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绝对隐私》(本书共13篇)之一<渴求一份真爱的感觉>(下)

发表日期:2007-03-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绝对隐私》(本书共13篇)之一<渴求一份真爱的感觉>(上)

    我没有想到他在三个月之内真的结婚了。婚礼那天我去了。新娘很美,所有的客人都是华衣丽容,只有我坐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那天是我最后一次喝酒,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喝了。我为自己倒了一杯红葡萄酒,我想那就是我的血。一杯一杯地喝下去我希望自己醉,可就是不醉。我觉得那场婚礼所有的欢乐都离我很远,我拿起衣服悄悄地走了。回到家里,我把这些年的日记放在一个盆里,点上火,慢慢地烧。这时候电话响了,我拿起来就叫出他的名字。他问:“你是不是在等我的电话?”我说是。他说:“你知道我会给你打电话?”我说对。他告诉我他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彻彻底底地忘记他。
    他并不爱他的妻子,但是很快她们就有了孩子,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他觉得他还是无法面对我,考托福出国了。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在美国了。
    他放假回来的时候,一个同学要我陪着去机场接一个人。我去了。他背着很重的行李走出机场坐进车里,他敲敲车窗说“我回来了”。那一刹那我真的后悔为什么没有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
    他回来的主要目的是离婚。离了,他父亲带着他的女儿。他说:“如果她给孩子找一个后爸,他会强奸孩子,她也不可能永远不结婚;孩子跟着我,找个后妈,也许会受虐待,但至少可以保持贞洁。”这个时候他告诉我我们永远不可能了。我说我以后不会问他的音讯,就这么结束吧。我也知道不可能,永远不可能。过去我们之间隔着女人,现在是隔着孩子。我真的不为我付出的后悔。
    从此我就没有他的消息。我参加很多活动,尽量让生活的丰富多彩来填补每一个孤单的日子。我不交男朋友,因为我心里还有他。
    二十四、五岁的时候,不断地有人介绍男朋友,我都拒绝了。我忘不了他,在心里依然守着当年那份承诺。慢慢我就很大了,29岁。那时候我的工作越做越好,事业可以说是发展得很不错。但是周围的人觉得我很怪,为什么我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女朋友,没有人知道我心里在想些什么。
    那件事以后过了8年,我想我已经忘记他了,而且也该有个家了。
    去年秋天,我的同学问我找男朋友有什么标准,我说:“没有什么固定的标准。如果我看得上,可以跟他一根竹竿走天涯;如果不,亿万富翁也不嫁。”这样,这个同学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当过18年兵的复员军人,他在一个单位做党支部书记,在部队上的军校,一直做指导员。我妈妈知道这些之后就说:“萧萧,你不要让你爸爸这一柜子书浪费掉,如果他不是一个很有学问、有教养的人,他不会理解你和这个家。这么多年你不说,但是我们知道你已经很痛苦了,不要对自己不负责任。”我想我有分寸。
    本来不准备见他,可是介绍人已经讲了,只能给一个面子。那天是9月26日,我还没有下班,他们已经到了大堂。那天突然刮起风来,很大很大的风,我的感觉很不好。和介绍人一起去喝茶。这个人个子和原来那个人一样高,一米八零,姓同一个姓,没有他漂亮,是扬州人。他是党员,又有18年的军队生活,我想他会给我一种安全感和责任感。可能我把这件事看得太好了。出来以后他送我,风很大,我们一直在说话,我的感觉很好,分手的时候把家里和单位的电话都留给他,他给我留下了一个BP机的呼号。
    他好几天没有打电话过来。我觉得我已经给了他暗示,愿意和他交往,他为什么不和我联系呢?我问介绍人,说他对我的印象也很好,这样,介绍人提醒他给我打电话。9月30 日晚上我接到他的电话,约我第二天去天安门看灯。我想那应该是我们自己约见的第一面。结果那天他走错了,我等他半个小时他都没有到,我呼他,他说走错了。我当时的感觉非常不好,第一次见面怎么就会约错地方?
    我跟他说了,我等男孩子没有耐心。那天广场人很多,我们随意地走。他说他在东四那边有一家服装店,明年公务员有三分之二可能会下岗,他想去做生意。那一刻我的思维就变了,我认为一个接受部队那么多年的教育的人,不适合做生意,他该把他的政治生命看得更重要才对。而且,我当时觉得我应该不会接受这个男人,因为人一旦干个体以后如果品格和教养不是很坚强的话就会出现一个滑坡,而这种滑坡是我不能接受的。我在酒店看到过太多太多的生意人,除了钱什么都不要,我不希望他也是那样的人。但是那一路我们确实非常非常聊得来。他很幽默。我们走了很久很久。他说去景山。天已经黑了,上山的路上他很顺手地把手搭在我的腰上,我的腰直了一下但是马上就适应了,当时我忽然觉得人和人很亲近也没有什么。我给他讲我的父母和我,我没有考验他的意思,只是想暗示他,如果他做生意,我们家可能就不会接受他。
    我们在景山的长凳上坐下,他把手搭在我肩上,又捏我的鼻子,我很别扭,觉得这个过程很快。我要求走。一路还是很说得来。我知道了他父母是军人,还有很重要的一点,他曾经在部队一天抽两包烟,后来决定不抽烟了,真的就一枝也没有再抽过。当时我抬起眼光非常信服地看了他一眼,我觉得他那句话对我来说很重要,他是一个很有克制力的人,这是我非常欣赏的。
    我们走进了一条叫学院胡同的小街。他一直搂着我的腰,当时我已经很疲惫了,但是没有靠近他的意思,跟他保持着距离。那个时候已经9点多了,路上人很少,几乎没有。他很会找机会,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场景,他说的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我只觉得全世界只有他的非常坚强的肩膀可以成为我的依托。他顺手把我带过来,很自然也非常有把握地和我亲吻。我拒绝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投入了。我觉得在那一瞬间,我又重新找到了自我,这么多年的漂泊从此找到了一个依靠。而且,他吻我的频率和感觉与当年的那个人惊人地相似。一刹那我就非常难过,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在风雨里走了那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依托,这个依托就是他。我告诉他我真的难过,几乎要落泪。我没有告诉他这是相隔9年的一吻。他问我为什么难过,我说我不知道将来他会不会是我的丈夫。我想让他知道我对这种亲近非常非常地在乎。他说他不能发誓,因为我们接触的时间还非常短。那一刻我的心放宽了,因为如果他发誓,我会认为是假的。我觉得我们都很投入,而且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大街上、那么那么亮的路灯底下跟一个男人接吻。那种场景很美。
    我喘着粗气和他分开,走上回家的路。在我们间间杂杂的谈话中我问他“你是不是象你说的那样喜欢我”,大概问了有六遍。我告诉自己要从此属于这个男人、要对他负责任。而且我终于可以再爱了。打车的时候他一直从后面抱着我,我喜欢那种感觉。出租车上有一股很浓的醋味,我马上想到我们将来谁要吃醋。但是我立刻就否定自己,这是因为原来的伤害太深了,这种直觉不对。他抱着我、捏我的腿,我很不舒服,我说有点觉得他是那种情场老手。他说我瞎想。下车的时候我说了同样的话,因为我自认不是个轻浮和风流的女人。因为这件事我一夜没睡,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真心喜欢我还是就是一个情场老手。我犹犹豫豫,肯定了又否定、否定了又肯定。我想一个男人如果不是真正喜欢一个女人,怎么会这样做呢?人类应该是这样的。而且他已经35岁了,他应该懂得自控。
    第二天我呼他,我有话想说,但是他因为在外面吃饭,我们没有见面。其实我是想告诉他我真的喜欢上他了,我会把这么多年没有讲的话都讲给他一个人听,告诉他他是唯一一个见第一面就吻我的男人,我要让他空前绝后。
    有一次我呼他,他没有回电话。呼了三遍,都没有。我就打电话给介绍人,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而且我也怕他是在愚弄我。那天中午我没吃饭,一脑子都是可怕的场景。12点多,他回电话说他把BP机放在家里了,我觉得他是在骗我。他解释,解释的时候我就很自责,为什么要把男人想得那么坏呢?人都是会有失误的。我说我真的有很多话要说。他没有时间,让我5号再呼他。
    5号发了工资,我的心绪很乱,约了同事去逛商场,被人偷走了化妆包。里面没有钱,但是有一个我非常在意的护身符。我的直觉总是不好。那天我没有呼他,第二天才呼他。我们约好在一个公园门口见面。他反复说他忙,答应的很勉强。
    他跑步从地铁站过来的一瞬间,我心里特别高兴,他在我的生命里真的非常重要。我不知道这份感情是不是来得太突然了,但是我宁肯相信是真的。也许我一直在骗自己。我告诉他我容易受伤,他说人都是这样的。我觉得他的话都是浮在表面不能深入到我心里。我们到了一个小岛,长着松树和竹子,坐下来我想说点儿什么,他就又抱住我吻我,我想怎么会这样?他问我想不想他,我没有说,其实我的确很想他。我叫着他的名字问他,我在他的生活中是否重要,我觉得我没有他的生意重要。他说商品社会,钱和人都很重要。他吻着我,我的话堵在心里说不出来,我想以后还有时间,就不说了吧。他一再地说钱也很重要,我忽然就想到一句诗:“商人重利轻别离”。
    我们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就不走了,抱着我,亲吻我,手上来抚摸我的胸部。我别扭了一下,告诉他:“我太瘦了,为了你,我会把身体养好。”他说:“你不瘦,你的胸部很丰满。”在那一瞬间我脑子里忽然有一种想法——他到底接触了多少女孩子?但是我马上又提醒我自己,为什么要把别人想得那么肮脏呢?是因为自己肮脏才会这样想别人,他喜欢我才这样做,我这样想对他不公平。我甚至觉得我自己非常可恶。这时候就出不去了,我们又走回来。那个地方有一丛竹子和一棵枯树,名字叫做“早春院”。我不想进去,说这个名字不好,就像一个妓院。他笑,还是抱着我。隔着一个栏杆有一个没有人的院子,他让我跳过去,我不愿意,他的手上沾满了铁锈,他说我不跳他就把铁锈抹在我脸上。我说我要脸,你这样做我会恨你。他说:“你这张老脸。”但是我心里特别特别难受。我说那要看跟谁比,我比他年轻六岁。我不知道这样说话是不是有失斯文,但是我真的很气愤。
    我们说好去吃饭。他不走,坐下来又摸我,我很坚决地把他的手打开,他说:“我没有这个权利谁有?”我不知道我骨子里是不是也淫荡,是不是我压抑了太久渴望那种感觉,心里在骂自己可是还是接受。我想我爱他,这些不算什么,他35岁了他需要。我们在一家很热闹的火锅城。我把一个杏仁放在他的碗里,他非常坚决地扔掉了。我想到他可能不爱我了。但是接下来我就警告自己,不能胡思乱想,幸福来临的时候要把握住,我已经错过了太多太多。他送我到家门口,说我的衣服太单薄,他会带衣服来给我。我说我不要,我要感情。我们没有约好下一次见面的时间,他说他忙。之后他义无反顾地走了。我忽然意识到可能以后永远不会见到这个人了。
    他没有再给我打电话。我天天呼他,怕他出事。介绍人呼他也不回电话。我说他可以不选择我、不爱我,但是不能让我这么不清不白地做人。但是他就是没有消息了。别人说他也许是生意出事了,我就等着。每天呼他不下十次,分早中晚三个不同的时间,呼机台的小姐都觉得我太可怜了。可是他对于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想无论他出什么事情,我都会接受他,甚至我会想到如果他残疾了,我会终生陪伴他。我觉得钱可以买到很多东西,但是感情是买不到的,而且我看上他,绝对不是因为他的钱和他的服装店。我们单位曾经组织外企的一些活动,也曾经有那种小老板和很年轻的外商喜欢上我,他们有钱、有高档的车和出国的机会,但是我都没有动心,我知道我不是很能把握得住有钱男人的女人,不要介入,介入之后受伤的人会是我自己,我明白有钱男人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不属于那个类型。只有平淡的人才会给我一种平静的幸福,而我的诗情画意对于有钱的男人来说是不现实的。
    我又开始要求自己读书、考公务员。他一连几个星期没有消息,电话就在我的枕边,每当电话响起一声的时候我就立即抓起来。我只要有他的消息,别无所求。我想告诉他我有多么想念他,我一心盼望他平安。我不相信一个爱我的人会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不相信这一次付出又是流水落花春去,那样上帝就太不公平了。我想不出他会在哪里。我甚至曾经找到一个在八宝山工作的同学,说一个爱我的男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如果他不能回来,我要一块好的墓地,因为他给过我一份真爱,我会每年给他送花。同学警告我不要太相信,最后可怜的是自己。我不听。我相信他回来会娶我,会对我负责任,因为我不相信一个男人不爱这个女人就会吻她,而且是初次相识。
    每一天我在灯下给他写信,眼泪落在纸上。我不知道我这样折磨自己是不是过分,但是那种思念很深很深。我一直以为这一辈子不会再有轰轰烈烈的爱,但是这一次我是那么爱他、想嫁给他。
    两个多月过去,他还是没有消息,我又找到了介绍我们认识的那个同学。我说无论什么原因一定要告诉我,我实在受不了……我想象不出来一个只有那么少接触的人会在我心里留下这么深刻的烙印,也许是我这些年太缺乏关爱了。我想也许是时间在磨砺这份爱情,最终会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在灯下看书的时候,脑子里都是他;上班的路上我也在为他祈祷。我写过很多东西都是为他,后来都撕掉了,真的很可惜。我想等他回来给他看,就算一个铁石心肠的人看过都会感动,更何况我写的时候都把自己感动得落泪。
    但是我抱的希望太大了。同学说他回来了。那天是1月24日,我呼他。电话响了,是他。在那一刻我忽然就落泪了,我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折磨别人的感情?”他没有犹豫就说:“我知道你呼我,我觉得咱们不合适,也没有感情。”我当时坐在办公室的凳子上,好像有人猛地给了我一刀,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我说:“你可以这么说,但是你要见我一面,有些话我还没有说。你告诉我,是哪里不合适。”他说:“你为什么要刨根问底?不合适就是不合适。”我没有想到这个落差会这么大,有点语无伦次。一个亲吻我的男人,我要求自己相信他不是一个情场老手而是真的爱我,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呢?但是他始终只说不合适、没有别的原因。我只要求见他,告诉他我的感觉,我不是那种跟他分手很困难的女孩子。他坚持不行,他说他在开会,我知道他在骗我。我告诉他我很脆弱、容易受伤。他听出来我的声音在抖,但是他什么也不说。
    我倒在床上再也起不来。他居然说没有感情,那么我是什么人?我不是三陪小姐呀!这些年我一步都不让自己错,我明白很多东西付出了可能什么也得不到,但是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下场呢?我想当面告诉他,他不是人,他没有良知,不配我爱他,也许说出来我就痛快了。呼他,他不回。他给我的只是一个呼机号,茫茫人海我又到哪里去找他呢?我渴求他的消息,现在我得到了,就是没有感情和分手。
    我觉得他是在耍弄我。如果是出于一份真爱,我不后悔,但是如果是耍弄,我就找不到我的位置,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轻浮的女人,只有轻浮的女人才会那样做。我觉得我自己真的糟透了,甚至不如我们酒店里那些陪人跳舞的小姐,她们至少心里还有一个准备。如果这个人是一个骗子,那么也是我心甘情愿地上当。我怎么也想不通。
    我想了很久,在他的呼机上打了一段话:“这件事对我伤害很大,你给我一种错觉,让我以为你非常喜欢我,所以我付出的感情也很多。我的家庭原本容忍不了商人的存在,我为你提心吊胆两个月,你竟然说没有感情。如果你认为深情的拥抱和接吻不是建立在感情之上的话,我只能以非人类来看你。我不是一个轻浮的女孩子,你耍弄我。”我让他复台,我想如果他是爱我的话,他会给我电话,至少他会道歉。但是什么都没有。
    很快就过春节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会对我有这么大的伤害。我过去男朋友的事情一旦想起来,我会认为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真感情。付出了不一定得到,但是我到最后连一句话都没有听见。我把自己的灵魂撕碎了,就像一块抹布,别人拿来擦桌子,我自觉自愿地把桌子擦得干干净净,但是这个擦桌子的人把我扔进纸篓里。
    后来别人帮我介绍了好多男朋友,我见了不下十个,但是无论如何找不到原来的感觉。我现在觉得心里插了两把刀,动哪一把都是痛。我在一个月之内瘦了十几斤,走路就像一个灵魂在飘。
    我好像一直在等什么,但是我不知道要忘记这一切又需要多少年。

    萧萧讲完的时候,我还沉在她的那种即哀怨又非常凄美的语境之中。
    但是我有一个非常直接的认识,她对第二个男人的不能释怀其实是因为他和那个远走美国的男人有太多的相似之处,这种对相似的依赖几乎形成了她对自己的一个心理暗示,她在不折不扣地按照前一个人的模子来寻找今后的幸福,这注定是不可能的。而且,从她的叙述语言来判断,萧萧是一个自视很高的女孩子,很难用普通人的眼光来单纯地面对挫折,然而不幸的是她恰恰过着最普通的生活,这种现实处境和理想心境之间的矛盾注定她将比一般的人更容易受伤和痛苦。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这些分析,我怕这种过于理智的语言会再次伤到她。
    我犹豫着。萧萧用一双红肿的眼睛凝视我:“可能你会批判我,没事,你说吧,我就是为这个来找你的。”这一刻我觉得我没有理由隐瞒可能对她来说十分重要的真话,于是我一吐为快。
    萧萧是在一种默默无语中离开我家的。走的时候她抓住我的胳膊:“安顿,你说了别人不敢说我的话,也是我心里不愿意承认的东西。谢谢你。”
    当天晚上我又接到萧萧的电话:“我真的觉得我有了一些改变,当然这还要慢慢来。我准备换一个形象了,换一些鲜艳一点的衣服,而且我刚刚去办了一张美容卡,我想好好善待自己。”
    我好像在电话这一头已经看见她不同于以往的微笑,应该是很放松的那一种。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一《绝对隐私》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绝对隐私》(本书共13篇)之一<渴求一份真爱的感觉>(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