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这些女人在想什么

发表日期:2007-04-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周天黎走进我的办公室时,迎门放着的一瓶干花突然倒下了,洒在蓝黑色大花上的金粉扑在地上,我们俩同时一愣。就是这个34岁的男人,在网上给我留言,说他一定要找到我,一定要把他正在经历的爱情讲出来,“讲出来就意味着可以放弃了”。过了半个多月,短消息重新来了,他说他已经放弃了那爱情,但还是想说。我们就这样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周天黎是那种在人群里非常引人注目的人,他英俊,有儒雅的气质、得体的衣着,不抽烟,牙齿很白,双手修长,身材高大,他说话的时候,语速是恰到好处的不紧不慢,既不会给人留下罗索、琐碎的感觉,也不会让人觉得这个人说话自顾自完全不照顾听者的感受。总之,他是一个能给人留下完美的第一印象的人。还有,他显得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
    也许,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才会有那样的“艳遇”。
    在遇到巧儿之前,周天黎有过一次婚姻。五年前,当大学讲师的妻子回来对他说,想带着孩子移民新西兰,那时女儿刚满两岁。妻子说有个朋友能替她办手续,只要在新西兰预先存款20万就可以,同时保证安排好她在新西兰的工作。20万对周天黎来说不是个大数,那时候他有自己的公司,和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收益很不错。他也曾想过,待到有了一定的积蓄,把妻子女儿送到国外,自己“遥控”国内的生意也不是不可能。周天黎很爱他的妻子,有了女儿之后,就更爱她,看着这对需要他呵护、宠爱的女子,他能吞下所有的委屈和辛劳。他很痛快地答应了妻子,把20万如数交到妻子的手上。
    那年夏天。周天黎记得是个雨夜,妻子没回家。小保姆带女儿睡下了,他坐在客厅越等越担心。打了无数遍妻子的手机,无数次都是一个讨厌的女声告诉他“您所拨叫的用户已关机”,他想不出来,妻子能到哪里去?到了哪里一定要把手机关上?
    妻子在第二天早晨回来,带来一份离婚协议。周天黎大概看了一下,妻子要女儿和现在的住房,因为房子是妻子所在的学校分的,周天黎必须在离婚后搬出。他问妻子为什么,妻子说,因为不爱他了。他问妻子,那么爱上谁了?妻子说,那和别人没关系。他问妻子,我是别人吗?妻子说,除了我自己,谁都是别人。他再问,为什么要女儿?妻子说,因为不想再生孩子了,孩子出国,比在国内好。这时候,周天黎才想起那20万,他忽然明白了,妻子居然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对付他的。想明白了这一点,他豁然开朗,那颗曾经让他以为始终紧贴他的心,早就走远了。
    周天黎自问在离婚时是个有风度的男人,没和妻子计较任何经济利益,人没有了,心不在了,钱有用吗?唯一让他感到心疼的是女儿,可是,他没办法把孩子留下来,妻子为了防范他要孩子,竟然拿出一张不能再生育的诊断证明。
    离婚那天,女儿跟着小保姆在家。他和妻子在街头分手,他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以后的爱人对孩子不好,你就把她送回来给我。”妻子没有直接回答,却问了一个问题:“你知道我是怎么决定和你离婚的吗?”周天黎不说话。妻子苦笑了一下:“我和你在一起,总觉得你不是在爱你的妻子,而是在孝顺你妈。”
    和巧儿在一起之后,周天黎才真正明白了妻子最后留下的话。
    两年前,周天黎的公司倒闭,他从小老板变成了一家机械贸易公司的高级业务员。他到成都出差,回来时在机场等飞机,巧儿就在这个时候出现。
    巧儿很漂亮,到现在,周天黎都这样认为,但他并不承认自己是为了这一点才被吸引,毕竟,巧儿是48岁的女人,再漂亮,也掩盖不住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
    周天黎忘不了那一天,巧儿拖着一只大箱子站在机场的告示牌下面。他看到那双玫瑰色的高跟鞋上面有一条刺目的划痕。在右脚,不会记错的。这双脚犹疑着,最后,把一个窈窕的妇人带到他面前。
    巧儿问,能不能借500块钱,买机票还差这么多,她要回北京。巧儿拿出了身份证和户口本,还有一本离婚证书。
    不知道为什么,周天黎心里升起了一种怜惜,听过的骗术并不少,他却一点儿也没有怀疑这个目光坦诚地注视着他、渴求帮助的女人。他拿出钱,帮巧儿看着行李,看她急匆匆去买了机票再回来。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这一路,巧儿没说关于她自己的事,默默记下周天黎的公司名称和电话号码,把写着这些的纸条小心地装进随身的皮包,就疲惫地睡着了。空中小姐送水、送饭的时候,也没有醒过来。周天黎把餐盒放在自己的小桌板上,还替她要了一杯咖啡。飞机落地前半小时,巧儿醒了,把咖啡给她,她接过来,眼睛湿了。
    走出机场,周天黎拉住巧儿,跟我一起走吧,你到哪里,我打车送你去。巧儿没有推辞,说了一个地址,是在市中心的一个老居民区。
    看着巧儿拖着行李转进楼道,周天黎才重新坐进出租车。这片楼区已经非常破旧了,斑驳的红砖墙显示着这些楼的年龄应该在50多岁。后来,巧儿告诉周天黎,那里是她母亲家,她就出生在那里。
    回到北京的第二天,周天黎接到巧儿的电话,没有寒暄,她说,晚上能一起吃饭吗?还给你钱,也谢谢你。周天黎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了,之后他安慰自己,单身男人,反正总要吃饭的,有一个伙伴,不是更好吗?
    他们约会在国际贸易中心的俏江南,周天黎预订了座位。巧儿穿黑色长裙,换了金色高跟鞋,新的。灯光下,女人意外地掩去年龄,看起来珠圆玉润,她说,周先生你真周到,你知道我喜欢吃川菜?周天黎说,我们不是一起从成都回北京的吗?这话说完,两个人都沉默了。巧儿并不尴尬,坦然地说,是啊,我在成都生活了20年,现在离婚了,没办法了,才想起自己是北京人。
    所有的话从这里说开。巧儿的丈夫有了外遇,外遇生了儿子,丈夫提出离婚,外遇被开工厂的丈夫扶正,巧儿提出离婚的唯一条件,把17岁的女儿送到英国读书,并且给女儿存一笔钱。丈夫都做到了,巧儿也得到了足够后半生用的一笔钱,带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回到北京。巧儿说她觉得这样也很好,反正自己没有计划再结婚,和哥哥商量好,买一套房子,卖掉母亲现在的房子,母女俩相依为命就是了。周天黎也讲了自己,讲到那20万,巧儿忽然伸出手摸摸他的头:“你也真是个厚道人……”
    周天黎那天喝多了,巧儿送他回家,回家还要喝,喝着就哭了,靠在巧儿怀里哭。离婚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觉得心里痛快了。
    以后的事情很简单,巧儿买了房子,安置了母亲,请了保姆,有了周天黎家的钥匙。但是巧儿从不留宿,不管多晚,总是回家,即使在亲热之后,她也回家洗澡、睡觉。还有一点,是巧儿预先说好的,不能开灯,两个人在一起,房间里只开床头小灯;两个人在床上,这个灯也要关上。周天黎不问,他尊重巧儿,甚至,这种约定让他隐约觉得巧儿非常神秘,这种神秘,让他欲罢不能。巧儿和妻子不一样,妻子永远是被动的,巧儿正相反。
    周天黎不是没想过要娶巧儿,他说出来,巧儿就笑了,你知道楼下大娘看见我说什么?她说,又来给你儿子收拾屋子啦?
    巧儿笑,周天黎笑不出来。巧儿接着说,在机场,就喜欢上了这个“儿子”,他是那么周到、体贴。这话让周天黎不舒服,也让他想起前妻的话,他明白了自己,却不明白女人,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周到体贴吗?还有,巧儿是不是真的缺500块钱买飞机票?
    脑子里存了这样的疑问,很多事情看起来就不那么美好了。周天黎陆续发现了很多巧儿身上让人琢磨不透的地方。比如,巧儿只要和他在一起,必定关上手机,他曾趴在窗户边上看她走进大楼,这时候打电话给她,关机了,等她离开,刚刚走出大楼,打电话,马上就接听。再比如,巧儿从不邀请他到自己家,也从不告诉他家里的电话号码。如果他要找她,只有手机,手机关上,他们就断了音讯。那么,如果有一天巧儿换了手机,不是就意味着他再也不能找到这个人了吗?很多疑问盘旋着,直到有一天,周天黎来到第一次送巧儿回家的那个老居民区,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巧儿穿着一身花布睡衣,送一个老男人下楼。
    这就是周天黎所说的“放弃”的理由,他什么都没问,给家里换了锁,给巧儿发了个信息:“有事暂不联系,再见!”
    周天黎说他在发过这个信息之后,曾有一瞬间有点期待,希望巧儿能找他,可巧儿没有,连信息都没回。
    坐在我的办公室,周天黎说,他还是不明白,不明白女人们都在寻找什么,比如他前妻,比如巧儿。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这些女人在想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