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

发表日期:2006-06-0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宣姜和文姜运气都不好。郑、卫两国,本就是淫风大炽的地方,溱洧之地,男女淫奔不禁,性观点非常开放。这两位天生尤物刚好许配给这两个国家,结果私生活就被搅得一团糟。

 

大女儿阴错阳差地嫁给了自己的公公,小女儿和自己的哥哥私通。齐僖公未料道养女能养得如此心惊肉跳,为了避免麻烦,就不让她们俩回娘家。宣姜很委屈,文姜也没有办法,只好安心地做鲁国夫人,并生下了两个儿子。长子名姬同,次子名姬季友。鲁桓公对这位背景扎实,又美艳绝伦的妻子十分满意,然而文姜却旧情难忘,心里始终未曾将姜诸儿放下。

 

鲁桓公十四年,齐僖公寿终正寝,姜诸儿当上了国君,即历史上的齐襄公,文姜所生的儿子姬同也已经十三岁了。文姜本拟随同她的国君丈夫一同前往齐都道贺,以便借机重拾旧欢,再续前缘,无奈当时诸侯大国新君初立,小国诸侯前往道贺的很多,深恐有所不便,便没有偕行。

 

又过了四年,文姜终于怂恿鲁桓公带她一同访齐,此事为鲁国大臣所谏,据《左传桓公十八年》载:“春,公将有行,遂与姜氏如齐,申曰:‘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也。谓之有礼,易此必败。”观后来发生的事,竟是申说得有预见性,礼教这东西,森严了是不好,像树木过于浓密遮蔽了阳光,太松散了更不好,一地阳光晒得人发晕。

 

但是这次鲁桓公无力推脱他的夫人了,毕竟已经过了十八年。这十八年里文姜都没有回过国,先是齐僖公在世之日,生怕一双小儿女为爱冲昏脑袋,做出惊世骇俗的事,所以一再拒绝文姜回到齐都临淄。待到齐僖公过世之后,鲁桓公早已风闻文姜与她的哥哥情感非同寻常,因而有意打断文姜和她哥哥见面的机会,就这样一拖就是十八个年头。

 

不管是为了显示自己国君的威信还是显示自己做丈夫的魄力,讨得妻子欢心,鲁桓公答应带文姜返齐。他不但去了,而且还是大张旗鼓地去了。可惜他还是掉以轻心,对感情的估计不足,这不足使他掉尽面子丧了命。还成了诗经里被人耻笑的“敝笱”(不能捕鱼的破鱼篓)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齐子归止,其从如云。

敝笱在梁,其鱼鲂。齐子归止,其从如雨。

敝笱在梁,其鱼唯唯。齐子归止,其从如水。

 

鱼和水在《诗经》中常常隐射两性关系。这点比喻深刻地影响了后世的文化,男女欢爱常被称为鱼水之欢。敝笱的讽刺艺术运用极其成功,所言及的虽然是人伦礼教,却没有一点板着脸说教的意思,也不是硬生生地指责,而是从远处着笔,由他物着墨。以比兴的手法从渔人捕鱼写起,破鱼娄架在梁坝上,鱼自然捕不到,反而越发自由放肆。桓公无能管束文姜,又无力防闲,自然会有“齐子归止,其从如云,如雨,如水”的情况出现。王安石《诗义钩沉》引陆师农曰:“其从如云,无定从风而已。云合而为雨,故以雨继之,雨降而成水,故以水继之”各章末尾以“云、雨、水”作结,语带双关,既形容随从之人员众多,是比喻,又以“云雨”隐语“性”象征“鱼水之乐”,是兴。如此比兴相兼,比中谐隐,中国人的讽刺人之巧妙入骨,可见一斑。

 

闻一多先生在旧说之上,另发新见,我认为值得一提,他说敝笱是象征没有节操的女性,唯唯然自由出入的,象征她所接触男子。这样说的话,具有更广泛的象征意义,也很符合春秋时代齐女的社交风气。

 

齐襄公听说鲁桓公夫妇来访,大喜过望,亲自到边境迎接十八年来未见的妹妹。一个是正当盛年的强国君主,一个是风华正茂的国君美女。当诸儿再见文姜的那一刻起,十八年的相思顷刻化做抵死缠绵的爱欲。

 

初恋的情人那,又是最爱的哥哥,人情如花,如此奇怪,距离和时间可以摧毁它,也可以使得它更妖艳,开得更茁壮肆意。

 

相爱如欢,云飞,雨落,水涌,在沉入深海般不顾一切的爱欲面前,所有的伦理道德,那个不爱的丈夫,都在极乐的旋涡中见鬼去吧。

 

万事万物,白驹过隙,我只要抓牢你!

 

原谅我沉溺短暂的极乐,原谅我爱上不该爱的哥哥,原谅我花了十八年的时间去证明,我和你之间的所谓温存,敌不过与他的一夜缠绵。

 

原谅我们,以爱的名义双手沾染鲜血,原谅我们杀了你。

我最近在玩新浪微博,很酷、很新潮。
一句话,一张图片,随时随地让你了解最新鲜的我。

点击以下链接注册,和我一起来玩吧!
http://t.sina.com.cn/reg.php?inviteCode=1476424833

作者:seopmdy

《敝笱在梁,其鱼鲂鳏。》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eopmdy的POCO作品...

评论