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二)

发表日期:2006-10-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二)

晚些时候的白居易也写了《长相思》,不过是词。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他是词发展的推动者。唐白居易以后,《长相思》多改为词调,写思妇离别之情。却也有像纳兰那样的词意,写天涯羁旅亦动人心,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缠绵而不颓废,王国维评价为自然真切

 

另有南宋康之与的一首小令,也叫《长相思》。南高峰,北高峰,一片湖光烟雾中,春来愁杀侬。郎意浓,妾意浓,油壁车轻郎马骢,相逢九里松。词中用的是苏小小的典故,除了一片湖光烟雾中,春来愁杀侬一句,陡转而下最为人称道,剩下的,尽说男女相思,游湖相逢,欢跃愉悦。这首词写的不错,却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称道和玩味的地方,若和他的前辈北 宋林君复的《长相思》比,高下立判。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林逋《长相思》

 

我算不得多情的,但每每读到这一首,总有说不出的留恋哀伤之意,心底潮湿酸楚,想要哭,却没有眼泪。也许,是因为这样哀绝的缠绵,是一个梅妻鹤子的孤绝的男人写的。

 

他写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恍若有梅仙临凡,被他窥见芳姿,我不奇怪,以梅为妻,要的就是这份痴绝。不能以梅为人,如何以梅为妻?但他写长相思,就由不得人不心旌摇曳了。

 

或许,某一天,他抚梅放鹤的时候,看见江边有两个人,那女子,依稀有的感觉,那男人,则恍惚成了当年的自己。时光一瞬间倒回去,他在那个人身上看到自己。曾是这样的一场离伤,君泪盈,妾泪盈,因为想不到彼此会离别,争忍有离情?

 

时间如水,波平如镜。突然落下了一颗石子,波光潋滟,水皱了眉。记忆的碎片,灵魂里某个阙如的画面,在瞬间,不容遗忘地跳出来。人低了头,写下了这三十六个字。

 

就像我们,以为浓烈如鹤顶红一般的爱,谁也分不开,就算是死,也要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人能把我们分开了。说这样话的时候,彼此都是此心昭昭可对日月的。

 

可是,往往不用死,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眉一皱 ,头一点。

 

叭!

 

手指上的那根线断了。说断就断了。罗带同心结未成。

 

林逋,字君复,谥和靖先生。隐居西湖孤山,种梅放鹤,到江南梅熟时节,就有小贩上孤山,在他门前买梅。他将卖梅钱交给童子,放进一瓮中,到要沽酒买米时令小童取出,既清洁又方便。有二十年,他没有踏入城市一步。

 

中国如果有隐士排行榜的话,林逋怎么样也在前十之列,再没有人像他隐得这样纯粹,淡漠,甚至飘逸了。所以不敢去妄自编造他的爱情,宁愿叫他寂寞的干净,干净的发白,也不愿将他扯进一些无聊的传说中。

 

可是,我猜测他是有过爱情的,不娶,无子,不代表没有经历过爱情;终生不娶,或许不是无情,而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后的情深难改。元稹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他自己并没有这样做,而林君复数十年隐居,清心寡欲,倒真应了那一句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是哪一天,江头潮已平?是什么时候开始,心潮也平了。时间如手指,再也撩不起心底的琴弦。他一生静静守着他的梅妻鹤子,终老。没有怨言。在他的诗里找不到一丝痕迹,只有梅,暗香如故。

 

哪一年,哪一个人,让一生改变?他不说。爱情,对有些人来说,是血液里跳动,始终沉默如黑夜的声音。

 

隐秘而一生相伴的长相思,是属于爱情最初的神话。长相守,是最后的。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