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相逢陌生人》(本书共15篇)之一<爱恨情仇>(下)

发表日期:2007-02-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采编手记:
    《爱恨情仇》发表于2000年4月14日。
    文章发表之后的那个星期一,我到报社开会,走到一贯用来贴各式各样的通知的公告版前面,我停住了。在对4月14日的《青年周末》进行网上点击率调查的报告中,《爱恨情仇》的排名在第一位,也就是说,这是当天网上阅读人数最多的一篇文章。不谦虚地说,我一直对自己的工作很有自信,而且,几乎每一次我自己采写的口述实录通常在读者调查中都名列前茅,我认为这是读者对我的工作的肯定和回报。也许是因为怕别人发现我的“自我感觉良好”或者“孤芳自赏”,我很少在有人经过的时候站在公告版前面看调查结果(当然如果四下没人还是要看并且暗自得意的)。而这一次我在那儿站了一会儿,并且和经过的同事打招呼,没有任何不自然。
    我喜欢这个故事,非常由衷。在我和美术编辑王虎一起做版面的时候,就已经在期待它能获得读者的认可。我给它起了一个我认为最恰当的标题,因为我从心里认为人生的悲欢离合、生死聚散也不过就是源于不能割舍的爱、恨、情、仇。这是一切故事的根源。
经典爱情还能存在多久?还是已经完全不存在于现实中,仅仅是现代人失落了开启灵魂的钥匙之后聊以自慰的幻影?这样的问题被人问过不知多少回。每一次我的回答都非常坚定:我相信爱情,相信天长地久,也相信刹那永恒,相信没有什么困难是爱情不能克服的,相信爱情的记忆是世界上最动人的戏剧,我是一个固执的、浪漫主义的急先锋。同时,我也是一个莎士比亚爱好者。
    和《爱恨情仇》有关的故事有两个。
    了解第一个故事大约是在三年前: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在少年宫教孩子们弹钢琴的老阿姨。当孩子们休息的时候,她随手弹奏的《芭莱萝舞曲》吸引了我,我站在教室门口听。她发现了我在听,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支曲子,我们成了朋友。是那种走动不频繁的朋友,更多的时候是打电话,交流一些最新的、有关音乐的信息。
    冬天的一个晚上,她忽然打电话邀请我到她家,她的女儿从德国带了一些胶木唱片回来,“很经典”、“很有保留价值”、“很值得一听”。我在第二天的中午去她家。那是一个很雅致的小家,一进门的墙壁上挂着一幅色彩斑斓的油画——满坑满谷的、各种颜色和姿态的蝴蝶。
    《芭莱萝舞曲》之后,音乐停止,我们开始漫无目的地聊天,聊着聊着,话题就转到了那幅《蝴蝶图》。原来那是老阿姨年轻时代的恋人留给她的惟一一件信物,他们都来自以蝴蝶闻名全世界的云南,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兄妹。因为这样的关系,他们很容易从彼此了解到彼此相爱,也是因为这样的关系,他们不可能结合。他们努力过,他们都曾经对共同的亲人表示过,只要能在一起生活就足够了,他们可以不要孩子。他们做过很多努力,但都失败了。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固执,他们的母亲——一对嫡亲姐妹反目成仇。最终,他们分手了,他远走异乡,并且已经在异乡生根;她到了北京,结婚、生育,过着平静的家庭生活。现在,年轻时代的恋人已经成了女儿的舅舅和老师,女儿不远万里地从德国给母亲背回了舅舅作的《蝴蝶图》,又从中国给舅舅带去母亲弹奏的《芭莱萝舞曲》的录音带。往事已经定格其中。
    老阿姨的语言很美,她沉浸在自己的过去之中,脸上洋溢着痴迷。她说:“现在我们都老了。想想年轻时候的执着,我自己还有些感动。一个人一辈子只可能这样对一个人,只可能这样爱一回,不可能有第二次,不可能有第二个人。”
    了解第二个故事是在《爱恨情仇》发表之后的那个星期六:
    我收到了一个31岁的男人发来的传真。他在其中讲述了他和他现在的妻子一起“私奔”的故事。
    他们生长在同一个村子里,上着同一所乡村学校,一起考进县城的高中,一起参加高考,一起落榜回乡。他们彼此了解对方的心思,但没有谁敢先开口。他们早就从家人的口中知道,两家人有很深的矛盾。
    他的哥哥和她的哥哥一起被征兵,她家利用关系把他的哥哥挤下来。他的哥哥只能在家乡务农。很巧的是,他的哥哥在一次出门的时候被拖拉机撞倒了,变成了一条胳膊的残疾人。于是他家把一切怨恨都发泄在她家人身上。“他们的逻辑很简单,如果当年不是她家把我哥哥挤下来,他就去当兵了;他去当兵了,就不会被拖拉机撞伤;不被拖拉机撞伤就不会残废;不会残废就不可能到今天还结不成婚”。
    然而,就是来自这样的两个家庭的一对男女不可抑止地相爱了。他们遭到了两个家庭的坚决反对,他们被限制来往,她被父母和哥哥强行地带去相亲,他的母亲当着全家人的面给儿子跪下来……他们都没有坚持,但也没有屈服。两年以后,他考上了广东的一所大学。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她背着家里人偷偷来到了他所在的城市,找了一份做文员的工作,默默地等他毕业。
    “毕业之后,我留在了这边,我们开始一起生活。这之后我们一起回过一次老家,家里人仍然反对我们在一起。于是,我们只能再回到这个既不属于他也不属于我的城市。我们像夫妻一样一起生活,(实际上我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不过,到今天为止,我们都没有办正式的结婚手续,我的户口在这边,但她的户口还在老家,她没办法从老家开出结婚证明来,所以我们也没办法正式结婚。
    ……  ……
    我们在物质生活方面没有什么实际困难。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人,物质上的艰苦我们早就适应了。惟一让我们感到难过的是,到现在已经过去4年了,我们还是一种同居关系,虽然我们心里都把对方当成丈夫和妻子。我很想给她一份稳定的生活,因为我觉得女人比男人更看重那一纸婚书。但我们无能为力。我能做到的就是让她每时每刻都感觉到我是真心爱她的。一个女孩子,能像她这么执著地追随自己爱的人,我相信这样的人并不多见。我珍惜我们之间的爱情。
    ……  ……
    现在,我们都不愿意回家乡,两家人也不再找我们了。我母亲说她宁愿认为我这个儿子已经死了,也不愿意看见我和仇家的女儿在一起,她家的态度也是一样。我们没办法去做家里人的工作,农村和城市不一样。城里人有时候还有可能沟通,农村人则是一世结下了仇,世世代代都是仇人。然而我们的感情真的特别好。为了这份感情,我们俩宁愿在异乡隐姓埋名地活着,也不愿意因为两个家庭的仇恨而分开。
    ……  ……”
    这个人的传真件一直和我保留的《爱恨情仇》的小样放在一起,每次看到罗米欧和茱莉叶手心贴着手心、把合二为一的一双手举向上帝这幅插图的时候,他们的故事以及所有听过的故事,都悄悄然地浮上来。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四《相逢陌生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相逢陌生人》(本书共15篇)之一<爱恨情仇>(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