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相逢陌生人》(本书共15篇)之二<谁能告诉我关于女人自己的事>(下)

发表日期:2007-02-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编手记:关注自己爱自己
    应该说《谁能告诉我关于女人自己的事》是一个“捡”来的故事。
    遇到许的那天,我本来是到蓝岛大厦取洗好的衣服的,顺便到书店看一看。这一顺便,就看到了《女性  生命的历程》和捧着这本书有些泪湿的许。
    其实,那也是一本让我自己浮想联翩的书。
    在我还是一名初中二年级学生的时候,我所在的是一个“女生班”。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们这个年级,学校要尝试男生和女生分开管理,但是,这种管理给我留下了一生不能磨灭的印象——当我们这些女生从两侧站满了男生的楼道中穿过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微微低下头,而那些恶作剧一般的男孩子则越发起劲地开着这些害羞的女孩子的玩笑,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初中毕业,整整两年。
    初中三年级,我们有一门功课,叫做《生理卫生》。教这门功课的是一位四十多岁、很有经验的女老师。其它章节一概顺利讲解完毕,只剩下“生殖系统”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接到了停课大扫除的通知。于是,老师很自然地告诉我们,这一章变成“自学”,如果有问题,可以在下次上课的时候去问老师。
    在我成年以后的很多时候,会想起大扫除之后第一次上课的情景。老师问全班同学,关于“生殖系统”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那一刻班里的女同学全部都半低着头,没有一个人敢正视老师的眼睛,更没有人表示自己还有什么问题。全班的女生都是一个样子,整个教室弥漫着由于羞怯而散发出的热度。老师对我们的反应显然非常满意,她说:“没有问题,我们就开始下一章。反正这一章是不在考试范围的,你们自己看看就行了。”
    我不知道其他同学的情况,但我很清楚地知道,在老师的这么一句话中,我一生惟一一次接受的来自学校的性别教育就这样在完全没有开始的时候被轻易地结束了。在此后的成长过程中,我历经了女性生命中应该经历的一切,而所有这一切全部是在一种半知半解中的无师自通,一直到我开始从事有关情感方面的个案调查,接触到无数和我一样的女性受访者的时候,才开始真正有意识、有目的地从各种不同的资料中了解有关女性这个性别的知识。
    当我和许一起站在书店里,捧着这本外国人写的女性读物的时候,我自己也是一样的感慨万千。
    也许是因为做了几年记者的敏感,也许更多的是因为对人的情感和经历以及它们对人的生存状态的影响的关注,许在看书时的反应深深地吸引了我。她不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不管她有过和有着什么样的经历,她应该懂得怎样在一个充斥着陌生人和陌生的匆忙气息的公共场合掩饰自己的感受和表情,但是,许的样子告诉我,她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情之中了。她因为和自己交流而忽视或者说忘记了她所身处的环境。一个成熟女人这样不能自已通常只有一个原因,她内心深处最敏感和脆弱的一点被触动了。我不敢说自己阅人无数,但在这一点上,我相信自己的直觉。事实证明了我是对的。当我们终于面对面地坐下来的时候,我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激动,不是因为发现了一个可能非常好的题材,而是因为我知道,我们将进行的是一场只有在女人之间才有可能进行的谈话。
    许可能无法想象,她和我的谈话以及她讲述的一切在我的心里激起的是怎样的波澜。从年龄上和阅历上来讲,许无疑都丰富于我。就像很多时候面对我的受访者时一样,我知道,他们的经历或许是我一生都没有可能遇到的。更多的时候我是通过他们的叙述进入另外一个时空,在种种假设之下去体会和理解他们经历的一切。但是,同时,我也始终相信,我们之所以能够交流、能够彼此信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情感或者对情感的理解上,我们之间有一个契合点,这个契合点可以使不同背景、不同经历和不同教育程度的人最终实现沟通。我和许就是这样的。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缺乏性别教育的环境,我们都在最应该了解自己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而没有得到这方面的知识和教育,所不同的是,许因此而承担了比常人更加惨痛的人生,我侥幸没有。
    那天离开许之后,我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们的谈话记录下来,我想那应该是一篇很有代表性的口述实录。人和人的经历可以不一样,然而有时候,不相同的经历并不决定人和人不可以有相同或者相近的感受和经验。
    但是,当《谁能告诉我关于女人自己的事》发表之后,读者的热烈反应出乎我的意料。
    首先感慨的是我当时的编辑助理白金,她是和我一起参与了出版的全过程的,因此,她有条件比别人更早看到报纸的小样。我们两个人站在报社的楼道里,她给我讲了一个她自己上中学时的故事:
    我上中学的那所学校在当时以教学严谨和校风正派而出名。
    那时候,读琼瑶的小说已经在各大、中专院校中盛行,但是在我们学校此类书籍是被明令禁读的。那时所有的中学都开设的“生理卫生”课,在我们学校里却没有专门的老师授课,只由班主任安排我们自己看书学习。每天放学,学校里健壮的男体育老师会守在校门口,目送学生们安全地回家,目的是不让当时所谓的“无业青年”和“小混混”们骚扰女学生,同时目送我们的还有学校的教导处主任,她是为了抓住“早恋”的男生和女生,一旦被她抓住,轻则请家长、写检查,重则停课、罚站示众,从此那两个学生也将会被全校师生所唾弃和不齿。
    初三最后的一个学期,我们班因为连着两次被教导处抓到了“早恋”的同学,学校便如临大敌般地给我们更换了一位政治思想教育的老师,我记得她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就是有关“爱情”。
    那天,当她把“爱情”这个词很重、很大地写在黑板上时,班里顿时鸦雀无声。我们从来没有这样正视过这个词,以前所有的老师都在告诉我们,过早地涉足爱情会耽误我们的学业、毁了我们的前途,是见不得人的,是坏孩子才做的,诸如此类的种种。而这个新来的女老师却把这个敏感得当时在我们眼里几乎是代表着无耻的词写得那么大、那么清晰,以至于每个同学都不敢看,仿佛看一眼都是犯错。
    政治老师看着我们诚惶诚恐的样子笑了,她的眼睛在眼镜片后面闪着温和的光。她说:“我很想为你们朗诵一首有关爱情的小诗,这首诗是我在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我的老师念给我听的,我很喜欢,我希望你们也喜欢。”
    同学们依然不敢吭声,教室里寂静得可以听得到空气在流动,老师的声音轻柔地响起:“爱情的酒只有一杯/我仔细地捧着它献给我的爱人/他打翻了我的酒杯/我再在酒里兑上水/送给第二位/可是/爱情的酒只有一杯/只有一杯。”
    老师朗诵完了,很久没有说话。在那样一所墨守成规的学校里,在一堂政治课上,老师和同们一起,沉浸在一首爱情的小诗里面。
    那以后,教导处主任再也没有抓到过我们班“早恋”的同学。
    在关于许的口述实录发表的第二个星期,白金把这个她亲身经历的小故事发表在了相同的版面上,我们一起给这篇只能算是随想的小文章起名叫做《爱情如酒》。
    这之后不久,有一次,在重庆电视台主持一期关于“早恋”的谈话节目时,我在进演播室之前半个小时给白金打电话,要求她在电话中给我背诵这首小诗,她一边背,我一边在纸上飞快地记录。之后,我告诉她,这首诗将是这一期节目的结束语。
    在写下许的故事时,我就已经隐隐约约地知道,一定会有很多读者来信谈他们的看法,但读者来信真的来了,我还是吃了一惊,首先,来信的全部是女性读者;其次,几乎所有的读者都在表示了对许的共鸣的同时,或多或少地讲述了自己的一些这方面的经历。其中,有一个女孩子讲的经历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她是一名正在准备结婚的女孩子,在许的故事发表之后,她的一个朋友买了两本《女性  生命的历程》,其中的一本是送给她的。18岁以前,她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子,家教很严格,完全不懂得男人和女人身体的接触意味着什么。偶尔也会发生一些恋爱故事,但都属于孩子似的游戏。
    在这样的时候,一个陌生人严重地伤害了她,使她蒙受了一生无法洗去的侮辱。那个坏人被抓起来了,但那个人、那件事对她的影响却久久不能消失。
    后来,她碰到了她愿意献出初吻的一个男孩子,他们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什么也没有发生,因为她知道自己并不爱他,只是由于自暴自弃而随遇而安。她很悲哀地发现,她受辱的经历已经使她对很多过去在乎的东西不那么在乎了。值得庆幸的是,她碰到是一个好男人,这个人懂得对自己和她负责任,这个男人的责任心使她的人生在他艰难的把握中得到了拯救。
    此后,她用了很长时间来医治自己,直到碰到现在这个即将成为她丈夫的人。他很小心地问了她的过去,她很诚实地告诉了他。他说他会珍惜她,并且永远不会提起这件事。她知道她需要时间来慢慢让阴影消退。
    这个女孩子在信的最后这样写道:
    可是我仍然时常会想,如果我的生命中从没受到过伤害,我一定会非常珍惜自己的第一次,包括初吻。我会把我们的第一次保留到结婚当天的那个晚上,我觉得那会是非常美的一件事,而现在,这就成了我一生中永远无法挽回的遗憾了。
    所以我想对所有年轻的女孩说:不管怎样,不管遭遇到什么,我们一定要珍惜自己。

    女孩子没有留下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我把两页传真纸捏在手里,反复地看,我甚至希冀着能从传真纸最上边通常都会有的时间记录中找到哪怕是忘记删除的一个传真号,能让我知道她在哪里,能给我一个方式告诉她,我已经收到了她的来信,我的心里曾经因此对她有过牵挂。但是,她什么信息都没有,因此,我的信息也无法发出。
    在另外一封来自一位在校大学生的信中,她描述了她和她的同学们对待《女性  生命的历程》这本书的态度:
    ……  …… 
    让我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的是我男朋友。周三(3月31日)通电话时他说:给你买了本书。我问:什么呀?他说:就是安顿提到的那本。不知为什么,我竟脱口而出:《女性生命的历程》。我又没跟你提起过这本书,你怎么会想起买它?他说:我就知道你想看,而且我觉得你还真该受受教育。他是有点损我,不过倒也挺认真。
    将这本书拿回宿舍,我心里还真犹豫了一下。我们屋六个姐妹都是那种一路风平浪静走进这所还算名牌的大学的纯纯傻傻的本科生。我拿这本书回去会不会引起轰动?结果真是轰动了,不过是因为太受欢迎。大家一致认为认真研究研究这本书,会受益终身。有放下GRE单词狂翻的,有提取精华给众人朗读的。我们有一个计划,等大家忙完这一阵(考G、考托、考级),可由熟读之人在宿室范围内开一专题讲座。我们是很严肃地把它作为一种知识来吸取,而且吸取得很坦然、很愉悦。
    ……  …… 
    更有一位年轻的女读者直接使用了《我们需要这样的教育》来作为她的信的标题。她说:“不管是家庭,还是学校,我们迫切地需要性教育。这不光让孩子们认识了生命,认识了世界,认识了爱情,也能把教育的导向升华到一个新的境界。当有一天我在学校的图书馆里看见一本描写女孩走向女人的动人历程的书时,我想每一个女人都会像安顿和许那样打开书慢慢体味的。”
    当然,同时我也收到了另外一种意见:
    一位43岁的离婚女性在信中说,她看到许的故事之后,“甚感压抑和晦气”,她认为许“真真傻得可怜又可卑”。她说如果她是许,“决不与第一个丈夫离婚”。她认为,“两情相爱基于性,可婚姻幸福决不仅仅等于性满足”,许就应该和她丈夫一起去寻求治疗,如果治疗无效,也应该“跟他一起纯洁地生活下去”,而不应该让自己“39岁就非常麻木”。
    对于“单纯”,她是这样说的:
    ……  …… 
    说起“单纯”,当年我可比那位“单纯”的许姓夫人更有过之。然而仅只“新婚”就教会了我一切,在羞怯、紧张、娇憨和激动中体验的“第一次”,刻骨铭心也!我想可爱的女人应该是既单纯又聪明的,为什么非要事先“谁能告诉我关于女人自己的事”呢?早知道了,“大喜的日子”还有什么意义?
    同时,她这样界定她所理解的婚姻幸福:“纯洁的两性之爱从情感到行为都是自然而然的,婚姻幸福不取决于婚前是否懂得很多关于‘女人自己的事’,而在于两相尊重和依赖,在于彼此的关怀和善待。‘真诚’才是婚姻幸福的真谛。”
    这位读者在来信中也讲述了一些她个人的事情:她26岁初恋、28岁初婚、30岁初孕、38岁离婚,现在,她是一名单身母亲,全力以赴地培养着已经判归她前夫的女儿。
    她留下了她的联系电话,但我没有和她联系。我一直没有想好应该怎样告诉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支持这一切的充分理由,就像她追求情感世界的纯净没有错一样,许追求女人的生命中感情和性的双重完美也同样无可厚非,无论什么样的选择,只要人能因此在每一天都活得高尚和快乐,这种选择就值得尊重。
    然而无论是怎样见仁见智的观点,我必须承认,我是从那些读者来信中感受到成功的快乐的。那时候我想,我们已经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了一个相同的意思,我们为了自己身为女性而感到自豪,我们将不必再像许所讲述的那个时代的人那样对自己的性别视而不见,我们可以非常坦然、非常荣耀地关注我们自己,我们因此可以活得更加健康、更加女人。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四《相逢陌生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相逢陌生人》(本书共15篇)之二<谁能告诉我关于女人自己的事>(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