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七十)

发表日期:2006-10-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他脸色一变,不声不响呕出口血来,慌得跟在他后面来汇报病情的张友士一把伸手扶住,惊道:“爷,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引动旧疾了吗?”

 

“不要做声。”他低声喝断。扶在墙上勉力站住了,掏出素绢来擦擦嘴,随手塞进衣中,引着张友士走了进去。

 

“紫英,侯爷他怎么样了!”夫人见他和张友士进来顾不得寒暄,站起来就问。

 

“夫人。”他盯着这个发落惜春去庵堂的女人。他想着她先前的冷静和残忍就痛恨,是这样的,灾难之所以是灾难,是因为它已逼进自身,无比可危,若在别人身上降临,无非几句闲聊,有什么好担心难受的呢。

 

“侯爷不行了。只在这须臾之间。夫人快去见吧。”他冷硬地宣布。刹时, 陈夫人年老而慌乱的脸在他眼前曝露无疑,她六神无主,是这样年老,慌乱。她的丈夫即将谢世,人之躯壳沉灭于无边深海之中,与海水同腐烂,永不再复起。

 

“雨蝉,我该怎么办?”她只识哭,抓住雨蝉不放。世家贵妇的软弱卑微原形毕露。她赖以求生的拐杖一旦被抽除,像一个需要自己学习行步的小孩恐惧地哇哇大哭。

 

“夫人,你要节哀。快去照应侯爷。”雨蝉陪着滴泪。一句话提醒了夫人,再也不只是嚎哭,要哭也不要在这里哭,雨蝉招手叫来下人,忙乱乱扶着夫人去了,谁也没叫上惜春。惜春站在那里步也不曾移,她知道夫人是不愿她去凑这个临终的热闹的,她是出家人了,这场轰动哀事与她无关。

 

她低着头只念往生的经文。冯紫英看着正在劝慰夫人忙成一团的雨蝉冷冷一笑,转身对张友士吩咐:“你也跑一趟,看有什么帮得上的,小心伺侯着。”

 

张友士应声跟去了。众人都去后,冯紫英回过身来看厅堂里的人。惜春依然站在那里,石雕似地动也不动。雨蝉督促夫人走后,骤然后悔起来,上次寺庙一事后她和冯紫英之间已是冷若冰霜,没有外人在,她实在不敢和他多说什么,也无话可说。

 

“惜春。”他不管雨蝉在场,走过去径自拢住惜春的肩,两个字甫一出口,心头积郁的哀苦已潸潸而下。“你怎么这样苦?”他怆然道,“而我一次次见你被人推入苦难中都束手无策,我怎么这样无能!你没有嫁给我,原来……原来也是好的。”

 

惜春缄着双目,嘴唇轻颤。“紫英……”她突然反手抱住他,声嘶力竭地大哭。原谅。最后一次这样放纵吧!绝望的情绪早已盘根错节,占据了她的心身,多少次,曾以为行将崩溃的时刻,她表现地无比从容冷静。状若无事,此际她得以看清楚,原来那种不痛,不是已经消失,而是如蚌一样,紧紧夹紧心里的创口,用血肉模糊的痛苦换取它成为外人所看见的淡白光泽物,所谓冷静。不过是终有一天能够平静审视自己的伤口。但她从未得到解脱,像少年时被至亲的人骤然扼住喉咙,呼吸不得。多年多年,心里的阴影一直未消散过。她将它们折叠起,小心收藏。不教人看见,而心中恐惧和愤怒深深徘徊。全无出路,无从倾泄!

 

曾以为有缘成为他的妻。不管这幸福虚幻或长久总是可以尝试去相信的事,我们有时会遇上很多值得的人,而有时候只有一个这样的人。失去他的那时起,她知道自己无所谓幸福,或者不幸福,像失去咀嚼功能的狼,看见猎物满山跑也已经失去尝试的兴趣。

 

在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雨蝉先是被惊到,看着他们哭。然后,她渐渐觉得心里的感觉变得复杂,她的丈夫当着她的面抱住别的女人,而那女人也紧紧抱住他,她是难过且羞辱的,可她竟然找不到一点纯粹的恨意,无法刚猛地去恨他们两个,无法把他们当作奸夫淫妇那样去恨。一点快感也没有,她明白自己才是那个局外人。

 

亦没有办法截然就离开。她心中对他有太深的爱意,爱意牵绊住她的离意。冯紫英,从十三岁皇家的一次围猎中见过他跨马扬弓,万人当中独占螯头,从皇帝手中接过玉如意,回头对自己轻轻一笑起,她对他的爱恋就种下,像树的年轮一样年年扩大增加。

 

她是纳兰家的女儿,多少人翘首以待。曾经庆幸于自己躲过入宫待选,不必如家中女长辈一样成为皇帝嫔妃,如果一旦入了宫,对他的感情就要全部放下了,她不愿意,要豁出命去博一博,苦心让自己得了伤寒,缠绵病榻差点死去。

 

烛影摇红,她想着他不能来看她,那么入梦也好。无法将自己的心思告诉任何人,母亲怪她不爱惜自己,父亲怪她错过入宫的机会,他已经打点的差不多,只要她入宫,立刻就是由嫔做起。她默默承担住这一切的指责,只因他留在她心中的甜蜜可以抵过这一切苦涩。

 

有一天他终于来了,她想起他不喜艳色,忙忙支持着叫人把房里的帐子和垫子统统换过,而他竟是不来的,只在前厅陪着父母长辈说话,派人带话来问了一下。她回复了来人,倒在床上暗笑自己蠢,虽说满人女子不似汉族女子那么小家子气,但一个大男人也没有就直接入闺房探病的理。彼此都已成年。

 

渐渐好起来,听人说他去别家提亲,心里一凉,几乎又要病过去,过不了多久却听母亲开始絮叨,说她的婚事,许给冯家,意意思思里总有些不愿意。倒是父亲做主同意了。她欢欢喜喜嫁过去,两年夫妻和顺,怎知他与她的好只是心不在焉的敷衍。

 

他说的是啊!原来你没有嫁给我也是好的,原来也是好的。她是取得与他共同生活的钥匙,打开房间,可是他不走进去。她一个人留在空空如是的房间里,所谓得到原是未得到。

 

她不禁自问,若当初没有嫁给他,只记得年少时的轻薄一笑。日后欢宴华堂重见,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留一线惘然怕还好些。

 

她听他对惜春恳求:“你不要出家。”见惜春不语又道:“那好,我去找个园子我为你建庵堂,你不想见别人就不见。只要你别离开我。”

 

雨蝉笑起来,对另一个人,他肯这样屈膝相求,低至心甘情愿,但对于她,他始终只是冷淡。即使她现在摔门而去,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冷淡未必就不是一种高高在上。我对你不够在乎,你来也好去也好,悉听尊便。她突然明白了,她对冯紫英是爱情,所以短暂易逝。而冯紫英对惜春已不是爱情。他已不爱慕,而是需要。相应的,他并不需要她。这就是情感的唯一一性,人与人之间需索的规则是这样简单残酷。

 

“紫英。”惜春将头枕在他肩上道“我想起以前做过的一个梦,梦里有人给我一张纸,纸上谶语:‘堪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当时看了惊心莫名,只觉得烫手,恨不得撕粉碎,现在才知是前生已定,我们所行的事,所遇着的人,生老病死,似我梦中那场湿雾,看上去懵昧不清,其实都自有玄机。”

 

“惜春,我求你跟我回去,你只要留在我身边,其他的事我去担当。我已经错过一次,我不想再错。”

 

“你将身边的人置于何地呢?”惜春转过脸去看雨蝉。雨蝉在无意中见识到惜春的美,盈盈横波目,潋滟不可逼视。

 

“紫英,不管是上天作弄还是有人蓄意为之,我们都注定要承担这结局。难道你到现在还不肯承认,我们此生有缘无份吗?我一寸寸将自己的双脚从尘世中抽离,行至此仿佛到悬崖边,纵身跃下便得成功,而你是拽住我的人,我不会跟随你再回到尘世中间,辗转种种纠葛中不得动弹。我已不是那时心思漠漠想要嫁你的小女孩,一心要通过情爱温暖修复伤痕,现在已不是。能不能跟你在一起已经不是我执着的,你让我看见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付出爱的价值所在,体察人间情份真相。我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未懂得的事情还有很多。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但你已经不是我的执念及牵绊。你必然还要在尘世当中辗转,何必徒然留我?增加你烦恼,成为你的负担。”

 

惜春说完,退后一步,深深看他,转身离去。

 

冯紫英木然呆立,他看见的是决意抛洒一切尘缘离开的惜春,以前纵然分开还可以确信自己是在她心里清晰存在,唯一进入的一个人。而现在他连这也不能确定,只有默然松手,放她离开。

 

他脸色灰败,渐渐要倒下去。雨蝉急忙上前扶住他坐到椅子,见他嘴角绵绵溢血,知是旧症发作。急得呜呜直哭,又不敢惊动陈夫人,只好守在旁边等他缓过来,一面叫人去备车回府。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七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