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八)

发表日期:2006-06-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五八)

诚如来意儿所料,冯紫英又来到玄真观,入画看见他的时候,吓得心扑扑跳,一面堆出笑来应酬,蹲下身子福了福:“爷吉祥。”

 

“罢了。”冯紫英瞥了她一眼,淡淡道。他的脸色有些发青,蹙着眉,神色显得憔悴而刚硬,望着院门发了会怔,默默问道:“你们姑娘在里面吗?我在门口看见马,难道来了客?”

 

“回爷,是我们大爷来了,姑娘刚进去和他谈。看情形爷要等一时了。”

 

“哦!”冯紫英心不在焉地答,他心里仿佛有东西一蹿而过,看不清是什么东西,只是一惊。他收回目光,转脸看着入画,只见她穿着月白紧身缎袄,白绫素裙,嘴角总是微微扬起,显得温柔,脸上浅浅几点雀斑,十分白净秀雅。冯紫英看着她,没由来的心里一痛,想到惜春,她的一个丫头尚有如此姿容气度,惜春的风姿自不待言,那么冰清玉洁的一个人,居然有这么不堪的身世。天意弄人,未免太残酷。

 

“入画,你随你家姑娘多久了?”

 

“回爷,十年,我六岁进府的。”

 

“那是和她一起长大的……”冯紫英望定了入画,可他的眼神又不像看她,仿佛是在看她和惜春之间久远而牢固的关系。

 

入画不自觉地浑身一颤,她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来。”他对入画讲,说着转身朝旁门口去。桐荫之下,阳光细若游丝,见缝插针地钻进树荫里,入画低着头看自己的鞋,鞋上绣得是双蝶穿花,此时背着光,看那蝴蝶只是两块黑影。

 

入画心中折转了许久,终于堆出笑来问:“爷想问什么?”

 

冯紫英背对着她,入画看不见他表情,只觉得他的声音比自己的还要干涩,沉重。像夜行许久的人,脚落在沙地上闷闷的声音。

 

“她的身世。”他说得很截然,很快,快地像刀斩,有心不给自己反口的机会。

 

入画咬住嘴唇,她怕自己说出来,或说不出来。心里一片漆黑,像睡着了似的,而她真愿自己别醒来,别去面对真相。这是最好的方法,她不背叛惜春,也可以保全来意儿。她想起来意儿,又想到惜春,两种抉择像老虎和羚羊在角力似地,刺溜刺溜地往前跑,她哪个都叫不住。

 

“你说!”

 

入画吃了一惊,抬眼看着这依然背对自己的男子,他朗朗的站着,气势强盛到不容她违抗。心里慌乱,但这慌乱未尝不带着难言的清醒,她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些年,惜春她又给予了我什么,我不过是她的奴才!我低声下气称她姑娘,小心翼翼为她做事,我得到几多?

 

主仆分际俨然是君臣分际,她同她之间也一座小型的金銮殿。凭什么!她注定了是仆!

 

是了!此刻她认清彼此之间关系,亦不过是树梢光影,草尖露珠,短暂停留及温暖并不代表是生死相重的依靠。

 

“爷!”她声音虽低却清晰地说道:“姑娘,她是我们老太爷和大奶奶的女儿。”

 

“爬灰”两个字震得冯紫英摇摇欲坠。怎么,他觉得自己的心里冰凉一片,接着,连眼睛也冰凉起来,像下过大雨的夜,触手皆潮湿。这样的事,他不陌生,这样的事,他们私下言笑谈及还津津乐道。

 

是的,尽皆是恶人,见得别人苦,见不得自己苦,这事和自己有关原来这样深刻的耻辱,像乱石山崩,碎石纷纷迎头痛砸。

 

他定了定神,伸手拭去脸上泪水,一眼瞥到手绢上的字——若一朝情冷,愿君随缘珍重。霎时他心中冰雪透明:惜春对情感的警醒如冬眠时霍然早醒的兽,她早料到有这一天,一早将这叮咛刻下,让他早有准备。而他要怎么才能算得早有准备,他一路跟随,始终在揣测她的心思,万般都意料到了,就是没想到意料之外。

 

“你回吧。”他倦怠地挥手说:“见到她,别说见到我。”

 

“晓得了!”入画急急低头应道。

 

惜春撇了入画一人进院,踏进屋里,看了贾珍一眼回身阖牢了门,行云流水的坐下,朝着贾珍款款道:“你有何贵干?”

 

门开处,一束光线透进来。屋子里乍明,贾珍眼前一亮,他留神看惜春,见她穿着月白绣花小毛皮袄,加上银鼠坎肩,头上挽着随常云髻,簪上一枝赤金匾簪,别无花饰,腰下系着蜜合色绣花绵裙,十分秀雅高挑,坐下来虽然神色冷淡,却容光潋滟眼波盈盈。

 

不由地心里一动,惜春的天姿国色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的,然而这是什么好事,因为惜春够美,他才有资本拿她去同人谈条件,像几百年前的一首歌里唱:“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李夫人若非有惊人的美色,李延年焉能拿她同皇帝谈条件,既而靠着她获得一生荣华富贵。

 

贾珍虽然极力收敛了笑意,见到她却不免有些得意,虽然他手里没有箭,可是看惜春依然如一只跑不掉的兔子。

 

“我来谈你的亲事。”因为笃定,他显得意态闲闲。

 

惜春扫了贾珍一眼,心知必有下文,转脸不语,起身点起窗下小几上的檀香。香烟细细升起,良久惜春将目光从香烟中收回,远远望向窗外。

 

玄真观重檐叠角,四角灵兽傲然伫立,昂然望向天空,下午的阳光泼剌剌的从云间洒下来,一路洒到院子的花草树木上,绿色的叶子白花花金灿灿地一片,地上墙上纠结着大量影子。

 

“我替你应下了武清侯家的亲事。”

 

武清侯!惜春转身惊讶反问。她陡然想起贾母出殡时武清侯陈公的夫人曾出现过。那次短暂的相处,应酬。惜春蹙眉自语:“一面之缘而已。”

 

贾珍听到,笑道:“一面之缘足够了。 “有缘千里来相会。陈侯夫人十分看中你,你好福气!”

 

“亏你说得出!”惜春朝贾珍啐道。武清侯是多大年纪的人了,举朝皆知。他要她做妾!却还好意思说得光冕堂皇。想着一阵灰心,世事翻转太快,前时才在感慨别人命薄,现番就轮到自己。

 

“我要嫁的人……”半晌,惜春直视着他,突然淡若无事地笑道:“与你无关。”

 

贾珍也笑起来:“你要嫁的人是冯紫英,你想嫁的人也是我那好兄弟冯紫英,我怎会不知?然而你也不必指望了,冯家前日已经退婚。”

 

一言撂下,惜春如遭雷殛,然她生性冷淡,喜怒不形于色,纵然此际心头巨震,在贾珍面前脸上却不愿输一点,“多谢你来相告。”惜春极力将语调控制地平稳,续道:“即使——冯家退婚……”惜春捏住手又道:“我也不应武清侯的亲事。”说着返身打开门道:“请你出去。”

 

话已说至此,贾珍也不再纠缠,也不多言,施施然整了衣杉,闪身出去。

 

惜春强凭一口气撑着,见他走远才摊倒在椅子上,再看双手,已鲜血淋漓,她刚才太用力,指甲深深掐进掌心。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五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