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人生若只如初见——怨歌行”书评——花开时节已叹春

发表日期:2006-08-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狐眉儿
 
冰耍赖,硬拉我加入为她新书《人生若只如初见》做评的队伍,且声言不要表扬,专要批评,说惟有如此,才能煽呼起大家对古诗词的争鸣热情。

这年月,没人唱反调就赚不来眼球经济。往往在一片喊打声中,过街老鼠反倒当街跳起舞来,而且从此一举红遍大江南北。炒作的力量,是无穷的。

然而,冰和我这样的人,绝当不了那样的焦点,心理,也不具备进口弹簧般的抗压承受能力。更要紧的,这本书既不够,也不该,成为万千箭矢的靶子。

还没看到书,仅在冰的博客里翻腾出几篇稿子,兴许,收到书中时已做过不小的改动。当初就对冰说过,她写的东西,别人有异议的时候,我才会跳出来帮她助威,可如今反倒要我来做这个挑刺的人了,实在于情于理都强我所难。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怨歌行》,看样子应该是冰最先起意的原点,由此展开,一篇篇淋漓挥就,一串,划着抛物线出去,灿若虹霞。

但就这篇来看,内中多少还有些许不尽如人意之处。

冰先讲班婕妤在赵飞燕未入宫时曾得宠于汉成帝——
“她也自得,以为深承君恩,又不没家训,如此的相得益彰,许皇后愚钝,她是不动声色宠冠六宫的人。这样好的日子哪里找去。只愿恩爱长久,如宫名长信。”

这里要指出的是,班婕妤是在失宠后,考虑到赵氏姊妹跋扈内宫,恐受迫害,而上奏成帝,请求移居长信宫去服侍王太后的。

往下,冰又有个地方稍有笔误。
她写道:“可是,有一天,她来了,她带着她的妹妹合德一起来了。”(她,指的是赵飞燕。)其实,赵飞燕当时并不是带着赵合德一起来的,而是先在宫中呆了些日子,创造了一个比较好的生存环境,之后,才推荐自己的妹妹赵合德入宫的。当然,这里也可以理解为,冰只是想表达赵氏姊妹都来抢夺班婕妤的专宠地位。

毕竟,冰的文章主旨还在于就诗词本身有感而发,并不是象现下流行的某些大家那样戏说、调侃历史。所以,她在简单介绍完背景故事之后,就直接载入了《怨歌行》。

但诗行过去,她又接着说:
“她是女知识分子的遣情自遣,她不是那许皇后,在飞燕极胜的时候,犹自站在那儿不躲开。生生地,惹人厌弃。班婕妤对自己的处境有很清醒的认识,否则她不会自请去服侍太后。在太后死后又去为太后守陵,孤独终老。”

在我的印象中,班婕妤后来守的应该是成帝的陵,而不是太后的陵......

冰在众多后世有感于班婕妤身世的诗作中,选用了王昌龄的《长信秋词五首》。

五首诗篇幅不小,我以为,冰只会摘取其中一、二,比如大家比较常提到的第五首,“真成薄命久寻思,梦见君王觉后疑。火照西宫知夜饮,分明复道奉恩时。”因为这篇文章主要议的是《怨歌行》。

其实,班婕妤的这首《团扇歌》实在太过脍炙人口了,搞得可怜的团扇成了怨妇的代名词。比较通俗的还有那首王建的词:“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异常生动。

呜吁,鸡蛋里挑骨头的工作就到此为止吧!

最后,不让说也得说,冰的文章的确是越写越好了。她在这篇中,竟然能想起来引用周星驰的电影!一把,就将那股子憋闷怨气抽离了出去,还讲出了“男人看男人,才见得恶毒”这样的经典妙语。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了小丫头映在电脑屏幕上那方邪邪的笑脸......

想起她对我说过的话,“我感觉到了荒凉。”

爱情的本质,就是荒凉,不论初见,还是离散。虽然她嘴里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可我知道,她心里想的是,见,不如不见。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人生若只如初见——怨歌行”书评——花开时节已叹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