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段落-2

发表日期:2006-10-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所住的地方不远,新华街进来向左拐,有一间她常去西点店 “东巴爸”。Cheese cakeBlack Forest做的尤其地道,配小小一杯Blue mountain对着蓝天白云可以消磨掉一个下午。店主亚历山大是微胖的法国男子,已经习惯背着背篓去买东西,与他相比,中国人倒更像是异乡行客,在古城里盲目奔走穿行不息。

 

那天她难得起得早,出去逛过之后,时间刚好够得上喝下午茶,拐进了“东巴爸”点了一杯咖啡,店员推荐了新做好的Cheese cake,她要了一份,那男店员的脸总叫她莫名想起这样短小而扁平,眉目简淡的脸应该是外国人观念中最东方的脸。很温和,可也当真说不上好看,丢在人堆里转眼就忘了。

 

店里还有一个外国女人和一个男子在聊天,那女子很有韵致,男人却很英俊,两人看上去不像情侣,也不像同学,她不免多看了两眼,低头喝咖啡,蛋糕还没送到,她转过脸去望街上纷纷行人。过了一会儿她听见两人告别声,转过头去,见那女子收拾东西离开,那男子欠身的时候也看见正在吃蛋糕的她,微微一笑。

 

待送走那女子,他坐过来,轻问可否聊一会,她英语不好,小心听出,点头请他坐下,又招手叫店员来,请那男子喝一杯咖啡。她喜欢英俊的男子,无意中总将好意施展。

 

他也不着意推却,点了Cappuccino,渐渐聊起,他是丹麦人,职业是导游,带着外国的团来丽江旅行,刚才的女人是他的同行,给予他一些可用的帮助及资料。

 

他说,我十分着迷于中国的风情小镇。她笑,并不点破。别人有权利在自己的梦里寻觅芬芳,而她不过是看似醒过不再沉醉花香假象的人。

 

他问,你是做什么的呢,是否会常时间在这里住?

 

她说,我是个写作者。而不说自己是个作家,在国外,写作是一份干净职业,一个作家意味着可以端然靠稿费生活,而在中国,所谓作家往往已经不能胜任他原本应做好的工作及生活,而将心思转向别的地方,小小心思付诸于文字,大大心思转到人际转圜,乃至做官。文字,搜肠剐肚写出一点薄有微名的作品,立刻躺倒不起,拿着当名片敲门砖四处宣扬。

 

她未必高于那些人,但绝不要这样快就沉坠,所以选择独身旅行,行往陌生之地,在年轻的时候总想竭尽所能的行走。

 

她的腿,放开拐杖即不能长久行走,因此对行走有腥甜畏惧和强盛渴望。那男子不问她的身体因何不好,态度有别于大多中国人。中国人的热切带有做秀的成分,欢宴匆匆,转身即忘。有太多中国人,在聊过三句之后总小心探询她为何拄着拐杖,仿佛那是禁地,却又忍不住张望。她总能耐心微笑解释。对于陌生人反而显得温存热切,因为实在不必给人留下冷淡孤僻的印象,越是亲厚的人,她反而会冷淡,无意敷衍。

 

其实那已不是禁忌,能够独自行在陌生街市,她在年少时已被告之需要独自去行走,所有自身的苦痛必须尽力承担,求告逃避都没有用,唯一的方法是面对和接受。至亲的人也只能旁观。能够独自走在街上面对人群的那一刻起,羞耻被打散。自尊复被重建,自尊自重,不因别人的看待而心旌摇曳。

 

她的早慧和早熟是丧失了整个童年和青春期的单纯无知的快乐做为代价换来,被迫提前面对。由此在心里留下冷淡伤口。

 

与那男子告别后,我依旧留在那里,注意到茶几下有一本蓝色封面的画册,拿出来看,细细翻阅每一张,看到一些喜欢的忍不住用手指去抚摸。我有抚摸的习惯,对于爱惜的东西,爱惜的人,心里留恋难去,又难以表达,就用无声的抚摸来表示。

 

睡在身边的人,常会轻抚他的眼眉,皮肤上的细纹及毛发。这是一个人静静体阅到的生命可堪记忆的微弱之处,珍重之心不应比拥有珍宝翠玉少。

 

看完那本画册,我对香格里拉有了新的明确意象,留心看了封皮上的作者,名字也明确,叫郑义。我对某些领域孤陋寡闻,并不知道这个人是甚样人物,只是倾心他的作品。

 

不想很快就得见真人。那天我还是下午才起,懒懒穿了白色睡袍,抢了一张躺椅靠在上面晒太阳,先来个人是扎西,宽额广目的一个人,长的还不错,说了几句才知道是泸沽湖有名的帅哥,摩梭族有名的走婚王子。我睨了他两眼,发现他帅则帅矣却甚是肥硕,不是我喜欢的清瘦一型,当下没有起色心。他却甚是自在好玩,坐下来就聊开来,自然有人搭话。七扯八拉,他说自己的牛津大学吹牛系毕业,我边笑边听。老谢店里的小姑娘小娟是他老乡,走过来说,扎西以前可帅了。扎西立刻一脸辜负人民厚爱的表情,惭愧表示我发福了。

 

我自个儿在脑中意淫了一遍,想起“发酵”一词笑得憋不住。扎西问我笑什么,我说觉得你不是发福是发酵了。

 

他朗声大笑,看来要洗刷我的耻辱,只有请你去泸沽湖了,那里还能证明我曾经是多么的帅。

 

我说我不介意去开拓自己的走婚大业,奈何你们不和外族走婚呐。

 

他说你先跟我去玩吧,住长了就可以走婚了。

 

正扯着,几个人走老谢的后门进来,从楼梯上走下来。这里来客频繁,大家已见怪不怪,轻轻一看就转回来继续自己的话题。他们也自去找了老谢,看上去是熟人,那厢吵吵嚷嚷开车去拉萨,我心念一动,望了一眼正在打电话的男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过了一会儿,来客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其中一个就是我刚刚看见的中年男子。他坐下来,我和他中间隔着扎西。新人的加入使话题有了新的组合,一会儿说起,他是搞摄影的,有朋友最近要去拉萨,来找老谢开车带队过去。

 

我对摄影虽然不了解,却有莫名好感,热切地问了几句,他始终面带微笑,淡定自若的回答我,一时说起,他主要拍风光,而且在西部,近七年都住在香格里拉。我脑中灵光闪现,不由想起前先天看见一本画册,试探问起,不会是你拍的吧。他含笑说是。不单这本,几乎这里所有关于香格里拉的画册都是他的。

 

我振奋起来,眼睛一亮叫,你是郑义。同他握手

 

我突如其来的激动把扎西吓一跳。他打趣:一见钟情啊!对我怎么不这样热情。那我还是让到旁边你们好好谈吧。说着让郑义坐过来。

 

我和郑义只是笑,一面不断的说话。我对他的图片倾心,他对我的文字喜欢,现在有机会可以这样快这么近的接触,都很兴奋。

 

想起一句诗: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当中描述的情感,应该就是如此。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段落-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