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段落-1

发表日期:2006-09-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静夜。郑义的会所,黄色温暖的木房间,偶尔将头转过,细竹帘外,我不知今夜的香格里拉月色如何。此刻,我只看见他的眼中带泪,如这高原月色一样清明。

 

他在我对面,抽一根没抽完的烟。我注意到,他不会只抽一个牌子的烟那样矜持,亦是放荡,就像他不会只爱一个女人。

 

有些人,是丧失了爱很多人的能力,而他是丧失了爱一个人的能力。

 

离得他近,见他悲喜欢悦,面面分明。而我心中再难有寻常情意萌动,如在他身边十年的女子海涛,情意如雪落下就重重堆积一起,不会动荡。他像一面深水,而我是站在岸上观水的人,望着冰蓝碧绿交错的湖面,惊艳惘然。

 

发觉他坐着会不时地动。

 

我问,你的腰受得了吗,要不要到床上躺着。

 

他的腰在前时受了伤,八月八日,那一天我刚刚离开香格里拉去昆明,去取我的新书,没有经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车祸。回来听大家给我描述车祸的情形,车当时在空中翻了很多下,越野车摔毁地不成样子。当我在昆明打电话给他的时候,电话是小草接的,说他住院了,我以为只是小小的不舒服,并没有太多想。隔了两天给他发短信。细问了一下他的情况,居然是肋骨折断刺破胸腔,内脏淤血,

 

我惊得不得了!担心他的状况,紧跟着打电话过去,郑义在电话那头朗朗笑道:“医生说要卧床休息三个月。这下有时间了,等你回来我们比背宋词,就着小山的词下酒。”

 

我忍不住笑起来。这个人,这种状态下还一直记得拼词赌酒。我走那天还对我说,要戒酒了!拉着旁边的小建说,明天我就和小建去松赞林寺,在活佛跟前立个誓。

 

幸亏没去。

 

我当时就笑得很,摇头说不可能,他的生活习惯我有所了解。他不贪酒,但推避不了的酒太多。多数是非喝不可,不喝断交。这样交厚霸道。在中甸这里应酬尚算少,要是去了北京简直不得了。兄弟朋友招手即来,多的可以阻塞北京市交通,应酬推都推不却,一天晚上赶十几个场子都有可能。一晚上喝掉几万块的酒并不夸张。

 

似古龙笔下豪侠壮客,戒酒大概是非不为也,是不能也。生在江湖,身不由己。

 

好的,好好休养,等我回去,我说。随即挂了电话,一直这样清洁的相待。我们有同类之间的语言,像两只兽之间,即便生死相许,也只是舔舔毛发。

 

放下电话,阳台上阳光笔直洒脱的射进房间,床单上大片阳光铺陈,因此显出热烫阳光下面晾晒过的润泽暖气,将手抚在上面,温暖透入神经。

 

将眼望着如黄色雏菊的阳光,那记得也是在这样亮美的阳光下,在丽江,邂逅他的画册。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段落-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