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于胭脂血里抵死缠绵

发表日期:2006-10-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关锦鹏是电影圈内第一个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的著名导演,而他的作品并非都集中在这个领域,相反,他的作品中有无数阴柔可爱的女性形象。如果不了解他的背景而只是通过观看电影来猜想导演的思维癖好,关锦鹏会给人一种错觉——他格外关注女性,他的作品中有对女人的一种特别的爱,或者说是欣赏——对女性命运中的悲剧性和女性超越悲剧性命运的决绝与顽强的欣赏与赞美。他对女人,似乎非常宽容和溺爱,躲在摄影机背后的这个大男人,常常让人看见一颗柔软的心。
    关锦鹏的电影适合一个人在某个阴雨日子的午后静静观看,特别是获奖无数的《人在纽约》和《胭脂扣》。

    他乡明月,夜夜关情

    1993年或者还要早一点点,开始看关锦鹏的电影,那时候因为报纸热炒他将改编张爱玲的作品,大概是《红玫瑰白玫瑰》,说他不得不借助大量旁白,因为“张爱玲的精髓无法用影像再现”。我不是张爱玲的拥趸,却已经是电影发烧友,觉得这话很臭屁,文字和影像各有所长,怎么就谁能表现、谁不能表现?各有自己的言语方式罢了。
    从那时开始,关注关锦鹏,至今。
    当年喜欢的,是《女人心》、《地下情》、《胭脂扣》、《阮玲玉》,还有就是现在炒冷饭的这部《人在纽约》。
    大陆女演员,我喜欢斯琴高娃。前几天说起来,被人嘲讽,说“品位很差啊”,“一个老女人,还丑”,“丑到了蠢”。
    “我靠!”我说,“这半年,很少骂街,注重胎教,可惜你说话招人不高兴,属于找骂,不骂你,你就失望回家了,显得咱们不够意思。你他妈才蠢!你就喜欢X女,出门说这个,别说认识我!”骂完了,我觉得很可笑,为了对一名演员的好恶打架,在我是极少发生的事情,看来脑子是乱了。
    爬上高高的书柜,把影碟抱下来,一张张翻检,找出了一大堆关锦鹏,其中就有《人在纽约》,张曼玉、张艾嘉和斯琴高娃主演的好戏。
    《人在纽约》应该算是关锦鹏的重要代表作之一,而张曼玉作为一名艺人的成长,关锦鹏是她今生遇到的贵人之一。这是我的个人看法,没跟别人交流过。《人在纽约》拍摄于1989年,那时候可不像现在,大陆电影人似乎还没有太多走向国际的概念,奥斯卡很遥远。那时候只会觉得感慨,这电影怎么这么好啊?!以后眼界开阔了,再看,就有点儿明白,原来关锦鹏“革命”得很早,几乎在那时已具备了某种国际水准。
    那时也不流行鸡一嘴鸭一嘴说演艺圈名人的八卦故事,那时的娱乐记者写文章也很文艺,甚至每每像散文一样有珠玑,因此无法从媒体知道“某某是同性恋”、“某某与某某离婚被证实”等诸如此类的信息。这样,就无法知道关锦鹏有什么癖好。一心一意觉得他好,觉得他是能把女人的心情拍得那么动人的男人,必定是细腻而温存的。
    《人在纽约》的英文名字翻译成full moon in new york,不说确切不确切,在那个时代,真让我们熟悉啊,那时我们不是都会说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想想当年考托福、考GRE的苦日子,也马上能想起,或者就是为了奔赴一个更圆满的月亮和想象中满月下面的好生活吧?
    《人在纽约》中有生存的尴尬和失望,也有很多能鼓励人向上的东西,虽说有点无奈。在故乡和在异乡,都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要奋斗的,只是心里的感觉会有一些微妙的不同。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别人一时的心灵慰藉,也可能寻获来自他人的关爱,但只是一瞬间,之后,还是要独自面对自己的困境、自己的问题。人不能自救则不能得救,古今无不同。
    电影中最动人的一幕是三个女子酒后在街头唱歌,她们分别唱着自己家乡的流行歌曲,那是她们最熟悉的旋律和歌词,她们能轻易在这旋律和断章中落泪,好似顷刻间回到家乡。这一段,被关锦鹏拍到了精彩绝伦,柔媚凄清,华丽哀婉。三名女演员的表演出神入化。张艾嘉随口演绎的《绿岛小夜曲》更是令人叫绝。
    《人在纽约》中也有关于同性恋的描述,不隐蔽,很直接,张曼玉的对方,是顾美华,多少年后看她在《美丽上海》中扮演的角色,很难想象她曾是那样冷的美女。
    看过去的关锦鹏,再联想如今的《长恨歌》,觉得后者不过是个有失水准的插曲,几乎不值一提了。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好久之前,到新世界出版社,从一位大姐处“掠夺”两本新出版的李碧华小说,其中一本是老早之前看过的《胭脂扣》。前些天把关锦鹏的一部分电影光盘搜出来一一细看,《人在纽约》之后,就是这一部。
    晚上躺下看小说,李碧华的文字有时诡异有时冷静,某些篇章竟给人阴森森的感觉。看电影则不会这样。虽是阴间女子和阳世男女之间的故事,却没有恐怖气息。关锦鹏是营造腐朽奢靡华丽氛围的好手,加上梅艳芳和张国荣少有的艳丽与魅惑,让一段风月无边的陈年旧事,显得幽远而动人心魄。这是梅艳芳的作品中出奇好的一部,一名痴情、有心计、身世凄凉、内心怀着爱情梦的青楼女子既单纯又复杂的感情,全部活化在她的一颦一笑中。总觉得这个如花身上有梅艳芳的影子,现实中的女子是艺人,命运并未好到哪里去,英年早逝,有风光大葬,仍是孑然一身。记得当年看梅艳芳葬礼,想起才女妓女鱼玄机被杀之际念的诗:“易寻无价宝,难得有情郎。”《胭脂扣》中如花拼尽了平生力气,最后还是孤身赴黄泉,留下十二少苟活人间,她还要不惜减来世阳寿上来找,找来找去找到的是一个人生在苍茫尴尬时分的负心人。
    爱情总是在爱的瞬间里美好着的,所谓“抵死缠绵”,我喜欢这个说法,缠绵到极处,爱情已抵达死亡,人是不舍得殉情的贪生动物,爱情也稍纵即逝,既然已经“抵死”,自然没有置死地而后生,剩下的不过是日复一日地捱岁月,两人面面相觑,疑惑这对面竟是轻许一生之人……如花必定是早就参破了这一层玄机,于是在吞鸦片之余还要给十二少灌下安眠药,双重保险,生怕他死不了,生怕二人的缠绵不能彻底抵死。女人在爱着的时候,也是凶残的,凶残的底蕴是悲凉。至于人算不如天算,那是后话了。
    《胭脂扣》故事最后的一幕恐怕是爱情中人最深的感伤,眼见得一生的痴爱面目全非,苍老、猥琐、贫病交加、活的捉襟见肘麻木不仁,你的爱,还能杜鹃泣血吗?于是如花逃跑了,她被自己的爱情吓坏了,这爱情是否盲目?这爱情能在心底煎熬50年,却经不住轻轻捅破岁月这层窗户纸。真是孱弱啊!
    香港是一个盛产好故事的地方,很多小说并不讲究谋篇布局,也不太锤炼语言,但故事好、有好的对白和时时迸发的精彩议论。李碧华的书就是这样。看多了,几乎能马上认出她的风格,不必看作者名字。
    《胭脂扣》的故事,没看过书,不遗憾,没看过关锦鹏的电影,是很大的遗憾。

 

2006年7月26日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于胭脂血里抵死缠绵》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