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年后:把他的家也拆掉(上)

发表日期:2007-01-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四年后再次采访〈我就是要把这个家拆掉〉的主人公周晓燕,她好像变了一个人。
 
    四年前的故事回放:
 

    采访时间:2005年1月24日1:30pm
    采访地点:北京劲松南路9号安顿工作室
    周晓燕,女,25岁。生于天津,在天津读完小学、中学,高中毕业后考入天津某著名大学历史系,2002年大学毕业赴日本留学,现为日本东京某私立大学研究生。
 
    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周晓燕的消息了,她的突然出现,首先带来的是惊喜!
    我几乎已经不能认出这就是当年我追到天津采访的那个羞涩的女孩子。她的装束和神情都改变了,才三年多的时间,好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周晓燕是穿着裙子来的。很短的皮裙子,黑色丝袜,浅口的高跟鞋。她的长发卷曲着缠绕在肩膀上,和翻毛的皮大衣领子纠缠着,让人想到恋爱这个词——恋爱是一种纠结,这是她说的。
    “天很冷。你不冷吗?”我给她沏茶。
    “不冷,我开车来的,租的车,很暖和。”她大大咧咧地说着坐在沙发里,顺便把鞋子也脱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变样了?”她完全没有拘谨。那种我熟悉的、曾经怀念过的拘谨,一点儿也没有了。
    “嗯,好像是长大了。不是小女孩儿了,还想喝橙汁吗?”
    “不喝了,橙汁喝多了上火。”她,周晓燕,居然,把一盒烟放在沙发扶手上。是日本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的“CASTER”。
    来之前我在想,这次不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的谈话了,是两个女人的谈话,一个比另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年纪大不一定意味着阅历更多,大女人不能轻视小女人,我这么想。
    我在电子邮件里面告诉你了,我大学一毕业就去了日本,留学。当时我妈问我想不想出国,我说想,她就把我送到日本去了,那里有亲人,能照顾我,比去别的地方安全,能少受苦。
    我妈在我出国那年结婚了,我爸正在谈恋爱。我留在天津,就要骚扰我爸爸;去上海,妨碍我妈妈。所以,我选择谁也不麻烦,麻烦我自己就够了。而且,现在不是很多女孩子喜欢日本的生活方式吗?看日本电视剧,听日本歌,吃日本餐,打电话说“摩西摩西”……我也一样,干脆就去了。
    我不习惯看着周晓燕抽烟。拿出一支烟来,还在烟盒子上“磕打磕打”,一看就是老手。坐在她对面,总是有原来的那个害羞的小姑娘在眼前走过去,回着头对正发动汽车的我说:“再见!阿姨!再见……”嘴角还残留着咖啡的淡痕。人说毛毛虫最后都是要变成花蝴蝶的,你总不能喜欢毛毛虫而不喜欢花蝴蝶吧?这个过程就是女孩子蜕变成女人的过程。这是必然的。我这样告诉自己。也许真是有些老了,看见青春女子觉得太明媚、太华丽,忍不住就会想念她们的青涩时光。然而,我的感觉不会欺骗我,对照上一次见面,我觉得别扭了,没有理由。
    周晓燕的手腕上戴着三条应该是925银的手链和一块表盘很大的手表,我认识那些东西的牌子,手链是蒂芬妮,手表是香奈尔。都是大牌子,也都是日本女孩子做梦都在追逐的时尚先锋。
    我在给你写邮件的时候,就想,你看见我会是什么表情。上次你到天津来采访我的样子我到今天都还记得。那时候你好像特别喜欢我,后来你在写书的时候也是这么写的。我觉得这次可不一定了,你看见我变成这个样子,肯定会很吃惊,等我讲完了我的经历,弄不好你就要骂我了。我还犹豫了一下,到底来不来、要不要告诉你这些?最后我觉得不管你怎么看现在的我,我还是要告诉你这几年的故事,我想让你看见我的变化。
    你要是没有什么需要提问的,我就开始讲了。
    这还是一个拆家的故事,不过不是拆自己的家,而是拆别人的家。我把我男朋友的家拆了。等到了夏天,要是没有什么意外,我就跟他结婚了。
    周晓燕眨着眼睛看我,脸上带着微笑,好像小孩子对大人挑衅似的:怎么样?看不惯吧?我就这样儿,看不惯别看……
    我说我没什么可问的,因为一点儿也不了解,不知道应该问什么。“不过,你别是要告诉我你飘洋过海去当了第三者吧?我年纪大了,承受力不如从前了。”
    周晓燕哈哈大笑:“不会不会,是第三者,但是不是找你骂的那种,是一个好第三者,解放者那种。”
    我知道一说第三者,你们就紧张,好像第三者都是那种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憋足了劲头要把别人的家拆了让自己钻进去那种人。我觉得我不是。我小时候你就认识我,你知道我鄙视没有爱情的婚姻。我父母不就是那样的吗?所以,我解放了他们。我不会做让人看不起的事的,这个你应该相信我。
    我去日本还是上学。那边的亲人一切准备就绪了,我才过去的。我没有很多留学生遇到的困难,什么找房子啊、找临时工作啊、找学校啊,这些困难我都没有。我不是想吹牛,说我多贵族,我是想告诉你,我没有生存方面的压力。我也需要打工挣学费,但是那是我自己愿意的,也是我接触日本社会的方式,不是迫于生计。我认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内心的指引,不是为了什么利益。我这么说也是给你一个铺垫,让你能理解我。我的男朋友很有钱,而我不是为了他的钱。这是真的,不管你信不信。
    我在日本的第二年遇见这个人的,他也是中国人,1980年就到日本了。那时候他24岁。你知道他比我大多少了吧?他到日本那年我刚刚出生!这么算起来他应该是我父母那代人。他是做生意的,现在主要的投资都在东北,他的家乡。我觉得很多在国外的人拼命发展之后,一旦有能力了,还要报效祖国,并不像很多人说得那样,出国的人是猫,哪儿有食就把那儿当成家。当然也会有人说,这是在外国发展好了,回来帮着老外赚自己人的钱。我觉得这么想是很狭隘的,没有这些人的投资和对国内商业的刺激,我们也不会发展的这么快啊。
    我是因为打工认识他的。我刚到日本的时候,也做过中国餐馆的服务员、商店的导购,后来找到他的公司,去做了国内事务部的对外联络员。工作的事情就不多说了,主要说我们的恋爱。
    他那个公司的中国人很多,大部分是已经熟练掌握了日语的中国留学生。他对人很好,不像一个老板,很像是大家的一个同乡,一个大家长。我们有什么困难,都愿意跟他商量,找他想办法。
    我第一次和他面对面说工作之外的话,就是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小小的困难。那时候我上学的时间很松,有很多时间在公司。后来学校忽然把我们的课程改了,大部分课程从晚上的大课变成了白天的小课。我的时间出问题了。我去找他,想跟他商量,看看我是离开公司另外找一份晚上的临时工作还是怎么办。
    要是在日本人的公司,一个打工的人想见到社长,是很难的。但是在这个公司不同,谁需要找他,直接敲他办公室的门就可以。我敲门进去,说我是谁,他好像有点儿懵,似乎是想不起来我是什么时候来的了。我把我的情况说了,他想了一下,问我,能不能马上找到一个可以晚上上班的工作。我说当然不能了。他就笑了,说那你就别想辞职的事情了,先在这里吧,你可以晚上来上班,整理白天别人的工作记录,白天上课,等找到更合适的工作再离开也成。说真的我挺感动的。哪个公司的老板会设身处地位员工着想啊?我又不是什么稀缺人才,公司没有我,一切照常,没准儿转动得更快呢。我说那太不好意思了,晚上我只能工作三个小时,是平时白天工作的二分之一,要不给我减一半薪水吧。他笑了笑说可以,晚上上班应该算加班的,这样吧,给你原来日工资的三分之二,行吗?我特别感谢他,觉得他真是个好人。
    从那以后我就变成晚上上班了。我们这里也有几个人是这样的,都是搞设计的,晚上公司清静,他们算是一个特殊部门。真正的业务部门里面,除了我,大家都是白天工作、正点下班的。
    要不是因为晚上上班,我还不会发现他的家庭秘密。
    日本男人是全世界生存压力最大的一个人群。大概也是为了缓解自身的心理压力,日本男人特别喜欢夜生活。你别看东京像一个不夜城一样总是灯红酒绿,其实那些到很晚了还在外面折腾的男人都过得不是那么好,他们当中很多人是高级打工者,受尽了老板的欺压,只有到了晚上,在酒吧、歌厅一类的地方,才能找到做主人的感觉。以前,我觉得他也应该是这样的人。来日本那么多年了,应该已经顺应了日本男人的生活方式。
    可是我错了。几乎每天我上班的时候,都会发现他也在上班,而且,我到点离开的时候,他常常还没走。我很好奇,难道他没有自己的家庭吗?我曾偷偷去过他的办公室,那是一个套间,里面还有一间屋子,门总是关着。有一次他不在,我悄悄推开门,看见里面就像一个酒店的房间,什么都有,简直就是一个家。我明白了,可能有些日子他就是住在这里的。他为什么不回家呢?
    那天我对他的“侦察”在最后的时刻被他发现了。我刚刚关上门,他就走进办公室了。他问我有什么事,我一时没想出来,憋红了脸才说,我想看看他在不在,想跟他说谢谢,我领到上晚班的工资了,并不比原来少很多。他说是吗,那什么时候你请我喝一杯就好了。
    这一次之后过了大概一个多星期,我去给他送一份文件。我发现他的办公桌上多了一样东西,是一张照片,他和一个女人,两个人很亲密的样子,都笑着,好像还很开心。那个女人看上去要比他年纪大,显得有点儿老。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夫妻。他发现我在看照片,就说,这是我太太,身体不太好。我很虚伪地说,老板的太太很漂亮啊。他也看着照片,不看我,他说是吗,她比我大7岁,年轻时很漂亮。我知道我多嘴了,赶紧要走。他说,你不是说要谢谢我,请我喝酒吗?今天可以吗?我没有退路了,只能说可以。
    那天我们提前下班,一起去了一间酒吧。
    酒吧这种环境就好像是专门为男人向女人吐露心事准备的。那天我们喝了不少,他好像很能喝酒,我却不行,没喝多少,就有点儿晕。我一糊涂,说话就没遮拦了。我问他,你这么成功的一个商人,也挺英俊的,为什么要找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女人结婚呢?他问我,是不是男人找大女人做老婆总是让人有很多联想?我说是啊,我就是想到了他可能需要找到一个依靠才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的,他们那么不般配。照理说,相识不久的女孩子对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男人说这种话,对方一定会不高兴。可是他没有。相反,他问我,说说你联想的是一个什么故事。我借着酒劲开始编造故事。
    我说他刚来日本的时候肯定是一穷二白的,和我一样,穷留学生一个。但是那时候能出来就不容易啊!生存是第一位的。穷途末路的时候,遇见这么一个女子,人家什么都有,就是没有男朋友。于是,一个交易就诞生了。跟这样的女人结婚是很不错的,因为结婚,就能留下来,并且能拥有开公司的资金和人际关系方面的支持了。这样,就接受了这个人。伴随着这种接受,也就有了在日本发展的条件。
    我说完了,他不说话,只顾喝酒。我就是登鼻子上脸,问他我说对了没有。他笑了,一点儿也不尴尬,说,你说对了一半。我说那你告诉我另一半。他想了一下,问我,你说,你觉得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有感情?我说不可能。一开始或许有一些,但是现在肯定没有。他问我为什么,我说,你们要是有感情,你为什么总是晚上在公司过夜?
    他慢慢地喝酒,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他问我在国内学什么专业的,我说我是学历史的。他就笑了,说,我还以为你是写小说的呢。
    那天到最后他也没告诉我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有一点我是看出来的,说到他们的关系,他并不开心。我编造的故事里面肯定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他。他问我,你身上有什么故事吗?我说有啊,每个人都是一个故事。我就把我怎么劝我父母离婚的故事给他从头到尾讲了一遍。我说我反对没有爱情的婚姻,我的父母就没有爱情,他们最初能够结合是因为当时的环境,也是一种利益关系,环境改变了,利益也跟着改变了,原来可以认为是利益的东西随着环境的改变什么也不是了,他们就必须要分手了,继续在一起对谁都是一种伤害。
    那天他送我回家,路上他说,你这个小孩真有意思,挺直爽的啊!不过,你的父母可能除了婚姻之外没有更复杂的关系,所以,分开并不难。有些人,盘根错节的过去算起来是一大笔烂账,怎么算都算不清楚,分开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当时有一个直觉,他是在说他自己呢。
    从这一次之后,我们就不知不觉地靠近了。以后,我还是晚上来上班,他照样在我离开之后还是留在公司,是不是回家我就不知道了。
    我是一个特别好奇的人,自从和他有了那次谈话之后,我就一直想弄明白,到底他的婚姻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我终于得到了这个机会。
 
未完待续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四年后:把他的家也拆掉(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