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相逢陌生人》(本书共15篇)之一<爱恨情仇>(上)

发表日期:2007-02-0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根据本文改编的电影《情人结》由霍建起导演,赵薇、陆毅主演,于2005年情人节上映。   
   
    这是一个罗米欧与茱丽叶式的故事。现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又开始重新被人们欣赏了,经典爱情又开始被很多年轻人认可和传诵了。我们是一对平凡的男女,但是我们曾经用罗米欧和茱丽叶的故事互相鼓励过。戏剧里面的情侣最后双双殉情,我们现在过着平静的生活。
    我们的经历决定了我们的爱好,我开始成为了一个莎士比亚爱好者。我看不同形式演绎的《罗米欧与茱丽叶》,话剧、舞剧、歌剧、芭蕾舞剧,我收集各种版本的书,德文版的、英文版的、日文版的,很多,还有图片、剧照。好像那两个故事里的人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翻版一样。我觉得我们恋爱的时候有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心态,就是我们要证明,生在仇家的男女也可以结合,而且这种结合还可以消灭仇恨。
    我们俩的感情里面充满了随时都可能发生的那种绝望,我们俩好像随时都在准备着分手,又随时都在给对方打气,说不能分手,因为分开就意味着父辈的怨恨战胜了我们的爱情。可是我们的爱情到底是什么呢——《爱恨情仇》
 
    采访:安顿
    采访时间:2000年4月9日
    采访地点:北京光华路某酒吧
    侯杰,男,38岁。毕业于上海某外语学院,曾在德国短暂工作,现供职于某外贸公司;屈炎,女,38岁。毕业于北京某大学日用化学专业,从事过多种职业,现在是侯杰的妻子加同事。
 
    在我的信箱里,很少有夫妻两个人共同署名的邮件,所以,当看到侯杰和屈炎两个名字并列的那封信时,我的好奇可想而知。
    他们的信中有些段落是这样的:
    “我们是一对有着8年婚龄的夫妻。我们曾经经历过漫长的恋爱和漫长的彼此思念。在我们两个人20多年的交往过程中,有好多次,都差一点让我们互相错过,如果我们当中有一个人不能坚持住、稍有动摇的话,我们两个人都不会有今天。
    “这是一个罗米欧与茱丽叶式的故事。现在,莎士比亚的戏剧又开始重新被人们欣赏了,经典爱情又开始被很多年轻人认可和传诵了。我们是一对平凡的男女,但是我们曾经用罗米欧和茱丽叶的故事互相鼓励过。戏剧里面的情侣最后双双殉情,我们现在过着平静的生活。
    “给你写信之前,我们讨论过,现在的人都那么忙,谁会对我们的故事感兴趣呢?前几天听说,有一个来自蒙特卡洛的芭蕾舞团又一次带来了这出爱情悲剧。我们商量之后决定把我们两个人的故事讲出来。”
    打电话给侯杰,接电话的人好象在办公室里大声叫了很多遍,最后,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好,侯杰不在,我是他爱人。我叫屈炎。”
    我说到那封信,对方停顿了一下,之后说:“信是他写的,先打了一个草稿,给我看了,我觉得可以,他就重新写好发给你了。其实原来看好莱坞重新拍的电影《罗米欧与茱丽叶》的时候,我们俩就想把我们的事情写出来,可是,不知道从哪儿写起。我们和这个故事有很深的关系。后来,侯杰提议找你,把我们想说的话说出来。我也同意。”
    我们约好的时间是4月9日、星期天。和屈炎在电话里聊天那天的下午,侯杰又给我打了一个“确认时间”的电话,他说:“不管怎么样,就星期天吧。”
    我们谁也没有想到,那是一个狂风大作的天气,风沙一会儿把天空扫荡出苍白的明亮,一会儿又把那难得的光掩盖住。坐在酒吧靠窗的桌子边上,低矮的墙壁外面就是被风卷起来的沙尘,好象隔着玻璃也能直扑人面。侯杰和屈炎这对夫妻就这样被风卷到我的面前。
    他们是一对看上去非常般配的男女,那种般配不是因为身高、长相和装束,而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气质,同样的平静、同样的谦和、同样的对于他人的礼貌和对于彼此在举手投足之间的关照,以及他们的神情都在演绎着一种关联,只是他和她的关联。
    我们的谈话是一对一的,侯杰先说,之后是屈炎。这是他们预先商量好的。但是,他们在谈话过程中同样都表现出了一种按捺不住,当说到那些令他们同样动情和感慨的细节时,当说到那些深藏在记忆里的艰难时刻时,总是那个应该和我一起倾听的人迫切地要插嘴。而他们之间因为拥有共同的记忆而频频表现出来的默契,也在时时提醒着我,真正走进这样的两个人的生活,几乎是不可能的。每个人最终都是徘徊在他人的世界之外,只不过是在主人好客的时候,才有机会偶尔进去坐坐。
 
    侯杰的回忆
    我们是同龄人,都38岁,而且,我们两个人应该算是青梅竹马。我们生在一个大院里,上一个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她爸和我爸、她妈和我妈都是同事。
    小时候没有什么,大院儿里的孩子都一起玩儿,那种状态就像《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表现的那样,挺单纯也挺热闹。那时候,屈炎是大院里的女孩子中比较漂亮的一个,而且,她那样子特弱小,我们这些男孩子好像都有一种责任要保护她似的。
    我现在还能想起当年我们一帮男孩子为了她去跟别的学校的男生打架的场面,一边20多个人,差不多50人,要是真打起来,也够壮观的。当时屈炎在哪儿呢?
    她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当然最后我们的架也没打成,对方学校的男生看我们这些人都像“敢死队”一样,就怕了,我们就得胜还朝了。我记得参加了打架的男生都特自豪,我们一起到屈炎家去报信。她那样子好像有点儿生气,撅着嘴、不说话,我当时是孩子王,我问她怎么了,她就哭了,说:“我怕你们出事儿……”这帮臭小子顿时就来劲了,七嘴八舌地哄她,都跟得到了最高奖赏似的。后来,我觉得屈炎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知不觉当中就有本事能让人为她卖命。要是追溯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有“其它想法”的,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屈炎和我在一个班,那时候的孩子没有现在成熟,也不懂得什么叫做“早恋”,最多就是互相觉得好。屈炎比我成绩好,到考试的时候,经常是她帮助我复习。我们都觉得很自然,因为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大约在粉碎“四人帮”之后的第二年,我们两家之间开始出现了一些矛盾。那时候我们已经要上高中了。到现在为止,我也没完全弄明白两家之间到底是什么矛盾,我只从我妈那儿知道了屈炎的爸爸曾经举报过我爸,说我爸在“文革”过程中曾经侵吞过从别人家抄来的一些古董和字画。因为她爸的举报,我爸被留职查看了很长时间,一直到我高中毕业之前,才重新给我爸恢复工作。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至于为什么要举报、我爸到底有没有问题、都是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我妈给过我很多解释,每一种解释都不一样,但每一种解释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就是屈炎的父亲害了我的父亲,屈炎家毁了我们家。我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时候,曾经想过要把这件事搞清楚,但是,后来,特别是我和屈炎正式开始以男朋友和女朋友这样的关系开始来往的时候,我就没有这个念头了。上一代人之间发生的恩恩怨怨和我们有什么具体的关系呢?我认为没有。
    但是,这件事确实影响了我们的关系,首先影响的是两个家庭的关系,进一步影响的就是两个家庭中的人和人了。我妈要求我不许再和屈炎有任何接触,无论是功课方面,还是娱乐方面,总之就是以后不能搭理这个人了。可是我做不到。因为我喜欢和屈炎在一起。我觉得她是我身边的女同学中最有特点的一个,也是对我最关心的一个。但是,我毕竟是男孩子,我有我的自尊心和保护自尊心的方式。我也确实想过,我怎么能和一个毁坏我的家庭的人的女儿成为朋友呢?我开始变得很高傲,对屈炎,我不再像过去那样,愿意保护她、为她跑腿儿等等。我猜想当时的屈炎并不知道发生在我们的父母之间的事情,她还是和过去一样,问我功课准备得好不好、上学的时候站在大院门口等我。
    我记得有一次,我刚刚被我妈声泪俱下地教训完了,背起书包去上学,屈炎就站在大院门口。看见我过来,她还招手。我气哼哼地从她身边走过去,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溜小跑儿地追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想那大概是我第一次伤害她,我说:“你还问我怎么了?回家问你爸去吧。”那天我们俩一直没说过话。上课的时候,她站起来回答问题,我故意不看她,她的表情好像是很难过的。
    第二天早晨,我上学的时候还是碰到了她,她站在大院门口等我,我照样走过去,她照样追上我,说她回家问了她爸,她爸没告诉她很多,但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是她家对不起我家,她愿意替她的父母给我和我的父母道歉。我什么也没说,我们俩并排走进教室,各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我觉得我是第一次有了一种接近于爱情的感觉。以后我们通信的时候,屈炎告诉我,她和我的感受是一样的。
    我们是从考上大学开始正式进入恋爱阶段的。起因就是一本《罗米欧与茱丽叶》。那时候我在上海上大学,屈炎在北京。我们偶尔也通信,放假的时候,可以在大院里见到。屈炎上了大学以后,已经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了。但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我们只是打招呼,从来不多说什么。我们两个人好像都很怕被家长看到,也怕邻居们有议论。我的父亲恢复工作以后,过去的邻居当中很多人对她爸有看法,我妈的那种扬眉吐气也让我们都觉得很难堪。
    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屈炎给我寄了这本书,她在信里面写了一些意味深长的话,她说,罗米欧与茱丽叶最后结束了他们的爱情,也结束了年轻的生命,现在没有人会因为家庭的阻力而殉情,但并不意味着悲剧不会再发生了。她问我,放弃生命和放弃希望哪一个更可怕。我当时非常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而且,我自己也是这样想的,如果我们两个人也因为父辈的矛盾而放弃我们的感情,那和罗米欧与茱丽叶的死有什么不一样呢?心死和身死都是悲哀的。
    在我们恋爱的过程中,我不是没想过要停止,原因就是我的母亲。我大学毕业以后,她就开始到处张罗给我找女朋友,我从来都不想见。因为我心里有屈炎。我没有明确地告诉我妈,但是我相信她明白。屈炎也一样,她从来不跟任何别人介绍的对象见面,我们还是通信,在信里我们互相保证,一直要等到父母认可我们的选择。而且,我们都相信,父辈的仇视最终会化解的,没有人愿意带着怨恨过一生。可是我妈这个人太固执了。她几乎在任何可能的时候都要告诫我,不能和屈炎在一起,我妈甚至说过特别绝的话,比如“你就是一辈子不娶也不能娶她”、“除非等着我死了你们别想如愿以偿”等等,我妈还曾经哭着问我,为什么就一定要是她?我没办法回答这些问题。我选择了逃跑的方式,我是学德语的,我去了德国。
    出国之前,我和屈炎告别。她哭了,说不要再坚持了,这种情况下,即使我们终于能结婚了,也不会幸福的,因为我们的代价是放弃家庭。我说我还是要坚持下去,如果什么时候她坚持不住了,就写信告诉我。
    可能就是我们的经历决定了我们的爱好,我开始成为了一个莎士比亚爱好者。我看不同形式演绎的《罗米欧与茱丽叶》,话剧、舞剧、歌剧、芭蕾舞剧,我收集各种版本的书,德文版的、英文版的、日文版的,很多,还有图片、剧照。好像那两个故事里的人就是我们两个人的翻版一样。我觉得我们恋爱的时候有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心态,就是我们要证明,生在仇家的男女也可以结合,而且这种结合还可以消灭仇恨。
    那时候我和屈炎的很多信里面都在摘抄这本书,很多台词,我到现在都记得,比如“那是什么光?东方,茱丽叶就是那太阳”等等。
    回想起来,我们也算是坚苦卓绝,一直到30岁的时候,我们才结婚。
    我们能够结婚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屈炎的爸爸,他在90年的年底去世了。他去世之前,让屈炎把我叫到了他面前,他说:“侯杰,你替我对你爸妈说一声,我对不起他们,我给他们赔不是了。”从她爸,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把他的话带给了我的父母。我妈听完了什么也没说,过了好多天,我妈挺郑重地告诉我,让我在合适的时候把屈炎带回家,她说:“你们也都是快30岁的人了,差不多就结婚吧。”
    我们结婚的时候,我的父母和我岳母,还有我们的已经早就成了家的弟弟、妹妹们坐在一起吃饭,那天没有任何人提起过去的事情,好像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有到了最后,大家准备解散的时候,我岳母突然站起来,让屈炎给我的父母鞠躬,她说:“就算让孩子替我们还债吧。”
    屈炎可能是比较少见的那种哭着结婚的新娘。

未完待续

节选自当代中国人情感口述实录之四《相逢陌生人》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相逢陌生人》(本书共15篇)之一<爱恨情仇>(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