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生若只如初见”书评——自此,相看两不厌。

发表日期:2006-08-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匡离离

 

“人生若只如初见”是一种叹谓,冰用它来作为书名,我想自有其不忍捐弃的缘由。诚如她所说“有太多人喜欢这一句,可见我们都遗憾深重”。是的,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过几个苍凉的手势,挥过去,时光在那一刻再无法回转,而人生,亦不再如初见。

 

以这样的句子为书名,我是不喜的。在我心中,太过强调的哀怨和忧伤,细节化的情感甚至感觉都是折磨人的。中国古典诗词里是有很多好东西,但是也有很多是骗人的。所以,一开始我并不赞成冰走上古典诗词点评鉴赏的路子,我恐怕她把路走窄了,走偏了。

 

写古诗词鉴赏最忌就是一头钻进烟波浩淼的故纸堆里,奋力地让看似绚丽魅惑的词句浸淫着自己。殊不知看上去很美的东西一般都是有毒的,一旦不加辨别淹没其间,毁得是你自己的道行,待最终发现过来,就算硬挺也是个奄奄一息,苟延残喘了。失了气场的作者,比丢了阵地的战士更可悲。

 

重新翻看那《初见》,冰让我放心了。

 

一个人的文字如被人赞为艳,那就应该警惕,因为如果艳得清丽则是万幸,可更多的作者却只能流于艳俗,甚至几近腐朽。一旦艳俗,即使文字再流光飞舞,那也徒然。

 

冰的文字是艳的,但是她艳得端庄,艳得大气,艳得似一轮喷薄而出的红日,照得天地间浩浩荡荡,万物还其本色。

 

但我更惊喜的是她对于这些诗词及其作者的态度。

 

冰在自己的书评里写到“写这本书时,我在南方的小城里。经常写到天光寥落,趴在窗台上抽一只烟,回转身看看那些未完成的文字,如同未走完的路。我知道,可我不急。一切会在适合的时候适合地到达。我们已不是初见,所以彼此更懂得珍惜,再也不会错过。”

 

冰和这些字句亲,这种亲诚如她所言“是一种痛惜、一种爱宠及一种理解”。这样的亲是有距离的,距离能让冰的视野更为开阔,在读它们的时候,会知道它们的好与不好,评它们的时候,会知道如何才能正确地抵达各自需要的彼岸。

 

也是这个正确的距离,能让冰对这些诗词的作者怀有一种慈悲的态度。世人都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倒是要说“因为慈悲,所以懂得”了。冰怀着慈悲的心去读苏轼、柳永、马致远、薛涛、鱼玄机等人,能把他们看个透彻,却也能翻过来站在他们的角度和立场看问题,这才是一个点评者应有的态度和境界。而有这样态度及境界的作者,是值得我们敬重及保护的。

 

在浩如烟海的诗词里,如今的我却喜欢李白的那句“相看两不厌,唯有敬山亭”。他写的是一种人生状态,或者说是一种人生态度。

 

我想冰与她点评的那些人物和字句就是这样一种状态,而这种状态几乎比书中所有的文字都更为重要和珍贵。因为惟有站在它的对面,才会让人更加看得清那些字句及它们的作者,乃至于爱情或者说人生本来的面目。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人生若只如初见”书评——自此,相看两不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