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上)

发表日期:2006-11-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题目是卢仝《有所思》的最后两句。卢仝在全唐诗中存诗不多也不少,共八十余首。题材宽泛,风格也不算冷僻。有写饮茶的茶歌《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又称《茶歌》或《七碗茶诗》;叹浮生苦短的《叹昨日三首》;写闺情闺怨的《秋梦行》、《楼上女儿曲》等。喜用杂言古体诗,亦诗亦文,磊落大气。他的诗句一直却透露出空谷幽兰般的隐逸之气,与之相映的,还有骨子里温暖疏离的感觉。

 

即使是有所思,他也有不同的感知了。《有所思》后人做了很多,最著名是汉乐府的《有所思》,写一女子欲与情郎决绝时的哀伤犹豫之情,歌曰: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瑇瑁簪,用玉绍缭之。 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鸡鸣狗吠,兄嫂当知之。妃呼豨!秋风肃肃晨风飔,东方须臾高知之!闻一多先生认为此篇当与《上邪》合为一篇,系男女问答的之词,确是创新见,但不必拘泥此说。

 

一个女子,她所思念的人远在大海的南边。相隔万里,用什么信物赠予他,方能坚其心而表己意呢?如同现在的女生给男朋友挑选礼物一样,她经过一番精心考虑,终于选择了“双珠玳瑁簪”。“玳瑁簪”是用一种似龟的动物的花纹美观的甲片精制而成的发簪。这在当时应该是昂贵时尚品了,她觉得这样还不够,再用美玉把簪子装饰起来,足见美观。可是突然之间情海生波,她听说情人另有所爱了,就把原拟赠送给他的簪、玉、双珠堆集在一块砸碎,烧掉。

 

这女子的决绝,在最初读到这首《有所思》时就令我心眼惊动。为什么一定要委曲求全?为什么不能痛痛快快做个了断呢?没有什么是了断不了的。只是情意不需拿来清算。所以转身离开而不去计较损失大小。

 

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这几句,是叫我拍案叫绝的。只像是情人之间面对面的相谈。清空如话。然而这交谈有果断决裂的意味。不再是藤蔓与树之间交缠的的关系,而是彼此独立的两株花树,各自有天地,享受清凉月光和滋润雨露。

 

不去回忆曾经经历的浓醴相爱,即使它是如此的不可遗忘。但只要我决心放下你,有心忘却你,你会像腿上的疤痕一样日复一日渐渐淡去。待东方高日再起时,我会是新的自己。

 

到最后,她是否真的与负心男子决裂已不重要。能够使她为人记取的,是她说出了这样漂亮的话,那一瞬息由内而外如烟花一样迸发出的璀璨烈性。

 

也许她经过辗转反复还是妥协,她那么激烈的反应正是因为用情深刻。而为爱妥协是多数女子的命运惯性。亮烈如爱玲,如果当年胡兰成肯收收心,回回头的话怕也妥协了。

 

爱要忠贞,情要专一。如果得不到,宁可舍弃。后人以《有所思》为题赋诗,多写男女情爱事。卢仝所写的已是唐乐府。汉唐之间,时光层层叠叠,时代和诗的角色都变了,情感要求的标准却没变。其实无论何时,人们理想中纯真的情感模式始终是一心一意,心无旁骛。然而这个很难做到。

 

当时我醉美人家,美人颜色娇如花。今日美人弃我去,青楼珠箔天之涯。天涯娟娟常娥月,三五二八盈又缺。翠眉蝉鬓生别离,一望不见心断绝。心断绝,几千里。梦中醉卧巫山云,觉来泪滴湘江水。湘江两岸花木深,美人不见愁人心。含愁更奏绿绮琴,调高弦绝无知音。美人兮美人,不知为暮雨兮为朝云。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卢仝《有所思》

他的有所思,很像是被女人离弃的男人灰心失望之语,然而我难以再上当了,且当情诗一观,完了仍要清醒过来,看出这是男性文人常玩的把戏。自屈原始,香草美人就不再单纯是香草美人。她们是男人心壁上最飘摇出尘的理想之花,托言美人而已。越是写得形象动人,现实中这类男人为了理想和抱负对女性可能越是淡漠无谓,持近而远之的态度。

 

这种悖论就像是不迷恋爱情的人,才写得出好的爱情小说,不过于依赖婚姻的人,才看得出婚姻的弊病。

 

唐乐府有不可言及的浩瀚的美。作诗作歌的人有后人难以企及的夸张想象力。一旦相思就是摧心肝,两心一断绝,动辄就是几千里,美人不是隔窗隔户相见,一见已是在云端。

 

虽知这美人是托言,心下仍不免被撩着。因为这写的实在是动人,你仿佛看见一个愁肠百结的男人站在湘水畔,巫峡边,茕茕孑立。面对着一江碧水,森森花木哀哀长歌,他的深情悲戚,大有太白醉卧,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的果然,他的辗转难断,却又应了那一句,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有情众生,总不免,乱我心者,今日之事多烦忧。这个事,不见得是情事,这个人也不见得是美人男人。总之多心多思,才生烦扰。卢仝的一生,不见有什么情事见诸书端,而他一直半隐,想必也是静默寡然的性子,比不得杜牧元稹行事风流。

 

《有所思》最为人称道的是最后两句,将相思之情写得有形有色,连香气也隐然鼻端了。还有那点揣测和欣喜,因为太思念一个人而出现的眼错幻觉:“忽到窗前疑是君”,被容若化在《青衫湿》里,“忽疑君到,漆灯风飐,痴数春星。”屡屡为评家称道。容若自是为亡妻,而在卢仝,你很难说这相思是为了弃他而去的美人,还是为了遥不可及的男儿理想。

 

今天,我是看见情诗亦不想写情事,有些男人,他们不需有太多的红尘情孽来滋扰,不需要风月来映衬。他们的本身就像清水兰花一样洁白明净。

 

我想,如果有时光机让我回到大唐,也许不必远去深山。仅仅在长安的街市上漫游,在郊野的酒肆里,我就会遇见无数言谈精妙,道德精湛的人,他们是奉行“中隐”的一群人。这当中可能就有卢仝。这个自号玉川子的男人,是范阳(今河北涿州)人,唐初“四杰”诗人卢照邻嫡系子孙。幼年就读于武山南麓的石榴寺,聪慧好学,博览群书。成年后,离家出游,曾隐居洛阳、嵩山和扬州等地,生活清贫,嗜茶如命,后人称之为“茶仙”。

 

卢仝一生善交朋友,与韩愈、张籍、贾岛和孟郊多有来往。在古代,选择隐居生活并不总意味着艰苦的生活,除了宗教苦行者和正直的穷人之外,还有一些隐士,他们生活无忧,然而生性澹泊,不喜入仕,更厌倦嚣烦的人际往来才避居人群。在我看来卢仝的生活态度更倾向于后者。这个时而隐居郊野,时而出没于公侯宰相之家的男人,有着广泛的人缘和浩淼的心境,就像他写茶歌通灵,写咏男女情事的乐府一样笔花四照,亦幻亦真。

 

韩愈夸卢仝“事业不可量,忠孝生天性”, 而后来的甘露事变,他也是因为留宿宰相王涯家才横遭株连,死于非命。除了这些人,卢仝还与孟简友善,孟简拜谏议大夫后,派人送来阳羡茶,卢为之作《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这就是后世闻名的《茶歌》。

 

阳羡,即现今江苏宜兴。秦朝开始置县。宜兴现在是以产紫砂壶闻名于世。早在唐朝,这一带盛产茶叶,阳羡茶当时被列为贡茶。这种茶叶要经过精心采摘、制作和包装,非常精致,十分珍贵。难怪卢仝收下阳羡茶后,要“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品赏阳羡茶这样的人间美事让嗜茶如命的卢仝欣喜感慨万分:如此稀世珍品,理应天子享用,再次也该是王公贵族,我这山野人家哪来的这等福分!这都是因为身居高位的老朋友,没有忘却身在山野的我的缘故啊!我相信,是朋友之间相互看顾情谊让他从心底振奋,因为有朋友的挂念,比品到好茶更难得!

 

在《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诗里,卢仝细致婉转地写了自己得茶,煎茶,品茶,叹茶的心境转换。在这首诗中,他以神乎其神的笔墨,描写了饮茶的感受,尤其让人拍案惊绝的是诗的第二段“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此时,茶对卢仝来说,不只是一种口腹之饮,似乎是他与更广阔的精神世界联接的桥梁。

 

《茶歌》的问世,对于传播饮茶的好处,使饮茶的风气普及到民间,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后人认为唐朝在茶业上影响最深的三件事是:陆羽《茶经》、卢仝《茶歌》和赵赞的“茶禁”(对茶征税)。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