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一)

发表日期:2006-06-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痛定思痛以后,惜春叫了来意儿来,来意儿惊的不行,以为事迹败露,原想着推搪着不去,再一想不去更露破绽。硬着头皮进去见到入画,打听得惜春在凹晶溪馆吊黛玉。

 

凹晶溪馆离藕香榭很近,惜春回来后仍住了藕香榭。大观圆原是充入内府的,今上偶尔念及与元春的情义,将园子退回来,只是园子是回来了,原先园子里花团锦簇的气势却是怎样也回不来了。

 

惜春一人在池边默默伫立,早起之后她就一直在这里。池沿上一带竹栏相接,池水碧沉沉,仿佛黛玉头上的碧玉钗掉进水里。粼波碧碧,黛玉是自沉水底的浮花。想起黛玉,惜春心里一伤,几乎又要堕泪。

 

到底要对世间厌弃到怎样程度,才甘愿放弃生命?不再有涓滴流恋。

 

就在前几日的夜里,病体沉沉自觉已入膏肓的黛玉,在一弯冷月下走入冰冷的水底。依稀那夜月也是亮,天上地下水天相浸,恍惚恍惚就是那年中秋联诗夜的样子。一切应了那句:“冷月葬花魂”。银光漫漫浸浸,葬了花魂,葬不了人世不绝不灭的忧伤。

 

水波眼底轻漾,惜春不知彼时黛玉她心底有无动荡,此时生死茫茫也无从问询,生与死的距离犹如注定要擦身而过的两个人,有时需要慢慢时间才能相会,有时却是瞬间的交错。

 

风吹的池边林叶潇潇,似哭似吟。惜春望向潇湘馆的方向,那里已经人去楼空,连紫鹃雪雁也扶灵回扬州去了。惜春心里似喜似悲,喜她终于脱离尘寰,解脱了一切爱恨的纠缠,似鸟儿解开了身上的禁锢,无拘束地在天空起落;悲的是从今以后,不会再闻见潇湘馆的药香,不会再看见有人月下叩竹;茜纱窗亦不会再有人倚窗而坐,簇眉低吟。

 

惜春回头看着远远的藕香榭,那远远的隐没在树丛中的楼阁,面无表情,心却像被揭开的伤口,丝丝缕缕又开始渗血,明年今日,焉知自己还有无机会立在此地,也许,连观望也是奢望。她是钦敬黛玉的,情之所终,至死不逾。而她,似乎连至死不逾的资格都不曾获得。

 

“姑娘。”有人在她背后出声,惜春惊了一惊,手上一松,帕子落到地上,被风吹进池里,很快落了下去。惜春愣愣地看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身来道:“你来了。”

 

来者正是来意儿,本来这样的相见是不合礼教的,往年为一个绣春香囊兀自抄抄捡捡闹到天翻地覆,然而今时不同往日,几位当家的夫人争权夺利,没空在意这些小节,况且她允了婚事,王夫人对她正是感激的时候,不来盘点这些细节,她既不管,底下人见惜春最近很是风光,也乐得做好人,谁愿没事凑到主母面前嚼不讨好的舌根。

 

来意儿恭身而立,惜春看着他,淡淡然吩咐道:“你给我带话给冯紫英,说我要见他,若他愿意来,你就来回我。他不来的话,你也不必多说什么?”

 

来意儿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睑犹疑道:“这恐怕不方便。”惜春瞥他一眼,冷笑道:“以你和他的关系,去禀什么事怕也是方便的,只是你是无利不起早的人,他和我退了亲,比不得先前,你怕去碰了一鼻子灰,可是?”

 

来意儿知她内心仍被退亲的事折磨,心里发愧,听惜春的话音,好象早对他效忠冯紫英的事有所知。来意儿素来有些含糊惜春的精细冷静,此时好几桩事夹杂在一起,更是心虚,所以任她发作自己一点不敢吭声。

 

“我不管你以前做过些什么,将来想做什么?那是你的野心,我管不着。但你要晓得,你一日是我家奴,一日你就得恪守本份,敷衍塞主的事,你最好不要做!”惜春仰起头,原本黯然得黑不见底的眸子晶然有光,针一样刺准来意儿。

 

“是。奴才知罪。”来意儿没由来惊出一身冷汗,惶惶然跪下了。惜春也不理他,自己转身去了。来意跪在那里,看着惜春的背影,他突然有点感悟:惜春这样的女人,如果不是被身世所困,以她的才色精明,还指不定怎样厉害呢?他面对贾珍只能说是外相恭顺,面对惜春却真的有了些敬畏的意思。

 

外院的小厮见他跪在这里直到惜春走不敢动都诧异地要死,谁也不敢出声惊动。来意儿待心神稳定下来,站起来,整理了仪容,又人模人样地走出去当他的大管家。

 

这样,冯紫英在得到来意儿传话,来见惜春的时候,惜春的亲事已经议得雷打不动,惜春将见面的地点定在玄真观,自己对王夫人说要回观里取一些东西,王夫人明知有假,也不好拒绝,为着宝玉的事,她得依仗惜春,为着黛玉的事,她又愧对她,因此只好含含糊糊地说:“四丫头你是有亲事的人,外面许多眼睛,举动要自己在意。”惜春知道她在意什么,遂笑道:“婶娘放心,惜春也不是随便的人。”这样一说,王夫人就不好再深说什么,一面送她走,一面叫家人仔细看住了,不要有什么乱子出来。

 

再次踏入玄真观,薰阳依旧,两人却都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依旧那道走廊,依然那线阳光,连打在墙角地上的角度都不曾移变,但是人事,竟然差了这么多。

 

古人说,别来沧海事,语罢暮天钟。此际想到,如刀劈醒。原来真正的伤心和真正的喜悦一样,都是没有声音的。再大的哀痛,话到嘴边竟成了一句:“你过得怎样?

 

记忆中,惜春的前半生除了为可卿守灵之外再无这样大哭过,此后的一生也没有再因为一句话而泪不可遏。

 

生离竟然痛过死别,再也顾不得身份,矜持,种种种种,抛诸脑后。她抱住他,手攫住他的肩膀,泪打湿了他的胸口。

 

“你怎么瘦成这样!”她哭着:“我知道你会来,可是为什么要这样来?我不爱这样的你。”

 

“你不恨我。”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也哽咽,看住惨伤的她。刻骨焚心的感情到此际,才显出来,原来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植入骨髓,深不可拔。只是他们还是无情,甘愿遵从世俗的规则。

 

“我无法选择我的父母,我就无法恨你。”惜春渐渐收了泪,心无怨艾地看他。冯紫英的眉棱骨一动,惜春的平静让他惭愧。他以世俗的标准来苛责她,而她却以非世俗所能理解的心胸去宽恕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你来,此际叫你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却只是想见你。”惜春看住他,幽幽地叹息着,声线苍凉如在彼岸。

 

“我何尝不想见你,只是不知道怎样来见你。原谅我懦弱。”冯紫英惨然地笑。说出心底的话,他似乎轻松一点,苍白的脸上泛起一点潮红。抬头看渐渐被云雾遮蔓的天空,抓紧惜春的手,朝静室走去。

 

静室里空荡荡,唯有一张禅床,上面放着两个菜,一壶酒。冯紫英诧异地望着惜春,惜春勉强笑道:“我一向不爱喝酒,今日却是备了酒菜,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在一起。”她走到床边拿起壶倒了酒,回身递给冯紫英,道:“你来了我这里多次,竟没有请你吃一顿饭。”

 

冯紫英不接酒杯,眉压得低低的,半天才木着脸说:“你决意这样和我道别,我们的感情只值一餐饭,惜春,我怀疑你是否对我动过真心。”

 

惜春看着他,低了头,掠了掠鬓,慢慢放下酒杯,良久才道:“要怎样才叫动了真心,我竟不懂?你要我怎样?我去抗婚,然后你娶一个身败名裂的女人进门,受尽耻笑么?”冯紫英被问到哑口,她所言真实,也的确是为他想。然他在他的口气中听出玄机,追问道:“有人逼你?是你哥哥。”惜春不应,当她再抬头时,竟笑得妩媚。

 

“事情是怎样的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无法改变结局。冯将军,我这样的人,能进你家门么?你会娶我,你能娶我么?”

 

此时日照西山,霞光透进窗棱,满屋光辉灿烂,惜春又是这样欲笑还颦的神态,冯紫英心中激荡,已是看得痴了,脱口而出:“我娶你,你本来就是我的妻子。”

 

惜春闻言,心中满足而锐痛,笑意被轰然摧毁。为什么原先不说,为什么不够坚定?退婚的时候他做什么去了?她闭上眼,泪水滚滚而下,说不恨,却是有怨。刚才有那么一刹那,她想放弃原先的诺言,不嫁武清侯,只嫁冯紫英。做妻也好,做妾也好,只要不分开。然而她迅速地清醒了——她要做也只能做女子旁立着的那个人,死后不得进宗庙,生前要与另外的女人分享他。那不如不要他,他好到可以是绝胜的风光,但她宁愿选择不拥有,只记得。

 

她拿起酒杯,眼泪滴进酒里,这也是一种纪念吧——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所能做的就是不再忘记。你不能拥有一个男人,那么,你至少要留一滴眼泪在他心里。

 

酒会喝干的,人会离开的。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只是一句够清醒的梦话。惜春不胜酒力,几杯喝过,已是不能控制地倚在冯紫英肩上流泪。

 

冯紫英揽住惜春,一刻不愿放手。面贴面的亲密地温存中,欲望轻轻滋长——他想拥有她,不止是心还有身体,明知此时这样想,这样做不对,然而想起惜春将会属于别人,他心里矛盾挣扎,无法甘愿。

 

“惜春。”他附在她耳边说:“我想要你。”

 

“唔?”惜春醉颜酡红,脑筋却非常清醒,听他这样一句话过来,就像一桶冰水兜头浇下。他要的只是身体吧,一瞬间前尘旧事清晰如画,连带他对她的爱意也真假难分。原谅她这样的不信和敏感。她的父亲,曾经就是这样渴望着可卿的身体吧。惜春突然痛恨起自己出色的容貌来,从没有这样痛恨过。冯紫英他逼她认识到,一切的不幸是源自这副惹祸的皮囊。被人觊觎,被所爱的人觊觎,就为了这点悦目容光!她恨到想自毁,然而不能啊,她还要靠这姿色去交易。恨意扶她摇晃着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惜春……”冯紫英见她反映,已是悔到想死,此际他看清自己的自私,明知她伤心欲死,却说出这种话。果然,他见惜春扶住门,笑得像残阳滴血:“天下男人都是一样的,你也一样。”

 

是!他也一样。冯紫英看着惜春的身影消失,缓缓跪倒在地。

 

他知她不会再原谅他!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六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