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始知结衣裳,不如结心肠。

发表日期:2006-10-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夜里,听着一首轻婉的曲子,敲下孟郊这个名字,心里忽然有些潮湿。

 

如果细心去分辨。每一个名字都是风景。人世承平忧喜在当中,比如李白,立时可以叫人想起月升天清的气象,大唐帝国的青天白日,而一个罗隐的“隐”字,也有瑟瑟退去的气味。因为就在罗隐死的前两年,公元907年,历史上辉煌灿烂的大唐王朝终于熄灭了它的火焰。这当然是附会。不过是太了解一个诗人或词人所处时代环境后的联想。但有时候一个名字真是可以牵动思维,与之组合成亲密意象。孟郊,他又号东野,丝毫不勉强地让我想起满郊野的青草。接着想起小时候读到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这首诗基本上和“床前明月光”一样,是个中国人都会背了。何况当今的交通发达,游役之思或多或少潜伏在人心底,一旦离家久了,就像中了咒语一样,有意无意会想起这首诗,记忆中那拿着针线的母亲,她被时间泛化,宽容到不再是孟郊一个人的母亲,所有人都可以把她的行为想像是自己的母亲甚至是父亲的。到最后,她成为一个爱的标志。丘比特手里的金箭,射中每个人心。

 

我现在想问题比较诡异,居然有个奇怪的联想:是不是姓孟的人,母亲都比较贤惠,善于照顾教育儿子?像孟轲的母亲孟母,那搁现在绝对一成功的儿童教育人士,要论起成就来,培养一个“亚圣”比培养一个女儿上了哈佛牛多了。史书上就那么寥寥几笔,“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显不出孟母的伟大来。其实有资料显示孟母不单是早期特别关注儿子的教育问题,在他长大求学时也曾给予适合的意见,使孟轲投拜名师门下,苦心治学。到孟子成年娶妻后,她更不像那些心理扭曲的老奶一样作威作福,相反孟子有不满意妻子处,孟母还要从旁劝解开导,告诉儿子你还年轻,要学习夫妻相处之道,要互相尊重。要换做焦仲卿陆游的老母,早拄着拐杖发怒叫儿子写休书了。

 

人和人的外貌上的差距说到底也不会太大,不过是美丑。然思想境界就可以是天渊之别了。发句不靠边的小感慨——能遇上孟母这样的母亲(婆婆)真是几世修来呀。

 

书上没有说孟郊的婚姻生活如何,只说他一生窘困潦倒。也没有说他很帅,估计女人缘也一般。因此也无从揣测孟郊母亲对待儿媳的态度,但我相信,一个可以在儿子临行前细心叮嘱,为他加固衣衫的母亲,她是慈祥的。慈祥的老人会比较通达,更懂得尊重彼此的感情。

 

唐人写诗就这样有平实的可爱,将诗作话,坦率天真。连功利的官场求进,也可以道一声“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隐却了一幅猴急嘴脸。这种自然洒脱,是将诗融入了社会生活的血脉,气象也就应运而生,后世诗歌逐渐从生活中淡出,转入庙堂,技巧上更为纯熟,然而已经和寻常人家的日子无关。一样东西,当它被当作某种艺术看待的时候,便行将死去。尽管有挽留的声音,有关注的目光,即使慷慨词藻努力去模仿,也改变不了古诗词败亡的命运。

 

据说当年唐太宗在端门上看见新进士鱼贯而入,大喜道:“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这一代明君哪晓得科举制度日后竟会成为一种奇异的社会现象。后世多少读书人牢牢吊死在科举入仕这棵树上,而英雄大多出自草莽。反而是章碣一句“炕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来得爽利,只一刀便切中历史命脉。

 

孟郊及第不久就得到了一个溧阳县尉的职位,虽然卑微。好歹是国家公务员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寒窗苦读,进士及第是积极的,起码可以改善生活,侍奉父母。他要接母亲来溧阳,以尽孝心。此时,孟郊眼前浮现出母亲关爱自己的一幕又一幕,遂写下了这首千百年来脍炙人口的《游子吟》。

 

其实孟郊写的好的绝对不止《游子吟》,只是太多人浅尝辄止。不再留心他的其他。虽然我一直比较寒碜他那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觉得他没啥做大官的气度。不过扪着良心说,五十岁及第如果还不许人彻底高兴一把也太不厚道了。何况这句话虽然透着点急切的俗,却真实的表达出后来读书人的理想和心态,让人津津乐道千百年。

 

读孟郊的诗其实是快乐的,至少比读韩愈的快乐。韩愈的诗那个艰涩枯槁啊,别说意境了,连生字都一堆。似我这样才疏学浅不好进取的,免不了打躬作揖退避三舍。宁可去读他的散文,好歹落个平易深刻。时人虽谓之“孟诗韩笔”,将孟郊与韩愈并称“韩孟诗派”,韩愈对他也大加推荐,在《荐士》诗里说孟郊的诗“横空盘硬语,妥帖力排奡”。意思是,诗意深刻而用语简洁有力度。显然他是觉得孟东野和自己是一路。

 

可是他们毕竟不是一路人。也许是身世际遇上的差异,让孟东野的行事心境都和韩退之一样不起来。虽然性情一样孤介梗直。退之居庙堂之高,士大夫的责任感让他心心慕慕要为国家社稷做贡献。而东野处江湖之远,那点芥末小官,便是有力也使不上,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将心思转放在诗文上,因吟诗而荒废公务,被参。小官也当得险象环生。更靠近普通百姓,他的诗文也因此显出有别韩诗的平易温暖的气息。

 

喜欢他一些诗,离乱忧患感没有那么强,没有时代的气味和烙印,简单是一阙动人心意的诗歌,像山墙上的花,谁见了也停一停,欢喜了折一枝插在鬓上带回家,人人心意满满。

 

喜欢他说:心心复心心,结爱务在深。一度欲离别,千回结衣襟。结妾独守志,结君早归意。始知结衣裳,不如结心肠。坐结行亦结,结尽百年月。——孟郊·《结爱》

 

似东野这样一生没有什么惊心动魄感情经历的男人,轻易就写出了令千古红颜哑然的句子:始知结衣裳,不如结心肠。这样的文人不止他一个。当时的男人们哪,如果不是有特异功能,就是太细致,太精明了。世上最好的情诗,绝对是男人的手笔。他们看女心纤细入微,写女情纤毫毕现。甚至不只是对女心,他们对世道人情都有非比寻常的领悟力,这番悟性要是拿到现在,怕个个是人精,搅得岁月不得太平。当时的男人是被时代限制住了,被历史用特有的圈套住了。而现在,时代进步了,一切发展了。男人在某方面的智商却退化了,不及古人了。有一得必有一失啊!

 

是是是,就是这样一句话。始知结衣裳,不如结心肠。用一切有形的东西想要留住你,你终将离去。亲吻的双唇会分开,交缠的指尖会松开,抵死的缠绵也有力竭褪出的时候。情意本就虚空,我们一无所有。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牵系,如果不是靠心念,那就一无所得了。

 

而我要你对我心心念念,我对你心心念念这样容易么!

 

回到与他最近的女人身上,他的母亲。也许,东野所有对感情的温暖认知,都像蜜蜂扑向鲜花一样,是在他母亲身上获得的。

 

他写《列女操》,妾心如古井,波澜誓不起。不是在宣扬什么贞节观念,他不是个卫道士。他是在写如他母亲那样女子的忠贞。他从小依偎在寡母身边,看得清她的坚定寂寞。他又写这样深挚的情感:一度欲离别,千回结衣襟。结妾独守志,结君早归意。

 

一样的动作。这个女子,不过是他母亲的年轻化罢了。也许在她年轻时,她也这样结过另一个男子的衣襟,结下为他等待的心意,结下盼他早归的心意。此后天涯路远,他带着她的叮咛珍嘱行在路上,像随身的包袱不曾卸下。

 

但也许,再也没有回来。她却一直在等待。等待他的长成,等到有一天,可以将这份感情交付出去。

 

那年离家时,他站在门口,阳光斜斜地掠进来。他蓦然看见她的刹那芳华,曾经的惊艳浓情,像午夜盛开的花。而今花谢般寂寞。

 

他告别了她,在转身之际,背负她的往事离开。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始知结衣裳,不如结心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