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个男人写下这样的话挺丢人的>(上)——《相逢陌生人》(共15篇)之三

发表日期:2007-05-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离婚的故事很简单,我有了外遇,是一个比我小3岁的已婚女子,她和我妻子同时怀孕了,她找到我家,结果她们俩都打掉了孩子,都决定离开我。
    我觉得没有什么可协议的,错误在于我,一切只能听她的。我没有什么财产的概念,而且,我不是什么功成名就的男人,也没有什么称得上财产,我只等着办完手续就被扫地出门。
    你相信男人的悔恨吗?你可能会认为男人的悔恨是一种虚伪,但是,我的悔恨是真的。
    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女人厉害,男人有时候很被动也很可怜。女人往往容易被谅解、被呵护,而男人一步也不能闪失;犯过错误的女人很容易被原谅,因为人们相信女人的本质是向善的,而犯过错误的男人注定永远只能是一个坏人,因为人们更多的时候认为男人原本就是龌龊的。这公平吗?也许我没有资格问。

    这是一次比较特殊的采访,我没有见过这个隐身于互联网中的受访者,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模样、叫什么名字,是否英俊、是否沉稳,全部感觉只来自他的电子邮件。我们用了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了解彼此,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像朋友一样对话。甚至,我们设计着要见面,但是,终于由于他的反悔没有实现。他同意我发表我们之间的通信,原因很多,但有一条是因为毕竟他是一个隐身人,这样,他觉得非常安全并且没有心理负担。

 

    1998年7月19日
    你好!
    你就是安顿吗?我真的找了你好久。其实我觉得我不是在找你,只不过是在找一个这样说话的人。(你别误会,我不是一个孤独、寂寞、满世界找人聊天的人。)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这么说吧,我今年31岁,结婚了,正在离婚,当然,我是男性。好像在你的采访中,女性比较多,是不是女人比男人更需要有人倾听?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妻子跟我讨论离婚的时候,说她会找你做“口述实录”。她找你了吗?我从报纸上知道了你的E-mail地址,所以就给你写信,说说我心里的想法,假如她已经找你了,你也好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我妻子是个好人,她绝对不会对你撒谎,也不会说我的不是。其实倒是我自己总是说我是一个挺不好的人。
    我离婚的故事很简单,我有了外遇,是一个比我小3岁的已婚女子,她和我妻子同时怀孕了,她找到我家,结果她们俩都打掉了孩子,都决定离开我。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对我的事有没有兴趣,如果有,那么写几个字告诉我,我就大规模地给你讲;如果没有就别耽误时间。好吗?
    我是在当天晚上检查邮箱的时候发现这封信的。的确,她的离婚故事并不复杂,整个事件即使没有什么叙述也可以猜想个八九不离十。但是他的这种倾谈的方式吸引着我,他的谨慎和试探都隐藏在不同的文字中。
    我迅速给他回了下面这封信:
    你好!
    我就是那个安顿。我当然对你的故事感兴趣,但是,因为是在网上,我怎么证明你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呢?
    从现在的采访情况看,你的妻子还没有找我,没有一个女性给我讲述跟你们的故事雷同的故事。当然我很希望她找我。我曾经尝试采访一桩情感事件当中的双方或者多方,但是从来没有成功过,我希望你是一个例外。
    四天以后,我收到了他的回信。

    1998年7月23日
    收到你的回信很高兴。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今天,我妻子呼我,说让我下班早点回家,我们一起起草离婚协议。我照办了。
    回家之后,我妻子已经做好了晚饭,桌子上摆着两个人的碗筷,她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好像今天跟以往的每天一样,她先下班,做好了饭等我一起吃,我觉得很尴尬。事实上我们已经分居了。自从我的外遇找上门那天我们就各过各的。我家是一居室。那天晚上,我坐在饭厅的椅子上抽烟,她洗完澡,换上睡衣,进了卧室就顺手把门关上。我也没好意思再推门进去,就在饭厅地上过了一夜。
    我是不是太罗嗦了?
    我觉得没有什么可协议的,错误在于我,一切只能听她的。我没有什么财产的概念,而且,我不是什么功成名就的男人,也没有什么称得上财产,我只等着办完手续就被扫地出门。
    我没有什么怨言。
    但是我妻子还是一点一点算总帐。从电视机归谁、冰箱你要不要开始。看着她那么冷静,我心里很不舒服。我说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觉得合适就好。她听我这么说完就哭了,她说:“我怎么才叫做合适?你已经让我大大地不合适了,我要东西有什么用?”说完,她就回到卧室,又把门关上了。
    女人有时候真是挺可怕的,当她们认为真的没有什么指望的时候,就会变得特别狠心。她去打掉孩子的时候就是这样。那天我回家的时候,她躺在床上,一滴眼泪都没有。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说:“你没有资格问我,也没有资格要求我留下你的孩子。”我当时真的从心里明白了一点,我的确是错了,而在一个干净的婚姻当中,男人是一点都不能错的。我知道我妻子是折磨她自己的同时在折磨我,但是我没有理由指责她,因为我是活该的。她没有任何过失,问题都出现在我这里,谁让我不能控制自己呢?她在北京没有任何亲人,离婚以后,她就没有家了,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怎么惩罚我都不过份。
    我的思路有些乱,一个大男人,说这些话挺丢人的。我不写了。
    另外,你说无法证实我在说我自己的真实故事,我告诉你,你不用担心,我说的都是真的,只不过我没有勇气当着你的面说出来就是了。我用人格担保,如果我这样的人也有资格谈人格的话。
    我的回信:1998年7月27日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相信,就像相信每一个面对我的人一样。
    我觉得你是在深深地自责,但是我没办法劝你。甚至,我很同情你的妻子。请你相信,她绝对不是狠心的女人,只是你所做的一切伤害了她太深。假如有一个人打碎了你的梦想,你会不会恨她?你的妻子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态。
    我曾经采访过一些因为外遇而离婚的男人,他们当中不乏有人追悔莫及,你也是这样吗?
    不过无论怎样,既然你们已经离婚,请你在最后的日子里善待你的妻子,毕竟做男人应该善始善终,这样也是在善待你自己和你们共同的过去。
    我在当天的晚上就收到了他的回信:
    安顿:我决定和你见面,我必须见到你。我的妻子离家出走了,我不知道她会去哪里,我忽然很害怕。现在,我对她的感情很难说是爱情,我只希望她平安,只要她平安,我怎么着都行。
    我们见面好吗?

    我立既回信:
    请通知我时间、地点。

    然而,此后的大约两个星期,准确地说就是为了他,我每天不止三次地检查邮箱,始终没有他的消息。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习惯了听他在信中倾谈,习惯了关注他的离婚过程,而且,他和他的妻子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份牵挂。可是,这么轻而易举地,他们消失了。
    我的日子没有任何变化,终于有一天,我的BP机出现了一句话:“我给你发了电子邮件,请查收。”一定是他。

    1998年8月10日
    我还是不能和你见面,相信你能够理解。
    我妻子一直没有回家,我问了她的娘家,也没有。她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你不要问我在哪儿里,我没有你那么潇洒,但是我也不会为了你去死,你不值得我那样。”我在电话里非常没有尊严地求她回家,我说我知道我错了,而且我一辈子都对不起她,但是现在我真的为她担心,请她回来我们好好的离婚。她把电话挂断了。
    安顿,你相信男人的悔恨吗?你可能会认为男人的悔恨是一种虚伪,但是,我的悔恨是真的。
    给你讲讲我的外遇吧。
    她比我小三岁,丈夫在美国。写到这里,我自己都觉得俗不可耐的故事,确实很俗。我们是一起上英语班认识的,她学英语是为出国,当然是找她的丈夫,我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么说有推卸责任之嫌。那些过程就不说了吧,真正发生事情那天是在她家。她呼我,说她病了,我就逃学去看她,她的家很小,但是很有情调,她穿着很长的睡袍躺在床上,头上放着一个冰袋。她看见我就哭了,说她一个人过了好几年,生病死了都没有人管,她丈夫在美国有情人,惟一一次回国还是两个人一起回来的。
    我承认我喜欢她,她的哭泣也很打动我。但是后来的事情确实是她主动的。那之后我非常沮丧,我跟她说我有家庭,而且我的妻子很爱我。她说:“我不管,你肯定更爱我,要不,你怎么会跟我这样呢?”当时我真的无地自容,我不愿意她把我对她和对我妻子的感情做什么比较,真的,我真的不愿意,你说我虚伪说我什么都行。
    有些事情一辈子做过一次就够了,而且,我真的做了之后马上就后悔了。那时我已经知道我的妻子怀孕了,她陶醉在将要做母亲的快乐中,对我的变化一无觉察。但是从此之后我每天面对她的时候,都会有一种不为人之知的愧疚。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决心不再和那个女人来往。我甚至为此退了学。但是,没有多久她呼我,明明白白呼在我机子上:“我怀了你的孩子。”
    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劝她把孩子打掉,我说我觉得很抱歉,但是我的妻子怀孕了,她没有任何过错,我不能跟她离婚,我愿意照顾她到她的身体恢复,但是不能跟她保持情人的关系。大概我在她眼中也是一个懦弱的、不负责任的男人,她暴怒了。她说:“本来我只是为了报复我丈夫才找了你,本来我也没想让你对我负责任,但是你这样就太欺负我了,我决不饶你。你想锅里、碗里的都占着,我偏让你鸡飞蛋打!”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我家的,也不知道她跟我妻子都说了些什么,但是结果就是我妻子背着我打掉了已经两个多月的孩子,而且提出跟我离婚。
    我曾经乞求她原谅我,我说我知道我必须为自己这种行为负责,而且我终于明白了我是那种玩儿不起的人,这场一夜情使我一生抱恨。然而她再也不会相信我了。
    我知道我是活该如此的,你肯定也这么认为,但是尽管我没有资格可我还是要说,女人有时候很可怕,有一个电影的名字叫做《女人比男人更凶残》,我有点儿明白了。
    我现在和两个女人都失去了联系,但是我真的不愿意离婚。
    读这封信的时候,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我想象不出那个“外遇”是一种什么类型的人,但无疑她是很富有攻击性的,而且,她的生活也极度压抑。

    我的回信:
    无论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有你的消息就好。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美国有一部电影叫《致命诱惑》,跟你这个故事差不多,所不同的是,当外遇威胁到家庭的安全时,出轨的丈夫和本来十分气愤的妻子联手保卫了家庭,妻子也就此谅解了丈夫。这是好莱坞式的结局,在现实的中国是否能够存在?我也不知道。
    我其实非常希望你的妻子来找我。我的直觉是她也不愿意离婚。
    此后,他又一次失踪,直到这个星期一。

    1998年8月31日
    我妻子回家了。她什么也不说,对我跟从前一样,做饭、跟我一起吃、洗澡、睡觉。
    这样过到了第三天,她说:“我想好了,咱们还是得离婚。本来我想试着原谅你,但是一想到你们在一起,而且她居然跟我一前一后怀孕我就受不了。你说你们只有一次,但是这种事情和100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我在外面住这些天,怎么也不明白,她究竟是什么人,她跟我也说是为了报复她丈夫,但是这算什么报复呀?还把别人也报复进去了。”
    我妻子说这些话就像跟我聊天似的,非常平静。可是我特别不平静,一个大男人,说这样的话挺丢人的,但是我还要告诉你,当着我妻子的面,我哭了,我说我请求她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是怎么说出口的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她还是拒绝我了。
    我坚持什么都不要,除了应季的衣服我带走。她说:“那不是欺负你吗?”她的那种表情和腔调令我不寒而栗。
    然而无论如何都是我的错,安顿,跟你这样联络我不是想博得同情,而且我知道你不会同情我,但是我说我心里也有很多委屈、很多苦衷,你相信吗?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女人厉害,男人有时候很被动也很可怜。女人往往容易被谅解、被呵护,而男人一步也不能闪失;犯过错误的女人很容易被原谅,因为人们相信女人的本质是向善的,而犯过错误的男人注定永远只能是一个坏人,因为人们更多的时候认为男人原本就是龌龊的。这公平吗?也许我没有资格问。
    我说这样的话显然不合适,但是我的外遇至少是不那么善良的,虽然当时我也几乎真的爱上她。
    我不知道怎样回信,一直拖延着,9月2日早晨,我又收到他的信,只有一句话:“我今天去离婚。”
    到现在,我还是没有回信。

 

未完待续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四《相逢陌生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一个男人写下这样的话挺丢人的>(上)——《相逢陌生人》(共15篇)之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