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谢谢沅!

发表日期:2006-08-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沅留给我的话(在我博上出现的人,只要是真心有话对我说,我都记得):
 
因为把意如当成一个在文字上有野心的作家来看待,所以苛刻了些。因为希望意如是一世的野心,所以苛刻了些。因为希望意如不光有文字上的野心,(意如现在还不敢说在文学上有野心),所以苛刻了些。
以她的年龄,最值得赞赏的不是文笔——这样的文笔在她这个年龄段喜欢文字的中文系的妹妹中比比皆是——而是对中国传统文学的欣赏、坚持和普及。
在这个快餐文化的时代为衣食奔波忙碌的时候,在我们眼望着自己宁静的理想满怀忧戚的时候,可以坐下来,安静地看着意如拂去尘土,轻轻为我们打开那些在历史中泛着陈香的诗词。
于意如是幸事,于我们亦是幸事。
书是要出版的,书评也是要出版的,比起搏客上的文字来说有了一种负重和责任。过于轻佻和华丽的书评让人看轻书的分量,这样的文字更像是fans所为。
在意如的小说中,每个人的语言和心思中都能看到意如的影子。评诗词无妨,因为表达的本就是自己的观点和特色。但是,写小说如果时时处处都能看到一些口角噙香的好句子,未必是大家。
池莉曾经说:凡翻开我书页者,凡阅读我文字者,便是受到了我的敬意,仿佛一个相敬如宾的作揖,那是我们中国人的礼性,千百年来如春风风人夏雨雨人,我总在我的文字中。读我文章若受兰仪。至于读者,怎么理解作家的文字,自便便是,那又是一种认识与创造,与作家个人,是没有关系的。
年轻,总是气盛的,也总是希望得到更多的认可。比如张爱玲的出名要趁早。
但我更希望看到的是:意如能够熬至滴水成珠。
 
这几天没在博客上发新的东西,不是没写东西,而是在修订诗经,从头至尾地看,将自己看作陌生人,挑剔这些文字中的筋刺,再细细将它们修饰完满。
 
一些语句务使它们平滑如缎,一些思维务使它们顺畅连贯。我在摈弃过于优柔华丽的笔风,使形容可以在第一眼看到时就准确的像把匕首,可以刺中我要的感觉。
 
诗经会与前两本书不同,我务使它端然大气。我不会只顺从一类读者及我自己一时的感觉,也不着急去建立个人风格,过早的建立也是败亡。
 
给予我的种种评价,我在意又不在意,只是明确不可以骄,不可以傲。别人的赞许不代表你已经到达的程度,但我珍惜这些认同。这当中有些人,比如骆尘,眉儿,她们待我又不同,是姐姐对妹妹的疼惜在里面。
 
在我写字时,我是孤独的,但我并不希望我的文字写出来它们也是孤独的。
 
我对我的书,有种水流花谢两无情的淡然,我不大会去回顾以前的文字,甚至在我将稿子交付编辑的时候,已剪断脐带,彼此独立行走。除了第一本书时,我去书店时会留心观望,现在的书,我视它们与我平等。
 
对我而言,每本书都是不同。那时感觉不代表如今。一个人,贪心亦不可耻,但清醒自己在做什么,始终要懂得自己需要什么。现在的我,需要以更清净的心思去做自己坚持的事。
 
这样才留得长久。
 
PS:我会将修订过的诗经稿子发到百度的贴吧里,以供大家比对来看:
 
丽莉你问我沈星的照片,我是在我朋友那里看见,她是沈星的同学,上次叫来沈星到丽江的束河玩,之后我们在一起聊天,她把和沈星照的照片给我看。如此。那些照片很清丽,但我不知沈星会不会放到网上。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谢谢沅!》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