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情人 在一生的两头

发表日期:2007-0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003年岁末时,碟市上终于出现了这张《最后的爱人》,那封面就足矣让人“惊艳”,不管是不是正版。
    他们拥抱着,彼此凝视。
    她的侧影真美,因为爱情而充满超越年龄的光辉,她的脖子用黑色的围巾围住,不知道是不是想遮挡皱纹。还有那只轻轻叩在爱人胸口上、戴着著名的“中国情人钻戒”的手,血管暴突,隐隐约约有老人斑呢。不是说女人的脖子和手是最终泄漏年龄秘密的“面孔”吗?她老了,无论岁月曾经令她“倍受摧残”还是仅仅给了她“倍受摧残的容颜”,她无可奈何、无可争辩地老了。
    他的侧影也那么美,他注视这个在垂暮之年还可以笑得灿烂如花的女人,仿佛可以这样注视她一生一世。她是他的秘密,她是他的归宿。他曾经是她的读者。在他们还没有机会见面的时候,他只能给她写信,一直写下去,写对她那些作品的感受,写对她这个人的猜想、幻想和梦想,一写就是四年。那时候,他还是一名穷大学生,忙着和女朋友们分分合合;她已经是享誉世界的著名作家、“谋杀电影的人”、“全世界最著名的情人”、酒鬼、孤独怪癖却十足了不起的老太婆。
    然后,夏季的一天,他找到她的住处,轻轻敲门。她打开门,却没有马上让他进来。一个门里、一个门外,他们互相看着,微笑,很默契的微笑。接下来,他留下了,她给了他家里的另外一套钥匙。
    那一年,他27岁,她66岁。此后,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年,直到她以81岁高龄去世。她离开之后,他也消失了,长达三年多,人们找不到他,好似他已经完全被那个神秘的老女人带离了世界。
    他叫扬,她叫杜拉斯。他们是恋人、朋友、主人和奴仆、作家和读者、老板和助手,也是一对陶醉在相爱的深处不知自拔的孩子。年老的女人依然妩媚,喜欢撒娇,任性而容易陷入害怕失去爱人的惊恐;年轻的男人唇红齿白,青春荡漾,他勇敢、可靠,也会时时刻刻在爱人的优雅和敏感中迷失。
    整部电影中只有很少的时刻,这一老一少周围有其他人,而这些人大多是一种小点缀,他们是餐厅的侍者、海边的观光客、路人、医生和护士、沙龙里说闲话的寂寞文人。他们都不重要,重要的就是这两个人,重要的是他们之间含蓄的爱慕和依恋、固执的争吵和彼此性格的较量和交锋。她甚至是跋扈的,她会当着很多人的面让他难堪,他也会因此负气离去,发誓永不回头。然后,她坐在黑暗中写作或者冥想,他带着一瓶酒回来,再次敲响那扇门。她还会为他开门,站在门里看着他,半笑不笑的,然后他们在门槛的位置拥抱,门在他的身后关上。他们重新和谐了,像一对总是在争吵但谁也不能把他们分开的少年夫妻。
    暮年的杜拉斯其实是有福气的,她得到了扬,这个始终不离开她左右的男人,他承担了她的坏脾气、她的多疑和善变、她的幻觉、她的对死亡的欢迎与拒绝、她的病痛和衰老……他陪伴着她,让她在写作之外的虚空变得充实起来。
    她是微笑着死去的,她的微笑在死神的注视下依然保持了少女似的娇媚和动人——在一个爱他的男人怀里。
    这是一部蓝色的电影,色调一点也不阴郁,不像12年前还是录像带时代,民间暧昧地传递的那部暂时无缘在内地放映的《情人》,充满了潮湿和阴暗的热带气息。在还没有公开杜拉斯和扬的这段最后恋情时,很多人见识这个女人惊世骇俗的情史,是从《情人》开始的。
    其实《情人》也是一部很美的电影,因为另类,因为那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的必将以失败告终,因为一个15岁半的法国白人女孩子和一个已经过了30岁的中国北方男人之间的隐蔽的爱和欲望,因为在越南这个纷乱、杂沓的殖民地,因为烟深水阔的湄公河……《情人》看上去很有一种蠢蠢欲动的魅惑,其中饱含着不知道还可以这样爱多久的忧虑和绝望。
    那是一个简单的、关于少女成长的故事,一个女人的初恋,一段不成正果的爱欲挣扎。那个女孩子还那么稚嫩,却已经体会了世事无常和生活的艰辛。她想告诉自己,她不爱他,不爱这个周身散发出金子和蚕丝味道的男人,她要他的钱,以为这样,就可以证明爱其实很脆弱,脆弱到感觉不到其存在。直到有一天,她离开了,永远地离开。船行驶在印度洋,有音乐声隐约传来,她依在船舷边上,想起那双曾经抚摸自己的手、那辆黑色的大轿车、堤岸那间终年不见阳光的房子、那张床,她忍不住哭泣,并且确定地知道,她爱他,和他的钱、肤色都没有关系,只是爱本身。
    12年后看到《最后的爱人》,会很自然地想到《情人》这部“老电影”。虽然仍然还是觉得那个17岁的小演员并没有演出少女时代的杜拉斯特殊的内心世界。比较而言,倒是扮演晚年作家的让娜·莫罗,把一代传奇女子的精神风貌活化到令人过目不忘。
    《情人》和《最后的爱人》都是真实的故事,是一个享誉世界的文坛奇女子一生情爱的两头。如果杜拉斯不写作,如果她没有一辈子著作等身,有了这作为情人的两段历史,也许,她也足以成为人间传奇。
      
    相关资料:  
    玛格利特·杜拉斯
    1914年--1996年
    法国著名女作家,龚古尔文学奖获得者,一生著作甚丰。代表作《情人》被译成43种文字在全世界发行,到她去世当年,其销售量保守地计算也不少于300万册。
    杜拉斯在20世纪的法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而独特的地位,她的作品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语言上都独树一帜。同时,她也活跃在电影界。她的很多作品被改编并搬上银幕。其中《广岛之恋》和《长别离》以及《情人》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杜拉斯在个人生活方面也表现的特立独行,她从不讳言自己一生曾经堕落、放纵,但她同时也为自己的充实和真实而自豪。她的人生和她的作品一样,充满了矛盾,也充满了传奇色彩。
    让-雅克·阿诺
    法国著名导演。
    他被欧洲电影界公认为“鬼才导演”。他的作品涵盖范围广泛,每一部都截然不同。既有《兵临城下》这样激动人心的战争巨片,也有《熊的故事》这样温暖、祥和的动物题材,而《情人》则充满怀旧色彩和哀伤的情爱。他的代表作还有《火之战》、《玫瑰的名字》等等。
    《情人》
    类型:剧情片,改编自畅销书
    片长:115分钟
    出品年:1991年
    出品地:法国/越南/英国
    导演:让-雅克·阿诺
    主演:珍·玛什
          梁家辉
    《最后的爱人》
    类型:传记片
    片长:110分钟
    出品年:2003年
    出品国:法国
    导演:何塞·达扬
    主演:让娜·莫罗
          艾莫希·德马尼
 
    让娜·莫罗
    法兰西国宝级女演员,柏林电影节终生成就金熊奖获得者,2003年以75岁高龄获得戛纳电影节终生成就奖。1928年生于巴黎,20岁从影,一生与路易·马勒、法斯宾德、安东尼奥尼、布努艾尔、特吕弗等国际顶尖导演合作数次。代表作《死刑台与电梯》令其享誉全球,1960年因《如歌的行板》晋身戛纳影后。
    让娜·莫罗一生与杜拉斯结下不解之缘,《情人》的画外音即是她的杰作。被曾执导《悲惨世界》的导演何塞·达扬选中扮演老年杜拉斯时已届73岁。
 
2004年12月22日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情人 在一生的两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