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起吃鸡一起在歌唱

发表日期:2006-10-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大年初三,到一对老夫妇家做客,没赶上吃中午饭。老先生穿着滚轴溜冰的鞋子和小外孙一起在客厅中央溜来溜去,时而远了时而近了,边溜边说:“中午,我做了很多菜,一大锅红烧肉,一锅鸡,酱牛肉,还有青菜,还有……你们到厨房看看,想吃什么就吃……”看着他们,忽然有一点恍惚,这一瞬间,就有一首歌飘来了——
    我个名叫麦兜兜,我阿妈叫麦太太,
    我最喜爱食麦甩咯,一起吃鸡一起在歌唱。
    我个名叫麦兜兜,我老师叫miss chan chan,
    我最喜爱食碟鸡饭,一起吃鸡一起在歌唱。
    ……
    这是很长时间以来喜欢的歌,很搞笑的歌词,名字叫做《麦兜与鸡》,是香港动画片《麦兜故事》的主题歌
    晚上,有一个在媒体工作的朋友打电话来要求“救急”,“好歹要说说新年的愿望”。我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所谓计划,然后又说“计划其实赶不上变化”,总之不得要领。朋友急了:“能不能说一个不会变的,相对固定的愿望?”我想了一下,说:“希望所有我爱的人都能健康、快乐,我们在鸡年一起吃鸡一起在歌唱。”朋友说不明确,我说:“你就这么写吧,一定有人会看懂。”后来我没见到报纸,也不知道这位朋友是不是就这样写下了我的新年愿望。
    动画片《麦兜故事》已经有两部了,市面上能见到的图画书也有数种,不管是什么版本,只要看见,我必然会买了回来。年纪一天天大了,生日变得越来越可怕,眼泪越来越不容易流下来,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放肆,对身体哪怕最微小的一点不舒服越来越紧张,对生活中表达感情的言语越来越爱表现得无动于衷,对身边的人与自己不相符的习惯越来越不能忍受……但是,所有这些“越来越”都加深了一种对简单快乐的向往,于是,越来越轻易地就能被一个孩子气的故事感染,表面的越来越硬掩盖的是心底的越来越软,柔软到看着小小的、粉红色的小猪麦兜,就像看见一路挣扎到今天的自己和身旁的人们,好不容易、好不容易的这些人啊,能有此时此刻,何其幸福,何其幸运,庆幸着,就哭了。
    麦兜带给我的就是这样一种好处,让我总是能眼睛潮湿地相信着自己是一个好运气的人,有喜欢的工作可做,有稳定的生活来源,有时候还能有一些闲情逸致,有亲爱的家人和朋友,可以一起吃鸡一起在歌唱。
    《麦兜故事》是草根阶层的一个略带伤感的温暖故事,也可以说是小人物的梦想与现实。
    单身妈妈麦太生下麦兜那天,刚刚好有一只红色的塑胶脸盆晃晃悠悠地从天而降,一下子落在麦太的床头。这总是有些预兆的吧?麦太许下了一系列愿望,希望孩子像周润发或者梁朝伟也行,不然就发财,不然就做官,不发财不做官也要有一身好本领……最后,她生下了和她一样长着粉红色小猪脸、肥肥的麦兜。麦兜既不像周润发也不像梁朝伟,食量很大、资质平平,不过,这些都没有影响他成为一个有梦想的孩子,虽然,从他有梦想那天开始,基本上都是以失望收场的。
    麦兜的梦想陪伴着麦太的发财梦和望子成龙梦。妈妈好厉害,一天要拼命做很多事情,打几份工,卖保险、经营一个传授做“纸包鸡”或者“鸡包纸”总之是以纸和鸡作为基本原材料包来包去包成一包的烹饪网站、买六合彩……妈妈还要负责给麦兜选择最好的幼儿园、带他看病、撑着疲惫的眼睛给他讲睡前故事、想办法满足他的小小的旅行愿望。妈妈好辛苦,可是妈妈的梦就是有一天麦兜“哗”的一下成材了,或者麦兜用“童子手”帮妈妈中了六合彩,“哗”一下什么都有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可惜,麦兜从来没有选到过中彩的号码,一次也没有;麦兜大概也不能成为什么经天纬地的大材,最多不过和你我一样,成为爬行在城市的水泥森林中到处做按揭然后拚命还贷款的负资产者,忙忙碌碌、庸庸碌碌,最后,把梦想也忽略了,成为一个“佬”。
    每一个“佬”都是从麦兜那样的小朋友成长起来的,在一个“佬”还是一个“仔”的时候,没有一个妈妈会愿意相信,这孩子有一天注定、不过是一个“佬”,和大多数没有机会留下姓名的“佬”一样。所有的妈妈都不会把自己的孩子向着这个“佬”的方向培养。
    麦太也觉得麦兜会成材。读书不能成就事业就罢了,那么靠运动吧,运动从来是穷人致富的最佳途径。麦太找到了曾经培养出奥运冠军的黎根,她希望有一天麦兜也能成为什么运的冠军。然而,黎根并没有把风帆冲浪传授给这个猪样的宝贝,他教他“抢包山”,也就是冲上用白面包子堆积成的山,争取抢到最多。师傅打麻将,麦兜在书柜上爬上爬下,大汗淋漓地模拟登包山。
    这是麦太的希望。她仿佛已经看见儿子站在领奖台上了。她兴冲冲地抱着字典查呀查,最后,给奥委会主席写了一封简短的英文信:“亲爱的主席……你有孩子吗?我有一个孩子,我希望他能够抢劫包山,成为冠军。你忠实的麦太。多谢合作。”没有人知道奥委会主席是否收到过这样一位母亲的信,我们知道的就是奥运会从来没有“抢包山”这样一个项目,而香港政府出于安全考虑取消了一年一度民间的“抢包山”活动。
    花了大力气的麦兜,学来了一样永远没有实际用处的本领。后来,长大了的麦兜说:“其实,我始终对抢包山没有多大兴趣,但我爱我的妈妈……”和很多没有什么天资但是从不违背父母的小孩子一样,麦兜听从着母亲的安排,因为,这是爱。这里就像我小时候从来都是听话地学习父母要求我学习的一切,有些“本领”在那段学习的日子结束之后再也没有用到过,我不是至今没有怨言吗?父母都会按照的自己的意愿来塑造孩子,这是爱;孩子有一天并没有长成父母希望的那个样子,但还是做出一副正在努力向那个方向上成长的姿态给父母看,这也是爱。人和人,家庭和家庭,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因为有了这种彼此令对方感觉到温暖的爱,就有了更多的亲情、更多的温暖、更多的妥协、更多的成全。麦兜和麦太,也是这样。
    比如,到“马尔代夫”旅行。
    麦兜生病的时候,麦太为了哄他喝药,随口答应等病好了就带他去马尔代夫。一下子,麦兜有了一个璀璨的梦。最不喜欢吃药的麦兜努力吃药,吃得又快又多,奇迹般地好了。他缠着妈妈兑现诺言。可是麦太怎么可能有能力负担两个人出国旅行的费用呢?可是麦太怎么忍心看着麦兜粉红的小脸上总是流淌着失望的泪水呢?
    也许,所有的父母都曾经有过用善意的谎言哄骗小孩子的经历,就像我们从小就相信平安夜会有圣诞老人把哪怕最小的一颗糖放进袜子里,而那绝对不是父母干的。如此这般的相信,成就的是一个充满了奇妙乐趣的童年。麦太最终也这样做了。她创造了一次像模像样的一日游,带着麦兜在香港的山顶上玩了整整一天。她说,这里就是马尔代夫了,早机去,晚机返,才最划算。她甚至制作了以她有限的想象力所能及的一切“公共设施”,比如“马尔代夫欢迎您”之类的广告牌子。长大了的麦兜一定知道了妈妈设计的“马尔代夫”究竟在哪里,但是他仍然觉得,那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这是爱。
    我不喜欢《麦兜故事》的续集——2004年也火爆了很长时间的《菠萝油王子》。总是觉得那是一个大人的故事,一个悲哀的、思想复杂的大人在现实社会中缺少力量而时时刻刻在心里逃避现实的故事。那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麦兜了。没有了乐观,没有了一边被生活摧残一边给自己打气、不停地幻灭又不停地重新开始做梦的韧性,只剩下悲哀、不得志、流亡者寻觅曾经的梦幻国度的失意旅程,这个不快乐的人,不是麦兜,只能是比麦兜还要平庸的麦兜爸爸——麦炳。我不喜欢他。他离开了他的亲人,离开了他应该扎根的普通却温暖的生活,就一定不会有人和他“一起吃鸡一起在歌唱”。对于麦炳,一切都变了,因为他始终活在梦中;对于麦兜和我们,一切都没有变,只是我们已经不在梦中。
    这个春节的某天,看过不知第多少遍《麦兜故事》之后,我和姐姐去楼下的店里买炸鸡。刚刚出炉的炸鸡味道好香、好香,我哼着《麦兜与鸡》拉着姐姐的手回家。
    “其实人生很简单,”我对姐姐说,“有的人,能够吃鸡,但是没有人和他一起吃,一起歌唱;有的人,有了可以一起歌唱的人,却没有鸡可以一起吃;有的人,没有鸡,也没有可以一起吃鸡一起歌唱的人;我们是最幸福的,可以一起吃鸡一起在歌唱。”
    姐姐说我说得对。
    回家的这段路,因此变得不那么冷,也不那么长。
 
2005223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191829784

作者:seopmdy

《一起吃鸡一起在歌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