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发表日期:2006-06-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蒹葭是离爱情最近的草,如彼岸花。它比玫瑰平易,却更繁芜。千年之前,有一人站在岸边,看着秋水汤汤,芦苇大片大片地开过。白色芦花漫天旋舞。他隔着苇丛,想看看有没有伊人站在水之湄。

 

千年之后,你站在芦花荡雪的湖边,你听,还有人在水边哀哀常吟:“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蒹葭两个字的发音是那样平淡,素雅,仿佛万水千山后的波澜不惊。仅仅是这两个字,还有它后面那句:“白露为霜”。至多意境凄清而已,你绝对想不到那是怎样的苦恋,怎样绝望却又缠绕住心脏的情感。

 

蒹葭沉着地如叶孤城。当所有的爱恨翻腾如雪涌,而他只是笑说一句“成王败寇”,然后任命随风轻轻跌落。

 

爱情和权势一样,是引人着魔的东西,此时写到就想起离离《爱城》里写到的在凤凰遇见的男生。那个男生如果换一套古装,换一个场景,如果沱江边长满芦苇的话,他完全可以被看作是秦风里的痴情男子,在水边哀哀常吟:“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 芦苇密密又苍苍,晶莹露水结成霜。我心中那好人儿,伫立在那河水旁。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险阻又太长。顺流而下寻她,仿佛就在水中央。 芦苇茂盛密又繁,晶莹露水还未干。我心中那好人儿,伫立在那河水边。逆流而上去找她,道路崎岖难登攀。顺流而下去寻她,仿佛就在水中滩。芦苇片片根连根,晶莹露珠如泪痕。我心中那好人儿,伫立在那河水边。逆流而上去找她,路途艰险如弯绳。顺流而下去寻她,仿佛就在水中洲。)

 

就诗意看来,男子带着深深不舍和眷恋,女子反而不为所动,一直离得远。这是比较有特色的。看起来是个男子被辜负了,他比较可怜,像聊斋里一夜醒来被狐女遗弃在野屋的书生——爱情,不是那样。它不是一种交易,一种一厢情愿的守侯。它更像是你迁移了万里之遥,却不得不发现你原先的居所已被侵占,或是,这个地方原来不是想象中那么适合自己。不得不放弃,如此而已!

 

现在,已经很少会轻易同情痴情的人了,痴情的人往往是软弱的,他们太容易把寻找到的情感当做泅渡的木筏,而不去考虑这木筏在风高浪急的海上能行多久。所谓的坚定,也是软弱,因为除此之外,缺乏选择的余地。

 

何况,这天下太多女子容易心软,容易将就,太容易被甜言蜜语,小恩小惠打动,能如这诗中知道不合适,不可能就截然转身,不做眷恋的女子有几个?那些男人们,偶尔徘徊在水边,偶尔为相思所苦,又怎么样?自古以来,为男子化做望夫石的女人何其多,男子转身化做望妻石的,不好意思,好象没有吧。

 

还是很遥远的,仿佛睁开眼睛茉莉的香气扑面而来,开在河岸的桃花惊艳刺目。却似乎永远也不能靠近。

 

天气寒了,白霜已降,蒹葭黄了,秋水已瘦。而思念,日夕萦绕。我忘记有多少人愿意用这句话来感叹自己爱情的可望不可及,就像我们不能胜数,有多少人喜欢摇头晃脑的感慨:“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以此来表达自己爱慕美色的正当,让跃跃欲试变得光明正大。

 

诗中女子之美,远在男子之上。不得不承认这是那男人用自己的才情和思念喂哺出来的。就像褒姒的一笑是拿整个王朝烽火做底色提亮一样。我们不禁有这样的思维习惯,这样有才情的男子,他所着迷的女孩一定的美的,所谓伊人,也许她不只美,她或许还有自己的特点。够才情,有一定的头脑。

 

也许,不是感觉不到身后注视的目光,不是不知道他在爱慕,而是晓得这是一场没有开始就要结束的游戏,游戏的双方根本不具备同一种份量,不能在同一个级别上PK。如果得不到,已失去,那不如离去。

 

假设,她是秦王的妃子或是贵妇,而他不过车前小卒,那相互再爱又能怎样?有太多世情不被计算推测。

 

在蒹葭生长的地方,灵魂不能同时到达的地方,爱情成了绝望的宿命。连同登彼岸的资格都不获得。

 

也有说,这诗是写某位有志之士在寻访梦寐以求的贤人,寻找事业的道路和寻找爱情一样渺茫劳碌,途中艰难困苦怪石嶙峋。而贤人亦如女子般难以伺候,且骄矜。

 

这位在水一方的伊人,无论是男是女,他(她)的孤洁,都为世所稀。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