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男人的一半还是男人

发表日期:2006-12-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大约在1996年夏天,我开始接触一些同性恋者。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做这样的采访,面对一个英俊而有些神经质的男孩子,听他给我讲述他的爱情故事——他和他的一位师兄的感情。他讲到其中的一段,是他们在西安的古城墙下静静地彼此拥抱。他的声音像流水一般沉静、悠长。那一刻我忽然就掉眼泪了,他停下来看着我:“你怎么了?你不适应?”我说不是不适应,而是我觉得这种爱情和世界上任何一种纯真无邪的爱情没有区别,一样的美好,一样的干净、动人。我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掉眼泪的人变成了他。我们一直是朋友,保持着联系,现在,他和他的爱人在冰岛,他们很幸福地在一起生活。他们是在2000年离开家乡的,先去了挪威,辗转到冰岛。他在电子邮件中告诉我——那是他们的理想,也是他们这些年奋斗的目标。
    此刻我在写下这个段落的时候,仍然是感动的,在我看来,他们是一对相爱的人,跟性别没有关系。
    正是这个男孩子,领着我进入了这样一个人群,一个在10年前很隐蔽也很压抑的人群。和他们接触越多,了解他们越多,我的一个感觉也越发强烈,那就是他们几乎都在不约而同地跟自己的性取向斗争着,至少,他们都在力图掩盖这一切,让自己不显得“与众不同”,他们只会在朋友、同类和确定可以信任的人面前表现真实的自我,他们活得很谨慎,因此也很疲惫。他们都面临着对家人的愧疚、对社会舆论的恐惧和对婚姻或者感情前途的迷茫。
    1999年春天,我有机会参加一个特殊的、没有经过通常所谓合法手续的婚礼,那是一对同性恋人的简朴仪式。他们都有很好的工作,在个人的工作领域中,他们都是出色的人,有很好的经济条件和社会地位。他们共同买下了一套公寓房子,各自有自己的车。和所有相爱的异性恋人一样,他们给了这份爱情一个圆满的结果,他们一起生活了。那天只有很少的几个朋友在场,他们交换了戒指之后,我们一起开香槟,一起包饺子。怎么形容我当时的感觉呢?除了祝福,有一种东西憋在心头,无法形容,无法名状。我送给他们的礼物是每次参加朋友的婚礼都会送的99朵玫瑰。那天,我是唯一的一个异性恋者,一个捍卫婚姻和家庭的社会工作者。每个人都要讲一些祝福的话,轮到我的时候,我说:“祝福你们幸福美满,天长地久。”告别的时候,他们悄悄地问我:“你觉得我们这样是丑陋的吗?”我说:“如果爱一个人是无罪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哪一种爱是丑陋的。”在他们的小家门外,我得到了来自这两个人的、由衷的拥抱。
    就在这个婚礼之后的第二年,我出版了小说集《焚心之恋》,其中最后一篇,是一个描写同性恋情的故事——《孤单单的身影后》。这是在我的写作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段落,从来没有哪一篇小说如此让我动情,并且一气呵成。也从来没有哪一篇小说给我带来如此之多的“麻烦”——我因此遭到了很多质疑。小说出版之后,不断地有记者就这一篇提出各式各样的问题,有些问题,甚至让我感觉到了来自主流社会的狭隘和苛酷,让我感觉到了在通常的社会道德评判标准下的、对一个很多人并不曾深入了解的人群的侮辱。此后,对于这个话题,我只好沉默。
    在今年的金球奖和奥斯卡把李安的作品《断背山》炒热之前,我收到来自冰岛那对朋友的电子邮件,他们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我无法判断那是不是他们的原创,但写得很美、很动人——
    1963年的灿烂夏日,怀俄明西部,年轻牛仔杰克与恩尼斯打工相识。杰克健谈,骑术高超,恩尼斯自幼父母双亡,性格内向。人迹罕至的断背山深处,高山牧场的放羊工作单调而艰苦,随时有遭遇野兽袭击的可能,供杰克与恩尼斯栖身的帐篷狭小得只能睡下一人,另一人不得不睡在露天篝火旁。起初二人各自放羊,少有交流。直到有一天,二人晚饭时喝多了酒,是夜又分外寒冷,于是同帐共裘而眠。空虚寂寥让让两个19岁的青年彼此相爱。一个人做饭,另一个放羊,篝火边长谈,帐篷内欢爱,同性间的爱伴随二人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夏日时光。
    季节性放牧工作结束后,迫于世俗的压力,杰克与恩尼斯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各自的生活旅程。杰克凭精湛的骑术成为德州的竞技牛仔,依靠着妻子露琳家族的扶植而事业蒸蒸日上;留在牧场的恩尼斯迎娶了自幼相识的阿尔玛,每日为嗷嗷待哺的女儿奔忙,过着平凡清苦的日子。
    弹指间四年过去,饱受相思之苦的杰克给恩尼斯寄去贺卡,说自己做生意外出时要路过怀俄明,希望能见上一面。重逢后的杰克与恩尼斯深情拥吻,时光的流失并未冲淡二人心中炽热的情感,在随后的十几年中,杰克与恩尼斯都定期约会钓鱼。表面上的婚姻让阿尔玛的内心苦楚不堪,她知道丈夫每年消失在断背山中与老友杰克钓鱼的真正原因,而杰克与恩尼斯也经受着同性恋所招致的巨大偏见和世俗压力。最终,厮守一生的愿望因杰克的意外身亡而落空。在杰克去世后,恩尼斯来到了杰克父母的农场,想把杰克的骨灰带回到二人初识的断背山。在杰克的房间里,他发现了一个秘密:初识时他们各自穿过的衬衫被整齐地套在了同一个衣挂上。这个秘密让恩尼斯潸然泪下,他意识到杰克是多么爱他,自己又多么深爱杰克。但无论爱是怎样的浓烈,最终见证它的只有那座壮美苍郁的断背山。
    我当时问过他们,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吗?这个人和这座山,在哪里?他们回答我,说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他们非常相信,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定有这样的人存在着,怀着饱满苍凉的爱情缄默不语……他们在回信中说,其实不管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真正爱过却求不得的人们,谁心里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断背山。
    过了很长时间之后,我才有机会从媒体的宣传中了解,这是李安最新的作品,在金球和奥斯卡评选中呼声最高。很长时间以来,李安这个名字是一种作品品质保证的标识,可以说这么多年来,李安从没令影迷失望过,包括一度被影评人诟病的《卧虎藏龙》,仍不失为好看的电影。表现同性恋的生活和情感,在《断背山》之前,李安有著名的《喜宴》,王家卫有《春光乍泻》,关锦鹏有《蓝宇》,徐立功有《夜奔》,等等,还有很多。这些影片无论在影碟市场还是在网络上,都深受关注,而这样的题材正在渐渐渗透进我们的生活,迫使我们不得不稍稍校正一下过去的眼光。
 

2006年3月29日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男人的一半还是男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