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将仲子兮,无踰我里。

发表日期:2006-06-1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郑风》的《将仲子》,是诗经里我最爱的篇章之一。其实这篇既不哀婉也不缠绵,更不壮烈。它只是在重复地,重复吟唱着一种无奈——人言可畏。

 

将仲子兮,无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
我墙,无折我树桑。岂敢爱之?畏我诸兄。仲可怀也,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将仲子兮,无
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总不免想起阮玲玉,她最后留在世间的书札上,最触目惊心的四个字,亦即是——人言可畏。人生到最后似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四个字却是雪地上的红梅,耀人眼目地开。看起来美不胜收,实际上那艳色,是钉子生生钉入眼睛般的疼痛。人言如罂粟,在流者口中灿烂如花,妖艳无比。传播者会有一种吸毒上瘾似的快意。转到受者处,却自是杀人不见血的阴凉毒辣。其实何止是阮玲玉,丧于这四字之手的人已不能胜数。

 

我在徽州时,看见如许贞节忠烈的牌坊,心知树起它们的并非石匠,而是那时代自认监守道德的卫道者和盲目跟从的大众,使之坚固的也非石料,而是流言。念及未免心意沉凉。

 

先秦时代的男女交往,大约经历了防范相对宽松,到逐渐森严的变化过程。周礼虽烦琐到让人发怔的地步,底子还是人性的温暖,《周礼·地官·媒氏》称:“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在周代,周礼特地为男女青年的恋爱、婚配,保留了特定季令的选择自由。一过“中春”,再要私相交往,则要被斥为“淫奔”了。这样的规定,大概跟那时的生产力文化种种不发达有关,人还因循保留了某些兽类本能。到了春秋、战国之际,男女之防就严格多了。《孟子·滕文公下》说:“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连“钻穴隙”那么小小一下偷看,都要遭人贱骂,宋玉所言的邻女登墙窥他老人家三年的美好浪费的时光算是一去不返了。郑是先秦时有名的“淫奔”之地,可这个女子已经有了人言可畏的顾虑,可见社会舆论已到了可以杀人的地步。

 

相爱,却错了日映荷花的时候,于是变成了见不得天光的苦恋。“畏我父母”,“畏我父兄”,“畏人之多言”,《东方之日》里的齐女是任性可爱的,《将仲子》里的郑女就是楚楚可怜的。她个性温柔而谨慎,恳求着自己的情人——你不要莽撞的去翻越村社的围墙,不要去攀里巷,不要想着爬过我家的墙,我不是爱惜这些树啊,更不是不愿和你相见,我只是担心的这样做会惊动了我的父母兄弟,让隔壁邻居知道。他们对我们的行为进行谴责的话,你和我在一起的可能就更小了。

 

我相信这不是什么刺谁不刺说的诗,它是一个热恋中的少女唱给情人的诗,有缱绻的爱意和对未来的隐忧。据《周礼媒氏》载:男女结合,必须通过媒妁之言,父母之命,才能正式结婚。我想,诗中的女子和男子应该有点后世富家女子贫贱男的味道,女子生性温柔谨慎,顾虑重重,男人却是光脚不怕穿鞋的,一时爱情冲昏了头就要一往无前。

 

小时候觉得恋爱大过天,渐渐才明白:爱是一个人的事情,相爱却是两个人的事情,婚姻更是牵涉到一家人是否和睦的事情,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酒。因为谨慎,所以相信诗中的女子是诚恳的付出了真感情的,因为她已经在为未来打算,对仲子这样的相求,不是婉言谢绝,而是邀请:请你,和我一起努力来获得我身边人的认可,我们一起来经营感情。

 

三人成虎,众口烁金,人言如潮,历来是可畏的,因为懂得,所以敬畏。

 

孟子比孔子务实,他对后人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增益其所不能。”

 

我由此想到,大丈夫既然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不被功名富贵所扰,不为贫贱清寒焦虑,不受强权恶势的逼迫。如果为人清正如湖心明月,外事皆不能动摇。那么亚圣所谓苦其心志的苦又自何处来?百折不挠的心志又是如何被锻炼出来的。

 

然后我在想,圣人未提流言,就像佛不戒烦恼,他是比一般人更明白人言的危力的。一个男子在功成名就之前,他所需要面对的痛苦不是来源于身体,不是经济的窘迫,而是周遭众人口舌翻覆,对其才能的置疑动摇。这种不信比面对失败更让人灰心胆怯。

 

《西游记》里写太上老君有极厉害的八卦炉和三昧真火,把个孙悟空投在里面炼。七七四十九日,孙猴子固然没烧死,却也熏成了烟熏眼,得了个见风流泪的毛病。神仙尚且如此,何况凡人?八卦炉是个灵物也不过死物一个,童子打瞌睡不煽风火就灭了。人的嘴却比八卦炉厉害百倍不只,因是以人心做火,以人言做柴,生生不息,千万年不息。你不信么,三皇五帝到如今,有谁躲得开流言的纷扰?尧舜大贤,犹不免被人盘出老底:“尧幽死,舜野望”,寻常人哪里敌得过蜚短流长。

 

人言如炉,男人熬过来了,便是景泰蓝的官窑。女人熬过了,也是壁画里的干花,药罐里的药渣。旁人看着倒惊异,已经油枯灯尽怎么还敢赖着不死?熬不过来的,就要以性命相赔了,从关盼盼到阮玲玉,往往越是美貌引人注目越是受伤惨重。不能说她们不够坚强,只能说人言太毒,而人又不是每时每刻都带着防毒面具出来行走江湖,更不是每个人,都是金刚不坏之身。

 

被流言摧毁的大多是善良者,你知道,人始终是嗜血动物。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将仲子兮,无踰我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