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消磨。

发表日期:2006-12-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个假日让我忍不住哀怨。临时有事,必须在四号之前回到北京。算一算,我只在家呆了一个星期,而这其中大约有一半的时间是浪费在往返的途中。妈妈习惯我的流离,不多问,不多说,转身帮我定好回京的票又开始打点行装。

 

从北京回到老家,本来想去南海边蛰居一段时间。独自去看望冬日的大海是我一直想做的安静的事。去拜望那块“同登彼岸”的石碑,如同老友。

 

南方的天气阴冷,我回来突然觉得不惯。与之相悖的是身体觉得很舒服,不会干燥到不停地想喝水。即使一天只喝一杯水,皮肤也温润。最恨的,是冬天洗完澡之后哆哆嗦嗦地往身上抹滋润乳,简直酷刑!

 

南方女子是潮湿斑斓的海底生物,如若被晾在干旱之地,色彩会减退,生命力亦会销减。但这不能消融我对北京的好意。最明显,我喜欢甚至依赖温软厚实的北方口音,南方尖细的口音已让我觉得不惯,有时候听见一个男人高声说话会随之恻目,觉得不洁。想着如果和这样的人有争执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潜意识中已经习惯男子是温存厚重的声音,即使发怒也应该是虎啸山林,而不是鹰唳于天。

 

潜心阅读。不去考虑接下来的具体工作。再次拿起寒山子诗集,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心要更静,似溪底的石子,清洁坚定。

 

忆昔遇逢处,人间逐胜游。乐山登万仞,爱水泛千舟。
送客琵琶谷,携琴鹦鹉洲。焉知松树下,抱膝冷飕飕。

 

所谓禅,不是说教,不是说道。它是在经历了长久的迷惑之后,突然迷雾散尽拨云见青天。那一刻,心水复被荡开一些些。

 

所谓禅机,不是花招,不是关窍。机,灵若脱兔,眨眼间消失在青草深处。

 

必须等待。等待与之相遇的瞬间机缘,虽然它不一定是你要找的那只兔子。

 

在离开北京之前见到一个很智慧的师傅,读了他的《般若起用论》,只一小段已经获益不浅。本来想这次去他的禅院小住,拜访他,同他请教一些问题。

 

若在菩提树下清茶小酌,心静无风,耳畔涛声脉络清晰。侧耳听去,会知道它从哪里来,退回到哪里去的轨迹。有智慧高明的人做伴,语调轻柔。那种感觉一定很美妙。

 

我在车上读完了一本木心的随笔,一本村上龙的随笔。回来的数日之间恶看了几部片子。一直在思索的问题是救赎与惩处之间的关系。而这尺度又该如何把握?

 

这宗教与法律的问题,相互纠结,各有牵绊,让人像走在钢索上一样摇摆不已。

 

朋友来短信说,北京下雪了。一瞬间想飞回去,看到整个城市被大雪轻柔覆盖的情景。本已光秃突兀的枝桠,会在一夜之间返老还童。像满头青丝的少女一样,变得柔顺明艳。

 

又,在雪光的照耀下,和心许的朋友围在烧得热热的火塘边,喝着茶或是青酒,点数只烟。这样清淡的冬日,足堪消磨。

 

祝我所有的朋友新年快乐。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消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