,我的现在可能就是我前妻的从前,而她正在重复我所经历的一切,现在我好了,但是我永远失去了婚姻,我希望她也能好,我们一起来保护我们的家庭。
    但是我失败了。她在听完了我的婚姻故事之后的第三个星期,提出来离婚。她特别平静,她说,她实在受不了了,也许是冤枉我了,也知道应该信任我,但是她做不到,好多个夜里,她低着头看我睡着了,想起这些事情,恨不能马上杀了我。她说。离婚吧,我要疯了,也会伤害你的。
    这次还是协议离婚,我把能给她留下的都给她了,我说,你有任何事情随时叫我,你想回来随时回来,你不结婚我就不会找别人。她哭着走了。三年多以后,我手机上有了她的短信,说她生儿子了。
    现在这个婚姻没什么可说的,唯一我觉得好的就是,我现在的老婆什么都不管我,也是我教育的好,我告诉她了,你信我,那就好好信我,不信,也不用东查西查,直接问,我要是回答肯定是真的,要是不回答,那就是不想告诉你。反过来,她对我也是这样。我告诉她,婚姻里的事情,不能较真,要看主流,没有亲眼看见和证据确凿的事情,就不要穷追不舍,不要自寻烦恼。喜欢这个人吗?相信她吗?喜欢,相信,就把一切往好处想,别人高兴、自己高兴,一家人都高兴。我觉得这是一种健康的关系,是一种心理的健康。这是我用二十年的时间才换来的。

 

    把秘密背在身上
    某年最热的一天,蜜娜被一声炸雷惊醒发现丈夫没回来。正是子夜时分。
    打电话,对方关机。
    趴在窗台上看马路,偶尔有车,车灯拉出迷蒙的雾光。看过的恐怖片,在这一刻复活起来,主人公变成丈夫,那个开车出门夜不归宿的人。
    能做的就是等。两个小时过去,蜜娜坐不住了。她想起丈夫是带一名业务员一起去廊坊的,在丈夫的备用通讯录中找到那个人的电话号码,蜜娜拨通了电话。迷迷糊糊的声音。蜜娜说,是嫂子,你们在哪里?他的电话关机了。好像有些惊恐,那人的声音一下变得清醒起来。他说自己回来了,老板还在那边。蜜娜要酒店的电话,对方说,住在客户家里,没电话。
    作为一贯表现得明白事理的好妻子,蜜娜给人家道歉,说不该如此深夜打搅,顺便说只是担心家人安全,并无他意。
    待放下电话,心情就不那么简单。坐在电脑前,顺手开机,屏幕闪闪烁烁,蜜娜有点儿不知所措。她很少用家里的电脑,上班一整天面对电脑,回到家,看见电脑就烦。该干点儿什么呢?蜜娜上了新浪,看自己的邮箱。
    事情就这么巧,蜜娜打错了自己注册名的第一个字母,却意外看到一个从没见过的用户名。蜜娜不是电脑通,但知道如果没人输入这个用户名,电脑是不会“记得”它的,那么……就是丈夫用过的名字了,却不是她一直知道的那个。蜜娜看着这个名字,看了一会儿,敲出一串密码。
    阿里巴巴怎样发现宝藏?蜜娜觉得应该和自己差不多。但蜜娜没有惊喜,更多的是沮丧。偶像的倒塌在一瞬间,蜜娜好像能听见丈夫这个高大的、令她一度仰视如顶礼的偶像,哗啦啦自上而下堆下一片瓦砾,就这么完了。那个信箱里的内容真丰富,除了有丈夫和一个叫做“小龙女”的人打情骂俏的情书外,还有一样蜜娜此前无论如何想不出的东西——这两个家伙共同订阅的色情电子杂志。
    蜜娜在信箱里徘徊了不知多久,雨停了,天光开始放亮。关上电脑,和衣躺下。脑子有点儿乱。那些突兀出现的画面挥之不去,蜜娜觉得恶心。直到睡着之前,她反复在想一件事:这个发现,究竟是收获还是失落?收获的是什么?失落的又是什么?
    第二天清晨,丈夫来电话,和那个业务员说的话一样,大雨,不能回京,住在客户的空房子里,手机不小心关了,自己却没发现,对不起。
    对不起。蜜娜挂上电话,自己对自己说。是一句对不起就能掩盖的吗?
    上班的时候,蜜娜神不守舍,却有条不紊做了一件事。在新浪,注册了比丈夫那个秘密用户名多了MN两个字母的邮箱,用丈夫的名义给小龙女发了邮件,说以前的邮箱不能用,以后用这个联系。
    过了一天,小龙女的回信来了,一如既往的热情,诉说相思之苦,回顾在廊坊的一夜,说“在水伊人,君子难忘”。蜜娜冷笑着回信,自报家门。
    那以后,蜜娜照样做贤惠妻子,对丈夫只字不提。
    这件事过去不到一星期,有一天,蜜娜下班,发现丈夫已经把家里的电脑装进纸箱,取而代之的是一台半新的“富士通”笔记本。蜜娜什么也不问,端一杯冰水,坐在边上看着。丈夫说:“这是我在公司用的笔记本,淘汰了,放在家里用,台式机拿去公司给员工用好了。”蜜娜保持平静的微笑:“好啊,我反正不用,你需要随时可以带走。”
    话是这样说,蜜娜心里想,你可以把你的秘密背在身上,这有多方便。
    转眼到年底,蜜娜和丈夫相安无事。她感觉丈夫有了很多变化,比如很久不做北京之外的客户,比如在家从不上网收发邮件。那老笔记本,静静趴在桌子上,几乎不曾打开。
    平安夜,丈夫到蜜娜的办公室接她一起过节。蜜娜还是有些得意的,外面的人,过眼云烟罢了。
    坐上丈夫的车,蜜娜看到一台粉红色的、轻薄的笔记本电脑半摊开在座位上。依稀记得在哪里看到过广告,似乎是SONY的新品。丈夫随手合上电脑,扔到后座上。等蜜娜坐好了,体贴地关上车门。秘密还是被丈夫背在身上了,这个平安夜,蜜娜恨透了发明笔记本电脑的那些家伙。

 

    安顿采访手记:幸福婚姻等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蜜娜的故事知道很久了,那时候她跟我说,你想要婚姻幸福吗?你不想离婚吧?那好,那就睁一只眼闭一支眼,给他一些私人空间和时间,让他把他的秘密藏好了,别太认真,别觉得这些秘密对你有伤害,两个人就会相安无事。蜜娜的话让我觉得她挺“豁得出去”,一个男人背着自己跟别的女人“在水伊人、君子难忘”了,还不觉得受到伤害,什么才是伤害呢?蜜娜说,这只能勉强算是伤害吧,如果你特别敏感特别在乎感情的清洁度;和重创比起来,男人有一点情感上的小秘密只是小儿科。重创是什么呢?蜜娜说大体上包括三种,拿家里的钱贴给外面的女人,置老婆孩子的需要而不顾却一心只顾那个人的家,蓄意离婚以便与那个人早结连理,如果不是这三种,就不要“过早地闹将起来”。“没好处的,闹翻了,也伤害自己,他可能就是累了,要调剂一下,每天还是要回家的。”蜜娜偶尔也觉得她丈夫“有问题”,但这问题在她看来并不严重,属于“可以消化的”,因为到现在,她丈夫仍然没有出现那三种情况,也就是没有冲破蜜娜心理能够承受的底线。何必要多想呢?没亲眼看见的事情,无限制地胡思乱想下去,最终是害人害己。蜜娜坚持着这样的想法来评价婚姻,觉得自己其实还是很幸福。
    揣着蜜娜的故事,终于遇到了陈元。我先把蜜娜的故事说了,他竟然拍手叫好,说难得有如此深明大义的现代女子,他把蜜娜的这种淡漠,称为成熟女人在婚姻中的理性智慧。之后,他贡献了他前两次婚姻失败的故事,他认为他自己和她的第二任妻子都是因为缺少了这种理性,才失去了婚姻。
    采访过陈元之后,再看以前写的采访蜜娜的笔记,我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们的观念。很巧,就在整理采访笔录的时候,在网上碰到了以前采访过的一位大姐。6年前,她因为发现了丈夫一直在和初恋女友书信来往而愤然离婚,现在,她前夫已另外结婚,对方并非初恋女友,而她仍然和儿子相依为命。我把陈元和蜜娜的故事简单复述给她,她感慨万分。她说,如果当年她能有这种理性,绝对不会轻易离婚的。“不就是写信吗?谁没有需要情感寄托的时候?过日子已经很累了,难道不可以偷空飞翔一下?又不是存心想伤害家庭,婚后的日子太长了,不可能永远我的眼里只有你,看主流就好了……”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也在感慨,很多年前我接受的关于婚姻的教育不是这样的,是感情上的寸土必争,是婚姻里时时刻刻的彼此凝视,如果有一个人有一刻把眼光转移到别处,都是不可原谅的,那转眼的一瞬间,就是两颗原本紧紧贴在一起的心出现缝隙的开始。难道这些都落伍了吗?如果说现代人的幸福婚姻等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睁开眼睛看到了真相之后还能保证闭上眼睛依旧可以自我陶醉吗?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真正做到。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幸福婚姻等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