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鄂渚楚王

发表日期:2006-09-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夕何夕兮,搴州中流。

今夕何夕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一首名曰《越人歌》的诗。清新委婉,深沉飘逸,是《楚辞》的先声。

春秋时,鄂为邑。楚王子有名为子皙的,是鄂邑较早的 封君。刘向《说苑》记载,子皙乘青翰之舟,下鄂渚,泛洞庭。驾船的越人,唱出这样的歌来。

这曲调的忧伤,满怀平人对王子的心悦与爱慕。这爱慕不同于今人对权势和名利的献媚,也非男欢女爱的幽怨因有岁月和山川的映衬,更添了一种浩荡和平直。在那样无垠的汪汪白水里,只知昼夜,不知岁月。寂寞无行,漫漫长路。爱慕或许是疗治忧伤最好的良药。而这爱慕不仅埋在心中,且要唱出来。虽然那人不知,却要告诉他。

想一想,水天一色,舟船游弋,歌声回转。王子庶民,无卑无尊,彼此心悦。也是天下大同胜景。

这鄂渚便是今天的梁子湖,和那云梦泽一南一北,裹胁着长江。江海湖的浩淼荡漾和渺无人迹,总让人心襟惆怅,感物伤人。屈原也曾有“乘鄂渚而返顾”的句子,虽是写事,却也有岁月沧桑的意味。

而今虽没了以前的壮阔,却依旧浩淼。港汊交错,芦苇飞翠,荷花飘香,鸿雁翔集,是我幼年的故乡,也是成年的梦乡。少年时沉静,常濒湖远眺,添了许多心思,却不知所思何物。心中有事,也不露声色。

成年以后,心思繁复,思想为旁物所左右,总不那么纯净。以前看山观水,只觉得壮阔,胸中有浩然之气,无须形容。而今总要搜罗词句,联想古往今来的典故。譬如这鄂渚,读到了《越人歌》的句子,知道“今夕何夕”的来由,心中有欢喜,却有些矫情。

成年的空落和缺失,总要靠他人他事来填补,真是悲哀。如那鄂君,心地何等的宽阔,面对浩淼鄂渚,却不能渡。也需山中林木做舟,平人的爱慕为阀。

    渴望一种持久的爱慕和守护,无论今夕何夕,没有尊贵差别。应该不是幻像。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鄂渚楚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